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艾泽拉斯的奥术师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埋伏与反埋伏(上)
    血精灵和人类的成功会师,让所有参加这场战斗的人精神振奋,当即合兵一处,直接朝着内部的屠杀广场前进。

    血精灵们的阵营缺乏前排部队,一般来说只能依靠游侠、战士们打头,给其他远程部队流出充足的发挥空间,而奎尔萨拉斯也不是没有奥术傀儡,但是这种精灵的至高奥术造物,终究不会派出作战。在外作战的奥术傀儡一旦损坏,而且损坏的奥术傀儡碎片被有心人收集,那么奎尔萨拉斯数千年以来的奥术秘密就会外泄。

    在这一点上,帕特里克和其他奎尔萨拉斯高层的态度都是一样的。

    而人类们的阵营缺少法师等远程部队,大多数白银之手的成员都是以近距离为主的圣骑士,遇上大规模的战斗,基本上就只能冲上去硬碰硬,一场战斗下来,部队的伤亡可想而知。

    现在,两只军队的联合,正好互补长短,成为一只杀伤力十足的联军。

    刚刚靠近屠杀广场,里面一排排的巨型缝合怪出现联军面前,而远处,站在阶梯上的死亡骑士一身灰紫色战衣,手执一柄符文剑,剑刃上的还冒着丝丝暗影的气息。

    “瑞文戴尔男爵。”提里奥看到这位曾经的相识,心中感慨。

    “他已经不再是我父亲了,我的父亲是一位为了洛丹伦光荣战死的圣骑士。”奥里克斯将圣光战锤放在胸前,双手合十,好像在对圣光祷告:“现在,我要从恶魔的手中解救你,父亲。”

    奥里克斯手中的战锤爆发强烈的圣光,似乎圣光在对奥里克斯的祷告作出回应。

    很明显,那些巨大的构装体已经看到了面前的活人,对生者无比憎恨的他们,在瑞文戴尔男爵男爵的指挥下,直接朝着联军发动进攻。

    同样,帕特里克的麾下的远程部队同样没有闲着,法师们的法术已经准备,还有游侠已经全部装备好了爆炸箭矢,第一轮齐射,法术和箭矢在控制飞旋,直直落到缝合怪堆中,火焰和爆炸在交织,烈焰与穿刺在回荡。

    可是,这些攻击对那些巨大的缝合怪来说,只是小打小闹,有的缝合怪身中数枚爆炸箭矢,被炸掉了部位立刻喷射出大量脓装的血液,将身体上的火焰浇灭。

    这情况,看得所有精灵游侠和法师一恁一恁的,毕竟这种灭火的方式,的确是超出了众人的想象。

    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第二轮攻击马上发出,火焰和箭矢飞啸而去,而堵在最前排的圣骑士们也支盾防御,后面的圣骑士们直接使用奉献圣炎,创造一个临时的阵地。

    缝合怪巨大的蛮力,还有皮厚、不惧生死的属性,在战场之上几乎是无往不利的,那些巨大的链钩向联军抛出,被勾到的士兵们一瞬间就被拖尸一样拖入天灾的阵营,他们甚至连反应都没有,就被缝合怪们分了尸。

    等到箭雨和法师倾泻结束后,所有的前排士兵才正式和缝合怪们短兵接触,血肉横飞的场景是免不了的,不管是天灾,还是血精灵和人类联军,无时不刻都有残肢断臂飞溅,圣光、暗影、瘟疫、奥术,各种各样的能量在战场四溢。

    这些高级亡灵们虽然数量多,可是他们的数量,远远比不上血精灵和血色十字军的联军,而且整个联军还有各种各样的兵种混合,实际战斗力不是这一群由缝合混编的部队能比的。

    几乎只有半个小时的交锋,地上的残肢、断臂、肠子、内脏、腐肉、断骨随处可见,臭不可闻。

    缝合怪的进攻已经被打退,为首的那个大型缝合怪,吞咽者拉姆斯登在瑞文戴尔男爵的驱使下,带着憎恶们收缩防线,随时准备防御联军的集体冲锋。

    而远处的男爵没有表现出一丝惊慌,甚至还主动拔出剑柄,大有一副加入战斗的姿态,那个从容不迫的样子,放佛已经胜券在握。

    还没有等众人缓一口气,整个屠杀广场外围出现几个紫色的魔法阵,几个声音从法阵从传出。

    “你们的生命和**没有意义!你们现在是主人的侍僧,你们必须无条件地服从他!你们的最高荣耀就是为主人而死!”

    “你们愚蠢地踏入了通向死亡的途径……对超乎你们想象的力量毫无所知。你们正奋勇地杀入收割者的领域……现在只有一条路摆在你们的面前在孤独的诅咒之路上越走越远。”

    “帕奇维克陪你玩!”

    “起来我的战士们,起来,再为主人尽忠一次!!”

    “生命本身毫无意义,只有死亡才能让你了解人性的真谛!!”

    ……

    这些耳熟能详的台词,帕特里克怎么会不记得,黑女巫法琳娜、收割者戈提克、帕奇维克、瘟疫使者诺斯、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这些熟悉的人员,无一例外都是当年在纳克萨玛斯核心人物。

    看着还在继续亮起的传送法阵,帕特里克当即开始准备魔法,纳克萨玛斯里面的强者越来越多,虽然克尔苏加德和萨菲隆没有亲自出战,可是这些高端战力的出现,会让联军大幅度损失。

    精神视界开始铺设,奥术强化、空间法术序列等超魔技巧开始在帕特里克意识之中交织,核心的魔法“次元锚”准备完成,一个湛蓝色的奥术结界从帕特里克的脚边开始扩散。

    而天灾的紫色法阵在碰到帕特里克的空间禁锢魔法后,纷纷崩溃消散,克尔苏加德在纳克萨玛斯中,亲自主持的这个大型传送魔法被打散,传送就此终止,无法继续进行。

    至于血色十字军,达里安看到那个熟悉面容,脸色大变:“父亲?这不可能。”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是是白银之手的领袖之一,作为圣光最虔诚的信仰者,他的堕落狠狠的击中了达里安的内心。

    “这是怎么回事?谁告诉我。”达里安几乎是咆哮着喊了出来,他的父亲,他最敬重的父亲,变成了他抗争了一生的敌人,这如何让达里安接受得了。

    而一旁同病相怜的奥里克斯-瑞文戴尔出言宽慰:“亚历山德罗斯阁下也是身不由己,那些可恶的天灾亵渎了这些英灵的尸体,我们要解救他们,不能让天灾们继续亵渎他们。”

    达里安第一次有了和奥里克斯一样的感觉,看着自己已经变成了死亡骑士的父亲,他们恨不得马上消灭那些天灾。

    这也是达里安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愤怒,哪怕是连洛丹伦的毁灭,阿尔萨斯王子的背叛,都没有能够让达里安的内心激起如此的滔天巨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