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大夏王侯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雪夜
    山匪劫走的财位还拴在马上,宁辰放走了所有的马,只留下了一匹小小的白马,白马尚幼,放走之后,很难活下来。●笔趣库

    www。biquku。la●

    小白马显然受了惊吓,战战兢兢地站在宁辰身旁,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宁辰将小白马的缰绳拴在了轮椅背上,他走一步,小白马也跟着走一步。

    小白马的口粮有它自己背着,宁辰自己的干粮也自己带着,谁都不影响谁,他们只是同行的伙伴,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关系。

    他从山贼身上和马上搜出了不少东西,除了金银,布匹,毒药,迷药外还有一封信,一封尚未打开的信。

    宁辰看了封信用的火漆,眉头就皱了起来,等待看过信的内容后,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

    这样重要的消息,放在普通人身上,是写信人太自信,还是太愚蠢。

    宁辰相信是后者,因为这封信最终落到了他的手中。

    北行的路不会因为一封信而改变,宁辰依然继续向北走,有了小白马,他的速度倒是快了不少。

    小白马的口粮不多,看来山匪就没打算在外作案多久,他身上的干粮倒是还有些,不过,小白马会不会吃他就不清楚了。

    走了大半天后,小白马明显对他的警惕小了许多,有的时候还会主动用嘴巴碰一碰他的脸。

    这个时候,宁辰总是一把扒拉开小白马,这家伙太不讲卫生了。

    有人相伴的路途总是少了一些孤独,虽然小白马并不是人,但却比很多人都要聪明。

    它知道日后很可能就要跟着眼前的人类混,所以对后者的态度越来越亲昵。

    宁辰很困扰,气的极了,干脆就把缰绳解开,让小白马自生自灭。

    然而,聪明的小白马总是自己跟上去,宁辰走一步,它便跟一步。

    谁说世间脸皮最厚的动物是人类,宁辰就觉得小白马的脸皮已超越绝大数人类。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只能让小白马跟着,缰绳也不栓,爱咋咋地。

    小白马也感到宁辰心情不爽,轻易不敢再凑上去。

    于是,整个荒野上便出现了这一人一马,谁都不理谁的奇特景象。

    雪又开始下了,漫天白色的飘羽,很是美丽,宁辰不知道,在他刚走后,三道身影出现在被荒林之外,一男,一女,一太监,看到满地的山匪尸体,不禁眉头一皱。

    三种人的男子仔细搜了十三具山匪的尸体,旋即摇了摇头,道,“信已被人带走”

    女人查过山匪身上的伤口,平静道,“剑伤相同,是一个人”

    “速追”

    老太监看了一眼地上的轮椅印和马蹄印,沉声道。

    可惜,追了不久,轮椅痕迹与马蹄印已被刚下的雪重新掩盖,再也找不到方向。

    “分头追”

    老太监看了一眼除了身后的三个方向,当机立断道。

    男人和女人点头,分别选了一个方向,老太监则继续朝北方追去。

    不过,茫茫雪天,想要一个人谈何容易,况且宁辰本来就没有目标,只是随意的走。

    北方很大,不是一般的大,宁辰走的累了,就近看到一个村庄后,便暂借了一晚。

    其实,主要是小白马不想走了,又咬着宁辰的衣袖,不让他走。

    虽说万物皆有灵,但一匹马聪明成这样,的确让人很是头疼。

    老太监追的快了,也追偏了,他没有想到宁辰的脚步被一匹绊住,停下不走了。

    宁辰借宿的村落再平凡不过,朴实,热情是村中人家的本色。

    招呼宁辰的人家是一个三口之家,家中有年事已高的母亲,还有一对尚未成家的兄妹。

    兄长是一位憨直的汉子,妹妹是一位贤惠的少女,不漂亮却十分秀气。

    汉子的好客与少女的羞涩形成鲜明的比较,宁辰进屋后,汉子唤了妹妹却做饭,自己则帮助打理家中的杂事。

    宁辰做为客人,被汉子安置到屋中最暖和的火炉旁,什么事也不让插手。

    两人的父亲早已卧床多年,连话都已说不出来,家中全靠汉子一直撑着,这些年不但耽搁了汉子娶妻,连少女出嫁也成了问题。

    穷人孩子早当家,用来形容汉子与少女最合适不过。

    宁辰没有说什么,静静地来到老人身旁,右手轻轻按在老人后心,旋即微弱的银光亮起,丝丝真气顺着右手注入老人体内。

    片刻后,宁辰收回右手,转动轮椅重新回到火炉旁。

    能做的他都做了,老人早已油尽灯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想要好起来是不可能的,他做的,只是能让老人好受一些,不那么痛苦。

    至于,能不能稍微恢复一些,比如开口说一两句话,就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

    人的生老病死,是这个世上这难违背之事,他不行,皇帝不行,先天也不行。

    若是有人能做到,那只能是神明,可惜,他只见到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还未见过神明。

    “谢……”

    床上,老人颤抖着动了动嘴,说的很轻,除了宁辰没有人能够听得清。

    宁辰咧嘴一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他说吧,好人总是会有好报。

    不多时,少女已把饭做好,端上桌子,宁辰转动轮椅来到桌旁,胃口大动,他早就饿了,这些日子天天吃干粮,嘴皮都快磨破了。

    饭菜很简单,都是自家准备过冬的干菜,少女手艺很好,将这简单的食材也做的香气扑鼻。

    宁辰吃的很饱,饱的已经吃不下,汉子的热情有些过了,他不好意思拒绝,最终实在是撑得不行,才不得不开口拒绝汉子这吓人的热情。

    少女吃的很少,可能是有生人在,少女的脸一直是红的,让一旁的宁辰很是不自然,他还没见过这么害羞的姑娘。

    他从前遇到的女人都是比较彪悍的,比如,暮成雪、青柠、九公主、夏妙语,算了,还是吃饭吧。

    饭后的洗碗工作,宁辰自然也插不上手,少女的贤惠足以让前边那几位羞愧而死,他甚至怀疑过,像暮成雪或者青柠到底知不知道禾苗长什么样。

    小白马的晚饭还是它自己背的口粮,宁辰没有帮它改善伙食的意思,再说,这大雪天去哪找东西帮它改善伙食。

    到了晚上该休息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