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大夏王侯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章 代价
    麒麟阁外,灰色雾海弥漫,突然,一道剑光冲天而起,惊艳尘寰。♀笔趣阁www.biquku.la♀

    雾海内,林朝因急催仙镜护体,然而,诛仙剑利天下无双,万道霞光应声溃散,难承剑威。

    “呃”

    一声痛楚的闷哼,林朝因飞出数丈,鲜血染红雾海。

    被诛仙剑毁去的左臂,齐肩消失,杀戮仙剑之威,惊世骇俗。

    一剑夺利,宁辰身影再动,诛仙剑上煞气磅礴激荡,斩向前者。

    “你是,墨门第九子!”

    看到眼前人手中的仙剑,林朝因神色大骇,顾不得伤势,功体尽催,携仙镜之威挡在身前。

    轰然一声,仙剑、仙镜碰撞,林朝因身子再度飞出,阴阳镜光华黯下,气息减弱许多。

    “放肆!”

    麒麟阁中,感受到独子危机,麒麟阁主隔空催动阴阳仙镜,再现耀眼光华。

    宁辰冷笑,一剑挥出,旋即脚步一踏,迅速离去。

    剑光、仙镜霞光对碰,互相吞噬,余波中,麒麟阁主身影出现,看着前方远去的两人,眸子沉下。

    失算了,布局多时,却是被一个计划外的人搅了局。

    下一刻,流光闪过,麒麟阁主挥手带过重创的众人,回归雾海深处。

    雾海边缘,云雾翻滚,缓缓分开,宁辰带着绮王迅速掠出,一瞬后,分开的雾海再度合拢,恢复如初。

    广阔无垠的星空,难辨方向,眼看绮王伤势不轻,宁辰不敢再犹豫,凭借直觉极速朝着前方掠去。

    半日后,一座荒芜的大星上,宁辰放下绮王,拿出一些疗伤的丹药塞入后者口中,旋即以凤元化开,催化丹药药性。

    做完这些,宁辰起身,看着天际星辰,尽可能寻找方向。

    对于灵虚星域,他并不熟悉,先前被带入麒麟阁时,又是横渡空间而至,很难辨别方位。

    白帝星在哪个方向,又或者距离他们有多远,现在一无所知。

    等待许久,绮王依旧没有醒来,宁辰眉头微皱,凤元汇聚掌心,覆向前者天灵。

    浩瀚凤元涌入,探寻根源,半个时刻后,宁辰眸中凝色闪过,心思沉下。

    三魂有损,怎会这样?

    “是那面镜子吗?”

    宁辰收起凤元,轻声呢喃了一句,十有八~九和那面古镜脱不了干系,魂魄受创,这可不是小事。

    三魂七魄是人体内最神秘的东西,即便武者都不能完全透彻其秘密,一旦有损,极为麻烦。

    宁辰思考片刻,旋即身影闪过,化为凤影朝着星空掠去。

    凤鸣城,王宫中,等待数日仍不见宁辰和绮王归来,若惜和慕容脸上开始有了担忧之色。

    “怎么还不回来啊?”音儿坐在桌前,闲的无聊,发呆道。

    “青柠姐,公子不会出事吧?”若惜忧虑道。

    “不会”

    青柠摇了摇头,道,“只要他有准备,这个世上无人能伤他”

    “可是公子终究只苏醒了一身,实力未能完全恢复,要应付麒麟阁这样庞然大物,恐怕不易”若惜凝声道。

    “一身便足够了”

    青柠平静道,“他去只是为了护持绮王的安危,又不是和麒麟阁不死不休,再等等吧,麒麟阁距离这里不近,应该是路上耽搁了”

    “师父不会出事的,若惜姐姐就放心吧”

    音儿趴在桌上,无聊道,“只要不是毫无准备,若惜姐姐你什么时候见师父吃过亏?”

    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她那坏蛋师父可算不上什么好人,一肚子阴谋诡计,肯定比千年乌龟还能活。

    听到两人的话,若惜忧虑的心情方才放下一些,坐在床边,看着闲的都快疯了的丫头,开口道,“音儿,你多久没有修炼过了?”

    “这不担心师父么,没心情”音儿坐直身子,一本正经道。

    青柠抬手拍了一下小丫头的脑袋,道,“就会找理由,也不知道当初那位天语者前辈为何看上你这丫头”

    “因为我聪明”音儿嘻嘻一笑,抱住前者的手臂,娇声道。

    “你这不害臊的性格,真是和你师父一模一样”青柠无奈道。

    一旁,慕容掩嘴轻笑,心中的担忧也随之减轻不少。

    未知大星,赶了十数日的路,宁辰带着重伤的绮王终于找了一个生命大星,依旧处于原始阶段的大星,人类初兴,懵懵懂懂。

    原始大星上,看着从天而降的红衣身影,数以万千计的原居民惶恐地跪下身子,叩拜神明。

    宁辰目光扫过下方众人,没有打扰这些人的生活,身影闪过,消失不见。

    半日后,大星原始山林中,宁辰遍寻每一寸土地,为受伤的绮王寻找疗伤之药。

    大星辽阔,因为还没有遭受人类破坏,宁辰寻到了数株药王,以凤元化开药性后,让绮王服了下去。

    整整等了半个月的时间,昏迷的绮王伤势方才渐渐有了好转,出现苏醒的迹象。

    又两日后,林玉贞缓缓睁开双眼,片刻的迷茫后,逐渐回过神。

    灵台撕裂般的疼痛依旧清晰,却是减轻了不少,林玉贞吃力地坐起身子,看着周围燃烧着篝火的山洞,眸中闪过一抹疑色。

    这是哪里,她为何在这里?

    “你醒了?”

    不多时,宁辰回来,将方才寻到的药王放下,看着眼前之人,微笑道。

    林玉贞回过神,目光看向前者,反应过来,有些虚弱道,“多谢宁兄相救”

    “不客气,你救了我一次,我也救了你一次,打平了”

    宁辰笑了笑,走上前,将篝火生的更旺了些,开口道,“我们运气好,找到了一个生命大星,不然,就真的麻烦了”

    “好人有好报”林玉贞虚弱地笑道。

    “呵”

    宁辰轻笑一声,道,“我们可算不上什么好人,殿下觉得怎么样,你的三魂好像有损,我只能帮你稳住伤势,剩下的就只能看殿下自己了”

    “我已没有大碍”

    林玉贞轻声道,“调养一段时间便能恢复,真没想到,阴阳镜竟真的在麒麟阁中,此物的威力十分可怕,专攻灵魂,若非宁兄相救,我可能就真的回不来了”

    “我答应过要将殿下安然带出来,如今让殿下受了这么重的伤,已是食言”

    宁辰应了一句,继续道,“殿下可有什么打算,麒麟阁想必不会这么容易就善罢甘休”

    林玉贞沉默,片刻后,平静道,“宁兄可愿助我?”

    “哦?”

    宁辰目光看向前者,道,“殿下想要做什么?”

    “灭了麒麟阁”

    林玉贞眸中杀机闪过,冷声道。

    宁辰闻言,添柴的手一顿,旋即恢复如初,拨弄着篝火,平淡道,“麒麟阁说笑了,即便我愿意相助殿下,麒麟阁也不是我们两人便能灭掉的,这样的传承在面临生死危机时,能爆发出的底蕴殿下应该比谁都清楚”

    “只要麒麟阁中没有第四境的存在,便不是不可能”林玉贞凝声道。

    “殿下还是先好好养伤吧,此事日后再说”

    说完,宁辰起身,迈步朝外面走去。

    “我去帮殿下再寻些药”

    话说落,宁辰走出山洞,身影消失。

    林玉贞见状,轻声一叹,是她太心急了,这个请求,确实太强人所难。

    宁辰这次肯冒着风险陪她一同上麒麟阁已是情至义尽,她不能再要求更多,毕竟,他们之间的交情还没有到那种程度。

    山洞中,燃烧的篝火噼啪作响,林玉贞怔怔地坐在前面,因为伤势未愈,稍显苍白的脸上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平时没有的柔弱。

    山洞外,宁辰看着前方茂密的山林,沧桑的眸子闪过一抹感慨,迈步朝着前方走去。

    三日后,伤势稍微好转的林玉贞扶着山壁走出山洞,向着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宁辰走回,看着前者背影,没有上前。

    千丈外,一弯美丽的碧潭出现,山间倒垂的瀑布不断注入潭中,四周群山环绕,郁郁葱葱,景色美丽极了。

    林玉贞站在潭水前,褪下身上的衣衫,旋即迈步走入了谭中。

    潭水清凉透骨,驱散了多日的疲惫,林玉贞整个身子没入了水中,清醒昏沉的思维。

    她的伤势已无大碍,也该回凤鸣城了,这次结怨麒麟阁,麻烦不小,若是再这样被动下去,结果只会更加糟糕。

    那位宁公子是重情之人不假,不过,也是一个十分理智之人,除了对他身边那几个人,分得比任何人都清楚。

    倘若宁公子不愿相助,那她便要再寻新的帮手了,对付麒麟阁非是小事,她若请人相助,要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小。

    晓月楼主吗?

    林玉贞站起身子,从潭水中走出,此人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只是,生意人最是无情,没有足够的回报,此人绝对不会轻易出手。

    姬月初?

    林玉贞想了想,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她和姬家圣主虽然合作了一次,但是,姬月初身份特别,让他出手对付麒麟阁,就代表姬家和麒麟阁正面对上,这个可能性几乎没有。

    岸边,林玉贞穿上衣衫,一头青丝随意垂落身后,因为还未干,所以并没有束上。

    山洞前,宁辰看着不远处迈步走回的倩影,眸中闪过异色,虽然一直知道绮王是女儿身,不过,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的装扮。

    “宁兄,我们启程回去吧”林玉贞走上前,轻声道。

    “恩”

    宁辰回过神,点头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