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凌天战尊 > 正文 第20章 飙血一剑
    “对我不客气?”

    听到三个少年的狠话,段凌天笑了,笑得天真而烂漫。※笔趣阁

    WWW.Biquku.La※

    “你笑什么?”

    其中一个少年脸色阴郁,喝问道。

    “你们想在陈大小姐面前出风头的心情,我能理解……我只是觉得好笑,你们哪来的自信,凭什么对我不客气?如果我没猜错,你们三个应该是方家的人吧?”

    段凌天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睿智的双眸,好像能看穿三人一般。

    其实,在以前的段凌天的记忆里,对眼前的其中一个少年有些印象,好像是方家少爷‘方健’身边的狗腿子之一。

    “不错,我们就是方家的人,如今我们方陈两家的人都在,你一个毛头小子,难道还想翻天了?”

    “就是,方陈两家是你一个毛头小子能招惹的?”

    “赶紧给陈大小姐磕头道歉,我们或许可以饶你一条狗命!”

    三个方家少年一字一句威胁段凌天,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他们自己也不过是比段凌天大不了多少的毛头小子。

    “陈大小姐能代表陈家,我信……”

    段凌天一本正经点头,让站在一旁的陈媚儿有些得意。

    只是,段凌天接下来的话,又让她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可你们三个见到女人就腿软的家伙,能代表方家?不得不说,这简直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大的笑话!陈大小姐我都没放在眼里,你们觉得,我会将你们放在眼里?”

    段凌天说到后来,一脸不屑。

    眼中跳动着促狭的笑意,仿佛故意为之。

    “你找死!”

    被段凌天当着陈媚儿的面这样挤兑,三个方家少年顿时恼羞成怒。

    “怎么,还想动手?”

    段凌天笑了。

    “我知道你们沉香酒楼背景不小,今日若是他们三人先对我出手,还请你为我做个见证。”

    旋即又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小厮。

    小厮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他在这个少年身上看到了成年人都未必有的睿智和自信,仿佛将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就算我们先对你动手又如何,上!”

    其中一个方家少年爆喝一声,三人同时出手,扑向了段凌天,去势汹汹,出手狠辣,直取要害……

    “少爷!”

    可儿惊呼一声,就准备去拿剑。

    而就在她伸手要去取桌上的短剑时,发现段凌天已经先她一步取了剑。

    她只看到紫色剑光掠过,一闪而逝,随即锵然一声入鞘。

    下一刻。

    伴随着三道凄惨叫声响起,六道血线飙射而出。(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三个少年的双手手腕上鲜血狂喷,根本止不住……

    “给你们三个呼吸时间,马上消失在我面前,不然,死!”蛇蝎毒女-复仇千金

    段凌天冷漠的声音,压过了三人的凄惨叫声。

    三人听到段凌天的话,脸色大变。

    不顾失去知觉、鲜血狂喷的双手,连忙冲下了沉香酒楼二楼。

    只用了两个呼吸时间,就消失在了段凌天的眼前。

    人在面临死亡的威胁时,总能激发出超乎常人的潜力。

    旁边的小厮目光一凝,至今还没能从刚才的一幕回过神来。

    在他看来,段凌天刚才的一剑太快了,快得让他这个淬体境五重武者都没能看清。

    陈媚儿脸色苍白,看着段凌天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

    跟在陈媚儿身后的丫鬟更加失态,尖叫一声,被吓得连身体都颤抖了起来,不敢再去看段凌天一眼。

    对她来说,这个刚才还对她微笑的少年,简直就是一个活阎王。

    坐在段凌天对面的可儿,脸色也不太好看,略微有些苍白。

    “怎怎么,陈大小姐还要我亲自送你离开吗?”

    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陈媚儿,段凌天笑道。

    “你到底是谁?”

    陈媚儿深吸一口气。

    “陈大小姐,你如此不舍得我,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不过,我这人可不喜欢有大小姐脾气的女人,所以,还请陈大小姐你别白费心机了。”

    段凌天揶揄一笑。

    陈媚儿没想到段凌天这么不要脸,脸红目赤呸了一声。

    内心的惊惧也因为段凌天这番话而缓和了几分。

    “翠儿,既然他们三个走了,那一桌也空出来了,我们过去。”

    旋即带上身体还在瑟瑟发抖的丫鬟,走向了不远处窗边的那张桌子。

    刚才那三个方家少年吃剩的点心还在冒着热气。

    “你把这里清理了,就去伺候陈大小姐吧。”

    对小厮一点头,段凌天淡淡一笑。

    这个陈媚儿,倒是和一般的刁蛮女不同,最起码胆子不小,这时候还敢继续留下来。

    “是。”

    小厮恭敬应了一声,将血迹擦干净后,就去伺候陈家大小姐了。

    “可儿,刚才没吓着你吧?”

    段凌天看向桌对面的少女,一脸温柔。

    现在的他,跟刚才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没有。”

    少女轻轻摇头。

    但她略显苍白的俏脸,无疑在说明她刚才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很快,段凌天这一桌的点心和牛奶就上来了。青丘唯狐

    段凌天好像没事人一样,大口吃着点心,大口喝着牛奶。

    至于少女,倒是好像没有了胃口,只吃了一点。

    “可儿,你平时食量可没这么小,乖,吃完。”

    段凌天鼓励道。

    “少爷,我……”

    少女脸色微白,似乎还在回忆着刚才那血腥的一幕。

    “可儿,我以后迟早要离开清风镇,如果你真的打算随我一起离开,那就要有心理准备,因为以后比今天更血腥的事都会发生,明白吗?当然,如果你不打算随我离开,就当我没说。”

    段凌天故意一叹,缓缓说道。

    “少爷,可儿明白,可儿吃……千万不要丢下可儿。”

    少女连忙拿起点心,继续吃了起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见犹怜。

    可儿这般模样,若说段凌天不心疼是不可能的事。

    但他知道自己必须狠下心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锻炼可儿,让她尽早地抛弃心中的懦弱。

    “嗨!那谁,我说你还不走,难道就不怕方家人来找你麻烦吗?”

    陈媚儿的声音远远传来,传进了段凌天的耳中。

    “这就不劳陈大小姐你费心了,恐怕陈大小姐你心里是巴不得方家人快点来找我麻烦吧?”

    段凌天淡淡回道。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被段凌天的话气到的陈媚儿,咬牙切齿,心里发狠:

    我迟早会知道你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

    “这个陈媚儿,还真是乌鸦嘴。”

    吃饱喝足后,段凌天看了一眼窗外,发现刚才离去的三个方家少年又回来了。

    他们的双手已经包扎好,正一脸阴郁带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人大步流星而来,气势汹汹。

    很快,四人就进入了沉香酒楼。

    这一幕,不远处的陈媚儿也眺望到了,她的眼中浮现笑意,看了段凌天一眼,心里一动:

    让你这家伙不听劝,现在好了,方家药店的少掌柜都亲自来了,看你一会还笑得出来不……

    哼!

    如果你求本小姐,给本小姐磕上三个响头,或许本小姐会考虑帮你。

    “权哥,就是他!”

    三个方家少年带着青年人上了楼,争先恐后地伸手指向段凌天,咬牙切齿道。

    “四位,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几个跟上来的小厮,连忙相劝。

    “有话好说?”

    青年人,也就是方家药店少掌柜‘方权’冷眼一扫几个小厮。

    “我们方家子弟被人挑断双手手筋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劝?滚!”你在阴间我在阳

    青年人的话,让陈媚儿脸色微变。

    挑断手筋?

    刹那间,她心里升起一缕刺骨的寒意,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再次平添几分惊惧。

    她原以为段凌天只是放了三个方家少年的血,没想到竟然挑断了三人的手筋。

    手筋被挑断,就算日后痊愈,也不可能再像以前灵敏。

    对武者来说,这跟斩断双手没什么区别。

    “你,自裁吧!”

    方权冷眸凝视着段凌天,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在他看来,一个淬体境四重的小子,在他面前,也确实和死人没什么区别。

    “啧啧……怎么,打了小的,大的就迫不及待跳出来了?你们三人,最小的年纪似乎都比我大,我能让你们落荒而逃,还去搬来救星,是不是应该感到无比的光荣和自豪呢?你们三人,可还真是给方家长脸啊……”

    段凌天笑了。

    压根没理会方权,蔑视了三个方家少年一眼。

    “闭嘴!”

    方权双眸一寒,厉喝一声,跨前一步,双臂一震,就准备出手……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

    旋即就可以看到一个身穿青袍的中年人踏步而来,在场的小厮都恭敬对他行礼,尊呼一声‘马管事’。

    “马管事。”

    看到中年人,方权脸色顿时缓和下来,多了几分恭敬。

    “方少掌柜,你应该知道我们沉香酒楼的规矩。有什么事,你们到外面去解决,沉香酒楼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中年人淡淡说道。

    “是。”

    方权深吸一口气。

    “我在沉香酒楼大门口等你,有种你就一辈子别出来!”

    方权冰冷的目光扫过段凌天,离开了沉香酒楼二楼。

    “放心,等我家可儿把点心吃完了,我自会离开。”

    段凌天淡淡一笑,好像一点都没将方权的话放在心上。

    反而饶有兴致地看向可儿。

    “可儿,你怎么不吃了?嗯,乖了,继续吃完,别浪费了。”

    段凌天看着少女,一脸怜爱。

    中年人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转身离去。

    二楼大堂的客人和小厮,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多了几分怜悯之色……

    在他们看来,就算这个少年的实力胜过同龄人,可他毕竟只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而方权却是二十岁出头的淬体境六重武者。

    少年根本不可能是方权的对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