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文娱不朽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苏逸阳目光冷厉,浑身冷漠的气息几乎毫不掩饰。

    众人很清晰的察觉到了苏逸阳心中的怒火,原本很吵杂的环境都不知不觉间安静了下来。

    “子瑜姐。”

    “逸阳。”

    方子瑜快步来到苏逸阳的身边,面色同样铁青无比,如果刚刚没有那个保安的挺身而出,她简直不敢想象后果究竟会是怎样的。

    恐怕苏逸阳被淋满身秽物的照片,将会成为苏逸阳一辈子的污点,同时她还隐隐有些后怕,如果那个女人泼的不是屎尿混合物,而是硫酸……

    方子瑜不敢再想下去了,此时此刻,她已经下定决心,从今往后苏逸阳出席公共场合时的防护安保级别必须大幅度提升,必须坚决杜绝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方子瑜思绪流转,在现实中不过仅仅一瞬。

    “聘请全球顶级律师,给我起诉这个女人,不接受任何和解,将她刚刚行为所犯的所有罪名全部罗列出来,她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苏逸阳语气冰冷,脸上毫无怜悯。

    苏逸阳的话没有任何掩饰,声音不大不小,周围所有的人都能听得很清楚。

    “哗……”

    记者哗然,心里都暗暗咂舌,苏逸阳这是要搞死这个女人啊。

    这个女人干的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如果要是按照苏逸阳这个说法来,那这个女人的下场估计会很惨,巨额赔偿是少不了了,甚至没准还有可能吃牢饭。

    以苏逸阳的财力,聘请的律师必定是经验丰富的顶级律师,想要罗列出尽可能多合理的罪名,可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这个女人,死定了!

    很多记者都同情的看着被保安擒住的这个女人,但他们不会多说什么,因为他们很清楚苏逸阳这么做的意图是什么。

    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没错,记者们猜的不错,苏逸阳的意图正是如此。

    苏逸阳就是要把这件事做绝了,不留一丝余地,他要让全天下所有人都知道后果,让今后再想干类似事情的人,在做之前好好想想是否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如果他宽容这个女人,那就会令其余有想法的人觉得不以为意,这就是在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而助长敌人的嚣张气焰,那就是对自己的犯罪。

    今天泼秽物,明天泼油漆,没准后天就泼硫酸了。

    被擒住的女人,听到苏逸阳的话后,脸上也逐渐露出了些许惊慌,她害怕了。

    “苏逸阳,你这么欺负我这样的弱女子,你就不怕天下人的谴责吗?”女人大喊道,见这么多记者在,试图混淆视听。

    “弱女子?”苏逸阳冷笑:“你双手拿着装着秽物的瓶子时,多英勇啊,我可没觉得你是弱女子。”

    苏逸阳在娱乐圈内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大场合没见过,什么样的事没经历过,如果要是连个普通脑残粉都辩驳不过,那他直接撞死得了。

    “我是华国合法公民,我享受华国律法的保护,我维护我自己应有的权益,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无论在哪里我都说的清,请问,天下人凭什么谴责我?”苏逸阳语气铿锵有力,目光环视一周,周围众多记者全都默然。

    苏逸阳环顾一圈,将每人敢与他对视,继续道:“华国是民主国家,人人平等,正所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既然侵害了我的权益、威胁到了我的人身安全,我起诉你,和我是否是大明星的身份又有何关系?!”

    “在场众多记者都在,这些话我也不怕任何人听见,但是我事先说明,各位记者报道时请不要断章取义,将事情原原本本报道出来,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走司法程序起诉你,我刚才的话,你们可以随便报道,我苏逸阳问心无愧,欢迎任何人来辩!”

    苏逸阳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双目如炬,身上锋芒毕露,面如这般的苏逸阳,很多记者都显得有些唯唯诺诺的,下意识点头称是,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捋苏逸阳的虎须。

    女子被苏逸阳怼的哑口无言,想要辩驳却发现根本无可辩驳,心里一片冰凉,此时此刻她知道害怕了,想到自己有可能要面临着巨额赔偿,甚至吃牢饭的可能,脑中什么欧巴、献身精神全都不翼而飞,直接哇的哭了出来。

    不过对此,苏逸阳依旧不为所动。

    都是成年人了,既然选择做了,那就要承担后果,流眼泪有什么用,小时候还能骗取大人的同情,而现如今又能博得了谁的同情。

    “子瑜姐,刚刚我说的你都记住了吗?”苏逸阳对着方子瑜询问道。

    方子瑜点了点头,正色道:“我立刻联系律师,而且我刚刚已经让苗晓晓拨打110了,很快110就会派人过来。”

    苏逸阳点了点头,对于现在开始哭喊着求饶的女人根本不予理睬。

    他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云婉仪,霎时间脸上的冰冷尽退,望向云婉仪的目光中满是柔情怜惜,轻声道:“婉儿,是不是吓到你了?”

    云婉仪故作坚强的摇了摇头,但那煞白的小脸和紧紧抓住他衣襟的小手却出卖了她。

    云婉仪有洁癖,平时穿过的内衣必须每天一换,袜子更是每天一双,用完就扔,贴身的衣物穿过两次就得换洗,可以说爱干净到了极致。

    现在突然遭人泼秽物,尽管最后没有泼到,但是心理此时肯定是相当难受,而且事发突然,也确实是被吓到了。

    空气中弥漫的味道,眼前那些散落在地的秽物,都让云婉仪恨不得逃离这个地方。

    苏逸阳摸了摸云婉仪的小脑袋,没有再多说什么,转头看向程木云,吩咐道:“程姐,等下你先带婉仪回酒店吧,燕京是新锐娱乐的大本营,你从公司里多调些保镖来,务必保证她的安全。”

    程木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当即开始联系公司总部。

    “我……我不走,我想陪你。”云婉仪小声嘟囔道,声音很是柔弱。

    苏逸阳笑了笑:“你先回去,回去就可以洗澡了,我知道你现在肯定特别想洗澡,我们家婉儿最爱干净了,你不用陪我,二审应该很快的,我二审完就立刻回酒店陪你好不好?”

    “唔……”

    “那好吧……”

    云婉仪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能抵得住洗澡的诱惑,就如苏逸阳所说的那般,她现在确实超级想洗澡,她恨不得往身上打十遍沐浴露,再喷上一整瓶的香氛。

    将云婉仪安置好了,苏逸阳松了口气,瞥了眼鼻涕泪水满脸的女人,根本没有丝毫怜悯,直接牵着云婉仪大步走向中央电视台。

    这次,无人敢拦……

    PS:我昨天就不应该写最后那个四个字,我……手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