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1056章 渴望一战
    就在萧邕领悟的十天时间内,这个团队的所有人都变成了武帝,包括清理带来的人。现在,武帝人数达到七十九人,还有清理这个虚神和君轩这个因魂力进阶虚神的两人,可以说,实力空前庞大。

    待所有人渡劫完成后,队伍朝蟠龙星系飞去,那里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鉴于人数变成了八十二个,萧邕决定分成八组,只留十人在外面飞行。这样分组的目的是,减少外面人员的数量,看是否可以遭遇一些战斗;作为修士,战斗是成长所必需的。在镇鼎里面的,也可以利用这个时间进行修炼。

    图蛟星系只有八百星球,整体分布呈椭圆形。一行人没有停留,一直往中央区方向飞,很快就来到星系边沿。

    来到倒数第二颗星球的时候,小队队长君轩发现前方有异常。这颗星球,丘陵密布,深深的峡谷也是不少。为了安全,他选择在丘陵上空飞行。在快飞越一半的时候,他看到前方横着一条深深的峡谷;而在峡谷两边,有着很多修士在活动,看似是赶路过程中的歇息,但他们中有人有意无意地看向他们,眼里流露出狞笑。

    君轩是魂力进阶虚神的,魂力强大得很。在发现那些人的时候,就把魂力释放出去,将他们的眼神尽收眼底。

    对其余九人说了一声小心后,他们继续前行。

    在飞越峡谷上空时,忽闻底下一声吼,“起阵!”瞬间,一个庞大的阵法升起,将近五千里宽的峡谷覆盖,而君轩等十人也被全部覆盖在内。

    君轩怒喝,“什么人?”其余九人也纷纷怒喝,迅速聚拢在一起。

    镇鼎就在君轩的肩上,小鼎及时把中伏的消息传给了萧邕。他也没带人出来,只是要小鼎放开权限,让里面的人能看清楚外面的战况。这是君轩第一次带队,他想看看君轩对突发事件的处置能力。

    看到对方无人回应,君轩继续大喝,“有种的,出来一战!”从武阶来看,他只是一个武帝初期,但是快要进阶中期的那种。

    一个身影快速出现在他前方百里,哈哈大笑道,“小子,你们不是有六十八个吗,怎么只有你们十人,其余人呢?”接着拍拍脑袋,露出一副自以为很了解的表情,“我知道了。你们得罪了不少势力,所以先派你们十人前来探路。你们不是很张狂吗?怎么就不敢一起出发了?你们不一起出发,害得本帝要多次开启阵法,很费神石和材料的。”

    君轩冷冷地喝问,“看你们不像一群劫道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时,一个武帝后期露出清晰的面容,赫然就是果达,他哈哈大笑,“自然是要杀你们的人。前段时间,你们很张狂,也收获了不少好东西,都是各势力最好资源。不过可惜了,只来了你们这探路的十人。赶紧联系你们的同伴吧,不然来不及了。”

    萧邕脸色有些黑,这个果达还真

    是贼心不死啊,只要了他的赔偿,并未去果器宗灭门,结果他还想在这里伏击,这种人就该死。

    对君轩传音要求他拖一会后,操控镇鼎朝阵法其余地方冲去。

    君轩怒喝,“果达,你该死啊!当时没想灭掉你们,放你们一条生路,结果你不知道感恩,竟然还敢在这里伏击。你也看到了,我们曾经是如何冲破你们的伏击圈,并将你们杀得大败而归的。”

    果达哈哈大笑,“小子,此一时彼一时,这条峡谷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给你半盏茶时间联系你那些同伴吧,如果来得及,看看他们能不能救你们。”

    君轩心中大笑,本来还以为自己要花很大精力拖延时间,结果果达自己找死,竟然给了半盏茶时间,他该多么的蠢啊。嘴上却是大笑道,“来来来,本帝和你先大战三百回合,看是你死还是我忘?”

    果达洋洋得意地说,“凭什么本帝要和你单打独斗?在这个阵法内,我们有先天优势,能简单杀死你,为什么要费那个神?”

    他们两个在对骂,萧邕操控镇鼎在阵法内转悠。这个阵法确实很复杂,如果不是镇鼎,根本就很难穿越各个隔层。

    萧涵叹道,“都快实质化了啊,看来这些人中有很精通阵法的修士。如果乍一被困,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适应;要想破阵,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一百七十个武皇武帝,我们先击杀那些稍微落单的,夺取他们的阵牌,然后将他们尽数击杀。”在君轩他们周边五十里转了一圈后,萧邕做出了决断。

    “萧师兄,你要给我们每人至少留一个,可不能把他们全部击杀了。进阶武帝后,还没真刀真枪和人战斗过呢。”闵晨辉马上大叫道。

    赵以力也嘿嘿笑道,“本来进阶武帝就晚,还不利用这个机会和一些对手战斗一下,真是亏大了。大长老,一定要给我们每个人留一个啊。”

    萧邕也是呵呵一笑,“我只给你们提供一块玉牌,你们自己去找对手。谁先下手有武帝,后面就只能去欺侮武皇了。”

    听着萧邕的话,他们一个个争先恐后说要先出去,有的甚至站到他身边,一定要把他先扔出去。

    萧邕没管他们的争先恐后,而是再次在君轩外围方圆五十里转一圈,确信没弄错对方的排兵布阵后,关闭镇鼎的外视功能,操控镇鼎迅速钻入一个武帝的脑袋,将其内核撞毁,然后将其尸首收入镇鼎。

    那个武帝正小心翼翼地看着阵法中央,待感觉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内核已毁,魂飞魄散。在他前面的一个武帝疑惑地往后看了一眼,嘟噜一句,“这家伙刚刚还在的,跑到哪里去了?临时组建的阵法袭击队伍还真是不靠谱。”

    话未说完,就感觉耳朵里进了一颗尘埃,正不知道采取什么行动的时刻,就感觉那颗尘埃顺着耳道进入大脑,然后准确无误地进入识海

    ,然后令他恐惧万分的事情发生了。那颗尘埃迅速变大,撞向自己的内核,无论他怎么调集魂力阻挡,根本就如螳臂当车,全无意义。他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就感到自己陷入无边黑暗。

    暗中袭杀对手,萧邕并不是只在外层,而是外层中层内层交叉进行。在击杀十个武帝后,他把十块阵牌送给正在和果达等人斗嘴的君轩。他们是最危险的,没有阵牌,他们所受的威胁最大。有了阵牌,他们就像进入自己布置的阵法一样,来去自由。

    在击杀到第二十八个武帝的时候,他很警觉,大声吼道,“什么东西?”

    但是,他还是阻挡不了镇鼎螺旋钻进,一路钻进他的识海,撞毁他的内核。不过,他还是发出了一声惨叫,引得很多埋伏武帝关注这里,甚至有武皇武帝朝这里飞来查看。

    是时候出击了!萧邕拿出十七块阵牌交给择鸣、闵晨辉、萨利吾等人,“你们先分成两队,注意不要分散。”对方还有九十多个武帝,可是不能开玩笑的。

    出了镇鼎,闵晨辉大叫,“谁敢截杀我等?你爷爷来了!受死吧,孙子们!”

    那些正在朝这里飞的武皇武帝乍然惊呆,这些人是怎么出现在阵法内的?也就是那么瞬间呆滞,六个武皇和一个武帝被击杀,三个武帝受伤后撤。

    君轩的魂力已经进阶虚神,他看到了闵晨辉等人出来,大笑一声,“果达,你们这个阵法也能困住我等?本帝的援兵来了,你们受死吧!”他的声音和闵晨辉的几乎同时响起。

    领地同时出现吼声,把阵法内的埋伏修士吓了一大跳,那一队人马是怎么进来的?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开始没有任何预警?

    他们的阵法,本来就阻挡不了镇鼎的前进道路,加上萧邕还有已经破虚妄的龙眸,专找隔层最薄弱的地方钻,他们根本就发现不了。

    两处大战起,萧邕趁乱将刚才被击杀的武帝尸首收起,马上扒下他的储物戒,搜出阵牌,对小鼎说,“小鼎,你负责收集阵牌,给每个武帝发放一块。注意,不要把人放在一块,分开投放,且每次投放不少于五人。”又对清理说,“你就不要出去了。一个虚神去杀武帝,欺侮人。”

    清理点点头,心中却是惊诧不已。面对近乎两倍的武帝,公子却不要他这个虚神出击,该是有多强烈的必胜信念啊。但是,他还是很激动,说明他的眼光精准,把自己交付他是最明智的决定。

    看到萧邕拿着阵牌不发出去,庄牛嘿嘿笑道,“师尊,该弟子出去了吧?他们都杀了好一会了。再不出去,喝汤的机会都没了。”

    萧邕摆摆手,“你们在这里等着,小鼎会收集阵牌给你们的。不过,你们要至少五人一组,自己注意安全。”说完,马上就出现在阵法内,对着经过身边的武帝就是一巴掌,把他的头拍进了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