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杀死那爱情 > 正文 第219章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一辆奢华的黑色劳斯莱斯在公路上疾驰,叶墨深俊逸的轮廓神色清冷,脑海中一遍遍的回荡着林磊电话里说的每一个字。

    叶静瑶。

    迄今为止,他几乎有那么些许的时候,都要将这个名字彻底遗忘了,却在此时,又再度想起。

    回到公司,叶墨深直接叫来了林磊,“到底是什么事儿?”

    林磊皱了皱眉,将一封EMS邮件交给他,神情严肃,“叶总,关于太太的事情,还在调查之中,若有消息马上会向您汇报的。”

    林磊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次凤怜希失踪,是最棘手的一次,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发动了所有的力量,但都只是有了一点眉目。

    然后,他又将一份EMS快递递给了他,“叶总,这份EMS文件上,写了您和叶小姐的名字,所以我就……”

    其他的话没说,但林磊看到叶墨深沉冷的脸色时,就已经全然了之。

    时至今天,那个女人在老板心中的地位,仍旧可以想象。

    叶墨深接过里面手中的邮件,快速的打开,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这封邮件的内容,第一次,他竟有些犹豫。

    难道这件事情和叶静瑶也有关?叶墨深打开邮件,信件上赫然印着一个血手印,很明显这不是快递员派送,应该是有人私自送过来的,只是那个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深吸一口气,调节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在面对凤怜希的安危上,他一向自侍的冷静,都不复存在,他现在只想让凤怜希平安无事。

    “继续调查这件事情,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叶墨深冷冷的吩咐道,现在他只关心凤怜希的安危。

    林磊立刻找人去调查,叶墨深坐到办公桌前,从邮件里面拿出U盘,插进电脑里面,打开了那封邮件,在里面发现了一份录音文件,还有一张截图照片,或许是年代太久远的缘故,那张截图照片显得很旧,画面模糊,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有什么。

    叶墨深看了看,发现那张截图是用一种老式监控录像拍出来的视频截图的,在那照片上,隐隐约约可见凤怜希的父亲凤云翔和一个戴鸭舌帽和口罩的男人见面的场景。

    叶墨深微微眯了眯眼,眼中闪过一丝寒意,缓缓将鼠标点到那份录音文件上,播放。

    他听着那份录音文件,有些不寒而栗,那上面说的正是当年叶静瑶被绑架的事情。

    那个男人让凤云翔假装和同伙抢劫银行,但是要在过程中以失手的方式打死叶静瑶,叶静瑶第二天肯定会去银行的。

    凤云翔没有多想,直接答应了下来,叶墨深面色有些难看,一直以来,他和所有人包括警方的调查,都认为凤云翔当年是无意中失手,导致枪支走火,才造成了叶静瑶的死,但他从未想过,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一定要至叶静瑶于死地,这一切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一时间,所有问题扑面而来,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正在想的时候,林磊忽然从外面晃晃忙忙的进来,语气焦灼又带着一丝欣喜,“总裁,凤怜希找到了。”

    听到凤怜希找到了的消息,叶墨深立刻站了起来,神情有些激动,只要找到了他就一定能将她带出来。

    “对了,林磊,你顺便调查一下,这份邮件到底是谁寄过来的,还有这里面的录音文件当年叶静瑶的死究竟是怎么回事。”像是想起什么,叶墨深忽然道,他有种直觉,当年叶静瑶的死可能和凤怜希被绑架的事情。

    叶墨深心情复杂,但还是开车直接去往了林磊给他的地点,心中百转千回,一边是凤怜希的安危,一边是叶静瑶死亡的真相,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切早有预谋,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发现,薄唇紧抿,眼中闪着深深的寒意。

    与此同时,凤怜希在房间中,因为手被绑住,整个人十分难受,靠在角落,心中却说不出的镇定。

    外面忽然出现????的脚步声,凤怜希吓了一跳,赶紧压低了声音,听着外面的动静,隐约间,竟听到了自己父亲凤云翔的名字。

    凤怜希皱了皱眉,他们为什么会突然讨论到自己的父亲?有些不解,往门口用力挪了挪,贴在门后听着外面的讨论声。

    “不管怎么样她也算是凤云翔的女儿,不能伤害,就当是看在老凤的面子上也不行。”其中一个人对着另一个人轻声道,似乎起了恻隐之心。

    “可是她现在是我们绑架过来的人质。”

    “没事,这些事不影响,还是给老凤一个面子吧。”

    话音落下,凤怜希便听到一阵手机铃声,随即便传来脚步离开的声音,凤怜希有些疑惑,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什么意思?片刻之后,她发现有人站在了门口,赶紧靠在墙上,装作闭目养神的模样。

    其中一个绑匪进来,看了看一旁的凤怜希,叹了口气,走到她面前蹲下,忽然伸手将她嘴上的胶带扯开。

    “你们刚刚提到了我父亲,你们怎么认识他的。”胶带刚被撕开,凤怜希便连珠炮似的提问,她现在满腹疑惑,这两个人似乎和她父亲认识,可是她从未听谁提起过。

    再加上现在她已经知道他们不会伤害她,便更没有什么顾忌,绑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答非所问道,“松绑就不用了,给你胶带撕开你也好受点。”

    话音落下,便转身离开了房间,等到没有声音,凤怜希有些懵,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父亲和这些人到底有什么关系,他们又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有些心神不宁,凤怜希忽然用力挣扎,想要逃脱,手中的绳子磨的她的手生疼。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有办法,她现在更担心叶墨深找不找得到她,这么久都没有动静不仅也有些担心。

    凤怜希有些焦急,正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门忽然被撞开,徐嘉言和姚成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坐在角落得凤怜希才松了口气。

    “怎么样,怜希你没事吧。”徐嘉言冲到凤怜希面前,替她松绑。

    突然出现的徐嘉言和姚成让凤怜希也有些惊讶,“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徐总为了找你,用尽了各种办法才查到你被绑架到这里来的。”

    “不要胡说。”徐嘉言瞪了姚成一眼,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凤怜希,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异样才松了口气,凤怜希没有说话,装作没有听到的模样,心中却有些复杂。

    “我们赶紧离开,其他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徐嘉言检查了一下凤怜希身上,发现除了被绳子绑过的痕迹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大碍。

    凤怜希揉了揉手腕,脚因为被绑的太久,站起来的时候忽然一软,往旁边倒去,好在徐嘉言及时抱住了她。

    “没事,可能是绑的太久,有些脚软,休息一下就好了。”凤怜希有些尴尬。

    徐嘉言犹豫片刻,不等凤怜希同意,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凤怜希惊呼出声,挣扎了一下,想让他放她下来,“我休息一下自己能走。”

    “现在不是在这里多做停留的时候。”徐嘉言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

    挣扎多久,徐嘉言就和姚程一起赶来了,撬开了手铐抱着她离开,却遇到了正好赶来的叶墨深。

    说话,开始往外面走,凤怜希眼神低垂,没有在多说什么,几人刚走出去,便碰到迎面而来的叶墨深,看到凤怜希被徐嘉言抱在怀里,叶墨深眼中闪过一丝寒意。

    “还真是麻烦徐总了,只不过现在我过来了,你可以把怜希交给我了。”叶墨深扬了扬嘴角,有些嘲讽的道,话音落下,便准备去接凤怜希。

    徐嘉言向后退了一步,冷冷的看着他,“这就是你所谓的保护好她?你根本没有保护她的能力,以前叶静瑶是这样,现在风怜希也是这样,你都让他们受了伤害。”

    听到他这么说,叶墨深眼中闪过一丝寒意,他最不想的就是徐嘉言提起这个,本来两人也算是情敌,不管是商场上还是情场上,他们从来都是竞争对手,叶墨深上前一步,强势的拉着徐嘉言的手,“我警告你,徐嘉言,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不要忘了,怜希现在是我的妻子。”

    徐嘉言冷哼一声,将凤怜希放下来,却不让她离开,将她拦在身后,抬了抬下巴,毫不示弱的道,“叶墨深,以前我就将静瑶让给过你一次,但是你呢,你却让她出事了,这次说什么我都不会在让怜希重蹈覆辙。”

    听到他叫的这么亲热,叶墨深脸色猛然一沉,直接上前将凤怜希抱起,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不会辜负她们。”话音落下,温柔的回头看了她一眼,“走,我们回家。”

    徐嘉言眼中闪着复杂的光,他知道,凤怜希现在是叶墨深的妻子,他什么都不能做,但又不想看着她和叶静瑶一样受伤害,犹豫片刻,还是对叶墨深警告道,“希望你保护好她,不要再让她受伤害嘛,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当初静瑶就是这样,我不会再犯第二次这样的错误。”

    叶墨深回头,觉得有些好笑,“我自己的妻子我自然会保护好,怜希和当年的静瑶不同,她现在是我结了婚的妻子,希望你不要妄图打她的主意,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说着,便将她带上了车,直接离开。

    看着叶墨深离开的身影,徐嘉言心中说不出的复杂,苦涩的扬了扬嘴角,以前在静瑶选择的时候她没有干涉的权利,什么事都做不了,现在还是这样吗?他就永远只能做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一切发生却无能为力。

    他忽然有些恨,恨为什么总是晚来一步,为什么总是输给叶墨深,看到徐嘉言状态不对,姚程有些担心,上前关心了两句,也没再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