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艾泽拉斯的奥术师 > 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巫妖王的陨落(下)
    提里奥手中的灰烬使者再度爆发,那些灵魂化作精纯的能量,给予了老弗丁圣光的加持。

    “正义永远不会帮助邪恶,你看到了吗?耐奥祖。”

    提里奥同样提刀加入了战场,而巫妖王猛然发现,那些他奴役的灵魂,隐隐的有暴动的迹象,这种情况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老弗丁的圣光能量爆发:“达隆米尔行省、米雷达尔行省、还有王城的血债,需要鲜血来偿还,耐奥祖。”

    灰烬使者的圣光能量高涨,剑身发出耀眼的光芒,那些在巫妖王周围游荡的冤魂似乎被净化了一般,脱离了耐奥祖的控制。

    巫妖王架起霜之哀伤,幽光一般的蓝黑色气息从身上散发。

    圣光与暗影的交戈,净化与污染的碰撞,霎时间开启了。

    在帕特里克惊讶的目光中,霜之哀伤竟然可以正面和灰烬使者对拼,这是帕特里克没有想到的。

    几轮下来,稍微后退了几步的老弗丁甩了甩手:“该死的寒气。”

    在这个冰天雪地的环境中,而且巫妖王还是一位用冰的行家,冰霜存在的迟缓效果对老弗丁同样是生效的。

    越是严酷的环境,对亡灵部队越是有利,而生者部队却是要面临各种困难。

    “看来巫妖王还在打着消耗战的如意算盘。”帕特里克提醒了一句。

    很明显,这场战役早点结束最好,帕特里克早已经看来了,巫妖王是世界公敌,根本不要讲什么江湖道义、骑士精神,大家一起上,把他做了,然后在去解决奥杜尔和翡翠梦境的事情。

    外面的冰龙和石像鬼,还有华尔琪影卫疯狂的攻击着帕特里克的奥术结界,想要救他们的主子。

    “巫妖王,你的末日到了。”一声嘶哑的嗓音,一个蜘蛛人慢慢现出身形,阿努伯瑟伦同样也是和巫妖王有着灭国大仇的人。

    这里四周都被帕特里克的结界包裹,而阿努伯瑟伦竟然能在不破坏结界的情况下进入冰封王座,这着实让帕特里克大吃一惊。

    对这个蜘蛛人的实力,帕特里克也有过估算,从他的战斗情况来看,阿努伯瑟伦的实力应该和时间或者空间有关,而从现在的情况看,帕特里克没想到阿努伯瑟伦在空间和时间上的造诣,如此深厚。

    现在对于巫妖王来说,局势更加恶化,他要面对的敌人又多了一位,而且还是一个实力强劲的对手。

    就现在的局势来说,巫妖王的能力被各方面压制,而且引以为傲的天灾大军更是被阻隔。

    “正好,既然来了,那么就和以消灭巫妖王,为了艾泽拉斯世界清除危害,同样也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人民,为了那些死去的同胞。”

    “向巫妖王复仇的时间到了……”

    “赐予我最后的祝福……给我力量……”听到了帕特里克的话,老弗丁喘着粗气,四周的幽魂若隐若现,最后在圣光的照耀下,重新恢复自由。

    老弗丁高举着灰烬使者,一击重重的跳劈砍向巫妖王,处于对自己武器的一惯信任,巫妖王举起霜之哀伤,全力抵挡老弗丁这含怒一击。

    但是耐奥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把恐惧魔王一族锻造宝剑破碎了,剑身被直接砍断。

    “这,不可能。”耐奥祖看着手上的断剑,还有地上的碎片,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无数的冤魂从霜之哀伤跑出,他们终于脱离了巫妖王的掌控。

    “我终于获得了自由!现在该来清算这一切了。”泰瑞纳斯-米奈希尔的灵魂缓缓浮现在空气中。

    看到帕特里克后,泰瑞纳斯神情诧异了一瞬间,他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重新见到帕特里克。

    回想起当年的密室详谈,泰瑞纳斯为了给阿尔萨斯铺好未来的国王之路,和帕特里克做了不少交易,但是现在,早已物是人非。

    “你的时间到了,巫妖王。”伊利丹身上的邪能气息宛如爆炸一般,墨绿色的能量流遍全身,大恶魔形态再次出现。

    “复仇……”凯尔萨斯不甘示弱,炼魂发球聚集的火焰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耐奥祖已经被无数冤魂围困,根本无法抵御众人的进攻。

    最后当提里奥-弗丁把灰烬使者从巫妖王的身体中抽出后,看着胸前的伤口,纯净的圣光附着在伤口,耐奥祖的灵魂已经被受到了致命打击,统御之盔也掉落在地上。

    巫妖王拼命的想要拿回它,重新控制天灾军团,然而却没有做到。

    “父亲,你看到了吗?巫妖王死了,天灾军团完了。”随着巫妖王倒下了,凯尔萨斯的眼眶湿润了,奎尔萨拉斯的大仇终于得报,几十万精灵的血债,终于得到了偿还。

    伊利丹提着埃辛诺斯双刃一言不发,当年给他下达任务的基尔加丹已经死了,他没有什么想要交代的。

    老弗丁这是警惕的看着周围盘旋的灵魂,防止意外发生,当那象征着耐奥祖灵魂的蓝光开始消散,阿尔萨斯的身体好像漏气了一样,当最后一点蓝光从阿尔萨斯的眼中散去时,阿尔萨斯伸出了手,抚摸着泰瑞纳斯。

    “爸爸!一切……都结束了?”阿尔萨斯的灵魂回到了肉身,他只剩下一个灵魂碎片,剩下的时间只有数息。

    泰瑞纳斯还是慈祥的看着他的儿子:“是啊,终于结束了,王权没有永恒,孩子。”

    泰瑞纳斯恨阿尔萨斯吗?或许吧。但是当泰瑞纳斯被吸入到霜之哀伤后,他发现了事情的真相,他的儿子,其实也是一个棋子,是一个被耐奥祖控制可怜人,当年洛丹伦王国肆虐的瘟疫,只不过是引诱他儿子走入深渊的“药引”。

    阿尔萨斯的灵魂消散了,他走完了自己最后的时间,呼吸到了世界最后一口空气,是脱离了奴役的空气。

    泰瑞纳斯将儿子还未瞑目的双眼合上,然后将阿尔萨斯轻轻放下,和三十一年前那个将新生的阿尔萨斯放入摇篮时的样子一模一样,泰瑞纳斯的脸上满是温和,慈祥,这是他为儿子做的最后一件事,也是第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