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军嫂种田记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吃饭七
    林母没有发现她的异样,自顾说道,“我是管不了了,等我们家老丁晚上回来再商量商量,看看他什么意见。”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晋升的问题,如果这时候去找孙苒说这事,说没有一点影响她是说什么都不会信的。现在的人都很会看人下菜碟,即使孙苒家里不说什么,他们也会自动做出选择。

    唉,自己这段时间的功夫不仅白费,只怕还适得其反了。

    林母琢磨完才把注意力放在丁母母身上,只见她手捂着胸口,脸色不是很好看,林母忙紧张的抚着她的背,“你这是怎么了,哪不舒服吗?”

    丁母手握着拳头在自己胸口轻轻拍了两下,随后强扯着嘴角笑道,“没事,老毛病了,顺顺气就好。”

    林母帮她把杯子的水续满,又递给她喝下去。看她脸色依旧没什么好转,她更紧张了,“你这样不行啊,有没有去医院查查,是不是身体有啥问题啊?”

    丁母笑的还是很牵强,“真没事,查也查不出毛病的。”她心里更怕是真查出毛病,所以宁愿这样什么都不知道。

    “唉,”林母叹了口气,“你这可怎么办才好,有病就得去看啊。你看看这一家子,哪一个离得开你,你不能不当回事。”

    丁母听着她的话,苦笑了摇了摇头,“垮不了,也不敢垮。放心吧,我真的没事,我自己的身体自己还能不知道。”

    林母看着她虚弱的样子,只能一个劲的叹气。丁母在他家休息了好一会,脸上才恢复些血色。看林楠家也没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了,丁母便给林母道了别,原路返回自己家。

    一路上看到好几家抱着孩子在路边玩耍家属,丁母满心的羡慕。她们熟络的丁母打着招呼,丁母匆匆回应了一句就快步走过去了。她现在看到院里的人都觉得自卑,心里总觉得别人别人会看不起。儿子失了两条腿不说,还没了生育能力,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子孙后代了。用他们老家的话说,这就是绝了户了。幸亏他们不是生活在老家,不然不知道多少人会在背后看笑话。家属院的人都是从事这一行的,大多还是能相互理解的。平日里她们碰到总是会安慰丁母几句,但丁母内心是很不喜欢她们这种同情的。她不能表现出来,因为院里的人也是好心,所以现在能躲就躲,只给林母走的比较近些。

    丁母来到自己院里时,院外和屋里的门都打开着,细听屋里还有人交谈的声音。丁母关上院里的门,回身走到自家屋檐下,这才听出是林楠来了这里。

    看他和丁晓南正说着话,丁母便没有进去打扰,转而进了厨房给他们清洗了一盘水果。端进客厅时,不知道屋里人说了什么,两个人都笑的很开心。

    “他也去队上找我了,不过没看到他媳妇。”丁晓南坐在轮椅上,手扶着两侧的把手,“看那小子平时冷着脸,谁都不能靠近的样子,没想到他会怕老婆。”

    林楠爆完料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现在一个营地没有不知道的,偏他还挺骄傲,没事就在我面前嘚瑟。那脸皮可比之前厚多了,有事没事一个人傻乐,简直跟着了魔一样。”

    林楠说完就看到丁母端着水果走过来,他忙起身接了一把,“伯母回来了,我家现在什么情况?”

    丁母笑着把果盘递给他,自己走到板凳上坐了下来,“你这孩子,有话不能好好跟你妈说。你看看那屋里摔得,你家估计好几天味都散不去。”

    林楠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说了,她听不进我的话。如果我能说通,我们俩之前也不会闹那么厉害。”

    丁晓南来回看着两人,一脸的不解,“林楠怎么了?还是因为工作调动的事?”

    丁母意有所指的笑着看向林楠,林楠更不好意思了。丁母看他脸都有些红了,这才正经道,“他在他们驻地看上一姑娘,回来给家里说结婚的事呢。”给丁晓南解释完又宽慰林楠到,“你妈态度缓和些了,回去给她多说点好话,大人做的再不顺你的心,也都是为了你好,别真的给她置气。”

    林楠感激的点点头,“谢谢伯母,也就你的话她能听进去些,我是说得越多错的越多。我妈那个脾气你也知道,我和我爸平时都不敢和她对着来。这次如果不是涉及到我的婚姻问题,我也不想让她生气。”

    丁母了然的点了点头,“你们长大了,有自己的主心骨是好事。”

    林楠看丁母的目光更钦佩了。他所认识的这些家属里,思想最开通的大概就是丁母。

    几年前丁晓南因为救于杨被手榴弹炸伤了腿,所有人都以为丁母会怨怼那个被他儿子救下得人,却不想她连一句责骂得话也没有讲过。只肩负起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毫无怨言的挑起了照顾儿子的担子。丁晓南从一开始心灰意冷到现在坦然的面对生活,这都离不开丁母这几年的照顾和开导。

    “真快啊,”一直没有开口的丁晓南这时也出声了,“一转眼你们都要结婚了。之前跟着我还不觉得,总以为你们还是群孩子,没想到现在都要担起一个家来了。”

    林楠听到他的话有些伤感,但这时候他又不能表现出来。一旁丁母的脸色明显暗了很多,他不能再给他们徒增伤悲。

    “那边父母还不知道什么意见呢,”林楠没有底气的垂眉笑道,“我想着先让我爸妈有个准备,别那边谈妥了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丁母附和道,“是这个道理。咱们是男方,凡事主动些,别让人觉得我们不重视。”

    “我也这么想的,”林楠难得遇到知心的长辈,说话的兴致也提了上来,“别人家好不容易养大的姑娘,咱不能让人家委屈了。我就想着能做的先做了,等那边谈好,我们就按他们的礼节把过程走一遍。”这媳妇他一点不舍得委屈了,哪像于杨那小子,到现在婚礼都没办,也难怪他媳妇不让他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