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杀死那爱情 > 正文 第112章 你不会躲开吗?
    “嘶……”凤怜希疼痛难忍的小声惊呼道。

    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也随之向后稍微的躲闪起来,见状叶墨深眼底闪过一丝心疼。

    语气减少些冷意的问,“还是很疼吗?”

    “嗯,有些,不过好多了,没关系的。”凤怜希紧紧的抿着嘴唇,倔强的不想再发出什么声音来。

    叶墨深笨拙且小心翼翼的帮凤怜希包扎好伤口,虽然外面看起来不怎么样,但还是暂时缓解了她的疼痛。

    “谢谢。”凤怜希面上绽放出真心实意的笑容来。

    “嗯。”叶墨深这时候语气虽冷,但却有那么一丝的不自然。

    两人没有注意的是,远处看着的叶如雪眼眸阴狠的盯着凤怜希的手,愤恨的眼神恨不得给她的手瞪出窟窿来。

    沙发上的两人有些微妙的气息升起,还没等两人有所动作,原本站着的叶如雪疾步走来。

    待走到凤怜希的身前才停下,眼眸歉意的伸出双手,紧紧的捏住凤怜希受伤的地方说,“哎呀,怜希,刚才是我语气不对,你不要在意,我之前的话好不好?”

    “不……怎么会啊!”被捏疼的凤怜希眼眸不接的盯着叶如雪说,最后实在是受不住她手上的力道,才耿直的说,“如雪,你可不可以先放开啊,我的手有些疼了。”

    闻言,叶如雪手上的力道只增不减,但面色还是平静的说,“啊?什么?怜希,你怎么这么说话的啊?你这样子会让墨深哥哥误会我的。”

    “没,如雪,我不是……”凤怜希烫伤的地方被捏的生疼,想拿开叶如雪的手却没成功。

    叶如雪眼角含泪的控诉着坐在上发上的叶墨深,只见他眼神不以为意的盯着叶如雪的手。

    那眼神专注的让叶如雪想要落泪,泪水像是随时可能掉落一般,她委屈的直直看向没有什么动作的叶墨深。

    没有多余的动作,叶墨深起身上前一步,伸出手掌用力的抓住叶如雪的手,语气锋芒外放的说,“叶如雪,拿开你的手。”

    “啊……墨深哥哥,你弄疼我了!”说着这话叶如雪虽心有不甘,但还是让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那样子外人看了都会心疼几分的,可对面看着的叶墨深像是没有看见眼前娇弱的泪人般。

    神色不为所动,反倒是眸子认真的盯着凤怜希,语气不善的说,“凤怜希,你是傻了吗?你不会躲开吗?”

    “我……”凤怜希不知道要说什么,把想说的话直接的吞了回去。

    这样的叶墨深她真的有些害怕,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激动的起身。

    “叶如雪,你要是太闲就出去去购物,不要在我眼前乱晃!”叶墨深眸光深冷的盯着她警告的说。

    没想到事情会向着这个方向发展,叶如雪选择短暂的妥协,不过这不代表这事就这么算了。

    走过凤怜希的身边,叶如雪用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怜希,你真是好样的!”

    这话在凤怜希听来,就真的是表扬她,也没有那么多,她报以微笑的看着步伐紊乱的叶如雪。

    望着那站着走神的凤怜希,站着的叶墨深一把搂过不看他的女人,用压抑的声音说,“跟我去医院。”

    没等凤怜希反应过来,叶墨深就对着管家命令道,“备车,去医院。”

    “怎么要去医院啊?叶墨深,是你身体不舒服吗?”凤怜希像是好奇宝宝一样,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问叶墨深。

    实在忍受不了她一直问,索性语气冷硬的说,“凤怜希你闭嘴,不是,从现在开始,你跟我走都不许说话!”

    真的是不让说话就不说话,那么凶干什么?

    瑟缩下脖子的凤怜希,就真的在路上也没有说什么,乖巧的跟在叶墨深的身后。

    安静的就像是没有她这个人一样。

    待找来医生诊断的时候,医生开口询问凤怜希说,“手是什么时候烫伤的?”

    “……”

    凤怜希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眼神隐晦的瞅着旁边冷脸的叶墨深。

    医生一连的问了好几个问题,凤怜希都没有说,只是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在说话一般的瞪着。

    最后无奈的叶墨深,实在受不了这样,声音淡淡的说,“医生问你,赶紧回话。”

    无奈的医生开始以为面前的患者是个聋哑人,可此刻才发觉好像并不是这样子,不过他只想快点的看完离开。

    毕竟冷空调虽然好,但是直面吹太多的冷风还是伤害身体的。

    目前叶墨深就是这大型的中央空调,而且是全方位无死角的那种。

    呆愣的凤怜希,诧异的睁大无辜的眼眸,眼毛蒲扇蒲扇的说,“先生,是你不许我说话的。”

    说话也是你,不说话也是你!

    这些话凤怜希只敢在心中嘀咕,要是真的说出来,叶墨深指不定怎么对她呢!

    医生诊断完离开,病房里剩下叶墨深和凤怜希,两人尴尬的坐着。

    最后开口化解尴尬的凤怜希,眼眸有些委屈的盯着叶墨深问,“我们可以走了吧?刚才医生都说我没什么的,就是上点药就好了。”

    “凤怜希,你是女人你知道吗?烫伤处理不好会留下伤疤。”叶墨深怒意明显的露出说。

    “我……当果然知道,我不是女人难道墨深你是啊?”凤怜希说完这不经大脑的话后就开始后悔。

    果然听见这话后的叶墨深,眼里瞬间变成清冷的眸光,渗人的冷意让凤怜希很不舒服。

    而叶墨深生气的是,凤怜希不知道反抗,之前叶如雪捏她烫伤的部位时,烫坏的皮肤被她生生的抠了下来。

    这也是叶墨深为何领凤怜希出来医院包扎的原因,要是些细微的伤口他还可以略微的尝试。

    可凤怜希的创伤因之前的拉扯变的红肿起来,而她却还满脸的笑嘻嘻。

    要说最苦的也是凤怜希,招谁惹谁了不是受伤就是被人冷脸相待。

    生闷气的叶墨深转身离开病房外,看情形不对的凤怜希,赶紧一路小跑的跟在他的身后。

    要知道她跟上的原因是,凤怜希担心他没有付医药费,会不会气的当场给她扔在原地不管呢。

    上了车后,叶墨深冷淡的对着司机命令,“回家。”

    一路上两人无话,到了叶墨深的别墅后,不用他提醒凤怜希就主动的下了车接着跟着他走。

    这时叶墨深微抿的薄唇才放松下来,但也没有给身后的凤怜希好脸色看。

    管家见叶墨深回家,赶忙上前对汇报说,“先生,毕家来人了,在客厅等您。”

    “知道了,领凤怜希回房间。”叶墨深特意的命令道。

    深觉犯错误的凤怜希,情绪低沉的跟在管家的身后,只听管家有些担忧的问,“怜希,你还好吧?”

    知道管家是在问之前的伤,凤怜希展开阳光般的笑容说,“林管家,谢谢你,墨深已经带我去医院处理过了。”

    “怜希……以后还是和如雪保持些距离的好。”林管家不忍心看着凤怜希被欺负,语气善意的提醒说。

    知道林管家是为了她好,但有些事情即使她躲着,也是会找上门来的。

    “对了,林管家,毕家的人来找墨深是做什么?你知道吗?”凤怜希眼眸里闪着好奇的眸光。

    林管家被她吸引住,反应过来后随即尴尬的说,“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好像是生意上的往来。”

    待两人快走到凤怜希的时,她开心的笑着安慰说,“没关系的,林管家,我就是好奇的问下。”

    想要说什么的林管家,还是没有把最后要说的话说出来。

    此刻叶墨深领着毕礼去了书房。

    进到里面后不用叶墨深主动说,来人很随意的走到沙发上坐下,眼眸泛着戏虐的光芒。

    “找我什么事?”叶墨深不想废话先出口问道。

    俊逸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的叶墨深,眼神清冷盯着对面的毕礼,使的对方收起微笑的表情。

    稍微的收敛眼眸里的情绪,毕礼语气轻松开门见山的说,“毕家,我想要当家主,所以我想和你合作,你看怎么样?”

    等了半天叶墨深都没有回答他,之前的志在必得在他冷漠的眼神瞬间被击垮。

    “不怎么样。”叶墨深回了句可有可无的话。

    给毕礼的感觉是赤果果的藐视,不想被看不起的他,想了下对策说,“我可以利用我爸的权利,让我们合作的。”

    “毕礼,你觉得现在,你有资格在这跟我提这个要求?”叶墨深面露不善的问。

    “怎么没有,我就是想来找援军的,不是来看你的脸色的,叶墨深,你要是能帮我就答应,不能我就另外找别人。”毕礼说这些话的语气很着急,眼里带着明显的怒意,身子被叶墨深的态度气得发抖。

    “出门右转不送,林管家在等你。”听完他的话叶墨深没有打算给他继续下去的机会。

    想必毕礼能进来,是因为林管家考虑到毕俊驰父亲的关系,不然这种小虾小鱼怎么会随意放进来猖狂。

    送完人的林管家自觉的敲门进来,神色淡定的站在叶墨深的旁边说,“先生,是我的疏忽,不过毕礼是用他父亲的名义来的,我没办法不让他进来。”

    “一个私生子而已,还能闹出多大的风雨不成?不用在意。”叶墨深挥挥大手随意的说。

    觉察叶墨深的心情还可以,林管家接着说,“先生,如雪小姐她让我转告您,她去骑马了。”

    “还真是胡闹,找人陪着她去了没有?”闻言叶墨深脸色骤变的问话。

    “去了先生,已经派保镖保护如雪小姐的安全了。”林管家眼微变的回应着。

    过了半小时后,起身走出书房叶墨深上楼去找受伤的凤怜希,想要看看她烫伤的地方好点没有。

    没有敲门直接推门的叶墨深,入眼的是一片雪白的肌肤,房间里的凤怜希一点也不知道身后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