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正文 part 326
    一路上,陆恒都不止一次的怨怪自己,明知道的结果,为什么还要让她去尝试。

    公交车站旁边,那个让他担心的身影,她就依靠在冰冷的钢铁建筑旁边。

    小小的身影,只是一眼,就足够让他心碎。

    心,终于放下不少,陆恒拉回目光,开了车门下了车,朝着孙颖晨的方向走去……

    陆恒在孙颖晨的身边站住,噙着邪魅的目光俯视着这个已经很久都没有动的人,他缓缓蹲下,目光轻倪了眼摁在冰冷的钢铁建筑的路标牌上已经冻成苍白的手,悠悠说道:“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何必要这样对自己?”

    孙颖晨并没有动,只是目光呆滞的没有丝毫的焦距看着马路。

    陆恒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但是如果因此让孙颖晨早点醒悟过来,他却是不后悔的。

    陆恒有点儿无奈叹了声,然后起身,直接拉过孙颖晨的身体,一把打横将她抱起……就往车走去。

    孙颖晨直到被陆恒扔到了车上方才反应过来,孙颖晨顿时大惊,想要逃离任何人的身边,此刻的孙颖晨第一个反应就是下车,可是……却又被陆恒一把推了回去,然后关上了车门。

    “陆恒,你放开我!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管我的死活!”孙颖晨此刻厌恶的拍打车玻璃,已经疼的泛白的手拍到玻璃的时候,传来酥麻的刺痛感,顿时,痛的她皱紧了眉头。

    陆恒上了车,先是开了车内的空调,调整了一个舒适的温度之后,而后才看向神情落寞的孙颖晨,好心的提醒她:“孙颖晨,现在你冷静下来了吗?”

    孙颖晨转头看着他,好像陆恒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她,其实结局早已经注定了,只是孙颖晨一个人还死活不愿意从过去醒来,抱着早已经没有任何反悔的余地在原地挣扎,一切不过是她一厢情愿而已。

    孙颖晨苦笑了一下,只是一瞬间,她的脸色就变得越发的苍白。

    陆恒知道她已经冷静了下来,并没有说话,只是径自启动了车,随意的说道:“把安全带系上!”

    “陆恒,你是什么人?放我下车!”孙颖晨看着已经滑入车流的车咬牙叫道。

    “把女人随便放到路上……不是我的风格!”陆恒看看也不看孙颖晨,转动方向,向另一条路上驶去,“更何况……还是我喜欢的女人。”

    一句话,就像一颗地雷在孙颖晨的脑子里炸开,她死死的瞪着浑身都散发出邪佞气息的陆恒,咬牙嘶吼道:“停车!”

    孙颖晨早就知道陆恒对自己的心思,但是她一颗心都不在他身上,所以根本不想做任何伤害陆恒的事情。

    眼前的男人虽然霸道专制,但是对自己却是极好的,陆恒的好可以用毁灭自己来作为代价,但是这样的代价,是孙颖晨所不能承受的。

    孙颖晨不想做任何伤害陆恒的事情。

    陆恒只是瞥了眼气极的孙颖晨,一点儿要停车的意思都没有。

    “陆恒,我叫你停车,停车!”孙颖晨嘶声大吼着,她心里那股委屈,顿时又化作了水雾,溢满了眼眶,她只是想要一个人,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着,为什么他要这么霸道,明知道自己现在伤心又难过,却还是要如此执拗

    陆恒单手把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死死的将孙颖晨固定在位置上,语气却冷冷的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

    “停车!”孙颖晨打断了陆恒的话,她眼睛一眨不眨的,只是紧紧的攥着手。

    陆恒好像没有听到,只是噙着邪魅的声音轻咦的问道:“你这样打算去哪里?回家?还是继续让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你?孙颖晨,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聪明。”

    “不用你管!”孙颖晨死死的咬着牙,一字一字的挤出牙缝,“停、车!”

    “让一个女人哭成这样,并且还把她丢在路边,也不是我的风格!”陆恒继续开着车,只是,这刻,他暗暗蹙了眉。

    她这么自虐的对待自己,陆恒心里面却隐隐作痛,她对白思渊所有的心思,都足够让他嫉妒到发狂。

    孙颖晨不想让陆恒看着自己如此狼狈,为什么每一次她这么狼狈,身边都有他,她好像亏欠陆恒的越来越多了。

    “停车!”再一次,孙颖晨的嘶吼声回荡在狭小的空间里,陆恒不但没有理会孙颖晨,反而加快了车速。

    “啊”的一声惊呼,孙颖晨本能反应的抓住了扶手。

    车,在这样路段上飞驰着,惹来一堆车纷纷避让的鸣笛声,更有些车由于急忙躲避刹车,而稳不住车的走势,只听到“砰砰”的追尾声此起彼伏的在路上蔓延……

    陆恒嘴角勾了抹邪佞的笑意,目光透着阴邪的气息,他脚下继续踩着油门,他讨厌孙颖晨现在极度想要逃离自己身边的那种感觉,他一直想要靠近,而她一直在躲闪,这样的感觉像极了他一厢情愿的戏码,陆恒讨厌这样的永远没有回应,车速一直很快,身边的孙颖晨终于保持安静了,她惊恐的看着陆恒,直到熟悉的门口方才踩了刹车

    “吱——”的一声刺耳声划过,陆恒的车稳稳的停在了路边,由于惯性……孙颖晨整个身子往前倾去,如果不是因为飞快的车速而死死的抓着扶手,恐怕脑袋就撞到了挡风玻璃上。

    陆恒的声音依旧带着冰冷,他看着她说道:“让你系安全带你不系!”戏谑的声音传来,孙颖晨狠狠的吞咽了下,脸色惨白的朝着陆恒就大吼道:“你这个疯子——”

    吼完,孙颖晨就开了车门就下了车,不管因为微微回暖,有些冻后发疼的脚,忍着心里的委屈的就往前走去。

    人才走了几步,胳膊就被拉住,原本强自忍着的委屈一下子又崩塌,泪水死劲的往外涌着,她朝着陆恒就哭喊道:“你是不是见我还不够惨?我想要的从始至终只有一个白思渊而已,而他不但忘了我,还让我重新开始,我所有的感情,我所有的爱都已经在他身上了,你告诉我,我要如何重新开始,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这样的一个只有去壳的我,你要来做什么,陆恒,我知道单方面付出的感情有多累,心里面有多苦,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只是我不能让你再尝我吃过的苦,你到底明不明白!”

    终于,孙颖晨说出来,为什么一直不肯接受陆恒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