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983章 深远的影响
    看着坚定不移实施自己目标的道夫武帝,萧邕也着手下一波的攻击。≦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双手连弹发出三十余丝丹火后,再度拿出岁月刀,祭出镇鼎,朝前疾飞而去。

    两人战斗已经有近两盏茶时间,萧邕的魂力和灵力消耗不小,但道夫武帝的消耗更大。在战斗,防守需要更多的体力;更何况,道夫武帝已经受伤,要抵挡不知处在哪里的萧邕的丹火攻击。到这个时候,他的灵力已经消耗近一半。

    萧邕的消耗也不低。连续攻击,魂力哗哗流失,灵力流失速度也不慢;更加严重的是,他感觉丹火消耗太大,再这样坚持下去,会影响今后丹火的强度。

    体内的丹火不是无穷无尽的。在平常,可以利用火之法则对丹火进行修复,使之慢慢恢复长大;但一旦使用过度,相当于损了根基,除非再有强大的外来丹火补充,不然降级是肯定的。

    今天一定要弄死一个武帝!这是他今天重返这里的信念,也是自己不再低调的一个开始。和武帝战斗,过程是很艰难的。在自己的主场内还不能击杀的话,在外更加困难。

    他一直全力施为,不顾自己的灵力和魂力损耗,还有丹火的消散,是为了利用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镇鼎和萧邕同时出现在视野,道夫武帝暴怒了。他连拍带打地拍向攻向自己的丹火,同时移动身体,闪避前后夹攻而来的萧邕。

    这次深蓝色丹火更多更密集,将其四周全部笼罩。每一息,都会有几丝丹火进入他的体内,身的孔洞迅速增多。

    面对劈来的大刀,道夫武帝顾不余下那些丹火,迅速拿出剑迎去。只要击杀萧邕,这些丹火会烟消云散。

    刀剑相交,两人迅速后退。

    “成了!”萧邕心高兴得大吼一声。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道夫武帝的力量已经不能碾压自己,两人后退的速度一样,这是胜利。

    导读武帝被震得快速后退,他也是满心惊异,这才反应过来,人家开始一直在消耗他的力量。还没从惊异反应过来,感觉自己被重重地撞击,又是剧痛传遍全身。

    镇鼎从他的身后撞来,撞正在后飞的道夫武帝背,肋骨断裂六根,脊椎出现裂纹。这一撞,身体那些洞穿的孔洞又迸出蓝血,接着被丹火焚化。

    瞬间,道夫武帝心出现一丝悔恨。今天还是大意了,不应该进入丹火的。在开始出现丹火的时候,他不应该进来,而是转身离开。

    萧邕的丹火,他之前听说过,不但是战将、武皇的克星,也是武帝的克星,维尼武帝等几人的例子明摆在那里。

    镇鼎顶着他继续飞行,飞向萧邕。小鼎对道夫武帝也是怨气在身,被他一巴掌拍,使得镇鼎出现一个小凹痕,需要大量的矿物精华来修复;作为一个那么在意财力的器灵,他恨不得把他碾碎。

    道夫武帝用剑朝后捅,试图捅开镇鼎,免得自己控制不住地

    朝萧邕飞行。可由于他是背靠着,捅起来不是很方便,几次都没捅;即使捅也力量不够,还是被顶着朝前疾飞。他惊慌了!

    萧邕止住后飞的趋势,返身前飞,再次冲向道夫武帝。这是一个最佳机会,是击杀一个武帝的最佳机会,他必须得紧紧抓住。

    一刀劈下,刀芒急速跟。刀锋和刀芒所过之处,丹火颜色更蓝,偶尔的晶莹在深蓝出现。空间法则、火之法则,在这一刀初试融合。

    大刀劈出,镇鼎急速闪离,马消失不见。

    “叮!”一声脆响,道夫武帝迎击而来的剑被切断,只有手柄还留在他的手。

    在他身,有出现一道线口,这线口从右肩一直到左下腹。他呆呆地看了对面的萧邕一眼,接着低头看向自己的左手。

    他想不清,自己的剑为何会断,这是他成名的兵器。在冥界,绝大部分修士的兵器都是使骨棒;只有他,从进阶武帝开始,他搜集各种不同的矿石,打造出一把厚重而锋利的剑;在同阶试,他凭着这把剑力压绝大多数同阶,在冥界也是声名显赫。可是,在今天,他的剑断了,被一个武皇的刀劈断了。

    抬头看向对面,却发现萧邕再次一刀劈来,劈向自己的头顶。他潜意识地脑袋一偏,大刀劈他的左肩,自己朝下方急速坠去。

    猛然间,他发现了不对。身体在急速下坠,可双腿下降的速度不如头部下降的快;而且,双腿部分开始被焚化。

    “身体分开,我被他一剖两半了?”脑袋马闪出一个念头。

    木然抬头看向左方的双腿,他忽然反应过来,心怒吼,“我是被一个武皇一刀两断了!”转头看向正朝他打出一拳的萧邕,一种屈辱感马传遍脑海,接着怒吼,“我要你也死!”

    他的话没能传出,但萧邕看到了他的愤怒,也看到了他的不甘。

    一个武帝,这么被一个武皇重伤,现在已经是毫无反手之力,想来也会很不甘,更会很愤怒。

    正在下坠的道夫武帝被萧邕击来的一拳砸头顶,加速朝地面撞去,地面马出现一个深达十五丈深孔洞。

    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萧邕也是轻叹一声。刚才道夫武帝那一剑反击,虽然被他劈断了剑,但其剑芒还是落在他的身,右肩被切开了一半,头皮也被切开一块。如果不是偏头及时,脑袋也会被人家切开。

    收起大刀,在脸一抹,把被切开的头皮复位。

    “哇靠!冥界修士怎么都喜欢自爆?”

    在他准备下地继续攻击坠入地下的道夫武帝时,忽然感觉地底深处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这是要自爆的前奏。

    一巴掌拍向孔洞洞口,将地面拍出一个方圆百里的大坑,把孔洞也填埋起来。接着,他收起丹火,急速朝南飞去。没飞出万里,接着又钻入空间,马消失不见。

    丹火被收,空顿时清

    朗,气温也大大地下降。

    一直在四周远远地观战的冥界修士看到萧邕急速离去,而他们的道夫武帝不见了踪影。有胆大的急速飞向战场,想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在飞进战场五千里时,他们只看到寸草不生的地面有一个大坑。有人高喊道夫武帝的名字,有人四下扫视。

    他们不认为道夫武帝被萧邕击杀,最多只是被重伤而已。尤其是有人看到了萧邕的萎靡,更看到了他身的伤。

    很快,他们转身逃,惊叫连连。

    只有半截身躯的道夫武帝从地下窜起,嘴里怒吼连连,身躯下带着一幕泥土。这个场景本来够吓人的了,但更吓人的是,道夫武帝的这半截身躯,已经有八成干瘪。冥界修士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是道夫武帝要自爆,并且已经到了不能控制的程度。

    萧邕很快出现在山顶的那棵巨树顶,马转头看向北面,在刚才的战场,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升起,并且越来越大,整个天空都阴暗下来。

    “冥界修士,对自己真的狠呐,动不动要自爆。”嘟噜一声后,他扭头走,跨入空间,直接朝南飞去。

    却说道夫武帝,他在窜出地面时,迷糊发现外面已经天晴地朗,而萧邕已经不见了踪迹;周围,有不少冥界修士正在呼喊着自己的名字,貌似在寻找自己的样子。

    在这一刹那,他后悔了,潜意识想停止自爆;可是,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只能是下意识地快速升,尽量朝更高的高空窜去。这样的话,自爆带来的后果会轻很多,可以防止更多的冥界修士受到牵连。

    但他只能是迷迷糊糊地想,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还没升空六百里,“嘭”地炸裂开来。

    冥界那些修士是幸运的。他们及时发现了要自爆的道夫武帝,道夫武帝也发现了他们,并试图把自爆造成的破坏减至最小;结果,在自爆死亡的战将和武皇没超过三十人,受伤的不超百人。

    冥界修士也是不幸的。本来被两人的战斗误伤很多,现在来寻找己方武帝,却被己方武帝自爆死伤那么多人,有冤都没地方去申。

    冥界修士看着前方的蘑菇云,他们脸露悲切,久久无语。一场挑衅,战将死了二百多;两个武帝前来助阵,一个重伤而逃,一个自爆身亡。这战斗还要进行下去吗?还能进行下去吗?难道龙啸大陆的机缘这么重要?

    蒙维看着前方的蘑菇云,他脸色阴沉良久后转身走。以前认为龙啸大陆修炼界不怎么样,现在他看清了,龙啸大陆修炼界还真的很怎么样,不是他这样的修士所能掺和的。

    蒙维离开,有人看到了,他们也跟着离开,神情萎靡,他们也想通了。

    萧邕却是不知道,这一战,对冥界修士造成的心理阴影面积是那么的大,导致今后很少有冥界修士再来攻打龙啸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