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杀死那爱情 > 正文 第98章 我会想办法的
    翌日,事情查清楚之后,那个老师一直没有找到。

    联系上郭父郭母,两人都无比坚定的要求告张炎,没有别的路。就连叶墨深亮明沈面出面交涉,都没有让对方点头。

    凤怜希顿时就无奈了,整个人都消沉了下来,每天吃不下睡不着的。

    叶墨深看的无比的心疼,每天带着她出去吃饭,不在家的时候让家里的佣人注意着,不能让她人性的折磨自己。

    可惜的是这样也只能是强制着凤怜希吃饭罢了,对她的心情和目前遇到的困境没有半点帮助。

    凤怜希还在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时候,李玉华的电话又来了。

    “怜希啊,你去看你弟弟怎么样了?对方同意撤诉了吗?”李玉华语气急促的问道。

    凤怜希这才想起,李玉华身体不适,一直没有在警察局出现过。

    想到这个,不由得冷笑一声,是真的身体不适还是不愿意出去丢人呢?

    谁知道啊?张炎在警察局已经待了快一个星期了,李玉华一开始身体不适,这么久了难道去一趟,了解一下情况都难吗?

    不是那么担心张炎的吗?

    忽然,凤怜希对李玉华的孺慕之情也开始变的凉薄起来了。

    “他们不愿意撤诉。”凤怜希四处看了看,好在自己心情不好没有出门也没有去学校,周围只有自己一个人,不用被人看笑话。

    “什么?为什么不撤诉,你是不是没有跟他们说叶先生的存在?我不信他们知道了叶先生还敢继续告。”李玉华慌张又嚣张的叫嚣道。

    凤怜希忽然有些质疑对面的那个女人真的是她的母亲吗?记得上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卑微谦逊的人啊,这才多久不见,居然变得如此的面目可憎了呢?

    “先生一起去了,对方坚持不撤诉。”凤怜希心凉的说道,张炎的事情无法解决她担忧,可是李玉华的态度更是让她心寒。

    “什么?叶家出面都不行?那……那怎么办啊?小炎会怎么样啊?”李玉华没想到叶墨深出面了也不能解决问题,她一直以为叶墨深出面,什么事情都能解决才会这么放心的一切放手给凤怜希去处理的。

    可是现在一看,事情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了。

    “不知道,看法官的最终判决吧。”凤怜希心里有气,没有将老师这条他们一直在寻找的线索说出来,李玉华更加的着急了。

    “那小炎这几天在警察局还好吗?你有没有去照顾他,给他送吃的穿的?”知道张炎不能如同她想象那样顺利回来,李玉华瞬间就担心起他来了。

    凤怜希现在是真的愤怒了。

    “妈,我是叶家的佣人,我的时间不是那么自由的,你既然担心,你就自己去看看吧!去一趟警察局只要半个小时,你去一趟也就放心了不是吗?”

    不知道李玉华是什么心思,反正她有心将所有的一切都丢给凤怜希的目的是不用再看了。

    也许她是觉得,她完全撒手不管,凤怜希就不能推脱,必须一肩挑起来吧?

    说到底还是不信任凤怜希,不相信她会尽心尽力帮忙。

    “对!我自己去看看小炎去,你也要多想想办法,一定要将小炎救出来,他反正是不能坐牢的。”李玉华大叫道。

    凤怜希无奈的苦笑一声,就要挂断电话,那边李玉华却不让她挂,支支吾吾的半响没有说出话来。

    “怎么了?妈,没事的话我就挂了,我还要去上课。”凤怜希下意识觉得可能是出事了,只是她没有跟以前那样凑上去态度积极询问了。

    她一直念叨着跟对方的亲情,可是李玉华的行为和试探,已经几次伤了她的心了。

    她也觉得心力交瘁了。

    “上次你见到的那群人又来了。”李玉华见凤怜希挂电话的意愿强烈,这才将事情说了出来。

    凤怜希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

    回过神来之后,整个人猛地站了起来。

    “那你没事吧?他们说什么了?”

    上次讨债的人限定的时间是半个月,现在时间已经快到了。

    这段时间因为张炎的事情,她都给忘了。

    眼看着时间快到了,他们肯定会去找李玉华的。

    想到这里,她心急了起来,生怕李玉华受到伤害。

    “我没事,我没事,你别急,他们还想要钱,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让我们准备好钱,不然等到时间到了之后,他们会做什么就不知道了。”李玉华如此说道。

    她知道自己这样不对,将一切的麻烦事都推到自己的女儿头上,可是她已经没有办法了,凤怜希是她唯一的指望了。

    你让她想办法帮忙,他们就只能是死了。

    凤怜希脑袋一阵晕眩,感觉自己整个人飘飘忽忽的,不知道身在何处的迷茫。

    那边张炎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这边又有一笔巨债等着她去想办法。

    她觉得无比的烦躁,可是她还不能说,不然李玉华会承受不住。

    “我会想办法的。”她冷冷的回了一句。

    “恩恩,妈妈知道你不想麻烦叶先生,可是这个事情只有叶先生能救你,不然你去哪里能找到那么大一笔钱呢?”李玉华还是推荐凤怜希去找叶墨深,毕竟叶墨深好说话还愿意帮忙。

    至于凤怜希怎么想的,叶墨深已经帮了她很多了,她不想再用自己家里的事情去麻烦叶墨深。

    随口敷衍了李玉华几句,挂断了电话。

    整个人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想到那一笔钱,躺在床上都觉得身下似乎是有着钉子,让她浑身难受。

    睡不着只能马上起床,给高雯雯打电话,表示同意了借款的要求,让她帮忙问问看,能借多少。

    “怜希,你确定要借钱了吗?这个利息有点高啊,而且金额可能也不会太多。”高雯雯在电话那头跟张霞相视而笑,嘴里却无比关心的劝道。

    “我知道,你帮我问问吧,我确实是在缺钱。”凤怜希满脸苦涩说道。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借钱,曾经各种社会新闻都报道过各种因为借钱没钱还而发生的惨剧,她不是走投无路也觉对不会迈出这一步的。

    “行吧,那我帮你问问,有结果了我告诉你。”高雯雯满意的放下手机,跟张霞两人庆祝的拍了手掌,随后给叶如雪去电话。

    过了一天,凤怜希得到消息,借的钱到位了,让她去学校一趟。

    凤怜希见到的是一个矮矮胖胖却无比凶恶的男人,一脸横肉上下打量着凤怜希,目光似乎要吃人一般。

    “借钱是可以,五十万吧,签了这个协议钱马上到位。”矮胖男人,被人称为刚哥的男人这样说道。

    凤怜希露出为难的表情,哀求看着刚哥。

    “刚哥,能不能多借点,我缺的比较多。”

    高雯雯在一边看着不敢说话,她只是负责帮忙介绍人的而已。

    刚哥轻蔑看了看她,不屑的说道,“你是不是看多了,以为随便一个女人卖身的价格都很好吗?如果不是你条件不错,五十万我都舍不得出呢,你最多也只能借五十万,如果还不了就用你自己抵债,你以为你自己很值钱吗?”

    刚哥毫不留情的轻蔑语气,刺的凤怜希脸色惨白,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他踩在地上践踏了,嘴唇惨白,脸色涨的通红,最后还是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签了协议拿了钱。

    拿到钱凤怜希马上就去还给追债的人。

    老旧的房子里,刀疤男看到自助取款机上的五十万,轻笑一声。

    “你妈欠的是五百万,你在跟我开玩笑啊?这里才五十万啊。”刀疤哥把玩着手中的银行卡笑着说道。

    “我暂时没有那么多钱,先还一点,剩下的能在宽限一段时间吗?”凤怜希低头哀求道。

    刀疤男沉吟片刻,笑了。

    “当然可以,你给了钱,我给你宽限时间是可以的。我看看,五十万可以宽限你两个月,两个月后你拿五百万来,我们就两清了。”

    凤怜希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已经给了你五十万了,为什么还有五百万?”

    这……不是这么算的吧?

    刀疤男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你是觉得我们是开善堂的吗?这五十万当然是这两个月的利息了,不给利息就想将债务后退两个月,你有点不讲道理了吧?”刀疤男饶有趣味的说道,“你可是大学生,欠债还钱是正常的,推迟时间还钱给利息也是正常的吧?”

    凤怜希嘴唇微动,有心想说他这样的借款是犯法的,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说了也无济于事,只能默认了五十万的利息延长两个月的还款时间。

    刀疤男走了之后,她脚下踉跄,完全站不稳,只能靠着墙勉强支撑着自己。

    泪如雨下,第一次觉得人生在世这么的艰难。

    曾经她在叶宅里受了那么多的委屈,都没有觉得人生无望过,可是这短短才不到半年,她尝试着不叶墨深生活,就已经无数次的感到绝望了。

    两个月,五十万只能延长两个月,两个月后又该怎么办呢?

    她脑子一片空白,神思恍惚的回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