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修真传人在都市 >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六章 幸不辱命!
    李梦瑶并没有随同夏浩然一起返回。

    一来几个小家伙正处于突破的档口,虽然老树桩这里很安全,但总得留下一个人守候着。再者,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漂亮的小世界,一时流连忘返也在所难免。

    木域小世界很安全!

    这里的飞禽走兽都很温顺,只要你没有特意去招惹对方,通常不会发生冲突和流血事件。所以,对于李梦瑶继续留下来,夏浩然倒是没有任何的意见。

    小白它们的突破需要时间,而他则需要出去治病救人,李梦瑶此刻自愿留下来,也倒是为夏浩然解决了后顾之忧。

    夏浩然从储物戒指中拖出一辆房车丢在老树桩脚下,说道:“瑶瑶,那我就先出去了,等我解决了那个老爷子的问题后,就进来陪你。”

    “嗯嗯,我知道了。”李梦瑶轻轻的推开夏浩然的怀抱,小声说道:“浩然,那你快点出去吧,毕竟人命关天。”

    夏浩然点了点头,随即对着老树桩喊道:“古树前辈,我不在的时候,劳请前辈帮我照看一下瑶瑶的安全,小子我出去处理一些事情。”说完,夏浩然唤出飞剑,径直朝小世界出口飞去。

    ……

    距离夏浩然离开京城军区总医院,已经整整过去了四十多个小时。

    此刻的会议室中,依旧坐满了来自世界各地肤色各异的砖家和教授。大家都聚集在这里,讨论着大屏幕上的各项数据,同时,也是为了等待那个神奇的小伙子归来。

    “古院长,贵国的中医,真的如同传说中的那么神奇?”

    问话的是一位须发花白的米国砖家,此人在整个国际医学界都有着较高的名望和地位。这次正是听闻了夏浩然的奇人奇举,专程从米国赶到了华夏前来观摩了解。

    古方闻言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中医传承数千年,更是我国之国粹,历史上也不乏有中医治疗的经典案例。在很多疾病的治疗上,中医都有着西医所无法比拟的优势,所以,我相信中医这次一定会再次创造神奇!”

    尽管古方对中医了解不多,但作为一名东道主,看到自己的同胞使用国粹之中医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他的心里满是自豪和骄傲。

    这是一种民族的骄傲,与他具体所学没有任何的关系。

    “国粹,华夏之国粹,我明白了!”

    老家伙操着满口生硬的普通话,同时伸出大拇指称赞道。

    在这些砖家和教授眼中,不管最终夏浩然能否救活陈老,如今都已经不重要了。单单是对方仅凭几枚银针,就能让重病垂死的病人的生命延长这么长时间,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在座的无论是西医还是中医人员,都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对着大屏幕反复的观摩和推敲夏浩然扎得那几枚银针,入针的穴位,以及大致可能起到的作用。

    他们实在想不通,用区区几枚银针扎进重症垂死的病人体内,不但不会起反作用,反而能够延长寿命。

    搞不懂!

    这个以前被许多人看不起,更被无数人冷落的老古董中医,如今突然变得如此神秘、如此高大。当然了,造成这一切的,都是那个叫夏浩然的年轻小伙子。

    正在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医生快步走进会议室,凑在古方的耳边小声说道:“院长,夏……夏神医回来了!”

    “走!”

    古方猛地站了起来,率先朝会议室外走去。

    那几种特殊的草药,尽管他们也通过各种渠道,并且在全国范围内竭尽全力的寻找,但至今却并没有传回什么好消息。

    而今夏浩然回来了,那就意味着他要寻找的东西应该有着落了。按照夏浩然说过的话,三者择其一,只要能寻得一株草药,就可以救治陈老的病。而且,还是彻底治好的那种。

    要知道!

    彻底的治好,和延缓病人几天寿命,那是有着本质的不同。但是不管那一种,至少在古方看来,都已经是医学史上的一大神迹了。

    看到古方院长急切的举动,会议室中的众人自然想到了什么,于是纷纷朝外走去。

    陈老的情况比较特殊,在座的绝大多数砖家和教授,都没有进入重症室的资格。但是,却并不影响他们围观“夏浩然”这个年轻的小神医。

    当夏浩然的‘专车’刚刚开到京城军区总医院时,只见在医院的大门口,数十人在古方的带领下正伸长脖子守候在那里。

    还不等夏浩然将车停稳,古方就急冲冲的奔了过来,开口说道:“夏……夏神医,怎么样,有把握吗?”

    此刻的他,根本顾不上自己少将军衔,什么国内知名医学专家了,夏浩然的医学事迹值得他尊敬。再者,他打心里也不想让外国的同行小看华夏的国粹中医,若是中医能够发扬光大,这是每一名炎黄子孙心中的骄傲。

    “幸不辱命!”夏浩然展齿一笑,说道:“那种草药我已经找到,陈老的病情完全可以康复了。”

    夏浩然说的没错!

    只要对症下药,陈老的病情自然可以做到药到病除。

    就像夏国豪调侃的那样,夏浩然之所以被打脸是因为“囊中羞涩”,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今一旦药草到位,万事俱备,至于接下来的治疗工作自然也就轻而易举了。

    重症监护室。

    陈老安详的躺在病床上,旁边各项仪器设备上的数据都极为正常,另外,他的脸上也呈现出一丝丝的红润。

    这一些,都是夏浩然输送给对方体内的那一缕生命元气起到的功效。

    陈老的印堂位置仍然有些晦暗,这是“神弱”的表现。只不过,他的神的确很弱小,但却没有消散殆尽;没有消散殆尽,就表明此刻的病人还有治愈的可能。

    夏浩然轻轻的放下病人的手腕,一切都在已经的预料之中。

    他看向旁边的古方院长,沉声说道:“给我准备一间封闭的静室,我需要做些治疗前的准备工作。现在就要!”

    “没问题,请跟我来!”

    在急诊楼顶层的一间独门独户的房间前,古方停下了脚步,说道:“夏神医,你看这里如何?”

    夏浩然神识扫了扫,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在我没有出来之前,一定不能让任何人打搅到我。”说完,夏浩然径直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炼丹!

    如今蕴神丹的主药蕴神花已经找到,几味配药他的储物戒指中就有。这种特殊的丹药,就是其炼制的药草难觅外,至于炼制手法倒是没有多少新奇。

    而且,这种丹药不仅可以用来恢复滋养像陈老这类“神弱”“神损”的病人,对那些低阶的修炼之人,甚至对如今已经身为出窍之境的夏浩然都有着不错的增益。

    夏浩然随手布置了一道禁制,随即召唤出神农鼎,开始了炼丹大业。

    这次从木之小世界,夏浩然挖取了不少的蕴神花,趁这个机会就一次性炼制出来吧。

    像蕴神花这种蕴含灵气但却不属于天材地宝的特殊灵物,即就是存放于再好的玉盒之中,药效都会有一定程度的流失。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将其炼制成丹,也好一了百了。

    一个时辰后。

    夏浩然收起神农鼎,此刻在他面前的地板上,正摆放着数个装满了丹药的小玉瓶。

    这就是蕴神丹?

    夏浩然从中倒出了一枚小小的药丸捏在手里端详了几秒,随之张口就丢进了嘴里。

    炼丹之人,也是试丹之人。

    就像神农尝百草一样,医者,首先就得将自己当成一个病人。也只有这样,你才能对每一种灵药、每一种丹药的药效做出最精准的判断,从而降低误差药到病除。

    一波波的药力犹如浪潮一般,不断的冲刷着夏浩然的大脑和神经,整个人瞬间神清气爽,好像空明了一样。而且,夏浩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神识修为竟然有了一丝丝的增长,虽然只是那么一丢丢,但的确在增强着。

    这蕴神丹的药效,果然神奇!

    将所有的玉瓶统统收进了储物戒指,夏浩然这才收起了禁制,走出了房间。

    “浩然兄弟!”看到推门出来的夏浩然,叶山河连忙迎了上来。

    “叶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夏浩然看了看叶山河,朝不远处的几个第九局兄弟点了点头,这才好奇的问道。

    “陈老之事,首长很关心。”叶山河摸了摸鼻子,说道:“另外,你这次运用纯中医手段诊断治疗,已经引起了国内外的瞩目,所以嘛,为了稳妥起见,我们第九局接手了医院这边的防护工作。”

    “好吧!”夏浩然微微颔首表示理解,但随即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顿时脸色一黑说道:“什么?老哥你刚才说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那个,该不会把我也曝光出去了吧?”

    叶山河耸了耸肩,做出了一副你懂的的表情。随即哈哈一笑,说道:“不过,这次过后,老弟你可是再也不用隐瞒了。当了这么多年的幕后英雄,也是时候走向前台了。”

    “卧槽!”夏浩然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无奈的说道:“真是一足失成千古恨啊!走吧,咱们先去把正事解决了,一会咱哥俩再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说真的,这几天为了寻药,小弟我这肚子早就饿瘪了。”

    “没问题!地方我来定。”叶山河笑眯眯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