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武修为帝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斩钟家二少
    “走,开始行动!”

    百来人如幽灵散开,竟没有发出一丝响动。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看来这句话一点也不假。精灵族与世隔绝,一样出了奸细,勾结外面的修士,要夺取王位,还对精灵女王有那种心思。”萧恒陷入了沉思。

    “钟家也想要清真灵花,要是他们的阴谋得逞,清真灵花便会落到钟家人手里。我想从钟家人手里取得清真灵花,几乎没有可能。为了清真灵花,必须阻止他们。”

    萧恒三思之后,决定把刚才听到的阴谋,告诉精灵女王。

    当然,他也怕精灵女王不相信他,甚至一见面就要杀掉他。

    为了取到清真灵花,为了救凌然,他只能冒险一试,别无他法。

    他离开了山洞,小心翼翼的往血池方向飞去。

    距离血池还有三四里路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钟家二少爷钟德旺在前方不远处。

    钟德旺开了天眼,往这边扫一眼,也发现了他。

    不过,他这次没有逃,反而在心里冷笑起来。因为,钟德旺和刚才的人分开了,此时只带着十个手下,除了他是凝元之境,其余的手下,全是辟海之境。

    “之前让你跑掉了,没有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你,这次你插翅难逃。”

    钟德旺双手结印,顿时布下一个结界,把萧恒封锁在里面。

    以萧恒现在的能力,要打破这个结界,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他没有这样做,反而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步步后退,小声道:“不要杀我……”

    “哈哈哈……”

    见他这么害怕,钟德旺得意的狂笑起来,道:“狗杂碎,求饶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不过,你若是肯跪下来,从我裤裆钻进去,再把身上的宝物全部交出来,我倒是可以赐你一个痛快。如若不然,我抽你筋,扒你皮,把你折磨致死。”

    “这个狗东西,和他三弟一样,都是虐.待狂。你三弟当时也和你一样嚣张,结果还不是被我杀掉,你很快就会去见你的三弟。”

    萧恒在心里笑了起来,他早已不同于几个时辰之前,如今开启了武经第三卷,若是钟德旺轻敌大意,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二少爷,看他长得挺帅气的,不如抓回去,废掉他的修为,卖给男青楼,让各种丑女、肥婆蹂躏他,榨干他,让他生不如死。”有个尖嘴猴腮的男人玩味的笑道。

    听了他的话,其他人哄堂大笑。

    “钟家人,全是变态狂,一个都不能放过。”萧恒起了全杀的心思。

    “你这个废物!”

    钟得隆一声大喝,一步跨出,缩地成寸,瞬间便到了萧恒的身前,而后右手化作爪状,抓向萧恒的脖子。

    “来吧,看谁先死。”萧恒露出了神秘的笑容,突然一手抓住了钟德旺探来的手爪,另一只手一掌拍在钟德旺的胸膛上。

    钟德旺脸色大变,第一时间布下护身光罩,却没有挡住萧恒的手掌。

    只听到砰的一声,他半边身子被一掌拍碎,手臂也被萧恒撕扯下来,鲜血狂喷。

    “啊……怎么会这样……”钟德旺惊恐大叫,一副见鬼的表情。

    他刚才布下的护身光罩,足以挡住凝元之境第一层修士的全力一击。而萧恒简简单单的一掌,不仅打破了他的护身光罩,还拍碎了他半边身子。

    眼前的萧恒,比几个时辰之前,强大了几十倍。

    “才几个时辰不见,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进步?这怎么可能……”

    重塑肉身之后的钟德旺后退了几步,小心翼翼的提防着,不敢再有轻敌之心。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你没有听过吗?虽然没有三日,只有几个时辰,但足以让你回炉重造。”

    萧恒乘胜追击,运转万魔霹雳掌,手掌突然变大,猛然拍向钟德旺。

    这次不是用真元幻化大手掌,而是骨骼变长,整个巨大如山的大手掌,都是血肉之躯,相当于圣器的攻击。

    砰!

    钟德旺被拍下了大地之下,大地出现了一个五指深坑,尘土飞扬。五指深坑中,钟德旺粉身碎骨,鲜血染红了大地。

    “这次你没有重塑肉身的机会了。”

    萧恒的话还没有散开,刚刚抬起巨大的手掌,十八面阵旗组成的“封”字,便压到了五指深坑,压制了钟德旺的元神之力,使他无法重塑肉身。

    接着,萧恒一记须弥通天拳打了下来,蕴藏混沌之力,直接把一大堆碎骨、碎肉打成了烟灰。

    钟德旺就这样魂飞魄散,从世上消失。

    他十个手下,全部吓得亡魂丧胆,甚至有几个裤裆流下了液体,吓尿了,差点昏死。

    几个时辰之前,萧恒还是钟德旺的手下败将。而现在,钟德旺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他的手下能不怕吗?

    “二少爷被杀了,快跑,快去通知大少爷!”

    不知道是谁,一声大喊,惊醒了众人,纷纷四散而逃。

    “你们这群垃圾,还想逃?”

    萧恒右手一挥,布下天牢阵,封锁这片地方。可惜,只是困住了九个人,让一个身法玄妙的人跑掉了。

    “刚才有人说,要把我抓住,卖去男青楼,让各种肥婆丑女把我蹂躏致死。”

    萧恒盯着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声音冷到骨子里去:“那个人是你吧?好大的口气哦,我现在站在这里不动,你来抓我啊。”

    尖嘴猴腮的男子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声泪俱下,求饶道:“大、大哥,我狗嘴吐不出象牙,求你饶我一条狗命,我愿意做你的狗,只求你饶我一条狗命。”

    “做我的狗?你连做狗的资格都没有!下辈子再做狗吧!”

    萧恒只是一拳打在那个人的身上,噗嗤一声,那个人浑身爆炸,连渣都没有剩下。

    剩下的人吓成了一滩软泥,倒在地上抽搐。

    “一群孬种,刚才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吓成这个样子?这就是钟家的走狗?能不能有点骨气?随便反抗一下,也好啊!”

    萧恒鄙夷道,而后施展狮吼术,大吼一声,音波爆发,把钟家几个狗腿子全部震成了血雾。

    恰在此时,三道身影从远方飞来,刹那而到。

    “年轻人,终于找到你了!”为首的壮汉面无表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