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艾泽拉斯的奥术师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传奇
    【真实的世界里,战争可不是一些数字比大小,影响胜利的因素很多,士气、训练、后勤、装备、人数、天气、指挥等等都是因素,但是这些因素中间有些是主要因素,有些则是次要因素,奥术也一样,你越来越注重奥术的细腻运用,但是其他方面没有得到修炼,进阶自然会越来越慢。】

    帕特里克反问到:“但是我随着对一门奥术学科研究的深入,我的实战能力的确是有着明显的提升啊。”

    【你深入研究一项的确会提升实战能力,但是那个进步是缓慢的,和衡量你整体实力的阶位一样,一个木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与那块最低的木板,而不是最长的木板。】

    “额,你说的的确有点道理。”

    艾伦语气一变,瞬间严肃:【你步入传奇,已经有资格追求不朽的真谛,不要以为进入传奇就已经万事大吉了,对于奥术的学习,道路还很漫长,这个世界的秘密,你刚刚才拥有窥视的资格。】

    帕特里克毫不在意,反而问道:“那我问问你,你在上古时期到底是怎么阶位?”

    【我和凡人的差距,不是你能够理解的。】

    得,人活的越久越这样,只要是智慧生物,活的久了难免会讲历史、摆资历,炫耀一下自己的年龄,美其名曰:我走的路比你走的桥都要多,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要多,方便告诉别人自己的阅历多丰富,见识多广袤。

    “知道你是半神好了吧,不就是那时候有永恒之井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给我一个永恒之井,我也可以成为半神。”

    ……

    已经达到传奇阶位,帕特里克瞬间传送到日光之塔的议事厅,本来忙碌着的精灵看到大领主到来,手中的文件都停了几秒,最后还是伊东尼斯无意识的说了一句:“传奇?”

    看到帕特里克点头确认,议事厅的精灵爆发出瞬间的欢呼,自己的主君成为了传奇,这代表着在奎尔萨拉斯没有任何精灵能够撼动浮空城的地位了,就算是阿纳斯塔里安国王,在动手的前都需要谨慎的考虑下得失,而至于银月议会,随着帕特里克晋升为传奇,他们已经失去了成为敌人的权力。

    在场的精灵无不欢呼雀跃,这下他们好不容易获得的高层地位稳固了,最开心的还是那些原本为小家族,或者连家族传承姓氏都没有的精灵,还有比这更开心的事吗?自己站对了队伍,摆在面前的未来可是前途无量。

    帕特里克略微交代一下洛丹伦的事物,白光闪过,身影出现在皇家奥术协会的庆贺大厅,这是为了晋升传奇的精灵而准备的庆祝大厅,大厅内各种法阵开始运转,短短几息时间,帕特里克感觉身体收到了十几次魔力扫描。

    法阵平息后,阿纳斯塔里安国王的身影出现在王座上,所有的大贵族,议会议员、理事的身影在四周出现,有的表情羡慕,有的表情嫉妒,而最前排的议会五理事,除了奥克斯-黎明之刃一脸玩味的笑容外,其他理事的脸色全都黑的发光,而理事长塞尼奥尔-日翼更是不敢与帕特里克对视。

    阿纳斯塔里安陛下环顾了一下四周:“让我们为新传奇的诞生而庆贺。”

    逐日之塔和日怒之塔发出无数绚烂的奥术烟火,放佛笼罩着整个银月城,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银月城又会进入狂欢活动,无数美食美酒不停供应,税款免除,为了庆贺奎尔萨拉斯又一位新传奇的诞生。

    ……

    最后庆贺大厅只有帕特里克和阿纳斯塔里安两人,老国王的长发比起原来又白了许多:“恭喜你,晋升到传奇的行列。”

    而帕特里克却在内心中和艾伦交流:“艾伦,你可以准确感知到阿纳斯塔里安国王的阶位吗?”

    艾伦没有多说一个字:【传奇顶峰。】

    “仅仅只是传奇顶峰?这不可能啊。”

    【的确是传奇顶峰,但是他如果依靠太阳井能量的话,是可以发挥出不朽阶位顶峰的战斗力,只是现在他的生命将进入尾声,在依靠奥术能量延缓衰老而已。】

    “那他和我记忆中冰封王座的巫妖王相比呢?”

    【全盛时期的巫妖王是半神顶峰,比阿纳斯塔里安整整高了两个阶位,得到霜之哀伤的阿尔萨斯,虽然他在阶位上仅仅只是不朽,在进攻奎尔萨拉斯的时候,凭借着巫妖王的精神力和霜之哀伤的锋利,也能够发挥出堪比半神的战斗力,如果阿纳斯塔里安还年轻,那可以和阿尔萨斯有一战之力,但是现在的阿纳斯塔里安已经是英雄迟暮,怎么能和如日中天的阿尔萨斯相比较。】

    “也难怪,记忆中的阿纳斯塔里安的确是用尽一身魔法,最后头发瞬间发白,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紧握的奎尔多雷金杖,也随之倒下。”

    阿纳斯塔里安又一句赞美将帕特里克拉回了现实:“你的天赋超过了奎尔萨拉斯的所有精灵,你想要什么赏赐可以随便开口。”

    帕特里克微微颔首:“陛下,我不需要任何赏赐,就这样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不是挺好的么?”说完,帕特里克的眼神看向远处那些正在狂欢的精灵们。

    “和你的几次交谈让我获益良多,或许你的做法是对的,固步自封和沉迷物欲,的确会让国家的发展滞后,想到浮空城那些繁荣的景象,我第一次对议会的做法产生了怀疑。”

    “但是我们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那些沉没在享受大河中的精灵,我们如何才能将他们拯救上岸呢?”

    阿纳斯塔里安也无奈的笑了笑,他知道帕特里克说的是实话,这种制度已经延续了数千年,短时间内想要改变,根本不可能,只能够潜移默化,强行改变会导致国家动荡,政权不稳:“你有没有想法担任议会的理事长这一职务。”

    “陛下觉得,我和那四位理事还有和解的可能吗?其实他们只是想通过权力,永久的维护自身的利益而已,虽然这会让国家、社会倒退,但是他们给了人民物质上的享受。”

    “终究架不住时光的流失啊,可能要不了几十年,凯尔萨斯就要回来了吧。”阿纳斯塔里安终究是老了,帕特里克意识到他是在给凯尔萨斯铺路:“到时候,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帮助凯尔萨斯管理这个国家。”

    “我无意于权位,理事长也并非非我不可,但是身为高等精灵王国的一员,我有责任、也有义务,为了奎尔萨拉斯奉献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