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大夏王侯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计中计
    百鬼锁天地,神魔难寸行,鬼女一展地府传世武学,威势惊绝,让人震惊。↑笔趣阁

    www。biquku。la↑

    邪神被阻,空隙立现,鬼女脚下一动,穿越而过,援向宁辰。

    “残风,华妆”纵千秋开口道。

    一声令下,青白战甲出现战场,剑戟联手,斩向鬼女,光华盛极的战甲,凝一身异力,威势震天。

    鬼女前进之势立刻再受阻,鬼力撼双兵,真元震荡,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阵法压制,加于鬼女特殊功体之上,竟是丝毫无效,一时间,战局陷入最激烈的僵持。

    另一边,战斗同样陷入白热,掌劲浩荡,杀机凛然,步步逼命,势要终结知命传说。

    “知命侯,你的力气还有几分”玄知一掌震退前者,冷笑道。

    “天地玄黄,乾坤借法,生离之焰”

    再现的奇异咒法,在阵法中狂涌而出,异阵、异法相辅相成,顿成焚天之焰,吞没宁辰四周。

    “地之卷”

    宁辰见状,翻掌吐纳地之卷,刹时,大地轰隆翻动,升起,在周围行成道道屏障,阻挡涌来的火焰。

    “愚蠢”玄知身形一动,一掌震开大地形成的屏障,至极火焰狂涌而入,吞没眼前之人。

    然而,就在这时,碎裂的大地屏障中,无穷无尽的寒气澎湃而出,一瞬间的天地静止,生离之焰迅速结为冰晶。

    玄知眸子一缩,还未来得及反应,顿时一刀见红,血染大地。

    “你!”

    愤怒,震惊的神色,带着难以置信,染红的蓝色华衣,彻底激发玄知杀性,脚一踏,怒发冲冠。

    玄知手一翻,天地造化玉疾飞入空,划出一道耀眼的四色彩光,宛如盘龙升天,雄浑威势,震颤天地。

    “天地现四极,造化起烽烟”

    疾雷,寒冰,怒焰,狂风,四极本源之力现世,云破天惊,惊世之宝,首现世间,顿时,天地难承恐怖异力,分崩离析,空间扭曲,大地塌陷,一幕末世之景。

    不远处,眼看天地造化玉恐怖之能,纵千秋眸中闪过耀眼的光芒,此笔交易,果然没错。

    眼见天地造化玉开天劈地之威,宁辰脚下一动,身形如幻,再现西影无双武学。

    雷光,怒焰降落,却见水光幻灭,残影若真,精秒至极的身法,避开一道道雷火之力。

    最后时刻,大夏武侯传承下一身武学,宁辰脚踏水光,一步一幻影,真假变幻间,全力应对天地造化之威。

    “天之卷”

    天之卷运转,纯白刀身之上蓝色光华亮起,一刀掠影,瞬至玄知身前。

    “无畏的挣扎”玄知眸光一冷,右掌翻转,造化之力加身,破天掌力荡出,硬撼天书之招。

    砰然剧震,宁辰脚下退三步,看着空中的天地造化玉,双眼微微眯起。

    “知命侯,今日你插翅难飞”怒喝声中,玄知全力催动天地造化玉,异宝加身,四极本源光华照亮整个大阵,恐怖压力,震撼在场每一个。

    百鬼困神之法首先崩溃,邪神冲出牢笼,剑戟斧钺破空斩向鬼女。

    宁辰再踏水光影身,绕过玄知,欲要拦下四邪神,这一刻,一直没有出手的纵千秋终于动了,浩元催动,杀机毕现。

    紫色轻裘闪动,在素衣身影聚形的一刻,砰然一掌迎了上去。

    雄浑余波,辟地裂分,两人各退半步,就在这短暂的停滞中,玄知再次围上,共同阻拦眼前之人的步伐。

    四极圣地、永夜神教两位最顶尖的术法强者联手,加上阵法之威,必杀局面,再无突破可能。

    不远处,鬼女受到四邪神、残风和华妆的围攻,战的天摇地动,即便一身鬼力无可匹敌,一时间也难以脱身而出。

    “衍阴阳,化四象,八方无日,真极烈焰”

    “天地玄黄,乾坤借法,火焚城郭”

    双人术法同催,火炎之势,焚天灭地而出,天地造化玉同时而动,降下风雷助火势,十里皎月尽失色。

    面对两人极致之招,宁辰扬手并指,将一身功体催至极限,风雪激荡,迅速扩散而开。

    “快雪时情,剑雪三千里”

    冰雪抗天焰,狂澜怒涛席卷天地,砰然巨响中,宁辰连退数步,嘴角染红,胜负立判。

    眼看困杀之局成功希望就在眼前,玄知身影掠出,瞬间欺身而上,掌劲催至极限,就要彻底结束这场战斗。

    谁知,后方的纵千秋神色突然一变,急声开口道,“小心”

    不过,提醒已经晚了,一口锋锐的剑悄无声息的出现,旋即从玄知心口透体而出。

    绝杀之剑,如此突然,谁都没有料到,来的无声无息,让人震惊。

    “梦璇玑,你还活着?”玄知嘴中一口鲜血呕出,难以置信道。

    “意外吗?这一剑,是还你们的”

    梦璇玑冷声一哼,右掌凝气嘭地一声将眼前之人震飞出去。

    纵千秋怒火大盛,掌催怒元,杀向突来的陌生女子。

    然而,凛杀而来的刀光,不容身前人越过半步,配合两人演了许久的戏,宁辰早已忍的辛苦,这一刻终于放开手脚,刀势截然变幻,凌厉逼命。

    纵千秋立刻感到身上压力大增,身形躲避间,险象环生。

    “去帮鬼女”宁辰轻喝道。

    梦璇玑应了一声,身影掠过,一剑荡开斩落的戟光,来到鬼女身边。

    围杀之阵,因为梦璇玑的突然出现,彻底反转,纵千秋看了一眼倒落血泊中的玄知,心中虽然怒火无限,却也知大势已去。

    “退”

    纵千秋一声令下,旋即双手结出一道奇异印记,顿时,大阵轰隆作响,四处爆裂开来。

    不远处,残风、华妆借助邪神和爆裂的阵法掩护,迅速退出,不再恋战。

    宁辰见眼前之人要走,刀光急掠,化密集刀网,欲要将其留下。

    “知命侯,这一次是你赢了,不过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好运”

    惊爆的大阵,挡下刀光,纵千秋身影一闪,带过血泊中的玄知,随即迅速远去。

    “想走,有这么简单吗”

    宁辰身形幻化,避过接连的爆炸,就要追上去。

    然而,就在这一刻,耳边疯狂的笑声传来,脚下顿时一滞。

    “哈哈……”

    尖锐刺耳的笑声,在不远处响起,鬼女一身气息凌乱澎湃,鬼力冲散头上红盖头,露出美丽而又异常的容颜。

    “鬼女”

    宁辰脸色一变,瞬间掠向鬼女所在的方向。

    鬼女身边,梦璇玑没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被一掌震退数步,口呕朱红。

    夜色下,鬼女身影数次明灭,下一刻,急掠而出,朝着北方远去。

    “你先回去,我去追她”

    宁辰叮嘱了一句,没再多说,急速朝着鬼女消失方向追去。

    “小心”

    梦璇玑也不逞强,她的身体还未完全复原,修为更是恢复得不到三成,如今再受一掌,去了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北方大地,疾驰的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急速划过,陷入疯狂的鬼女,双眸殷红如血,青丝狂舞,地狱罗刹,首显恶相。

    宁辰心中焦虑异常,身影再加快三分,竭力追逐着性情大变的鬼女。

    两人身影快的难以看清,瞬息即逝,就在地府之外的雾林前,宁辰终于追上了鬼女,还未开口,便遇凌厉攻势,鬼力惊神,杀机凛然。

    宁辰被迫接招,只是,旧伤未复又恐伤及眼前女子,招式之间,多有保留,仅仅数个回合的交锋,身上便添新红。

    失了本心的鬼女,出手毫不留情,一招一式皆是杀招,让人难以避让。

    “鬼女,得罪了”

    眼见再留手,后果会更加难以预料,宁辰神色一凝,收刀凝剑指,攻伐制敌,要迅速将其擒下。

    “哦?”

    大战之声传出,迷雾中,一道身着幽蓝色战甲的俊美身影睁开双眼,转瞬后,消失不见。

    宁辰全力出手,鬼女现支拙之象,就在要被擒下之刻,一道身影加入战局,局势再生变化。

    “吾亲爱的同修,你终于肯苏醒了吗?”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笑容,冥子催动冥源,翻掌拍出,邪力滂湃,疯狂涌出。

    宁辰掌力迎上,嘭地一声,天地一阵剧烈摇动。

    “冥子”

    看到眼前之人,宁辰周身杀机爆发,手一握,念情刀重新出现手中,光芒大盛。

    刀身本纯白无暇,这一刻却有丝丝鲜血流动,宁辰挥刀斩祸源,再无留情之意,冥子掌心凝元,硬接气运神兵,只是,锐锋之刃岂是肉身可接,一抹血花绽放,染红刀身。

    一旁,鬼女双掌同催,拍向两人,旋即脚下一动,迅速远去。

    鬼力加身,冥子再受一掌,嘴角染红,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灿烂,不管离去的鬼女,凝掌再次杀向眼前之人。

    “亲爱的同修,莫要忘了冥子今日的宽容大度”

    “滚开”

    宁辰震散鬼女掌劲,看着掠来的冥子,神色大怒,刀身一转,光华灿然,天之卷催至极限,耀眼蓝光照亮世间。

    刀光斩落,轰然天威,摧枯拉朽而出,冥子挡招,嘭地一声被震飞十数丈远,鲜血洒落间,脚下凌空一踏,借势离去。

    宁辰看了一眼消失迷雾中的身影,不再理会,继续朝着鬼女远去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