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郡主养成记 > 正文 第501章 都有秘密
    这一次的接风宴,与上一次相同却又不同。

    如今后宫的女官制已经着手开始施行,入宫就职的第一女官自是金科谈话庄蒹葭,为后宫六部尚宫之首,配合文颖逐渐完善女官制度,同进士出生的卞云里,也入了宫中,给了个。

    文灵还未及笄,所以依旧扎的是双童髻,垂在双耳两旁是白色的细流苏髻,一身樱粉色的长裙,看起来娇俏稚嫩,难得的,文灵端了公主范儿,没有将她张牙舞爪的气势拿出来,所以看起来安静淑女,反正还挺会唬人的。

    对面的年清楚同样是一身樱粉色的长袍,照理说这个颜色男人穿起来应该娘兮兮的,但是年清楚生的俊美,眉宇间又不失英气,所以看起来成熟而又俊朗,加上年清楚爱笑,这笑容又让人忍不住亲近,接风宴上,倒是颇为瞩目。

    虽然现在还没有明确告知晋国来使,说明文灵与年清楚已有婚约,但是隐隐在宴席上,年清楚能坐上位置,便是透露了这个消息。

    顾浔坐下后,文灵便下意识的朝着顾浔看去。

    上一次,顾浔还是一身白衣,这一次却换了一身暗青色的箭袖长袍,左脸上有着一道细疤,疤痕不深,但是看的出来是才不久的新伤。

    而顾浔的神色也比上一次与文灵见面时要成熟了许多,眼底氤氲着的情绪,比上一次更深了几分。似乎是感受到了文灵的目光,顾浔抬头向文灵看去,对方的眼神倒是充满了疑惑,顾浔敛下了眸子,在宇文旭举杯的时候,神色如常的侧过头,应和宇文旭的话。

    “此番顾二皇子带着禹城的城主令前来,齐国已看见了晋国结盟的诚意,不知此番晋国欲皆多少兵马?”说话的乃是谈和大使兼通。

    宇文旭坐于上首,眯着眼看着顾浔。

    顾浔还未开口,身边的人便道,“五十万。”

    话一出,所有人都怔住了。

    文灵皱了皱眉头。

    五十万,差不多是齐国四分之一的兵马。

    如今齐国总兵力约莫一百一十万,西南总军共六十万,西北总军共五十万,还有零碎分布在各个郡城的兵马,加起来又两百万左右,原本宇文旭想的是借二十万兵马,已是足够,但是五十万着实是太多。

    “我齐国兵马也不是白白来的!”兼通觉得这着实是有些狮子大开口。

    眼瞧着若是晋国要借这么些兵力,可能这回要谈崩。

    “六个月。”顾浔开口,看着宇文旭,“魏国总兵四十万,杨鲁合兵五十万,晋国如今拿下了一半的杨过,三十万兵力损耗过半,向齐国借兵五十万,只要六个月晋国必定能整合魏土,一旦整合魏土,我晋国便可全力与齐国一同对外。”

    六个月。

    宇文旭的眉头跳了跳。

    五十万兵力,借的不仅仅是兵,还有粮草。

    恰好此时鼓乐声起,舞乐司的人准备了歌舞来迎接顾浔等人,宇文旭没有再提借兵的事情,顾浔也没有着急开口,身边的宫人斟酒,顾浔便一口饮下。

    文灵搭着眸子,晋国的来使有些尴尬。

    如今局势大家都明白,齐国的五十万兵力也不是说借就能借的,开战在即,保存兵力无意是重要的,所以眼下齐国的大臣都是笑呵呵的不再言语,观看着歌舞,齐国虽然开战,但是战事没有危机至国都。顾浔带着一众将士,跟随顾凛开辟国道,收服杨国,又带着禹城的城主令过来,一路风尘仆仆,对比起齐国现下来,差距甚大。

    文灵耷拉着眸子,始终没有听到他们谈论和亲之事。

    “文灵,你对那晋国的二皇子似乎很上心?”坐在文灵身边的文颖轻声提点。

    文灵连忙缩回了目光,“没呢,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文颖点点头,到现在只说赠城借兵之事,还未说结盟和亲之事,确实很奇怪。

    不过文颖大概误会了。

    文灵觉得奇怪的,单纯只是顾浔很奇怪。

    其实她并不讨厌顾浔,顾浔救过她,不管是处于什么样的目的,到底是救了她。

    深山一夜,对她来说是特别的记忆,她还记得她拆穿顾浔的时候,顾浔眼底一闪而过的羞怒,和他落荒而逃的背影。

    舞台中穆清清出场了,一身白衣轻云驾雾,跳的舞也与姜莞儿的大为不同,一个如同人间富贵牡丹花,一个却如同月下仙子,不食人间烟火,不得不说,穆清清这路线走的极具风情,如同高岭之花,让人想要采撷。

    穆清清得知自己今日要出场,也是卯足了实力想要吸引宇文璟的注意。

    谁知道最后得了宇文旭一通赞赏,还大肆将其介绍给了顾浔。

    顾浔一听,眼底也闪过一丝深意。

    穆清清却敏感的察觉到了不对劲。

    一舞之后,穆清清退下去换舞衣,回来的路上却正好听见御花园的丛中传来声音。

    “你说这齐帝,给少主子特意介绍那什么郡主?打的是什么意思?”说话的人醉醺醺的带着酒意。

    虽说如今开战,情况紧急。

    但是战场上生死不论,今朝有酒今朝醉,能舒坦这两日谁不愿意呢?

    “你别忘了,大主子吩咐少主子此次来的目的。”

    听到这话,穆清清不由得轻了脚步留下看,透过那丛中看,发现在正是晋国来使中的两个。

    “当然记得,可是大主子说了,唯有齐国的血亲公主嫁到晋国,才能算是和齐国接姻,何况这一次咱们是要来借兵,但是带兵的人还是齐国的人,五十万大军,比我晋国的原生军要多,这战损战耗的,听的都是齐国的命令,若是文安王唯一的女儿长安公主嫁到晋国,齐国怎会不遗余力?”

    借兵对齐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消耗,不过晋国也同时承担着风险。

    但是以如今的情况来看,一旦齐国借兵,吐谷浑势必要发动猛攻,那么齐国遭遇两方围困,盟友晋国自然是要越快整合魏土越好,这个时间尤为重要。但是齐国借出五十万兵力,哪怕自己只守不攻,情况也会十分危险,可若是齐国借的兵少了,晋国交战的速度慢不说,哪怕是赢了,也会极为惨烈,为的就是等晋国整合魏土后,还有再战之力,与齐国并肩作战。

    穆清清皱紧了眉头,这说的是什么跟什么?

    刚想玩,就听对方道,“但是那牢什么郡主,说也是自小养在太后身边伺候的,是太后的侄女,今日那长安公主对面坐着的南阳王府的公子,二人衣衫一气,说是有了婚约,可不就是想把这郡主嫁到咱们晋国。”

    “呵,鱼目混珠罢了。”

    “那又有何办法?明显了文安王偏爱长安公主,不忍让长安公主远嫁……”

    二人醉醺醺的一字一句,说到后面穆清清脑子里已经懵了一片。

    远嫁晋国,代表齐国与晋国和亲?

    难怪。

    难怪太后多年不曾关注过穆家,这一次却突然就递了消息,想看看她。

    娘亲还以为是她的事情传出去,太后念在到底是有血缘的关系上,所以想要关照她。

    没想到,竟是想让她代表长安公主远嫁晋国和亲?

    丫鬟闭月捂紧了唇,僵在那里,下意识去扯穆清清的衣摆,穆清清回过神,压下心头的紧张,审定自若的离开。

    穆清清没有看见的是,在她走后,两个原本醉醺醺的人拨开了树丛,眼神格外清醒。

    “大主子神机妙算,将一切都洞悉了,猜到齐国不会轻易答应。”

    “只是大主子又算计了少主子这一回,只怕少主子知道了对大主子又……”

    “说实在的,少主子武功是厉害,可若不是大主子,咱们晋国至今还是魏国麾下的小藩国,虽然有个国号,但每年的税收都要交给魏国,是大主子给了老主子勇气,也是大主子才让咱们晋国今日,有那一拼之力,否则现在咱们晋国还在魏帝的掌管下,哪儿能得这一片自由。”

    说的另一个人连连点头。

    从前晋国很穷。

    作为魏国麾下的藩国,各大藩王管理自己的藩地,魏帝不会管你收成好不好,也不会管你今年是不是遭受了天灾人祸,反正会按照规定要求你递交足够的税银丝绸马匹粮食,后来魏帝要为博美人一笑修筑金屋,又提高了税收,将百姓弄的民不聊生。

    宴席中,文灵喝了些果酒,有些上头,便带着丫鬟出来吹吹风。

    因为今日宫中宴席,倒是热闹,所以文灵寻了安静的地方,却没想到正好撞见了同样出来吹风的顾浔与姜莞儿会面,正好见姜莞儿一巴掌甩在了顾浔的脸上。

    啪的一声,无比响亮。

    “这是你们欠我爹娘的!”姜莞儿红着眼眶怒视着顾浔。

    顾浔咬牙忍下了,“好……”

    姜莞儿反手又是一巴掌给了顾浔,“这是你们欠我的!”

    两个巴掌都甩的用力,文灵躲在假山后,忍不住缩了缩。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好……”顾浔又是咬牙忍下了。

    姜莞儿还要再给顾浔一巴掌。

    “够了!”顾浔终于还是没打算承受下第三个巴掌,捏住了姜莞儿的手腕,咬牙看着她,“我承受两巴掌是因为我们幼年的情分,可是成王败寇,这家国之事,本就是算计之列,郑王那是愚忠!”

    这大半年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为了局面,他只能咬牙忍下,但是顾浔隐忍了太久。

    他所做的一切,在别人眼里都是无知的笑话。

    而他也承受了本不该他承受的,不管怎么努力,上天永远不会垂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