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艾泽拉斯的奥术师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选择
    萨尔站在雨中,任由雨水落在他宽厚的绿肩膀上,顺着手臂淌下,把他淋得浇湿。

    先祖在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让伊崔格和穆恩-大地之怒过来见我一下。”萨尔对身边一个亲卫说道。

    萨尔思索着,最近发生的事情越来越反常,而且灾祸似乎还在不断的扩大,就是这种先兆,奥格瑞玛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可能是因为失火吧,扑救火焰的声音惊扰了两位,虽然是晚上,但是伊崔格和穆恩-大地之怒很快就来到了萨尔面前。

    “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听说了吧。”萨尔和穆恩说道,后者是大地之环的首领,作为一个萨满祭司的领袖,穆恩肯定会有所察觉:“元素们的举动似乎不太寻常,他们有种莫名的狂暴情绪。”

    “我现在越来越相信德雷克塔尔的话了,或许在未来,真的会有元素作乱。”

    穆恩直接表明了态度,看来近期的元素作乱,绝对不是偶然。

    “我需要大地之环的所有萨满找出原因,我们绝对不能对元素作乱坐视不理。”

    “我会的,不过……”穆恩想到近期大地之环内部似乎有些奇怪,有些萨满对于平衡元素状态似乎不感兴趣,而是积极在找寻着什么。

    “不过什么?”萨尔和穆恩是故交,穆恩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萨尔,但是就现在这种情况,萨尔也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大地之环内部可能有点问题,我会处理好的。”穆恩直接应承下来,一个计划在穆恩脑海中成型,还有那些“特殊”的萨满们,你们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嗯。”萨尔对穆恩自然是全盘相信的。

    穆恩离去后,只剩下了伊崔格和萨尔两人,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兽人,他高尚的品质,是兽人荣耀的象征,萨尔有很多事情都只能对他吐露。

    “未来,我想找我的祖母,去深造萨满之路。”萨尔想了想,德雷克塔尔已经老迈了,要不然萨尔还能让德雷克塔尔帮助大地之环,但是现在,萨尔选择自己动手,所以,萨尔就不需要放弃一些东西:“你觉得加尔鲁什不错、还是德拉诺什,亦或是约林?”

    其实萨尔首先想到的是凯恩,他在卡利姆多最早认识的朋友。凯恩和他在很多问题上看法一致,他睿智并且明智地统治着他的牛头人一族,但萨尔和凯恩自己都知道,有些人认为凯恩太过墨守陈规不能与时俱进。

    就连凯恩自己的城市中,都有恐怖图腾这样的不安分存在,要是指派凯恩这位老牛头人领导部落的话,骚动与流言必定会层出不穷,而库卡隆和战歌氏族如何会心甘情愿的受他驱使。

    凯恩当然自有他的地位,但并不是作为部落的领袖。萨尔需要一个已经被人民熟知和爱戴的人,一个可以让战歌氏族和库卡隆,那些骄兵悍将心悦诚服的人,成为部落领袖,只有这样才能维系部落的统一,保证部落的安定。

    “其实你有更加重要的事情。”伊崔格和蔼的笑了笑,答非所问:“萨尔,现在一切都不安稳,包括你的部落大酋长之位。你没有配偶,没有子女,万一哪天你突然加入先祖的行列,没人能够继承你的血脉,而你甚至对此毫不关心。”

    “我们赢得了与巫妖王和梦魇之王的战争。”萨尔当然明白伊崔格的话,当即说道:“我们的人民刚刚摆脱饥饿,而联盟的几个领袖觉得我们和禽兽无异,元素们对我的请求充耳不闻,他们有暴乱的危险,而你却和我谈配偶和孩子的事?”

    “如我所言……这些理由恰好说明了这事的急迫性。同样……只有在真心相爱的配偶怀中,才能能找到真正的舒坦和清晰。只有听到亲生骨肉的欢笑声,心儿才能飞翔得最高。有些事情你抛开不顾的太久了……我也曾亲身体验那些快乐,尽管已然失去,但无论今生或是来世,我绝不会拿任何东西来交换这份回忆。”

    萨尔发出一声低吼:“我脑子里有比谈情说爱和结婚生子更重要的事。”

    伊崔格沉默了,压在萨尔肩头的重任太多了,但是过了一小会,伊崔格继续开口:“或许如此,或许应该是你主动去做,而非我在喋喋不休。萨尔,你现在很苦恼。我年事已高,也学到了很多经验教训。其中之一就是学会如何聆听。”

    “我的想法,你或许终究会明白的,伊崔格。你除了杀戮之外,也还与人类有过别的接触,提里奥-弗丁是个高尚的人,他和其他人类不同。我曾经在两个世界生活过,我身为兽人,却被人类抚养长大,并同时从这两方面获得力量。”

    “我了解人类,也了解兽人,这份知识曾经是一种力量,我毫不夸口地说,这力量使我成为了一位独一无二的领袖,拥有这独一无二的技能。当联手合作对艾泽拉斯各族生存至关重要的时候,我能同时与双方交流沟通。”

    “我想要照顾好我的人民,为他们谋求福祉,保证他们的安全。这样他们就能安心于家庭和礼仪,让我们的文化在这个新大陆保存下来。”萨尔笑了笑,他又何尝不想安定的生活着:“去结婚生子,去做那些在各个年龄阶段应该做的事,这是好的愿望。我也不想时常看到父兄子弟们,踏上战场一去不归,而那些沉迷于战争的人,却看不到我在做什么部落的人口现在大部分是老弱病残,瓦洛克年纪已经很大了,可是他到现在,还是必须担任库卡隆的高阶督军。”

    萨尔斩钉截铁:“恶魔入侵了我们的家乡,毁灭了德拉诺世界,紧接着就是一战、二战、三战,巫妖王之战、梦魇之战,我们几乎整整一代人都丧于战火了。”

    “你听起来……灵魂不安,我的朋友。怀疑自己或是深陷绝望,都不像是你的作风。”伊崔格同样了解这些战争对部落的伤害,但是现在,伊崔格更加担心萨尔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