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无限十万年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 魔药学
    第一页只花了一个小时,第二页就是一个半小时,越到后面花的时间越长,因为后面每一页中含的信息越来越多,有的里面含的魔药信息有上万种,就算有初代主神核心作弊也要花时间。

    特别是第三十一页,里面全是一些传说中的魔药,巫师世界中的一些传说魔药,有的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都是拥有神奇的功效,里面内容多的惊人,高达上百万种,再加上猜测的变量,内容更是高的可怕,光这一页的内容就比之前三十页加起来还要多,光是这一页就花了他一个星期的时间烙印在灵魂中。

    等所有内容都看完,叶青直接躺床上睡着了,精神太疲倦了。

    所有内容看完,他的魔药学在魔药认识这方面直接达到了顶峰,估计导师水晶女士在这方面都没他强。

    “你看了多少?”

    还书时,水晶女士手在书页上那颗水晶上轻轻抚摸,不经意问到。

    他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

    “我看了三十页。”

    她回过头来,目光紧紧盯着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他可以肯定她心中极为惊讶,不过只是惊讶而已,而不是惊骇,过了一会她将大书收起,对他说道:

    “从现在开始,你每隔一天要花三个小时为我服务,直到你成为正式巫师。”

    “是的老师。”

    他跟在她身后,再次来到她的实验室。

    这一次不同以前,整本大头书全部看完,这里的各种魔药他全都能认出来,而且还清楚的知道魔药的习惯与药性,以及如何培育与采摘。

    导师水晶女士正站在实验台前忙碌着,他在边上认真看着,突然她说出一种魔药名称:

    “第五列第二排鬼泣花两株!”

    叶青立即转身来到实验室另一边,这里有十几排直通到天花的长架子,每一个架子有好几层,里面放满了各种魔药,全都是已经初步处理好的魔药。

    鬼泣花,是一种花瓣是黑色的植物,花朵张开,里面是一层黑色像油质一样的不知道是花粉还是什么,在花最中央,有一团油腻的人形在扭曲,像鬼怪一样。

    伸手抓在鬼泣花下面根部,魔药发出阵阵尖叫,两边的几大片叶子一卷,叶边锯齿一合像牙齿一样咬向他的手,但力量不足无法咬穿他的皮肤。

    抓住两根不断挣扎尖叫的魔药来到水晶女士面前,她伸手一指,两株魔药飞向她,在半空中魔药似乎感受到自己的命运,挣扎的更猛,尖叫声更加尖锐,水晶女士一点也没受到影响,手一挥,两株魔药落在她面前一个像脸盆一样的水晶盆之中。

    盆中是半盆透明的液体,粘稠的像果冻一样,魔药一落入果冻之中,便开始融化,很快整株融入其中,一声惨叫嘎然而止,整盆透明的液体变成了黑色。

    接下来她又指挥叶青不断取来一株株稀奇古怪的魔药,顶着一个像伞一样蹦蹦跳跳的绿色蘑菇,像一团大绵花轻飘飘的无根花,完全就是一个骷髅头的死亡果实等等,大部分都有不小的危险度,凡人碰上有可能反被魔药吃掉。

    水晶女士花了快一个小时将这些魔药全融入其中,然后浓缩出粘稠至极至的原药液,再用某种法术的方式将药渣清除提纯,最后提炼出一瓶如蔚蓝天空般清澈的药剂。

    这些魔药颜色各异,融合在一起的原药剂颜色也是混浊不堪,但最后药剂成品却是如此漂亮,叶青猜测最关键是在后面那个清除药渣提纯上面。

    可惜这个法术他不会,这是魔药学专用的法术,如果是手法他可以模拟,但法术必须要学到手才行,光看不可能看会。

    好在,这门法术他可以学,等药剂学提升到高等药剂学时就有资格学习。

    这门法术是水晶女士独有的魔药学法术,事实上每个流派的药剂师都有不同的魔药学法术,法术不同最终提炼药剂成功率也不相同,擅长的方面也不相同,叶青可以从水晶女士这学到这门法术,但他如果想在这方面更进一步,必须要自创一个适合自己的魔药学法术。

    接下来的时间,叶青除了每隔一天帮水晶女士打下手外,还在自己实验室尝试调配药剂。

    他本身有药剂学底子,层次也不高,才初级药剂学,与这个世界的魔药学相差不大,只需要稍做调整便能适应。

    水晶高塔属于五环高塔五大高塔之一,各种材料供应一向是优先级,绝不会缺药剂这方面的材料,叶青将每个月一枚魔石与之前赚的两颗魔石全部花在交换药剂材料上面。

    三枚魔石虽然不是很多,但他如果只换最初级的材料的话,倒是能换很多,足够他用很久了。

    给钥钥小姐说声自己需要闭关,叶青将自己关在实验室,开始尝试调配这个世界的魔药。

    第一种药剂叫止血剂,这应该是巫师世界最简单的药剂,第一次总是从最简单的开始。

    止血剂与他曾经调配过的生命药剂有更通之处,都是治疗药剂,不过治疗药剂是全方位的治疗,而止血剂更擅长恢复身体外伤。

    按这个世界魔药调配方法,与他以前调配方法略有不同,因为这里的药剂格外的浓稠,用试管烧杯之类不太合适,大都是用更大的容器,最后直接用法术提纯最后一步。

    最简单的法术他会,学习初级药剂学时就会有一个。

    认真将止血剂调配方法仔细研读几遍,叶青便开始调配止血剂。

    这个并没有难倒他,毕竟他可是连完美级生命药剂都调配出的男人,虽然世界不同,但某些规则还是互通,调配一个最简单的药剂绝不成问题。

    只失败了两次他就找到了决窍,第三次一气呵成,后面连试十次全部成功,且质量一次比一次好,等到第九次便已经调配出完美品质的止血剂。

    “有意思!”

    手拿着一个透明小玻璃瓶,里面是粘稠的红色液体,里面是完美品质的止血剂,他用小玻璃瓶装,所以看上去像生命药剂。

    这止血剂效果比他曾经调配过的次级生命药剂更神奇,它内外都能使用,内服可以一次恢复三百生命值,外用可以立即愈合普通伤口,包括肌肉撕裂伤势,只要不是伤及骨骼,肌肉方面的伤势都可以抹上这种粘稠的红色液体。

    止血剂往上是止血膏,配方一样,但对药剂学的研究更深,因为需要更进一步的提纯,初级药剂学的法术无法提纯到那个地步。

    这个他只看了一次便没继续,而是换了一种药剂开始尝试。

    这种药剂叫火焰药剂,是一种战斗型魔药,扔出去后会炸开,涌出大量火焰燃烧,相当于燃烧弹一样,是战斗魔药学派的一种。

    事实上他更想尝试炼体药剂,可惜这种药剂要求过高,最少要高级药剂学才会涉及,他现在水平不够。

    接下来的时间叶青除了给水晶女士当助手,一边自己尝试调配药剂,而调配出来的药剂全部出售换来金币维持药剂学开销。这些都是最初级的药剂,不可能换来魔石,只能是金币。

    只是这种日子只持续不到一个月就不得不停止,没别的原因,主要是被发现了。

    这一天,他照常去给水晶女士当助手,实验开始前她突然拿出一瓶药剂问他:

    “这是你这段时间一直在调配出售的药剂?”

    她手中是一瓶一型冰霜药剂,是叶青这一个月调配的几种药剂之一,扔出去会炸开,从中涌出一股极寒气息,能冻结直径十米左右范围,并能对目标造成三百点伤害,威力没火焰药剂大,但胜在有冻结效果。

    在水晶女士面前没隐瞒的必要,也无法隐瞒,他直接承认:

    “是的。”

    “以后不要出售在外面,出售在高塔内,你调配多少高塔收购多少。”

    水晶女士没有在这里浪费多少时间,随意说了一句,便将他那瓶药剂放在一边,对他说道:

    “你在魔药学方面的天赋很高,从明天开始,多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跟我学习魔药学,高塔将会以半价收购你调配的药剂,你有没有意见?”

    “没!”

    叶青果断应下。

    不说他没有意见,有意见也不能说,况且这还是件大好事,他现在调配的才初级药剂,这能值几个钱,而从她这学习高等药剂知识这才是天价,要知道真正的魔药学光学费可是有上千魔石,他可没那个钱。

    三个月后。

    清晨时分,五环高塔一百多公里外一片树林中,一群灰袍人沿着林边小径前行,他们身上带着刀剑长弓之类的武器,偶有几人拿着短小的法杖,这些人身上的灰袍背后都刻印着一个五圆环相叠的图案,正是五环高塔的学院标志。

    其中走在队伍中央的一名身材格外高大灰袍男子手中拿着一根精致的法杖,一脸平静的走在人群中,口中不断张合,不知道在说什么,在他边上是不断东张西望一脸警惕的的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