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大夏王侯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巅峰之战
    妖异的眸,银中带墨,纯雪的剑,白艳无暇,沐千殇一剑在手,天地为之哀鸣,墨白的剑流挥洒,每一剑都在天地间作画,画出牢笼,困天锁地。^笔趣阁www。biquku。la^

    宁辰欺身而上,剑指轻划,一抹银色光华流转,划开一道牢笼,剑气破出。

    沐千殇侧身,砰然一声,身后大地被划出一道数丈剑痕,雪剑反凛,墨白铺天,宁辰退后,刺啦一声,素衣开裂。

    毫不留情的两人,出招既是杀招,招招快,招招险,灿烂之战,看的一双双关注的目光眼花缭乱。

    宁辰未拔剑,大胤青雀剑依然还在鞘中,然而,双指剑气划过,依然是乱石溅飞,地动山摇。

    沐千殇手中雪剑亦无坚不摧,墨白流光自剑尖掠出,一片天地失色。

    双强对碰,铿然之声不绝,剑指撼名剑,山摇地动,虚空剧颤,已到空间承受极限。

    同在九品境界的人们,即便身处九品的最绝颠,这一刻也感到了强大的压力,面对眼前两人,枉称绝颠。

    远方,素非烟看着这场惊世之战,绝美的容颜上难掩惊叹,大夏知命侯的强大众所周知,可是没有亲眼看到,谁都无法深切体会。

    “小姐,若是有一天我们和知命侯成为敌人,我们能挡住他吗?”秋岚面露忧色,问道。

    “很难”素非烟诚实道。

    如今的知命侯,先天之下几乎已无人可挡,春雷琴第五弦要到先天之境才能拨动,仅凭四弦之威,还不足以挡下这位强大的大夏武侯。

    更可怕的是,如今知命侯还未拔剑,就意味着此战还未最巅峰,两人都还留有余力。

    另一边,三皇子眼睛微眯,同样关注着这一战,一位后天无敌的武侯,值得他不惜一切代价去拉拢。

    武力不是绝对,但是绝对的武力是一切的保证,他手中没有先天强者,这是最大的不足,知命侯虽然不是先天,但也相去不远了。

    皇城之中,走出的人越来越多,可见此战多么引人注意,在这场皇位之争中,知命侯的存在始终是一个变数,谁都想知道,这位强者究竟走到哪一步。

    “白月明万空”

    战场之中,雪剑挥洒,白月明空,一道剑气划天而出,在这至快的武决中,划出一道极美的剑痕。

    宁辰顿步,剑指凝气,霜华漫天而起,全力一剑,凝形而出。

    轰然一声,双剑对碰,天愁地惨,飞沙狂乱,惊起十丈高。

    两人同退半步,步未停,身已消失,再一刻,又是更为残酷的交锋。

    战局之外,秋岚面露不解,问道,“小姐,知命侯为何迟迟不拔剑”

    素非烟皱了皱眉,轻声道,“应该是不到时候,对手是慈剑天阁的少主,若不能将剑势提至最巅峰,即便拔剑,也不会有用,两人的实力都还未到达顶点,不过,也快了”

    就在这时,战场之中,墨白剑光一道强过一道,剑意终成,山成水现,山水墨画之间,两人周身,风景瞬变。

    “此境之内,你毫无胜算”

    沐千殇手中雪剑一转,剑势更胜从前,举手投足之间,一股强大的压力压下,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宁辰直感周身空间凝滞,出招之前,先慢三分,墨白剑流袭身,转眼右肩染红。

    “这慈剑天阁少主,果然离先天极近了”远方黑夜中,惜羽公轻摇羽扇,缓缓道。

    旁边,尹墨霄点了点头,同样身在九品巅峰,他能清楚感受到前方那一抹若隐若现的先天气息,只要不出意外,沐千殇将会很快踏入先天之境。

    “这两人,都将是你日后武道之上的强劲对手,你要小心”惜羽公提醒道。

    “弟子明白,老师请放心”尹墨霄嘴角微弯,回答道。

    战场之中,情况急转直下,身在山水之境中,沐千殇越战越强,一招强过一招,一剑快过一剑,几不可敌。

    宁辰身上的伤越来越多,鲜血溢出,染红素衣,刺眼之极。

    受伤的身躯,并没有让宁辰招式出现任何犹豫,掌威撼天地,剑指破墨白,掌剑双行,九分攻,一分守,虽伤不败。

    局外之人,眉头越皱越紧,谁都看得出,知命侯已开始落入了下风,一身的风雪,也掩饰不住血染的衣衫。

    终于,雪剑刺入了左肩,一剑入体,数丈连退,败象毕露。

    夏子衣来了,看到了这一剑,也看到了还藏在剑鞘中,尚未出锋的大胤青雀剑。

    在所有人都认为知命侯必败的时候,唯有夏子衣双眼紧紧盯着那一把不断颤动的大胤青雀剑,他相信,在这把剑出之前,宁辰不会败。

    “浪惊天地合”

    宁辰双指一夹,暂时制住雪剑,左掌翻转,惊涛骇浪疯狂而起,一浪高过一浪,瞬间整个天地都被化为水色。

    山水墨画中,水动,白色的水汇聚,被蓝色波涛牵引,形成蓝白色的滔天巨浪。

    山水世界,出现不稳之象,墨色的山势巨石坍塌,掉落下来。

    沐千殇眸一冷,汇惊天之山势,翻掌硬碰,顿时,五峰失色,汇聚于这一掌中。

    轰然一声,天地惊爆,山水墨画破碎,漫天狂沙中,宁辰再退十步,还未站稳,一口鲜血呕出。

    沐千殇退了三步,嘴角首次染红。

    这一掌的对决,宁辰落败,却也成功破开了雪剑剑势绘出的山水世界。

    以伤换招,说不上是对是错,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这是我学剑以来,最痛快的一战,你值得我全力以赴”

    话声落,沐千殇迈前一步,顿时周身风云卷动,浩瀚的天地之力不断汇集,凛若神降之威,让远方的每一道身影都变了颜色。

    先天之势!

    这个世上,唯有先天境界能调动天地之力,后天与先天最大的差别,就在于此,凡人不可逆天,再强的武者也不可能抗衡浩瀚的天地之力。

    一步先天,就如同鱼跃龙门,跃的过去,龙啸九天,跃不过去,鱼游浅滩。

    这慈剑天阁的少主,已经越过了大半个身子,就算掉,也会掉到龙门的那一端,不会再落凡尘。

    面对如此强敌,宁辰出人意料的笑了,平生以来,唯一的公平之战,强大到可怕的对手,让他再难掩饰心中的兴奋。

    修武之人,谁不想有公平一战,宁辰也想,但他不能。

    往日,他不能败,所以,他只能用阴谋算计去力争每一次胜利,胜了是必要,更是责任。

    今日,肩上必胜的担子卸下,他终于可以痛快一战,无关他事,只较武道高低,他怎能不笑。

    远在百里之外的未央宫中,青柠看到了这个笑容,心中莫名酸涩,轻声说道,“娘娘,他笑了”

    长孙一怔,旋即沉沉一叹,他高兴就好。

    “铿”

    大胤青雀剑出鞘了,天地色变,漫天寒霜铺天盖地而来,剑势的最巅峰,连天都不能承受,一道巨大的裂痕出现,震撼人心,古有红颜一笑倾城,今有知命一笑惊天。

    战意,剑势,宁辰此生最为巅峰的时刻,也是最强的一刻,这一剑,将是决定胜败的一剑。

    面对最强状态的宁辰,沐千殇不敢大意,雪剑擎天,风雪中绽放凄美风华,血光升腾,直冲云端。

    “半日残红映江月”

    至强的一剑,汇聚了无尽天地之力,皎月在这一刻失色,便这血光彻底掩去风华。

    另一边,宁辰也放出双卷之力,生之卷,地之卷天威加催,滔天的蓝色波涛中,一柄无双巨剑出现,惊颤九天万神惊。

    “一御惊涛裂万里”

    巨剑斩天,空间破碎,这一剑,惊艳天下,越过了后天的界限,无限逼近高不可攀的先天之境。

    双极对碰,天地遭劫,大地难承巨力,开始剧烈摇晃起来,一道道巨大的沟壑出现,纵横蔓延千丈之外。

    砰然倒飞出的两人,各染朱红,鲜血自全身喷出,双双重创。

    最后的一招,依然是不分胜负的局面,沐千殇落地之后,嘴中呕出一口鲜血,雪剑入地,止住退势,欲要提剑再战。

    然而,就在这一刻,沐千殇脚步微顿,妖异的眸子中闪过一抹遗憾。

    “宁辰,此战就此结束,我在先天之境等你”

    宁辰一怔,还未品味出此话何意,但见前方,一道墨白光柱冲天而起,天地皆惊。

    黑夜中,墨白之色通天彻地,让天下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

    “先天”

    毫无疑问的先天异象,强大而又沉重,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了墨白之色。

    宁辰回过神,旋即脸色微变,身影一闪,瞬间来到沐千殇身前。

    几乎同一时间,黑暗之处,三道掌力拍出,携雷霆之势,轰然而降。

    重伤强弩之末的宁辰,强提最后功体,掌剑同行,硬挡三掌之威。

    “轰”

    余波狂啸,披发染红,强弩之下的宁辰,怎么抗衡三位九品巅峰的全力一掌。

    身后的墨白光柱越发灿烂,光柱之中,沐千殇闭目,神识紧锁,全力一度天魔劫。

    “有本侯在,今日,谁都不能越雷池半步!”

    拧地的剑,不断颤鸣,宁辰立身沐千殇前方,一肩,再次扛起生死重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