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蓝拳仲裁 > 正文 第23章 湖中迷宫
    武林中文网 .,最快更新蓝拳仲裁最新章节!

    湖中的死尸比想象中的要难缠,洛凛用了整个白天的时间才到达湖泊中央。当洛凛踏进湖泊中央的区域时,湖中不断伸出手的死尸全部沉了下去,任务完成就解除危机,还真有几分闯关游戏的感觉。

    接下来没有水人出现,不过湖泊里的水开始流动,不规则的水流完美模仿了人声带的振动:“选择一项。”意识是选择一件奖励。

    随着水流的声音,几件物品从水中升起悬浮在洛凛面前,这几件物品对洛凛这个级别的修炼者来说,都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罕见的宝物。附有主动魔法的魔法武器,辅助突破境界并且不会对之后成就有任何影响的极品丹药,甚至洛凛还看到了几味大有妙用的仙草。

    不过最后,洛凛选择的是一颗水珠,这颗水珠的作用是可以看到其他陷入其中的人。洛凛的选择是有依据的,首先魔法武器再怎么也比不过同级别的神器,既然有神器图腾背叛者的信仰,再选武器就浪费了。辅助修炼的丹药和大有妙用的仙草?对不起,圣使提升修为的方法就三种,从来没有什么药物和宝物能够帮助圣使修炼。

    所以,洛凛选择用这个机会偷看一次。虽然他并不太在意别人有事瞒着他,但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想多看看别人不为人知的一面。

    “那就看红。”

    洛凛话音未落,水珠立即化为一面水墙,在水墙上显现的正是红当前的情景。红抱着他的宽刃巨剑蹲坐在河岸,他的周围是许多看不清脸的衣着华美的人,他们或三五成群指着红窃窃私语,或指着红说三道四,还有一对男女当着红的面亲热。

    “我不会生气的,我不会杀人。”洛凛听到红一直在重复这一句话。在十几天的交往中,洛凛知道红虽然对生人不爱搭理,但实际上是一个脾气非常好的人,就没见他发火过。至于杀人就更没有见他做过了,一般有不长眼的家伙惹事红顶多教训他们一顿然后送到执法机构。

    可是洛凛从此时红的声音里可以听出他在竭力压制怒火,似乎随时可能会爆发。

    洛凛感到很不解,说:“这就是他在王都所面临的待遇吗,所以他不想回王都。不会生气,也不会杀人,难道红有着把他们都给杀掉的想法吗?”

    水墙哗的一声,就和之前的水人一样散成普通的水落到湖里。

    “时间也太短了点吧。”洛凛抱怨道,“不过刚才红所处的地方应该离我所处的位置不远,可我却完全找不到他,这就能有一点收获了,我们分别处于看似相同实则平行的地方。”

    可能湖泊里的怨灵看出洛凛知道水是靠振动发出声音,于是也就懒得制造水人了,直接就用湖里的水“说”道:“接下来是第二关,你有两个选项:接受第二关的挑战,或者带着三年寿命离开。”

    “接受第二关挑战。”洛凛回答的很果断。带着三年寿命离开,三年寿命有什么用,一个大学都读不完,还不如按照这里的游戏规则再拼一把。

    “第二关的挑战任务是抵达湖底。”

    洛凛感觉到水平面突然上涨,他的面前出现一个漩涡,然后漩涡慢慢变成一条水中的带有阶梯的通道。当洛凛踩着水下去之后,终于明白为什么水平面会上涨了,不是因为湖水变多,而是因为湖的内部出现了很多空心的通道。确切的说,应该是湖中出现了一个迷宫,发光的水草聚集在迷宫周围,让洛凛即使在幽暗的湖里也能看到。

    “顺着通道走到湖底就算通关是么,虽然听起来好像是有办法作弊的,但是……”说着,洛凛把手伸出水中的通道。水中的通道终归是水被挡开形成的,外壁始终是水,洛凛鞋子上的藤蔓能够保证他在水上行走,但身体其他部分不一样,只要洛凛能憋气就可以跳出通道沉入水底。

    洛凛手刚一伸出去就立马自己抽回来,随后就看到一只死尸从暗处猛然咬过来,死尸没有咬到洛凛,但在碰到通道的壁面后就游走了。

    “果然是没法作弊的,不过话说回来,走到湖底只要一直向下拐就好了,即使遇到死路大不了换个方向重新走一遍,貌似没什么难度,福利关卡?”洛凛想到这关的设计或许是坑第一关结束后就选择出去的人的,叫他们放弃!

    洛凛照着自己的想法行动,首先要找到第一层的向下的通道。一眼看去没有发现,于是就要拐弯,当洛凛拐第二个弯时,一句话脱口而出:“转角遇见爱啊!”

    直拳冲击!

    洛凛在拐弯的时候突然撞见一个骷髅人,这是肉已经全部被鱼啃食干净的溺水者,当然他相比全身烂肉的家伙要长得可爱得多,但是让洛凛惊讶的是这个骷髅人是有修为的!虽然只是个低阶武者,但它的出现就是一个信号,关于第二关真正游戏规则的信号。

    第二关的确是简单的抵达湖底就行了,不过别忘了第一关的要求也是抵达目的地,成功抵达目的地的前提是安全。

    “也就是说在迷宫里会有埋伏咯,而且实力会有什么级别的还不知道。嘛,让我想想,打不打得赢是一回事,只要我被推出通道就只能愉快地发出GG了。”洛凛恼火地说。

    肩膀上的小龟克雷看不懂状况,歪头看着洛凛,洛凛和克雷对视,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

    洛凛微笑道:“不指望你和克雷泽状态下一样靠谱,但是你来帮个忙怎样?”

    与此同时。

    天空的月亮显示出诡异的红色,红受伤了,月光下他的身上沾染了血液,而且过多凝固后的血液都已经结成块挂在他的衣服上。

    “我不会生气,我也不会杀人,但是这么多的血是哪来的呢?”红迷惘地走在血泊中,血红的眼睛望向天空,左手中的血气刀刃变为纯正的鲜血流回他的身体治愈他的伤势。

    他的身后,是一片尸体。

    另一边。

    牛头人傻大个没有靠近湖泊,在路边搭了一个小棚子,舒服的躺在里面,身边堆积许多能吃的草。

    “第二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