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1023章 进阶武帝(1)
    天空活跃的法则波动范围越来越大,慢慢地扩展到一千里、两千里、三千里,一炷香时间后,扩展到五千里。

    求道宗众人有人抗不住法则的威压,也开始不自觉的后退,即使小龙,也从原来的千里后退至三千里。

    在退至七千里后,看着漩涡中的萧邕,他不断地吧唧着嘴,不停地嘟噜,“老大就是老大,竟然能引动这么广范围的法则波动,好像没听说过啊。”

    转头看看,有嘀咕道,“再退就要到小星球上了,也好  ,不要耗费灵力,站在那里好好地感受一番。”随后脸露悲愤,眼里露出一丝杀气。

    再说奥巴。他开始没敢出现,接着就感觉到空间震荡越来越激烈,他前方的空间开始扭曲、折叠,吓得他连忙后退,“怎么可能?一个武皇进阶武帝,能造成这么大的场景吗?”他是有师承的人,知道一些武皇进阶武帝会发生的事情。能使空间发生扭曲,那是很厉害的很厉害的武皇进阶武帝才会引发的;至于空间产生折叠,这样的事情他也没听说过。

    在他心里已经没有出去击杀那个武皇的想法。哦,现在已经快要进阶武帝了。

    “不过,在经受雷劫后,武帝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那个时候好像是个好机会。”他不甘心啊,想了一会后又燃起希望。

    脑海在胡思乱想,身体却在不断后退,一退就是万里。

    这里的异常现象,整个澳亚星武王以上境阶的修士都可以看到,很多修士都朝这边飞来,包括巴窦和蒙砦两个武帝。

    巴窦和蒙砦猜测,这一定是那个可恶的武皇后期。尼克和奥巴五年都没回去,他们已经对他们是否活着心存怀疑,在内心深处,他们已经认为两人已经死亡。

    幸运的是,这五年来,没有外来武帝侵入,进来的一些俄武皇已经被他们打得归顺;当然,不愿意归顺的那些,已经被他们杀灭。

    在这样的环境中,只有归顺和毁灭两种途径,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萧邕现在对外面的事情已经不再关注,他也关注不了。周围空间在进行相对运动,实现穿不透,魂力出不去,和外界已经完全隔绝。所以,他不再分神去关注外面的事情。

    活跃的法则波动覆盖一万两千里后基本稳定,这时,空中出现闪电,朝萧邕所在劈来;临近他所在位置时,变成覆盖周围百里大小的白色光线。

    萧邕正似我非我,忽然感到剧痛传来,一激灵后,这才发现自己被雷电劈了。

    抖抖身体,衣服成粉末散开,“哇靠!幸亏这周边的法则成折叠状,不然被人家看光了……不过,这雷电的威力好像并不大,仅与我以前炼制的符一般。”

    据小龙和那些武帝讲,人类和兽界渡劫的经历不一样。

    对于渡帝劫的兽界修士,第一波三次同样是检验肉身,第二波三次也是检验魂力,第三波三次则是检验杀戮之气。杀戮之气,就是过去是否杀害过多;如果杀

    戮过多,会被天地严惩,雷电的数量会愈加强大。

    对于渡帝劫的人类,一般要经过三波共九次雷劫。第一波三次是检验肉身,第二波三次是检验魂力,第三波三次是检验精神。

    萧邕都没弄清,精神是什么,他们那些讲述的讲的也不是很清楚,都说得神乎其神的,就是不能讲出一个所以然。但萧邕提过,兽界有杀戮之气,人类的精神检验是否也是这方面的检验?

    不能想多了,来什么就接着什么。第一次雷电攻击没什么压力,不意味着后来的也只是这样。

    放空心思,萧邕仰头看向空中。看到第二次雷电攻击已经发出,全是球状,白色的雷电球上有电弧在闪烁,森森的,很吓人。

    萧邕深深地吸了口气,“来吧,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

    “主人,让我出去。”小鼎的话适时传来。

    “我在渡劫,你出来干什么?也想渡劫?如果想帮我渡劫,那就不要想了,我很轻松地扛过了第一次。”萧邕不想镇鼎出来,那样可能会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小鼎坚持道,“主人,我不是想帮你哦渡劫,而是要吸收周围那些活动的法则。主人可能不知道,这样的法则,对镇鼎内的空间进阶很有好处。如果吸收充分足够,里面的法则程度说不定可以达到神龙大陆的水准。”

    这可是好消息!萧邕二话不再说,把镇鼎释放出来,扔到自己千里之外。

    镇鼎所过之处,活动的法则被吸入其内,瞬间形成一条通道,但随后又被补充,仿佛这条通道没出现过一般。

    开始还能接受到小鼎的兴奋之情,但随着那条通道的关闭,人与鼎之间的联系完全中断,萧邕叹了口气,“希望不要进入哪个折叠空间,不然就找不回来了。”

    没有多想,第二次雷击已经到来。他往上空跃去,一巴掌拍向哪个直砸头顶的巨大雷球。

    “滋滋滋~”一阵白光顺着手臂环绕而下,环过上身环下身,最后环过下肢,从脚掌离开。什么叫闪电般的速度,这次是彻底了解清楚了。在发现不对想闪开时,雷电已经上身,把他麻在那里如木桩,右手是拍击的姿势,身体则是微微前倾。

    “妈蛋!这一次的雷电加大了五倍还不止,怎么会这样?”萧邕心中很是懊悔,“太大意了,太不小心了,我这是活该啊。”

    大雷球过去后,马上是暴雨一般的小雷球落在他头顶,给他进行一次次地洗礼。

    百余息后,第二次雷电攻击过去,上空清爽很多。

    萧邕试着控制身体,可还是那个攻击姿势,心中不是一般的后悔,“这下够喝一壶的了,这一波都这么强大,下一波该如何解决?关键还在于我不能动啊……不过,虽然把我轰下了千丈,但好像没造成多少伤害。头皮裂了,身上七十六道刮痕,内腑好好的,不算重!”光秃秃的,所有的伤一目了然,更何况是魂力扫描。

    身体不受控制,魂力

    和意念还是可以控制的,急速运转灵力,运转着《龙经》《炼魂》《龙眸》等能运转的功法,运转着体内的法则之力;周围的灵气、法则之力等蜂拥而进。

    “又来!”萧邕暴喝一声,将体内各种运转再次加速,只有身体还是那个姿势;上身微微前倾,屁股稍稍翘起,右手拍向前上方。

    第三次雷击过去,萧邕又往下方落下近千丈。

    “妈蛋!这样下去,我将会被轰到什么地方?”萧邕心中怒吼一声,却只能被动地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啊,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第一波雷击过去后,第二波没马上到来。

    萧邕还是急速运转着各种正在运行的内涵和功法。百息之后,他感觉自己的手可以轻微活动,体内很不明显的法则之力也变得清晰了十倍,驱赶酥麻感觉的速度快了很多。

    “这雷电之力是变成了灵力还是变成了法则?”在检查身体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新问题。每次进步,都会有新的问题发现,也会给他带来新的研究课题。

    “肉身变得更强大了,恢复能力也变得更强了,难道这就是要渡劫的原因?那些渡劫失败的修士,应该就是抵抗不了这雷劫吧。”

    修炼到老,学到老,研究到老,这是他一贯的行为方式。

    身体稍微能受控制,萧邕就往上窜去。再往下,真的不知道会被轰到什么地方去。

    第二波第一次雷劫劈下的时候,他已经飞升了近千丈。

    “来吧,本人已经是魂帝,已经渡过劫的,看看这里的雷劫有多厉害。”想想自己已经渡过魂帝劫,萧邕自信满满。

    可他还是过于自信了,这次的雷劫比上次不知道强了多少。第一次雷电劈到他身上时,全部进入识海,把他雷得外焦里嫩,人也变得懵懵懂懂。

    开始正在运转的各项运动慢了很多,识海内的魂力和魂力点也少了很多,内核也快从魂力和魂力点的保护下露出。

    “妈蛋!这不行啊,再弄一两次,还不把我的识海给弄空了?……如果弄空了,岂不会把内核轰碎?”虽然有些懵懂,但意识还在,连忙拿出三块魂晶和三块魂晶,努力张开嘴巴,将其一一吞下。同时,迅速调集魂力和魂力点堆向内核。内核碎,那是要死人的,他可不想死在雷劫之下。

    头脑懵懵懂懂,身体也是机械得很,疼痛麻木的感觉由内而外,只有一种体会: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但他不会想死。动不动就想死,那是懦夫的表现。他要抗争,与天地抗争,争得一条光明大道,争得一个无限宽广的前景,争得一份永保家人无忧的能力。

    周围的活动法则愈加多了起来,各种法则之力也愈加浓郁,灵气也一样。虽然身体不受控制,但他一直极力运转着《龙经》等,那些灵力、法则和法则之力正源源不断地进入他的身体,甚至在身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的中心就是萧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