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1110章 这是欺侮人
    重星外,随着时间的逝去,萧邕击杀虚神带来的热度在逐渐降低,倒是那些城池中中说书的乐此不疲,不时有精彩的段子传出。

    这天,一个虚神出现在重星外,扫视一圈后,急速朝外飞行。

    视野之内出现一个虚神,那些重新回归收过路费的修士马上眼观鼻,任其从身边经过。

    一个三人小团队也在虚神经过的地方,在距离还有百里的时候,其中一个初期武帝有些好奇,偷偷地瞥一眼,然后急忙按捺住急速跳动的心。

    在虚神消失不见后,他大吼道,“杀神!刚刚过去的是杀神!”

    他的一个同伴嘲讽道,“刘琦芝,你一直就是杀神的崇拜者,天天念叨他。如果遇到他,你还不会扑上去?”

    刘琦芝很不服气,大吼道,“他就是杀神!如果不是他,我愿意把脑袋给你!”

    另一个后期同伴说,“也有可能。杀神在重星已经呆了六年多,三年前就已经进入核心,也是该离去的时候了。走走走,我们赶紧把这个消息卖了,一万神石呢。”

    刘琦芝摇摇头,“不能卖。相反,我们得保守这个秘密,不让人家知道他的情况。”

    后期不屑地说,“你傻啊。他一出来,很多人就知道了,我们不去卖,其他人也会去的。其实,卖了怎样?不卖又能怎样?对杀神而言,对手不会更多。对我们而言,却是多了一万神石。放心吧,如果你今后遇上他,对他说起今天的事情,他一定不会怪我们。”

    刘琦芝小心地说,“你们去吧,我继续蹲守这里,看有没有别的新鲜事。”

    待两人离开后,他嘟噜道,“不管别人怎么做,我是不会去卖杀神信息的。这虽然不是落井下石,不是趁人之危,但也不光彩,无形中给那些仇视他的势力做了帮凶。哎呀,好像我也做了帮凶!如果不是我告诉他们,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杀神离开的消息。这下该怎么办?”

    望着萧邕消失的方向,他懊恼了半天,最后咬牙道,“我要努力修炼,今后找机会告诉杀神,今天我不是故意泄露他消息的。”然后毅然转身,径直飞向重星。

    萧邕急速离开这里,其实就是想让众人知道他离开重星了,让那些敌对势力把目光从这里移开,保护求道宗众人。

    他不知道在这收过路费的人群中还有这一个忠实粉丝,并且因为自己不经意他的泄露行踪而懊恼,更是没想到这个粉丝今后会帮他渡过一个巨大的难关。

    离开重星后,他迅速化妆,并把境阶显现在武帝后期。现在,他没想着战斗,和一般虚神的战斗,他已经提不起多少兴趣。

    想着想的是,是多修炼法则,多在镇鼎里构筑一些独特法则空间。镇鼎那么大,即使三千独特空间都齐全,也不够半圈的。

    进入力星,他一路寻找是不是也有类似肉肉草一样的独特药材,结果还真让他发现了,是一种紫色藤。藤茎坚硬,但嚼碎后无残渣,有清香;叶片亦是,但其汁较多,香更浓。

    这藤的如肉肉草一样,有着旺盛的生机,有着分解力量的能力,还有比肉肉草更明显的木之力。

    “

    好东西啊,可惜上次没发现,不然也不用在这里耗费这么长的时间。”

    力星上的修士明显比重星上多,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总是在不同团队中穿插行进、拔藤。在进入核心圈后,他叹了口气,“这得欺侮一下人了,很不好意思的。”

    在核心圈外,有一株近十万年的藤,全身都已经深紫色,他上次在这里修炼的时候,就发现了这藤,但因为没想到有加速领悟力量法则的作用,所以只把他作为一种观赏植物;这次不一样,要弄走它。

    而在核心圈内,有一个后期武帝正在修炼,心无旁骛的样子。

    萧邕咳嗽一声,理不直气不壮地说,“这个,这位道友,这个地方我看中了,请你离开。”

    那武帝睁开眼睛,淡淡地说,“这里足够大,我们面对面盘坐就行。能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修炼,而不是为了其它。”

    想当初,萧邕和天博四个都在这里修炼,其实抱的就是这种心思;但这次不一样了,他的目的不同,决不能退让,说道,“道友,我们两个打一场,失败者离开,怎么样?”

    接着又给对方一条退路,“本帝最多在这里修炼两年,随后便会离开。”

    那个武帝有些生气,“历来的规矩,这里只要不超过三人,都是可以同时修炼的,为何你如此霸道?”

    萧邕淡淡地说,“本帝修炼的时候,不希望旁边有人在。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三百里范围内有人在,本帝修炼就不踏实,会影响本帝的心情。所以,不但会请你离开,三百里范围内的其他道友也要离开。”随后大吼一声,“三百里范围内的朋友,本帝先请里面离开两年,你们听到了没有?”

    一时间,力星舆论大哗。

    谁这么霸道,竟然要别人离开,为什么?

    核心这个武帝自然不高兴了,他怒喝,“让本帝见识一下,看看你有何本事这么叫嚣。”

    萧邕一蹦三丈高,呵呵笑道,“道友,不用战斗,你试着蹦蹦,看能蹦多高。”

    武帝顿时傻眼。能蹦这么高,意味着对力量法则的领悟已经远在他之上;他虽然在这里修炼了近五年,最多也只能蹦三尺高啊。

    他不满地嘟噜道,“道友,你的力量法则领悟已有相当水准了,为何要来欺侮人?”

    萧邕嘿嘿笑道,“不好意思啊。本帝有新的感悟,所以想来验证一下。放心,最多两年就会离开。”

    武帝转身就走,嘀咕不停,“见过欺侮人的,没见过这么欺侮的。”

    萧邕听着,很不好意思的。

    其余修士见这个武帝离开,也只能老老实实离开。不战就退人之兵了,他们还敢等着人家来到自己面前说一声吗?人要知趣。

    “小鼎,说话要算数的,只能给你两年时间吸收。记住,要留一两天时间把那五十里大小的山给收了!”

    三百里范围内的修士都被撵走,他自信没有人能在两年内到达这里,自己也可以全心投入修炼。

    小鼎梭地钻入地下,一路吸收一路朝深处潜入。

    对于这样的空间建立,萧邕已

    经不是那个茫然无知的小白,而是有着一定经验的新手。上次在重星,他耗费了大部分魂力移走方圆三百里的石山,以为只要把石山搬进去,里面的环境就会一样,结果不是,主要还是重星的矿物组成不同。

    最后,还是小鼎在地下挖掘了一年多,同时也吸收了一年多,才把重力空间的法则完美程度提升至重星的九成二。

    要想镇鼎内的特殊法则空间与外面这些星球相比,那是很难的。自身条件不同,环境不同,不可能进行复制。

    所以这次,他只弄一座五十里的小山,其余靠小鼎到下面找特殊矿石采掘、吸收。

    上次在这里,他将力量法则领悟到无限接近于三成,最终的突破还是在分魂以后,由于有重力法则的促进,所以突飞猛进;这次再来,他确实有再次领悟一下力量法则的计划。

    位置高了,反过来再看原来有些不明白的,很可能会产生新的感悟,他是有这个野望的。

    布置一个五百倍流速的时光阵,摘下几片紫藤的叶子放入嘴里,慢慢咀嚼,进入入定。

    那些被撵出修炼地的修士虽然表面顺从,老老实实地离开内圈,但内心没有不郁闷的。有的更是觉得气愤难平,离开内圈后,没再在力星停留,而是急匆匆地离开想找人来对付萧邕。

    但绝大多数修士还是好同志,他们离开三百里范围后,挨着那个圈盘坐,继续感悟;没有喧哗,没有牢骚,更没浪费时间。一时间,这个圈上的人数增加了近十倍,有种人满为患的感觉。

    其实,如果只想领悟,那到哪里都一样。为什么都想进入内圈,一是有力量法则压迫,领悟更快;而是有一种自豪感,我可是到了内圈的人!

    时间一天天地溜走,很快就过去了一年半时间。

    外面很多修士偶尔睁开眼睛看看内圈,看那个霸道修士的状况,也看他是否会遵守承诺,两年内一定离开。但看到他如一块石头般盘坐不动,只能心里安慰自己,“还差半年,不用急,还差半年。”

    又一个月过去,核心区那个家伙还是如磐石一般,有些修士心中念叨,“马上就要走了,不用急,马上就要走了。”

    又……几天过去,一声巨响传出,一声大喝传出。

    五百里范围内的修士全部睁开眼睛望向核心区,核心区内一座五十里的高山不见了,裂缝扩展到中心点,只见那块如修士的磐石…不,如磐石一般的修士从裂缝中窜出,大喊大叫,“什么鬼?太吓人了!不能在这里修炼了!”

    没管天空急剧汇集而来的乌云,也没管随时可以击下的雷电,他拔腿就跑,嘴里惨叫,“本帝说好修炼两年的,为何这样对本帝啊,不公平!”

    那些修士可不管乌云不乌云,雷电不雷电,快速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

    只有中间圈那位武帝傻眼了。那株紫色的藤不见了,中间这个圈的面积也只有原来的三成,真的只能容纳一个人修炼了。而坐在这里修炼,面对的是一条深十来里宽三十余丈的大裂缝,里面黑乎乎的,想想都可怕。

    他仰天大吼,“怎么会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