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杀死那爱情 > 正文 第25章 百口莫辩的结局
    玉嫂震惊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叶墨深,“先生……”

    这样下去谁受的了,几乎等于不吃不喝啊!

    一记警告的眼神凌厉的瞪住玉嫂,死死的堵住了玉嫂的话。

    看着叶墨深离开的背影,凤怜希悲凉的抬起头,看着重症监护室里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叶小姐醒了!”玉嫂惊讶的大呼出声音,转过头惊喜的看着身后的凤怜希,“叶小姐醒了,先生说不定会放你一马!”

    凤怜希两眼无神,却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她醒的还真是时候啊……

    “不必了玉嫂,这是我欠她的。”

    医生交代了注意的事项,虽然血块已经成功的散开,但是叶小姐的脑震荡还是需要静静的调养,不能受任何刺激。

    叶如雪也转到了VIP病房里,虚弱的小脸当真是让人看了就心疼。

    “玉嫂你出去吧,这里有凤怜希呢。”叶如雪偏过头,轻轻的笑了笑,眼神里却是不可抗拒的狠色。

    玉嫂愣了一下,不敢说什么,便离开了房间。玉嫂离开后,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

    心电检测仪的声音在沉寂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清晰,在凤怜希看来,这声音就像是被割了手腕的囚犯一点一点听着自己血液从身体里流淌干净的折磨,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凤连希,你看看你把我害得惨的。”叶如雪深深呼出了一口气,眼角带着嘲讽的笑意。

    所有人都认为她摔下楼去是被凤连希一手策划的,甚至连监控拍摄出的画面也是被她所为。

    但事实上,叶如雪心里再清楚不过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己设计好的。

    自从那天凌天奇来找凤连希到时候,她在楼上就听到了二人的谈话。

    到底凭什么,她不过是一个杀人凶手的女儿,她不配得到任何的关心和爱。

    她在上楼的时候故意激怒凤连希,借着她的力气自己滚下了楼。

    没有任何的破绽,连她自己都快要相信了。

    “叶小姐,你到底想怎么样。”凤连希看着叶如雪扭曲的表情,不断的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这些日子的折磨已经够多的了,凤连希已经不想给她好脸色看。

    “我到底想怎样?”叶如雪冷哼一声,“我要你在这个家呆不下去!”她色厉内荏的样子几乎不像一个人刚刚坠楼的人。

    凤怜希短暂的微怔。也对,平日里受的委屈刁难并不少,自己心里也该明白的。

    “叶小姐,我在叶家是为我父亲当年的过失赎罪。我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处处让叶小姐看不惯我。”凤怜希语气淡淡,掩盖不住她骨子里倔强的性子。

    叶如雪接受不了她这副不屈服的模样,冷笑了一声:“赎什么罪!你父亲杀了我姐姐!你赎罪我姐姐就能回来了吗!能让我避免从楼梯上摔下来吗!你赎的罪远远不够!”

    叶如雪的咄咄逼人,使得凤怜希最后一丝理智也瓦解了。她直起身,由于体力不支和缺乏饮食的补充,她险些站不住。

    凤怜希径直走到窗口,头也不回的站上去。

    “如果我今天从这里跳下去,能赎我不小心让你滚下楼的罪吗。”

    叶如雪没想到她这么大胆,神色闪过一丝挑衅的意味,“凤怜希,你休想这样装可怜博得同情。”

    凤怜希丝毫没有动摇意思,她脸上决绝的表情让叶如雪知道,她是认真的。

    “你疯了吗凤怜希!”叶如雪震惊的看着她,以为她只是随口说说。

    “你就当我疯了吧。”不知是情绪激动还是风迷了眼,凤怜希的眼眶微微红了起来。

    她的衣角被风吹起又落下,像她跌宕的人生,无处安放,摇摇欲坠。

    凤怜希阖了阖眼,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叶墨深那张总是对自己充满厌恶和不耐烦的脸。

    也不知道,自己若是真的这样纵身一跃,他会不会又要说自己在演戏了呢……

    谁知凤怜希的举动被站在楼下的林磊发觉,他原本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可是看着窗户外摇摇晃晃的身影竟是凤怜希的时候,吓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

    林磊来不及多加揣测,周围的人也察觉到了这出闹剧,有些人甚至停下了脚步驻足观看。

    “先生你快来吧!凤怜希要跳楼了!”林磊焦急的跑上楼,希望能阻止凤怜希这种疯狂的举动,这个时候了,不管凤怜希到底有着怎么样的过错,也不能就这样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叶墨深没有走远,看到林磊的消息,皱了皱眉,转身去了医院。

    林磊连忙按下电梯,额头上满头大汗,焦急的模样人们纷纷给他让道,闯进门的时候,正好看见的是凤怜希一跃而下的背影。

    “凤怜希!”林磊惶恐的大喊一声,连忙跑到窗户边。叶如雪已经看傻了,两手紧紧的抓着被褥,关节都泛白了。

    她是想让这个贱女人死,可是当她真正跳下去的时候她竟然不敢看。

    凤怜希听到了林磊的呼喊。

    巨大的冲击感勒住了凤怜希,她睁开眼睛,自己居然被树枝挂住了,小小的树枝承受不了一个人的重量,树枝断裂,继续向下坠。

    凤怜希害怕的再次闭上眼睛,可是并没有传来与冰冷坚硬的地面撞击四分五裂的感觉。

    取而代之的是被人拥抱在怀里,死死的禁锢住,大手护住她的头部,就连落地也是感觉到身下有人护住了她。

    熟悉的冷冽香味和一声痛苦的闷哼让凤怜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这是摔哪了?

    眼前,黑色的高级定制西装已经被划出一个大口子,铿锵有力的心跳声在凤怜希的耳边响着。

    “先生!”只听楼上林磊的惊呼声,凤怜希震惊的从身下的人身上滚开了。

    救她的人是叶墨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先生……”凤怜希跪着爬到叶墨深旁边,他痛苦的皱着眉,额头上的冷汗一层一层的开始冒出来,嘴唇已经开始泛白,眼睛也紧闭着。

    凤怜希彻底慌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看着面前的男人十分痛苦的表情,她心里像是被人狠狠的扎着一般,痛苦的几乎喘息不过气。

    “先生,先生你怎么样……你别吓我啊!”凤怜希用手背轻轻擦拭着叶墨深脸上的汗珠,一边又看向周围闻声凑过来的人,“医生!医生快来啊!这里有人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