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艾泽拉斯的奥术师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元素的躁动
    一阵急促、刺耳的警报声想起,一般的事情库卡隆是绝对不会吹起这种报警声的。

    萨尔立刻注意到外面的警报声和忙碌的脚步声,他立刻掀开皮褥跳了起来,刺鼻的烟味让他立刻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接着他听到了那个,让每一个奥格瑞玛市民心,都惊胆战的可怕声音:“着火了!着火了!”

    就在他穿衣服的时候,两名库卡隆卫士冲进房来。显然他们和萨尔一样刚听到着火的消息:“大酋长!您的命令?”

    他快速从他们身边冲过,一面高声下达命令。“给我找一头双足飞龙来!所有人都到灵魂小屋旁的池塘那去,除了萨满把他们全都喊醒带到着火的地方去!组织一支救火队去把所有邻近的建筑浇湿!”

    “遵命,大酋长!”其中一人继续跟随着萨尔,另一人跑去传达大酋长的命令。萨尔刚走出堡垒的阴影,一根双足飞龙的缰绳就交到了他的手上。他一翻身跳到这头巨兽的背上。

    飞龙近乎垂直地升上天空,萨尔紧紧地抓住它,俯瞰着火灾发生的地点。距离并不太远,由于贫瘠之地十分干燥,加上近日不断的地震,萨尔已经下令将奥格瑞玛城中,许多原本昼夜燃烧的篝火熄灭,现在他意识到本该一处也不留下的。

    几栋建筑着了火。一股焦臭味让萨尔皱起了脸,他猜想可能是餐馆着了火,自己闻到的正是兽肉燃烧的气味。尽管如此,已经有三栋建筑被烧毁,冲天的火墙映亮了夜空。

    在火焰的照耀下,萨尔看到人群正匆匆赶来。那位萨满如他所令等候在火焰燃烧的地方,其他人则往周围的建筑上泼水以免它们着火。

    他拍拍坐骑的脖子,驾驭着它朝火灾地点飞去。飞龙一定闻到了浓烟的味道,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但它仍然信赖地遵从了萨尔的命令,毫不退缩地飞向火源。烟柱又浓又黑,炙热逼人,他一时间简直以为,这些火焰会烧着他的衣服,或者灼伤这头勇敢的飞龙。

    但萨尔是一位萨满,他能够与元素沟通-------驯服这片火焰。

    他降到地面,跳下飞龙任其升空,那头巨大的飞龙立刻远远飞走,在完成骑手的命令后,飞龙本能的远离危险。

    当萨尔往前走去,无数身影朝他转了过来,为他们的大酋长让出一条路。然而其他萨满们却没有动身,他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两眼紧闭、高举双手,正与火焰进行沟通。

    而萨尔也正要做同样的事。他效仿着他们,让自己镇定下来,朝这巨大的火焰伸出双手。

    火焰元素……你能给所接触到的生命,带来巨大的伤害或是帮助。但你现在燃烧的是他人的住处,你的浓烟灼烧着我们的双眼和呼吸,我请求你,回到我们以感激之心容纳你的地方去吧,别再伤害我们的人民了。

    火焰做出了回答:不,我们不愿回归篝火、火盆或是壁炉的束缚。我们向往自由;我们想要横扫这个地方,并且吞噬一切阻挡之物。

    这种元素愤怒而不可捉摸,凶猛而桀骜。

    萨尔既担心又紧张,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事,他发自内心并对他人满怀关切的请求,被如此干脆地拒绝了,火焰似乎愤怒了,这似乎和以往的火元素不一样。

    萨尔再度提出请求,这次更加坚定地强调了火元素造成的破坏,而居民们原本还欢迎它进入城市。

    火焰像个生闷气的孩子般,勉强而阴沉地熄灭了,萨尔感觉到他的萨满同胞们也提供了帮助,集中精力向元素提出了请求,他很感激他们没有在突发事件中过于紧张。

    火灾在最终平息之前,已经吞噬了七座建筑和大量私人财产,幸运的是没有直接的人员伤亡,尽管萨尔知道有人被烟呛晕了。

    “不。”萨尔低声吼道,一个火花不屈地跳动起来,随风飘向另一座建筑,想要造成更大的破坏,萨尔将意识探向那个飘忽的火花,感觉到它将要拒绝尊重萨尔的请求。

    他现在睁开了眼睛,盯着那一小朵火花飞过的路径:“如果你继续飞下去,小火花,你会造成巨大伤害的,我的城市将会被你毁于一旦。”

    “可是我必须燃烧!我必须活下去!我必须保持自己的炽热!”

    “我们有地方来欢迎你继续发光发热。去吧。别再毁坏我族人的住所,或是夺走他们的生命!”

    聆听到了萨尔的乞求,一瞬间火花闪烁着像是要熄灭下来,但是它不知道又为何重新迸发出活力,好像是凭空得到了什么力量的支持,释放巨大的热量。

    萨尔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举起手来,心中祈祷着:原谅我,火焰兄弟,我必须保护我的族人不受你的伤害,我请求过,也恳乞过,现在我发出警告。

    火花似乎跳跃了一下,然而又继续沿着那条路径飞去,期望点燃。

    萨尔紧绷着脸,举起的手用力一捏,作为一个萨满,萨尔知道如何让那些元素湮灭。

    火花挣扎似的闪耀了一下,接着变得黯淡无光,最终变成一小片,散发着微弱光芒的灰烬飘落下来,现在,它再也不能对人造成伤害了,变成了元素的结晶体。

    威胁结束了,以萨尔的大获全胜告终,但萨尔有些晕乎乎的,这不是萨满与元素相处的方式。作为萨满祭司,萨尔被教导的方式,应该是彼此尊重,彼此理解,而不是威胁、控制,并最终带来毁灭。

    火焰之灵是不可能被熄灭的,他的存在远比任何事物都更为久远,任何萨满,甚至一队萨满都别想动他分毫,他和其他元素之灵一样是永生不灭的,他的这一小部分,这个火焰元素却轻蔑地拒绝合作。

    这并不是偶然现象而是一个令人苦恼的趋势,元素们表现得越来越阴郁狂乱,而不是和蔼合作。最终,萨尔不得不选择彻底制服它们,其他的萨满们开始召唤雨水润湿城市,以免另一枚畸变的火种坚持要制造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