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杀死那爱情 > 正文 第326章 白热化的战斗
    一旁的叶墨深神色复杂,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经商天才霍尔?

    他也能看得出来,这次白契选择的项目,正好迎合了大众的慈善项目,再加上儿童公益,对现在一大留守儿童做了分析,听到黄心语讲的时候,再加上经商天才霍尔的名头,台下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们的演讲项目。

    凌天奇看到黄心语,神情复杂,他忽然想起,好几天都没有看到黄心语,却没想到居然去了叶氏。

    因为之前做了功课,黄心语详细的讲解了这个项目,霍尔看了看台下其他人的反应,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对于他的这个策划,他一直都是胸有成竹。

    “以上就是我对诺亚计划的演讲,未来的发展大家应该也可以预估到。”黄心语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台下瞬间掌声雷动。

    “请问,叶氏为什么昨天放弃招标,是因为策划还没有做好吗,还有,黄小姐为什么会去叶氏做秘书,是黄总对你不好吗?”一个记者忽然大声提出了疑问。

    黄心语微微扬了扬嘴角,果然如白契所说,他们会问这些问题,轻咳了一声,声音甜美,按照昨晚说的剧本,将目光意味深长的看向凤怜希,缓缓开口。

    “相信大家都很好奇昨天我们为什么放弃,其实事情很简单,我们也应该给大家一个交代,诺亚项目本来是我们叶氏准备策划比赛的时候拿出来的,所以还没有做到完美,我们昨天招标的策划,没想到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别人窃取了,至于我为什么会去叶氏,叶氏本来就帮过黄氏,我去感谢这份恩情,也正常。”

    话音落下,黄心语故意两目光看向凤怜希,眼中闪过一丝挑衅,此话一出,台下立刻骚动起来,所有人都开始交头接耳。

    “正好,昨天zoe小姐演讲的项目和我们前几天被人窃取的策划案几乎一直,这真是太巧了,不过我也有些好奇了,不知道zoe小姐有没有兴趣在上台给我们讲一下后续发展和具体内容。”

    听到这,大家纷纷都将目光看向了凤怜希,想确定黄心语说的是真是假,毕竟偷窃策划案的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如果有人故意想闹大,事情就比较严重了。

    全场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凤怜希,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大家都知道现在叶氏白契当家,和叶墨深的恩怨大家应该也清楚,现在黄小姐说话毫无证据,如果到时候证实自己是错的,那是否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道歉。”

    徐嘉言忽然站了起来,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凤怜希,最后将目光看到黄心语身上。

    叶墨深微微眯了眯眼,起到一半的身体又缓缓坐下,既然有人愿意出头那他也落得清闲。

    “那就要看大家的判断了。”黄心语微微扬了扬嘴角,一副毫不担心的样子。

    所有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兴致勃勃的看着两家的斗争。

    徐嘉言这时开口,一方面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徐氏和凤怜希有关系,另一方面也可以起到威慑力。

    凤怜希倒是淡定的很,缓缓起身,走上台,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她身上,“既然大家都想看,那我自然要好好讲解一番。”

    看到凤怜希一副自信的模样,黄心语眼角跳了跳。

    凤怜希下意识的看了叶墨深一眼,昨晚的时候,他便想到了这种情况,所以早就将这份策划案策划了一下,如果说之前还是白契的项目。

    那现在,他就是赋予了这份策划案生命,听到她的演讲,台下的人都好奇的看着,黄心语在一旁,双拳紧握,心中有些不甘。

    本来想趁着这个机会让凤怜希难堪的,没想到他们早有准备,台下的霍尔看着凤怜希,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不愧是能和他齐名的女财阀,虽然是女流之辈,今日看到,才知道她谈吐不凡,身上的气质不是一般女子可以比的。

    讲完之后,台下同样是雷鸣般的掌声。

    “这次不仅要感谢徐总帮忙,还有凌氏集团凌总,如果不是他之前告诉我有人要害我,我还真的不知道。”凤怜希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黄心语,舆论立刻一边倒,都觉得凤怜希口中的某人是叶氏。

    听到凌天奇的名字,黄心语很恨的下台,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的败露居然是凌天奇。

    回到座位上,黄心语坐在位置上一直碎碎念,这次入围招标会的有徐氏,凌氏,叶氏和凤怜希,因为凤怜希和叶氏的项目都十分新颖,最后两个方案都招到了高价。

    霍尔默默出了会场,给白契打电话。

    叶墨深和凤怜希一起离开会场,走到半路的时候,凤怜希去了一趟厕所,叶墨深等在原地,忽然一个人挡在了他面前。

    叶墨深懒懒的抬了抬眼,看到面前的人,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蒋悠柔穿着一身白裙,痴痴地看着他。

    “你来做什么?”叶墨深语气中充满了不耐,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她还来做什么。

    对蒋悠柔的纠缠,他的耐心也慢慢到达了极限,如果没问题,他恨不得她立刻消失在他眼前。

    “墨深,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如果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说就行了,不要总是赶我走,不要讨厌我,这次我过来是恭喜你的,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你不肯接受我对你的感情。”

    蒋悠柔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今天她看到凤怜希的策划案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嫉妒,为什么,她能够得到这么好的男人。

    叶墨深撇了撇嘴,对于这个女人,他真的是不想理会,正准备下逐客令,蒋悠柔眼神闪了闪,忽然直接冲上来,踮起脚尖强吻了他。

    他没想到她居然敢这么大胆,心中一种,反应过来忽然重重地推开蒋悠柔,眼中一片厌恶,重重地擦了擦嘴唇,像是接触到了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

    “蒋悠柔,你到底要做什么?”

    蒋悠柔低着头,一副委屈的模样没有说话,叶墨深感受到一片冰冷的目光,回头,正好看到凤怜希淡淡的看着两人。

    蒋悠柔眼中闪过一丝疯狂,凤怜希抿了抿唇,没想说话,从另一边直接离开,蒋悠柔看到她这个模样,嘴角扬起一个得逞的笑意。

    凤怜希没想到出来会看到这样一幕,心中有些复杂,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闷闷的,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叶墨深心中一惊,赶紧追了出去,“怜希,怜希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此时的蒋悠柔脸上挂着泪痕,带着一丝疯狂,似乎很满意刚刚的杰作。

    叶墨深追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凤怜希上了车离开,心中对蒋悠柔也更加厌恶,双拳紧握,该死的,看来他还是太仁慈了。

    “徐总,今天下午还有一个会议,你要不要…”姚成看了看一旁的徐嘉言,看了看下午的行程,开口问道。

    徐嘉言看着凤怜希离去的方向,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犹豫片刻,才缓缓开口,“下午的会议延后,本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顺便把我今天下午的安排全部推掉。”徐嘉言飞快地安排好了事情,让姚成去办,自己则开着车离开。

    叶墨深担心凤怜希会胡思乱想,记下了她的车牌,开车追了出去,如果不及时解释清楚,恐怕又会让怜希误会,好不容易赚来的好感,到时候什么都没了。

    一路上司机都在观察凤怜希的表情,看到她冰冷的模样,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好不容易到了她说的酒店,下车之后,回到房间,徐嘉言已经等在门口。

    看到她立刻迎了上去,“今天的招标会…”

    因为叶墨深的事情,凤怜希这一会心情不是很好,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想摆脱这种感觉,她便越不舒服。

    也不让徐嘉言进房间,两人就站在门口,徐嘉言找着话题,但见凤怜希都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有些难受,良久,才缓缓开口,“怜希,你是不是爱上叶墨深了。”

    此话一出,凤怜希错愕的抬头,脑海中浮现的竟然是今天蒋悠柔吻他的画面,甩了甩头,眼神闪了闪,正准备开口,却被一道冰冷的声音打断。

    “是与不是,这都不是你该管的事。”叶墨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酒店,一上来便看到徐嘉言,眼中闪过一丝不悦,态度自然也不好。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徐嘉言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这是我和怜希的事情。”

    凤怜希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不想听到两个人在这里争吵,打开房间门,冷冷的道,“我累了。”

    一旁的叶墨深冷冷的看了徐嘉言一眼,趁机跟在身后进去,不等徐嘉言反应过来,直接反手关上门将他关在了外面。

    凤怜希一进房间也不理会叶墨深,直接坐到床上,说实话,在车上的时候,她就已经没有多生气了,她想不通的就是,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徐嘉言的话像一记重锤,重重地砸在她心上,她爱叶墨深吗?

    不,这不可能,可是为什么,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她又会不高兴。

    虽然当时叶墨深直接推开了她,他眼中的厌恶她也看的明明白白,但心中还是闷得慌。

    叶墨深露出讨好的表情,凑到凤怜希面前,看到他这个模样,凤怜希的怒意瞬间便提了上来,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不在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