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杀死那爱情 > 正文 第26章 出人意料的举动
    凤怜希眼泪簌簌的掉落下来,有几颗砸正在了叶墨深的脸上。

    他隐隐感觉到了,强忍着痛苦,半睁开眼睛,看着面前哭成泪人的凤怜希,眉头皱的更紧了,干脆又闭上了眼睛。

    凤怜希小心翼翼的将叶墨深的头抬起来,让他整个人躺在自己的怀里,她终于看见男人的手腕处已经扭曲了,红肿的变了形,还有胳膊,几乎不能动弹。

    “对不起先生……怎么办……医生怎么还不来……”凤怜希手足无措,话都说不清楚。

    大概是听到林磊的呼喊声,叶如雪猛的回头,仿佛间明白了什么似的,连忙下床,脑袋在起身的那一瞬间头疼欲裂,只是凭着印象摸索到了窗户边。

    等到她缓过神来,身边的林磊已经跑去找医生了,而在她眼前的场面,惊的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只见凤怜希完好无损的抱着面色痛苦的叶墨深。

    但是这些她都不关心。

    叶墨深,为什么要救这个女人。

    明明把她还成这个惨样的人就是凤怜希这个贱女人,她这么狠毒,害的她家破人亡……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叶墨深不惜自己受伤也要救这个女人!!

    “凤怜希……你……你给我等着……我叶如雪发誓,这辈子,我都不可能饶恕你!绝不!”叶如雪怒不可遏,胸口因为暴怒而剧烈的起伏着。

    一直到叶墨深被固定着抬走,叶如雪还死死的盯着那个位置,半天都缓不神来。

    叶墨深的手腕被强烈的撞击搓的骨折了,胳膊肘还有关节处都受了不同程度的挫伤,这几个月是不能用力了。

    医生交代完,看了一眼在门口狼狈不堪的凤怜希,叹了一声,“你可要好好报答人家啊。”

    凤怜希愣住,男人拼命护住她的感觉她还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她不敢进去,害怕的等在门外,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把她吓得不轻。

    过了一会,林磊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凤怜希连忙起身,紧张的询问道,“先生怎么样了?严重吗?”

    林磊看着她这副模样,万般的无奈感涌上心头,一时竟不知道从哪开口,沉默片刻,“怜希啊,你怎么做出这种傻事呢?”

    凤怜希无助的摇着头,“先生他,怎么样了?”

    “先生这次救下了你,你就不要再随便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了,这条命是先生救下的,你不可以再任性。”林磊语重心长的告诫她,却半字不提叶墨深的伤势。

    凤怜希还想再询问林磊,但是林磊已经转身离开了。

    不是林磊不愿意告诉他,只是在病房里的时候,叶墨深平静冷淡的“提醒”他,“一会出去不要多嘴,不用告诉她我的伤势。”

    林磊不解,“可是怜希很担心您的伤势……”

    只听坐在病床上的男人幽幽开口,眼神里弥漫着散不尽的雾霭,“你只需告诉她,这条命是我给她的,如果还有今天的事,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自然,林磊是不愿意把话说的这么难听的。

    凤怜希这条命是他救下的,她没有资格再作出任何轻生的举动。

    徘徊在病房门口,凤怜希眼泪在眼眶里打折转,带着哭腔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说道,“先生……对不起……”

    巨大的推力直让凤怜希一个趔趄,“凤怜希!你到底要害死多少人你才甘心!”

    叶如雪的声音听着悲痛欲绝的,看着完好无损的凤怜希她几近暴走。

    凤怜希不敢说话,愧疚感压抑着她,任凭叶如雪要怎么对她,她绝不还口。

    “病人还需要休息,你们不要吵!”路过的护士不耐烦的看着两个人,低声提醒,这才另叶如雪老实了下来。

    时间过去一个月,凤怜希因为跳楼的事情被命令不准再来医院,在叶家做各种粗活重活,叶墨深也一直在家静养,两个人似乎井水不犯河水。

    只是凤怜希心有愧疚,自从叶墨深救下她以后,她还没有来得及跟他说一声谢谢。

    她实在是觉得自己实在没有脸面说出口。

    叶墨深到底为什么……

    “怜希,你帮我把这杯茶端给先生吧,我内急……”那佣人不等凤怜希开口说什么,就径直把托盘放在了凤怜希的手上。

    佣人都知道伺候叶墨深并不是什么好活,尤其是现在手不方便的叶墨深,脾气大的狠,稍微一不留神就容易得罪了。

    凤怜希默默叹了一口气,她做苦差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点倒也不算什么,只不过,该来的终究是要面对了。

    “进。”叶墨深冰冷的嗓音透过厚重的木门传了出来,凤怜希又再三叮嘱自己,不要多事,放下茶杯出来就行。

    进了门,一切都十分顺利,叶墨深在忙着公务,没有抬头。

    凤怜希小心翼翼的放下茶杯,尽量少发出一点声响,避免引起男人的注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紧张,凤怜希的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茶杯在凤怜希眼皮底下晃了起来,茶水撒了一桌子。

    叶墨深紧皱着眉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文件夹也一并拿开。

    大概是晚了一步,文件夹已经湿了大半,就连男人的袖口处也浸湿了。

    叶墨深不耐烦的抬眼看了一眼一旁的佣人,看清楚容貌以后,眉头微蹙。

    “对不起先生!对不起!我马上收拾干净!”凤怜希顿时变得手忙脚乱。

    她越不想发生的事情就越是发生了,现在还没来的及道谢,反又给自己添上了一笔。

    “你这是觉得跳楼没砸死我,心里不痛快,想着用水烫死我?”叶墨深冷笑一声,把文件甩在桌子干净的地方,眼神凉薄的盯着凤怜希。

    果然,又得罪他了。

    “对不起,先生。”凤怜希低垂着头,浓密的睫毛止不住的颤抖着,耳根通红,手忙脚乱的把桌子上的茶水收拾干净。

    男人的话如同一记重锤砸在凤怜希的心上,她现在来不及多想了,收拾好了茶杯,连忙准备退出去。

    “凤怜希,我警告你,在你把罪赎完之前,别想着死。你没资格。”身后低沉的男声阴冷道。

    凤怜希抱着托盘,心脏简直就快要跳出嗓子眼,刚才的事情她简直就像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她原本想道谢的话也不必说了,说出来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是,先生,我马上换一杯新的。”

    叶墨深刚才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