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杀死那爱情 > 正文 第177章 实在也是被逼无奈
    只是紧紧咬着嘴唇,倔强的没有说话,叶墨深知道她受了委屈,将她搂在怀中,紧紧护着她。

    一路将她带出了医院,叶如雪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恨得牙痒痒,又是叶墨深,为什么叶墨深总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看到徐嘉言的时候,叶如雪愣了愣,有些不甘,最后只能默默的离开。

    徐嘉言跟在两人身后,出了医院,凤怜希直接上了叶墨深的车,徐嘉言淡淡的撇了两人一眼,犹豫片刻,还是缓缓道,“怜希,你也别太担心,这件事我相信不是你做的。”

    凤怜希抬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也没有表态,只是神色默然,眼神空洞,叶墨深听到他喊得这么亲热,有些不悦,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当做警告,直接将车开了出去。

    回去之后,凤怜希说自己有些疲惫,直接回到了房间,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叶墨深看到她这个样子,有些心疼,但也没有打扰她,只是让她不要想太多。

    凤怜希闷闷的点了点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直接回到了房间,叶墨深有些担心,无奈的叹了口气,晚上,叶墨深见凤怜希一直在房间中没有出来,有些担心,打算去看看。

    直接推门而进,看着躺在床上的身影,叶墨深慢慢走近,睡梦中的女人眉头紧皱,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似乎睡得并不安稳。

    叶墨深坐在旁边,伸手轻轻拂去她额头的汗珠,在触碰到她额头的时候,手心传来滚烫的温度,低头,皱眉看着她。

    “知道吗?你在发烧。”叶墨深紧张的看着她,感受着她身上滚烫的温度,有些无奈,看着她虚弱的模样,第一次,他静感觉如此的无力,看到她这样难受,他却什么都不能做。

    叶墨深让管家叫医生过来,叶墨深一直在旁边守着她,担心她出什么事,凤怜希一直都是处于迷糊状态,医生过来给她检查,看着她的病症,叹了口气,“夫人的确是感冒了,不过,用药方面可能有点麻烦。”

    “用药麻烦?”叶墨深不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医生看了看凤怜希,才缓缓道,“夫人现在怀有身孕,随便用药可能会比较慎重。”

    听到怀孕,凤怜希和叶墨深都有些惊讶。

    但更惊讶的是凤怜希。

    她怎么都不会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怀孕,叶墨深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中有些复杂,一时间也有些无措,轻微颤抖的双手暴露了他的情绪,他和怜希第一个孩子。

    医生先开了一些不会有太大药性的感冒药,等到医生离开,叶墨深坐在旁边,坚定的看着她,“怜希,你放心,我一定会平息这件事情的,不会让你受委屈的,现在有宝宝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突如其来的孩子,让两个人都很高兴,看着叶墨深紧张的模样,凤怜希也甜蜜的扬了扬嘴角,虽然不知道在这个节骨眼这个孩子的到来是好还是坏,但至少这是她和叶墨深的孩子,心中不仅也有些期待。

    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眼中一片柔色,“说实话,我还没做好当妈妈的准备。”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会这么早就做母亲。

    “以后就有准备了。”叶墨深轻轻搂着她,眼中一片柔色。

    “你现在就在家安心养胎,不用担心这么多,交给我就好。”叶墨深看着她,坚定的道,凤怜希点了点头,幸福的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也不仅有些期待这个小生命了。

    回到别墅,看到保姆都在准备营养粥,每个人都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叶如雪撇了撇嘴,疑惑的看着保姆手中的一碗汤,“阿姨,今天有什么人要来吗?”

    “不是,是夫人怀孕了。”话音落下保姆便直接去了凤怜希的房间。

    听到凤怜希怀孕,叶如雪整个人愣在原地,双手紧握成拳,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恨意,该死的,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怀孕,不允许,她绝对不允许。

    叶如雪匆忙跑到凤怜希的房间,看着桌子上摆的全是补品,咬了咬牙,装作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怜希姐姐,听说你怀孕了,真的吗?真是恭喜你了。”

    表面装出一副高兴的模样,背地里却恨的牙痒痒。

    凤怜希并没有察觉到什么,整个人完全沉浸在喜悦中,说了声谢谢,虽然还是有些发烧,但这个孩子的到来完全让她忘了这回事。

    看到她一副慈母的样子,叶如雪就生气,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她发誓,一定不能让这个孩子顺利出世。

    而另一边的白欢欢,经过抢救,算是度过了危险期,只是因为重伤导致了双腿残疾,或许以后都很难站起来。

    听到这个消息,白欢欢的父母悲痛欲绝,发誓一定要找出凶手,等到白欢欢醒来的时候,媒体也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匆匆赶来。

    “白小姐,请问凶手到底是不是凤怜希?”

    看着围在病房的记者,白欢欢有些发懵。

    “欢欢,你就说吧你放心,妈妈会给你做主的,我们都不会放过凶手。”白欢欢的妈妈有些着急的看着她,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她。

    白欢欢一时有些慌乱,目光闪躲,对于凶手到底是谁,有些不敢开口。

    在所有人的逼问下,许久,才支支吾吾的道,“我忘了,我有些累了,什么都不想说。”

    说完,便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不在理会。

    任凭外界传来怎样的声音,都不开口,那些人知道问不出什么,只得识趣的离开。

    “欢欢,为什么不愿意说,还是你有什么难言之隐?”等到所有人都离开,白欢欢的妈妈看着自己的女儿,有些心疼,她担心自己的女儿是被人威胁才不说。

    “妈你先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我真的没什么事,你放心,只是有些累了。”话音落下便不在开口,白欢欢的母亲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办法只得在外面等待。

    “妈妈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叫我。”看着并没有理会自己的白欢欢,白欢欢的母亲摇了摇头,便出了病房。

    等到所有人离开,白欢欢坐起来,四周传来消毒水的味道,记忆开始变得清晰,她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站在窗台,有一个人过来忽然推了她,她才会坠楼的。

    当时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女人,更不可能是凤怜希。

    正在发呆期间,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在空荡荡的病房回响,吓了她一跳,接起来,是个被处理的声音。

    “你是谁?”白欢欢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凤怜希怀孕了。”电话那边低低的道,白欢欢愣在原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凤怜希居然在这个时候怀孕了。

    叶丽娟不知从何处知道了凤怜希怀孕的消息,虽然之前对她有意见,但想到叶家现在后继有人,不仅也有些高兴,之前的事情,她也打算不计较。

    叶丽娟主动去了别墅,看到躺在床上的凤怜希,因为生病身体显得格外单薄,医生过来的时候,得知了她还在发烧感冒。

    “医生,一定要照顾好她。”叶丽娟对医生千叮咛万嘱咐,等到医生离开,叶丽娟坐在床边对凤怜希嘘寒问暖。

    凤怜希诚惶诚恐的回答,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有些受宠若惊。叶丽娟忽然从怀中摸出一个镯子,光是那颜色便可以看出价值连城。

    叶丽娟将玉镯放到凤怜希手中,凤怜希连连摆手,不解的看着她,“姑姑你这是干什么?”

    “这是叶家祖传的玉镯,拿着吧。”说着就将玉镯带到她手上,凤怜希不敢乱动担心碰坏了玉镯,只是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你现在已经是当妈的人了,不要太激动,我这么做,也只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叶家的血脉,你收着吧,我只是给肚子里的孩子的。”叶丽娟有些嗔怪的看着她,似乎在为她的鲁莽生气。

    听到她这么说,凤怜希才勉强点了点头,虽然心中还是有些别扭,“谢谢姑姑。”

    叶如雪听到叶丽娟过来,特意跑到凤怜希的病房,正好看到眼前一幕,眼睛瞬间就红了,心中说不出的嫉妒,更多的是生气,当年姐姐在的时候都没有得到这个玉镯,凭什么现在给了凤怜希。

    “你现在还是先把感冒养好,不然对孩子也没有好处,缺什么尽管告诉墨深,我也会让人给孩子准备的。”因为有了孩子的缘故,叶丽娟对凤怜希的态度也没有以前那么刻薄,可以说是柔和了不少。还特意关心了一下她的感冒,让凤怜希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

    似乎看出了她的不自在,叶丽娟赶紧宽慰道,“你不用有太多压力。”

    凤怜希勉强点了点头,叶丽娟随便问了几句,似乎就像聊着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