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1074章 人生不能假设
    熊山宗?那不是胡海的宗门吗?萧邕马上知道了他们的根脚。

    熊山宗是神盟的发起者,在龙鸣大陆、龙啸大陆都犯下了滔天罪孽。如果不说熊山宗还好,他拿出这令牌,萧邕就有些来气,今天一定要击杀此二人。他不知道熊山宗的实力到底有多雄厚,但这是进入神龙大陆后第一个要打击的势力。

    看着朱武帝,他冷哼道,“你熊山宗不过是中央区一个小小的势力,却到处宣称自己是大势力,你想靠吹来唬住别人吗?”

    自清理讲过神龙大陆的特殊法则之地后,他认为熊山宗绝不会是一个大势力。要不然,他们会有众多弟子再次修炼,或者是根本不会来这里。这么大年纪的后期武帝出来修炼,后期武帝能当执事,这在大势力里应该是不存在的。

    还有,从恺檬储物戒中获得过一份地图,熊山宗的势力范围就不如旁边那一个三成。从占地来讲,也不像一个大势力的样子。

    朱武帝跳起来叫骂道,“你这荒郊野地的贼子知道什么?我熊山宗在中央区赫赫有名,在神龙大陆也是首出一指的大势力。”

    萧邕冷笑道,“首出一指不假,那是小指。地处中央区边缘,占地只有旁边宗门的三成,也好意思到外面吹嘘是大势力,以为神龙大陆只有你们熊山宗?本帝倒是想去中央区问问,你们熊山宗何时变成了大势力?”

    朱武帝马上安静了,神色紧张地问道,“你是那个势力的?”看到萧邕犹豫了两下,哈哈大笑道,“不敢说出来吧?怕被灭了?”

    萧邕淡淡地说道,“不比你熊山宗差,求道宗的。”原本不想打出宗门名号的,但看到对方这么嚣张,干脆说出来得了。

    朱武帝和他师兄对视一眼,然后暴怒,“一个不闻其名的小势力,也敢在这里道出名号,真的找死。”指着萧邕吼道,“你完了,你们求道宗完了。本帝这就传讯回去,要我宗门灭了你求道宗!”

    萧邕呵呵一笑,指着他的鼻子说,“除了动嘴,你还能干什么?几十万年的后期武帝,很光荣吗?来来来,本帝一只手灭你。”

    朱武帝咆哮道,“窦师兄,杀了这个贼子!”

    那个窦师兄本来已经跨出一步,被闵晨辉一声大叫给打乱了节奏;听到朱武帝的咆哮,他再次朝前跨出,冲向萧邕。

    这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闵晨辉、萨利吾、庄牛和择鸣四人欲冲进战场,被萧邕摇头阻止。不是不信任他们,他们距离自己还是差了不少;如果贸然掺和进来,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看到萧邕的示意后,他们绕着人群散开,悄悄地围住赵武帝。

    窦武帝一步一个脚印,每个脚印深两寸许。

    在外面,戴武帝和霸武帝也曾经这么走过,意图威慑自己,哈哈笑道,“看你像是一个很敦厚的人,却也喜欢高这样的花架子。看来,你对自己是多么的没自信,靠虚张声势而活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通过这两点就可以看出你熊山宗不怎么样。”

    朱武帝气得直哼哼

    ,窦武帝也踉跄了一下,脚下的脚印马上变成九寸深,不再装腔作势,快速朝前冲来。

    萧邕内心一笑。心态终究不行啊,小小的刺激一下,步伐就乱了;看来,即使不用别的方式,论持久战就可以击败他。

    这次,他不再硬抗。

    窦武帝一拳砸来,他身体闪动,一拳击打在他的肘内侧;一脚踹来,他稍作避让,一脚踹在他的髋骨外侧……

    半盏茶时间过去,戴武帝已经气喘吁吁,舌头伸出老长,动作慢了不少,力量也小了不少。

    外围观看战斗的人高兴坏了,一个个如痴如醉,手舞足蹈。他们从未看到过这样的战斗,避其锋芒,专找薄弱点攻击;这理念,这灵活,扎扎实实给他们上了一颗啊。

    闵晨辉一直在大叫,“打得好,就应该这样。再坚持几下,就把这个胡吹的人打倒了。”

    赵以力也是哇哇乱叫,“打得好,打得妙,打得他装狗叫!”

    朱武帝可是气坏了,他横眉冷对,怒斥道,“我师兄那是没有适应那贼子的打法,很快就要把打死的。”

    萨利吾嘿嘿笑道,“依目前形势看来,被打死的只是你师兄。我就不明白了,同样是一个宗门的人,师弟出去被打死了,师兄也要被打死了,你却站在这里看热闹,差距咋就恁大呢?”

    朱武帝瞪着眼睛转头看了一眼,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对方的这句话杀伤力很大啊,把他逼到了墙角。

    转念一想,马上叱呵,“信不信本帝现在打死你?”

    萨利吾脖子一缩,嗫嗫嚅嚅地说,“不敢和强者战斗,只敢挑衅低境阶的人,不算真的修士。”

    朱武帝见他这副样子,直接朝他走去,“就是有你这样的人在旁边聒噪,这才导致我师兄分心。也罢,先杀了你这种苍蝇再说。”

    闵晨辉大叫,“不要过来,我会还手的啊。”

    朱武帝愈加胜券在握,狞笑道,“你还手啊!”说着窜起,朝萨利吾一掌拍去。

    萨利吾惊叫一声,连忙后退,却被一块石头绊倒,仰面倒下。

    朱武帝自然不会浪费这个杀鸡儆猴的最佳机会,速度不减地朝萨利吾冲去;没想到就在他下降的时候,乱踹乱踢的萨利吾竟然踢飞一块石头,急速朝他颈部砸来。

    他慌忙往旁一闪,动作失衡,朝地上摔去。而就在此时,萨利吾又踢来一块石头,狠狠地砸中他的头顶,将他砸得七荤八素,落在另一个中期武帝脚下。

    那个武帝也是一副慌忙的样子连忙后退,却一脚勾在他的脖子上,将其钩向旁边一个后期武帝的身前。

    那个武帝低吼一声,一掌拍在朱武帝脸上,将其抽得在空中滴溜溜直转,嘴里斥道,“你打别人我不管,竟然想攻击本帝,一边去吧。”

    在这里观看战斗的,有很多都是被他们抢劫过的,遇到这样的好机会,谁不愿意痛打落水狗?

    可怜的朱武帝现在头是昏的,身体也不受自己控制,被人家接力打向旁边的修士,在观众内层不断

    短飞着,越来越昏。

    正在和萧邕对战的窦武帝看到他的师弟开始还发出惨叫,到后来只有呻吟声,并且越来越弱,情知不好,想抽身去救。

    萧邕哪能让他如愿?虽然力量和力量法则暂时不如对方,可他灵活、速度快呀。看到他想撤,马上加强攻势,左边、右边、后边,不停地转动,不停地游击,就是要把他拖住,就是不让他去救援。

    窦武帝越打越心焦,越打越急躁。待那边呻吟都很微弱了的时候,他终于忍受不住了,不顾被萧邕击中,很决绝地朝朱武帝跑去。

    萧邕快速跃起,朝他的背心一个飞踹,将其踹得腾空飞起,助他快速往前飞,也踹得他鲜血直喷。

    在空中,他发出一声惨叫,眼睛里流出了血。

    就在他要落地的时候,朱武帝被传至闵晨辉身前,他大喝一声,连续两击炮拳击去,接连打在朱武帝头上,将其头颅生生打离身躯,飞向窦武帝。

    一个遇到危险只知道呼叫师兄弟的后期武帝被生生打死了,一个只有二两却可以说成一斤的后期武帝被众人阴死了。对于朱武帝而言,不知道他会不会预料到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下场;但对于别人而言,这着实是一种悲哀,极大的悲哀。

    窦武帝呜咽连连,伸手将头颅抄住抱在怀里,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周围的人悄悄后退,四散离开。就是闵晨辉一行十人,也都朝前方跑开。

    萧邕也已经气喘吁吁。这场战斗经历了近两盏茶时间,他消耗的体力很是巨大,现在基本上只有四成内力,魂力也消耗了近三成。他拿出酒坛就是一通猛喝,心中感受良多。

    不对等的战斗,太难受了。

    窦武帝的肉身强度、力量和力量法则的掌握和运用能力,是现在的他拍马也追不上的。这场战斗之所以没败,主要还是应对方式选择正确。

    他根本没用高阶功法,只是应用了《飞毛腿》、《跬步》和《暗劲》等基本功法,通过灵活的移动、快速的穿插,把对方完全调动,让其攻击都是无功而返。但即使这样,也有几次差点被击中。有几次,他都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

    幸好一盏茶时间过后,窦武帝由于体能消耗很大,无论是攻击力量还是速度都在逐渐下降,这才致使看热闹的修士有落井下石的机会。

    看着还在抱着朱武帝头颅趴在地面的窦武帝,萧邕叹了一声,转身就走,继续往核心走去。窦武帝那悲伤的神情是没假的,说明要么是双方关系很好,要么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但在他看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朱武帝的死亡,纯粹就是因为他那张嘴以及内心的贪欲。如果不是看到萧邕的酒,或者说看到酒想喝却态度好一点的话,就不会引发冲突,就不会死在这里。

    如果窦武帝能劝解一下两个师弟,那两人就不会死在这里,他也不会伤心到这种程度。

    唉!人生不能假设啊。每个人都需要有基本底线,不然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