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正文 第二章 非洲航线(二)
    海军部二等参谋、少尉黄杨站起身,朝丁灿林点了点头,不慌不忙地说道:“依照计划,海军部将在南非好望角北方约150公里处后世贝格河(bergrivier荷兰语:贝格河)入海口修建两座炮台。&笔趣阁

    WWW.Biquku.La&此外,贝格河内后世韦尔德里夫城位置上还将修建一座城堡以及河港码头。贝格河下游河面宽阔,水量丰沛,稍加疏浚后就能容纳大型战舰和运输船。河港远离波涛汹涌的外海,是我国运输船队和海军舰队理想的锚泊地。”

    黄杨穿越前是一名高一学生,经过几年的历练,如今也算是海军部里的一名后起之秀了。随着黄杨的话语,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会议室正前方一幅手绘大比例非洲沿海地图上,莫茗将一面小红旗贴到了贝格河入海口的位置。

    “为什么不将港口修建到后世开普敦的位置?”有人问起来了,“我记得那里似乎是优良深水港吧,后世那里可是南非的立法首都呢,繁华无比。”

    “是这样的。我们挑选的这个港口不是商业港口,因此她首先注重的是安全性、隐蔽性和抗风浪能力。大家看下地图,贝格河下游河道蜿蜒曲折,入海口处有一条天然沙坝将海面可能产生的巨浪挡在了坝外,就如同鸭子湖入海口处一样。有这样优良的自然条件,沙坝内锚泊地的水流就很平缓,利于船只躲避恶劣天气。除此之外,入海口处狭窄曲折的河道使得船只通过的速度大大降低,通过的时间也大为延长。一旦有敌舰来攻。我们只需要扼守住河道两岸的炮台。便有足够的时间将敌舰击沉。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隐蔽性。由于她是一个内河港口,我们只需利用地形将入海口处的炮台隐蔽住,那么任何人都很难从远处海上发现这座港口。这对于国小力弱,不能屯放太多兵力与人口在这里的我们非常适合。”黄杨对着地图侃侃而谈,将选择这座港口的好处一一解释清楚,搏得了在座不少人的肯定。

    “黄参谋说完了好处,我说一下选择这座港口的坏处。”莫茗看黄杨说完后,便清了清嗓子接着道:“主要就是一点。贝格河的水流平缓了以后,河水中携带的泥沙容易在入海口处淤积起来,降低港口的水深。当然,这只需要我们定期清淤就行了,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且,据我所知,贝格河河水清澈,河水中携带的泥沙并不多,我们港口清淤的间隔期可能是以十年为单位的。”

    莫茗和黄杨两人一唱一和,总算在南非这个节点的选择上与大家取得了一致。

    接下来莫茗继续介绍:“海军在贝格河口建立稳固的据点过后。将会以此据点为根基,向南绕过好望角。探索进入印度洋的最佳航线以及沿线海域的气候和水文状况。由于有俘获的英国水手做指引,预计此过程将缩短至数月至一年。进入印度洋之后,海军将在马达加斯加岛北端选择一个节点,此节点暂定为后世的安齐拉纳纳。”

    莫茗说完后黄杨少尉再次站起身,将一枚小红旗贴在安齐拉纳纳的位置上,然后面向众人说道:“大家请看地图,安齐拉纳纳位于马达加斯加岛最北端,是一座优良的天然深水港。两条相对延伸出的海岬将数个深水海湾封闭在内,海岬内部风平浪静,优良深水锚泊地众多。水深普遍在10米以上,更有20米以上的超深水锚泊地。海岬之间水道宽度不足两千米,修建起炮台后足以封锁任何试图通过此水道的敌对舰只,优异的自然条件甚至比后世青岛胶州湾的条件还要好。”

    “我插个嘴啊。”来自建筑队的一名穿越众范磊举手说道,“南非那边我不怎么担心,那边的条件还可以。但是马达加斯加呢?尤其是北端的安齐拉纳纳,那可是低纬度地区,热带雨林气候,蚊蝇滋生,很容易产生疾病。尤其是一种果蝇,能寄生在人的表皮下面产卵,危害很大。我以前在非洲干过工程,知道这点,大家一定要注意啊!别的我没什么可补充的,你们继续。”

    在将这点仔细记在笔记本上后,莫茗翻了翻稿纸,继续说着:“安齐拉纳纳港口的地理位置异常重要,是沟通我们航线的重要中间节点。将来无论是北上红海或波斯湾,还是东进东南亚地区,这是都是承上启下的重要位置。将这里经营好了,我们便有了立足西印度洋的根基。接下来是我们整条非洲航线的最后一个中间节点——吉布提,是的,就是位于亚丁湾西侧的吉布提。下面,关于吉布提的内容将由黄少尉来向大家详细讲解。”

    黄杨点了点头,随即走到地图前,指了指地图右上方东北非一处地方说道:“这里就是吉布提,位于亚丁湾西侧。后世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叫做法属索马里。我们要选择的港口不是位于后世吉布提市的地方,而是向西沿塔朱拉湾进入格勃特湖,在湖畔南岸一片连绵的山脉脚下择地建立港口。理由和之前一样,安全!一切为了安全!大家请看,格勃特湖入海口处有两个相对延伸出的尖角,将内湖与外海相连接的水道宽度缩短为不到一千米,地势极为险要。同样道理,在这个尖角顶端处设立炮台要塞后,可以将一切敌人挡在湖外,作为海军基地来说最为理想不过了。”

    “这里算是北非了,还靠近阿拉伯半岛,降雨应该很少吧?作为海军基地与补给港口会不会不合适?”有人提出了异议。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将港口设在格勃特湖内南侧的原因。”莫茗解释道,“塔朱拉湾内的后世吉布提市地区虽然也有一些季节性河流,但总的来说还是较为干燥、炎热、缺水的,后世当地居民可是向埃塞俄比亚买水的呢。而格勃特湖内南侧则不一样,这里是高山连绵之处,沿湖山脚下的植被覆盖率还算可以,山间也有一些河流、小溪什么的汇集起来注入湖内。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这些山间水源,修建人工蓄水库,这足以支撑一支舰队和当地不多的居民生存所需了。后世我记得中国政府就在格勃特湖内投资兴建中转港口,作为西北方不远处阿萨勒湖丰富的钾盐资源出口的港口。钾肥对于农业的重要性我想大家都清楚,这里可是一座宝库啊,以后可以好好开发。”

    “好了,讲完吉布提,接下来就是我们的终点站——奥斯曼帝国的苏伊士港。”莫茗合上了手头的稿纸,看着讲台下面鸦雀无声的众人说道:“从东方港到苏伊士港,整条航线的航程超过了一万海里,依照4节的巡航速度,我们的船队第一次航行可能需要四个月以上才能走完全程,这还不包括中途躲避恶劣天气的时间。在这里我们可以明确一点,执委会开辟新航路的决心已下,就算困难再大我们也要将这个堪称第二条海上生命线的通道打通。这不光是生意上的问题,也事关执委会和华夏东岸共和国今后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基本国策。在这里我可以透露一点,那就是奥斯曼土耳其这个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大帝国今后将会是执委会平衡欧洲局势的重要砝码。”

    “将来经营好了这几个节点,我们是否可以以此为基础东进大明?”终于有人提出这个问题了。事实上在穿越众中一直存在这么个呼声,就是开辟东方航线,自己想办法去大明移民,以节省大笔的费用;必要时甚至要干涉明朝局势,对明末存在的几股势力或拉或打,以使其更为符合东岸共和国的利益。

    之前由于华夏东岸共和国国小力弱,自保尚且战战兢兢呢,更别提远征东亚了,所以这些人便很少提起这茬。如今有了开辟非洲航线这档子事,这些人便旧事重提,理由很简单,从安齐拉纳纳或吉布提往东穿越印度洋便进入了东南亚地区,离大明就已经不远了,也许华夏东岸共和国能把自己的触角延伸到这里呢。

    “几年内暂时都没有这个计划,也许将来会东进,但不会是现在。”莫茗很明确地说道,“请注意,我们目前全国总人口还很少,算上最新到港的欧洲及东亚移民才堪堪达到一万七千人的规模。这么少的人口数量干什么事都会显得力不从心,而且,等我们经营好这几个中间节点,将整条航线开辟成熟以后,恐怕还需要好几年的时间呢,这个事情急不得。国家的发展需要循序渐进,这个开不得任何玩笑。”

    接下来一整天的时间内一群人都在会议室内吵吵嚷嚷,讨论甚至争论着各种细节。一直到傍晚时分,莫茗才根据各部门意见,整理出了一份开辟新航线的草案。在草案中,开辟航线所需要的物资、劳力、船只、军队、技术人员等全部一一罗列清楚,就等再完善一下后送交执委会报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