笔趣库 > 凌天战尊 > 正文 第2665章 杀下品炼丹仙师!
    十万枚上品仙石。

    别说‘刘东平’这个刘家家主拿不出来。

    哪怕是整个刘家,一口气也不可能拿出上品仙石。

    除非变卖一些赚钱的产业。

    只是,那可能吗?

    “如果我不愿……刘家主,你又当如何?”

    听到刘东平的话,再看到刘东平眼中蕴含的威胁之意,段凌天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微微一笑问道。

    现在,段凌天虽然在笑,但他的笑,落入刘东平的眼中,却又是令得刘东平心里忍不住有些发毛,同时也进一步觉得:

    这个紫衣青年,不简单!

    “阁下,三千枚上品仙石……三千枚上品仙石,那已经是我能拿出来的所有上品仙石了!再多,我也没办法了。”

    因为愈发觉得段凌天不简单,所以刘东平也是进一步妥协说道。

    “既然没办法……那我只能取了你儿的性命了。”

    段凌天淡淡说道。

    话音落下之时,他又看向了刘左霖,眼中杀机闪现。

    “父亲!”

    眼看段凌天目露杀意的看过来,刘左霖被吓得脸色大变的同时,也是慌忙闪身到了刘东平的身后,如同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父亲,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阁下,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虽然对自己儿子的表现大感失望,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且还是独子,所以,刘东平无论如何也不会想自己的儿子出事,他怒视段凌天,陡然发出一声冷喝。

    “给脸不要脸?”

    段凌天笑了,笑得非常灿烂。

    笑了一阵,笑容收敛,段凌天的脸上浮现阵阵肃杀之意,“刘家主,如果不想将自己搭进去,将刘家搭进去……我劝你,最好将他交出来,不要插手我和他之间的恩怨。”

    “哼!”

    刘东平冷哼一声,随即抬手之间,取出了多枚玉简,仙元力注入其中,让它们尽数分散射向四面八方,射向刘家府邸各处。

    “传讯仙符?”

    虽然,段凌天可以轻松拦下刘东平放出去的所有传讯仙符,但他却没有那样做,因为他觉得没必要。

    “看来……刘家主你这是想要拉着你刘家,给你儿子陪葬呐!”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刘东平一眼,说道:“原以为刘家主是个聪明人……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护短的莽夫而已!”

    “如果我是你,我会即刻离开,而非留在这里逞口舌之利……等我刘家一众强者降临,到时,你便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刘东平冷声开口,眼中杀机闪现。

    他虽是刘家家主,但,他的实力,在刘家却不是最强的。

    在刘家,还有三位太上长老的实力比他强。

    其中一位太上长老,更是九幽郡郡守府的内府长老,一身实力之强,哪怕放眼郡守府的所有内府长老,也能排在‘第三’,仅次于两个内府长老。

    “既然刘家主对你刘家如此自信……那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刘家到底有何手段,能让我走不出你们刘家!”

    听到刘东平的话,段凌天再次笑了,笑得愈发灿烂起来。

    至于刘东平眼中闪现的杀机,更仿佛被他直接无视了。

    虽然,接下来的等待时间非常短暂,但对于刘东平父子而言,却又是如同度日如年……

    “你这孽子,你招惹的到底是什么人?”

    刘东平传音问刘左霖,语气间充斥着勃然怒意。

    “父亲,我……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刘左霖传音苦笑说道。

    紧跟着,似是想到了什么,刘左霖目光一闪,说道:“要不然,我……我将这件事也告诉母亲?”

    “虽然,庞家现在势微,但庞家的那位老祖宗,再怎么说也是九幽郡大罗金仙之下第一人,而且还是母亲的亲大伯,一直非常疼爱母亲,更将母亲视作亲生女儿一般看待。”

    “要是母亲求他出手……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说到后来,刘左霖的目光也是愈发闪亮起来,仿佛又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告诉她吧……希望庞家的那位愿意出手。他若出手,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能代表郡守府,给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施压!”

    刘东平传音说到后来,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的忌惮之色也少了很多。

    刘左霖闻言,抬手之间,也射出了一枚传讯仙符。

    段凌天同样没有拦截刘左霖射出的那枚传讯仙符,自始至终,他都在冷眼旁观,好像不管这刘家父子找什么帮手,让什么人过来,他都无所畏惧一般。

    约莫十几个呼吸之后。

    嗖!嗖!嗖!嗖!嗖!

    ……

    伴随着阵阵迅疾的风啸声传来,却是刘家大殿周围的一个个方向,有着一道道身影自刘家府邸各处飞速掠来,转眼之间,已是到了刘家大殿附近,出现在刘家家主‘刘东平’的身边。

    来的这些人,有老人,有中年男子,还有一些青年男子。

    但,这些人,无一例外,全是‘金仙’以上的存在。

    “家主,出什么事了?”

    “家主,什么人敢到我们刘家撒野?”

    ……

    一群人来以后,虽然有不少人还在询问刘东平,但更多人的目光,却又是已经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目露不善之色的盯着段凌天,仿佛视段凌天为杀子仇人、夺妻仇人一般。

    “便是此人,不只杀了刘黎长老,更追杀我儿到我刘家府邸!”

    刘东平看着段凌天,沉声说道。

    “刘黎长老被他杀了?该死!小子,今日你别想活着离开我们刘家!”

    “杀我刘家人,你必须偿命!”

    ……

    现在来的一群人,都是刘家长老,一个个怒视段凌天,义愤填膺,但却偏偏没有一人动手。

    他们不是笨人。

    既然眼前之人能活着站到现在,说明他们刘家家主‘刘东平’都未必拿对方有办法,而实力不如刘平东的他们,自然不可能主动冲上前去,那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在他们看来:

    如果他们刘家的家主刘东平有能力杀死对方,绝对不可能让对方活到现在。

    嗖!

    嗖!

    又两道迅疾的风啸声传来,却是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和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分别从两个方向赶来,转眼之间,已是到了刘家大殿的上空。

    “太上长老!”

    “见过太上长老!”

    ……

    两人来后,以刘家家主‘刘东平’为首的一众刘家高层,还有刘左霖,纷纷向两人行礼。

    “东平,出什么事了?”

    白发苍苍的老人,身穿一袭灰色长袍,鹤发童颜,看着刘东平问道。

    “二伯公。”

    刘东平毕恭毕敬的回应老人,“事情是这样的……”

    接下来,刘东平言语之间,也是老实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道出,不敢有所隐瞒。

    与其同时,在场的刘家之人,也都知道这是刘东平的独子‘刘左霖’惹出来的事,且错在刘左霖的身上,一时也都齐齐目露不善的看向刘左霖,半晌才将目光移开。

    “这个紫衣青年,恐怕来历不凡。”

    “若非来历不凡,他哪来的自信,在这里站着等我们过来?”

    “现在,哪怕是两位太上长老来了……也没见他露出任何惊慌失措的神态。难不成,他连我们刘家的两位太上长老都不惧?”

    ……

    一群刘家长老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忌惮之色更深。

    “哼!”

    那个中年男子模样的刘家太上长老,冷眼一扫段凌天,冷哼一声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从哪来……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里是刘家,是九幽郡郡城,你若是识趣,速度离开!”

    “我若是不识趣呢?”

    段凌天双眼眯起,不卑不亢的和这个刘家太上长老对视,反问道。

    “不识趣?那你今日便别想离开了!”

    中年男子模样的刘家太上长老,面色陡然一沉,眼中杀意迸射,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就如同在看着一个死人……

    他除了是刘家太上长老以外,更是一位‘下品炼丹仙师’。

    平时,哪怕是他们九幽郡之主,九幽郡郡守‘田继宇’,见到他时,也要客气的尊呼他一声‘刘丹师’。

    毕竟,一个下品炼丹仙师,如果不顾生死,完全可以选择和大罗金仙同归于尽。

    下品仙火,一旦被下品炼丹仙师引爆,像田继宇那个层次的大罗金仙,注定只能给下品炼丹仙师陪葬!

    所以,作为下品炼丹仙师,也是非常自傲。

    “是吗?”

    几乎在中年男子模样的刘家太上长老话音落下的瞬间,段凌天目光陡然一冷,身上也随之散发出阵阵凛然杀意。

    咻!咻!咻!咻!咻!

    ……

    下一刻,在段凌天的体表,升起万千剑芒,继而化作一座剑阵,席卷向那刘家太上长老。

    哪怕没有动用诸天神器‘七窍玲珑剑’,只用下品仙器级别的仙剑,段凌天全力出手,也是迅若奔雷,势如破竹,非区区大罗金仙以下的存在所能抵挡。

    噗嗤!噗嗤!噗嗤!

    ……

    一身修为步入了‘蓝日金仙’层次的下品炼丹仙师,甚至还不及引爆仙火,便被段凌天的剑阵笼罩,全身上下千疮百孔!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