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杀死那爱情 > 正文 第62章 就将唯一的一张湿纸巾给了他?
    临近年关,所有人都更加的迫切放假,尽快回家。这个时候如果需要出差,绝对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了。

    据说罗马那边的分公司出了点问题,需要叶墨深过去看看。

    这个消息一出来,家里的气氛顿时就低沉了几个度。

    “墨深哥,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啊?我都没有去过罗马呢?我之前看罗马假日的时候,就特别想去看看呢。”叶如雪缠着叶墨深说道。

    出差啊,她当然不能错过,两个人独处的机会是多么的难得。

    叶墨深眸光一闪,似乎想起了什么。

    那是两个年龄还小的女孩,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蹲在一边擦地板,两个人的目光齐齐盯着巨大的屏幕上面播放的罗马假日,看的津津有味。

    他的目光忽然投向正在擦窗户的凤怜希,那个想去罗马的话,似乎是她说的。

    小小的脸蛋样充满了憧憬和盼望,望着虚无的空气。

    似乎那样就能看到一样。

    忽然,他嘴角微微勾起,似乎想起了什么愉悦的事情。

    “墨深哥,你答应了吗?”叶如雪惊喜问道,高兴的差点抓着他的手跳起来。

    距离她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叶墨深皱了皱眉。

    “不行,你还在生病,在家好好养病。”

    “墨深哥,我没事的,我的身体很好的,我……”

    “听话,在家养病。”叶墨深不容置疑的话语一出,她就没了声音了。

    叶如雪瞬间犹如被霜打了的茄子,萎靡了下来。

    “怜希,去收拾去罗马的行李。”话音刚落,凤怜希就放下手上的抹布,老实上了楼。

    林磊跟在后面也上去了,叶如雪还在气愤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生病,一时没有发现异样。

    以往叶墨深出差的行李都是林磊和玉嫂收拾的,什么时候轮到年轻的女佣了?

    更何况林磊也在,玉嫂也在。

    幸好这个问题叶如雪没有发现,不然得发疯不可。

    别人没有感觉,凤怜希心里却是犯嘀咕的,难道说叶墨深又有什么想法了?

    “林秘书,我没收拾过先生的行李,要收拾哪些。”她上了楼就看到了林磊,好奇问道。

    林磊笑了笑。

    “你去收拾你的行李吧,先生的我来就好。”

    “我的?”凤怜希大惊。

    “是的,这次去罗马你跟着去照顾先生。”林磊笑眯眯说道,他的心里也是百般不解,只是聪明的他从来不问。

    凤怜希眉头紧皱,有种冲下去质问叶墨深想干什么的冲动。

    楼下叶如雪眼巴巴想跟着去,他不让;点名让她去,这不是让她招人恨吗?

    “这是先生说的。”

    凤怜希无奈,只能乖乖去收拾行李。

    经过了长途的飞机航行,来到了气候宜人的罗马。

    罗马的气候没有特别热和极度冷的时候,基本上一件毛衣一件风衣就能横穿罗马四季了。

    凤怜希跟着叶墨深进了酒店,林磊在一下飞机就有事去忙了。

    饭后两人各自回房,简单洗漱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凤怜希的门会被敲响。

    “先生?”她奇怪看着门外一身休闲装的叶墨深,这是要做什么?

    “收拾一下,出去逛逛。”叶墨深淡淡丢下一句话,转身下了楼。

    凤怜希愣了一下,半响才回过神来,这是准备要带她出去玩?

    赶紧收拾了一下,不敢让他久等。

    一路上,叶墨深带着凤怜希重温了罗马假日的拍摄地,也算是满足了她当初的念想。

    可惜的是,凤怜希全程小心翼翼,不敢放开了玩,生怕哪里热闹了叶墨深,紧张兮兮的。

    一路上虽然并没有玩的很开心,可心心念念的景色出现在眼前,凤怜希脸上一直洋溢着满足的笑容,看的叶墨深有些移不开眼。

    前方不远处一个小孩的哭泣声传来,凤怜希下意识的看了过去,脚下加快两步就要过去,忽然想到了叶墨深在这里,她回头迟疑看了他一眼。

    叶墨深跟着走了上去,凤怜希这才笑了一下。

    那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凤怜希结结巴巴问了半天,小孩听不懂她的话,哭的越来越伤心。

    后来还是叶墨深用意大利语跟小孩沟通了一会,才听明白他的话,是跟父母走散了,找不到父母了。

    叶墨深帮忙报了警,收好手机回头就看到凤怜希眼眶含泪,用双手比划着跟小男孩沟通。

    两个人你一下我一下,也不知道他们自己看明白对方的意思没有,反正叶墨深的角度看的是挺好笑的。

    他薄唇微微扬起,看着凤怜希笑的灿烂开怀,那发自真心的笑容,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原来她也不是一直那般的阴郁。

    凤怜希牵着小男孩的手,坐在路边等待着警车的到来,叶墨深一直静静站在旁边看着。

    罗马这边的警察出动速度挺快,没十分钟,警车就到了,带着一对年轻的男女,像是一对夫妻。

    夫妻俩见到小男孩扑了过来,抱住小男孩喜极而泣。

    看来应该就是小男孩的父母了。

    凤怜希站在一边,笑着看着他们一家团聚。

    短暂的相聚让的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分离的时候,都十分的不舍,最后无奈留下各自的电话,才分开。

    小男孩一家人离开之后,凤怜希还在原地良久才回过神。

    见到叶墨深居然一直站着等着她,她顿时一慌,急忙叫了一句。

    “先生?”

    “走吧,回去。”他收回目光,转身往前走。

    她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脑子里还在想着刚才那一家人,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

    能够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快乐高兴这么久,太单纯。叶墨深眼底闪过一丝的深意。

    “噼里啪啦”豆打的雨点不停的滴落砸在身上,两人连忙找地方躲雨。

    叶墨深牵着她的手往路边跑去。

    两人站在大厦的屋檐下躲雨,两人头上身上不可避免的湿了一点。

    叶墨深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水渍,俊逸的脸上带着一点的水珠,头发有些凌乱,带着一点的狂野,更加的吸引人。

    果然,长得好的人,怎么样都好。

    忽然一张湿巾出现在眼前,叶墨深听到抬眼望去,凤怜希白皙的小手伸到他的跟前。

    他随手接过擦拭起来。

    凤怜希从包里拿出来一包纸巾,抽出来小心擦拭着,一不小心纸屑挂在脸上,看起来十分的刺眼。

    偏偏她自己还没有感觉,认真对着别人的橱窗当镜子。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湿巾,目光复杂。

    “还有湿巾吗?”他忽然问道。

    凤怜希闻言尴尬的低下头,擦拭的动作跟着缓了下来。

    “没有了,就那一张。”

    “为什么给我?”他凝望着她,深邃的眼眸中似乎有着神秘的漩涡,只要看进去就出不来一般。

    她赧然笑了笑。

    “我记得你这个时候对干纸巾很是反感,就……”

    就将唯一的一张湿纸巾给了他?

    不管什么原因,叶墨深的眼底闪过了愉悦的神色。

    雨下的越来越大,看样子短时间是停不下来了。

    回头一看,轻笑了一声。

    “你的脸上。”叶墨深提醒一句。

    她疑惑伸手一摸,脸上细细碎碎的一片纸屑。

    不敢想象刚才她就是带着这样一脸的纸屑站着的,羞红了脸,地下头,急促的拍打着小脸,祈求将纸屑全部清理干净。

    心急动作就粗鲁,小脸被打的啪啪响,她是真的一点都不心疼自己啊。

    叶墨深看的直皱眉,将手中没丢的湿巾递给她,她接过去一下就擦干净了。

    “以后出门多带点湿巾。”尤其是女孩子,需要的时候更多。

    凤怜希以为他是在怪她带的少,闷闷的应了一声。

    “哦。”

    雨下的更大了,叶墨深皱着眉头给林磊去了电话,他准备是出来放松,就没有开车,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下这么大的雨。

    房屋的遮挡也没能完全挡住雨势,很快两人的大腿都湿了。

    “先生,这边。”凤怜希喊了一声,她那边有一个小小的角落,大概能容得下一个人侧立站着。

    叶墨深站进去刚好,她就让他过来了。

    “你进去。”叶墨深扫了一眼,淡淡说道。

    凤怜希一怔,随后笑了笑。

    “我个子矮,进去雨会飘到我的身上的,不合适。”

    他也明白,却没有听她的,只是将她推了进去,自己则靠在外面的一面,挡住外面来的风雨。

    凤怜希嘟了嘟嘴,没有出声。

    默默的偷偷往外挪了几步,将里面的位置让了一点出来。

    这个位置一个男人正好,她身材瘦削,进去还有一块空地能勉强让他进入半个身子,她出来一点,他就能多进去一点。

    叶墨深将她的动作尽收眼底,没有做声,当做不知道,顺着她的意思往里挪了挪。

    果然,她低垂着的脑袋露出了一抹窃笑,似乎以为他看不见。

    那一瞬间,叶墨深眼睛眯了一下,眼底愉悦之色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