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艾泽拉斯的奥术师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 救治
    东部王国,奎尔萨拉斯。

    帕特里克返回了奎尔萨拉斯,而之前,凯尔萨斯已经是以奎尔萨拉斯的王子的身份,与佳莉娅-米奈希尔和阿隆索斯-法奥交涉过,表明对于吉尔尼斯王国境内的事情,奥术公约不能坐视不理。

    这一条正中洛丹伦的下怀,作为一直将奥术公约看做是洛丹伦联盟的他们,极其希望吸纳曾经的盟友,再建洛丹伦的辉煌。

    库尔提拉斯是彻底跟随奎尔萨拉斯的脚步,因为现在就是奎尔萨拉斯海上最强,库尔提拉斯的所作所为没啥奇怪的。斯托姆加德和鹰巢山依赖奎尔萨拉斯,可是他们有自己的想法,毕竟奥特兰克王国的覆灭就在眼前,他们不想成为傀儡。

    法库雷斯特公爵则是想借助奎尔萨拉斯的国力,复兴奥特兰克王国,灰熊丘陵、海象人他们,前者是看到了高等精灵的友谊,后者是完全想搭上公约的顺风船。

    不过无所谓,帕特里克也不会去在乎那些小细节。

    返回奎尔萨拉斯之后,凯尔萨斯的消息传来,洛丹伦愿意出兵,前往吉尔尼斯王国一探究竟,还有说服吉恩-格雷迈恩加入奥术公约。

    洛丹伦的遗民们渴求吉尔尼斯王国加入已经很久了,既然凯尔萨斯主动前来交涉,阿隆索斯-法奥自然是顺水推舟了。

    洛丹伦大军在考林路口集结,转而进入西瘟疫之地,通过安多哈尔、斯坦恩布莱德进入原奥特兰克王国境内,再到银松森林。

    而帕特里克带领的高等精灵大军,直接传送到达隆米尔湖内的凯尔达隆岛上,到达安多哈尔,进入银松森林。

    两路大军同时在安多哈尔汇合,向银松森林焚木村进发。

    “卡博隆阁下。”提里奥看到帕特里克:“我们又见面了。”

    “没想到,艾泽拉斯这些年,还真不太平。”帕特里克有些感叹。

    人老了,就喜欢沉寂在以往的记忆中,那时候的洛丹伦王国,和奎尔萨拉斯关系最好,两国交流的也最多。

    “希望那些狼人对吉尔尼斯王国的影响并不大。”老弗丁并不清楚狼人诅咒,在他的眼里,还以为是一些怪兽袭击了吉尔尼斯王国。

    “恐怕没这么简单,吉尔尼斯被格雷迈恩之墙封闭,就算出现危机,外界也不可能知道,如果说从格雷迈恩之墙之内出现了暴徒,我更加相信,是吉尔尼斯王国已经出现了大的问题。”

    老弗丁愕然,格雷迈恩之墙不仅阻挡了他们进去,同样也阻挡了普通人出来,墙的作用是相互的,如果里面出现了暴徒,那么吉尔尼斯王国内部的环境,肯定出现了大的危机,让格雷迈恩家族连这个墙都放弃了。

    一路上老弗丁和帕特里克闲聊着,老弗丁骑着战马,山猫之灵驮着帕特里克,只是这个大猫体型太大了,一路上十分惹人注意。

    对于吉尔尼斯之战,帕特里克十分清楚,狼人的诅咒来源于狼神,对于动物神们,帕特里克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就着这次吉尔尼斯狼人危机,把手下的动物神们拉出来练练,其他六位动物神也都带着自己的祭司,走在部队中。

    而且,吉尔尼斯也需要信仰,或者说需要一些动物神的祭司,这对于七位动物神来说,可是一个好机会。

    大军进到焚木村后,没有多做停留,直接转到开始向格雷迈恩之墙前进。

    “大人,我们在前方发现了一个人晕倒在地上。”斥候急匆匆的返回来禀告。

    斥候们制作了一个简易担架,把这个人抬了上来。

    一个年轻人类,身上满是泥污、树叶和杂草,衣服破破烂烂,黑发,脸上有抓伤的伤疤,体型消瘦,左腿被火枪打伤,鲜血正在往外不停的向外流出,右手手臂还有绷带包扎,从他的情况上看,他是遭遇了野兽攻击后,又遭遇了其他人的枪械攻击,新伤旧伤加一起,。

    “给他治疗一下,我有些话问他。”

    随着帕特里克的命令,游侠用短匕首将他左腿的子弹抽出,帮他把伤口爆炸,浑身,上来一个牧师,给他刷了一道圣光,帮助他愈合伤口,恢复身体。游侠们把他的脏衣物撕掉,拿出一套干净的衬衣和长裤,给他换上。

    这里距离格雷迈恩已经不远,看来他是从格雷迈恩之墙里面逃出来的,在吉尔尼斯里面他就受了不小的伤,跑到外面,又遭遇了袭击,体力不支最终晕倒,如果不是运气好,被帕特里克的斥候发现,估计他的下场就是喂了野兽。

    “可怜。”看到这个年轻人消瘦的身体,提里奥在一旁叹息,这些年来征战不断,粮食供给肯定跟不上,如果吉尔尼斯内部出现了问题,这个年轻是逃难而出的话,在外面被饿死都是有可能的。

    提里奥还是有些感叹,也可能是感同身受吧,这些年洛丹伦遭遇的大难还少么,当年的血色十字军和银色黎明,在瘟疫之地吃的都是一些什么东西,奎尔萨拉斯未与他们接触时,被饿死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要不是可以从奎尔林斯进购到大量的粮食,他们这些洛丹伦遗民,还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呢。

    “这个年轻人的气味不对。”帕特里克坐下的山猫之灵说道:“他身上有一股狼的味道,似乎是遭遇了狼群。”

    听到雷格巴这么说,帕特里克心中有了猜测,他很有可能是被狼人袭击了,或者说,他感染了狼人诅咒,想要脱离吉尔尼斯王国的追捕,从格雷迈恩之墙跑了出来。

    没过多久,年轻人悠悠醒来,看着眼前一众高等精灵守卫和一身盔甲的人类战士,让他有些惧怕。

    “你……你们是什么人?”年轻人的手在一旁摸了摸,似乎在寻找着可以自卫的武器,但是他只摸到了担架的边缘。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你。”

    “……”年轻人没有回答帕特里克,只是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