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1149章 这才叫痛快
    假如是逐日宗一般的虚神及以下弟子,听到萧邕这样的斥责,一定不敢反驳,因为他打不过。可现在的受众是真神,被一个虚神给教训了,他会甘心吗?

    不会!只有一战!用自身实力来教训那些敢于挑战他威严的人。

    嘉道一要被气昏了。他好歹也是中央区各大势力战力前五十的真神,竟然被一个虚神给教训了,还被当面把宗门说得一无是处。

    他暴怒了,吼道,“小贼,任你再花言巧语,鼓舌如簧,也改变不了今天你要死在这里的事实。”

    萧邕哈哈大笑,“你最好把至神爆炸符准备好,不然到时候来不及。逐日宗的修士,别的本神看不上,只看得上至神爆炸符。”

    嘉道一七窍冒出白眼,眼睛血红,嘶吼道,“小贼,你该死!”

    不再疯狂地拍击小凤凰消失处,而是转身朝萧邕冲去。

    其实,那个漩涡只是一个假象,小凤凰在漩涡形成的同时就已经进入镇鼎;外人看到小凤凰逐渐消失,那是因为速度极快而留下的短暂虚影。在嘉道一赶到的时候,镇鼎借萧邕拍出那一拳产生的空间波动,已经回到他肩膀上。

    面对嘉道一的全力出击,萧邕大喝一声,“来得好!”抡着拳头迎上前去。

    两道黑影相对而冲,速度快到面目已经有些模糊。轰的一声巨响,两人一触即退,身影快速清晰。

    嘉道一后飞三十余丈,萧邕后飞二百多丈。萧邕败了!

    诸葛任的心不由自主地颤栗了一下。萧邕这贼子的功力好像又涨了一些,上次与龙究战斗的时候,好像没这么强大。

    宝墈透出阴狠的眼神。在他心里,已经把萧邕当成必杀之人。宗门已经传来消息,他的外面长老被剥夺,着其迅速返回宗门受罚;他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他心有不甘,想趁着逐日宗再来新真神,跟着搜寻几天,最好能看到萧邕被杀的场面。

    可是,他失望了。好像几次过招下来,嘉道一也没能把萧邕怎么样。

    嘉道一看到这一拳没能把萧邕轰炸,他大吼一声,再次抡拳砸来。速度还是一样快,力量还是一样大。

    萧邕心中大吼,“正合我意!锤炼融合的法则,促进更快领悟真理法则!”

    “嘭!”“嘭!”“嘭!”……

    一连十拳,都是力量的搏击,肉身的对撞。

    每一次,萧邕都退得要比对方远,这就是差距。

    嘉道一飘在虚空,甩甩双手,七窍冒出的白烟愈发浓郁了,他嘶吼道,“小贼,看你能经受本神多少拳!”

    在他心中,虽然暴怒居多,但心思照样缜密。通过这十拳的对攻,他终于知道了龙究为何要使用至神爆炸符,被气的啊。

    我要冷静,不能生气,不然会落入这贼子的彀中。

    冷静,冷静!

    萧邕飘在那里,也是甩甩双手。心中惊叹,真神就是真神,我的骨头已经出现了三十二处骨裂,而他竟然只有两处。

    咦,白烟轻了?那怎么行!

    抬起右手就是一巴掌,由上而下拍击过去;抬起左手,

    一巴掌扫过去。

    两只凝实的手掌极速冲向嘉道一,一掌压他的顶,一掌扫他的身,两只手掌都泛着莹光。

    嘉道一心中感到一阵悸动,但全然无惧地连续拍出两掌,一掌横扫,一掌下拍。

    “哗啦~”

    莹光散开,虚空噼噼啪啪爆裂,被拍中的两掌虽然虚幻了很多,但还是继续极速奔向他,晶莹很快将他掩盖。

    “啊~”

    嘉道一从晶莹中冲出,披头散发,衣衫褴褛,身上到处都是小坑,脸上的坑更是连成片。

    萧邕哈哈一笑,“本神说过,没有至神爆炸符,你逐日宗的长老、弟子狗屁都不是。”

    远处一个虚神惊问道,“这是什么战技?竟然把逐日宗的长老打成这样?”

    另一个虚神不确切地说,“可能是空间碎裂吧。其余也没听说过这样的打法了。”

    “嘶,空间为王。杀神竟然领悟这样的至高法则,一旦成长起来,那谁还能是他的对手?”

    “也不知道求道宗是一个什么样的宗门,竟然能培养出这样妖孽的弟子出来。如果可能,本神都想去投奔了。”

    “大伙醒醒吧。在中城广场上,没听到求道宗众人叫他大长老吗?一个虚神能当大长老的宗门,一定不是什么大宗门。”

    “那也不一定。他的战力这么强大,这么就不能当大长老了?这反而能说明一个问题,求道宗以实力为尊,不论资排辈。不知你们注意到求道宗那些人没有,只有五人超过二百岁,其余七十多人都在二百岁以下。这说明了什么?人家的青年一代很强,比那些大势力都要强。”

    “对啊,我也注意到这个现象了,不过没朝这个方面考虑。还有一点,杀神是大长老,那样的宗门,怎么会没有太上长老?说明求道宗也有真神存在。”

    “有道理……”

    经过他们这么一分析,最后得出结论,求道宗是一个隐士宗门,萧邕是带着一班年轻修士出来历练的。这个结论很合理,把有些大势力给镇着了,也有很多修士遍地寻找,想加入求道宗这个隐士宗门。此是题外话,再次不表。

    再说嘉道一从坍塌的空间中冲出,扫视一眼自身的惨状,七窍里冒出的白烟又浓郁起来。

    这个贼子可恶,可恶,真可恶!

    一定要击杀他!

    不给他以笑柄,不能用符箓!

    这次,他不再咒骂,身体一闪,急速冲向萧邕。

    萧邕心中一笑,站在原地,身体下蹲,双拳出击,两只凝实银白的拳头朝对方冲去。

    “轰隆隆~”

    一阵巨响,两只拳头炸开,一团巨大的银白色把嘉道一包裹起来。

    “啊~”

    嘉道一从银白光团中冲出,头发蜷缩焦黑又蓬起,身体表面黑乎乎的,衣裳倒是很整齐,蓝色很鲜艳,想来在里面换了一套;更明显的是,七窍冒出的白烟更浓郁了,眼睛也更红了。

    “哇靠,杀神刚才那是火之法则啊,难道他还领悟了两种法则?”

    “不得了啊!他上次就使用过力量法则

    和重力法则,今天展现了空间法则和火之法则;他在风星上呆过,是不是还领悟了风之法则?这样看来,他至少领悟了五种法则,难怪战力这么强大啊。”

    “杀神就是杀神,我一种法则才领悟到两成八,只能勉勉强强拿出来战斗;他的四种法则却都可以拿来伤到真神了,牛掰的人永远牛掰,伤心的人永远只能伤心啊。”

    “萧邕贼子,我今天要你死啊~”嘶哑的吼声,浓郁的七柱白烟,一动就碎的头发,那边的嘉道一已经要入魔了。

    一道蓝影迅速出现,一道青影迎着冲去。

    “嘭”的一声巨响,蓝影躬身而退,青影原地不动。

    “哇靠!哇靠!杀神真的领悟了风之法则!刚才那一下就是风遁的变形,他只是稍稍一变化,一掌击打在真神的腹部。”

    “嘶~,如果进阶真神,杀神完全可以击败任何真神了。五种法则,还有一种至高法则,谁人能敌?”

    听到两个虚神这么旁若无人地议论,诸葛任哼道,“简直就是井底之蛙!神龙大陆何其大,中央区高手何其多?嘉道一真神虽然厉害,现在不过是中期而已,在真神中也只是排在前五十。萧邕这样的水平,在中央区比比皆是。”

    周围的修士没人再敢出声,对中央区不懂啊。不过,他们心里也不服气,人家还是虚神呢,你呢?好像被人家几句话就吓退了。

    那边嘉道一一退就是三百里,连续咳嗽几声后,直起腰来,拿出一块玉符。

    萧邕初始紧张了一下,待看清是玉符后,呵呵笑道,“怎么,联系援兵?不拿至神爆炸符出来?”

    嘉道一的七窍白烟轻了不少,他哼道,“小贼,本神只是没有全力以赴而已。等会你会看到,本神全力以赴后的状态是何等吓人。”

    萧邕冷笑道,“别逼本神全力以赴。本神全力以赴的话,自己都会被吓着。”

    嘉道一收起玉符,大声“哈”了一声,精气神迅速提升,断发飘扬,俨然比刚才要高大很多,“小贼,你想怎么死?!”

    萧邕抡掌前冲,暴喝一声,“老贼,受死!”一掌拍出。

    嘉道一刚刚提起的精气神马上受到压迫,他心头一颤,抡掌反击,力量却已经少了三成,被拍得再次倒飞。

    萧邕跟上大喝,“老贼,你以大欺小,该死!”又是一掌拍出。

    嘉道一被打压的精气神尚未完全提升,伸出的拳头被打回自己身上,再次倒飞。

    萧邕接着喝道,“老贼,你利用宗门力量无恶不作,该死!”再次一掌拍出。

    嘉道一根本没来得及防守,又被拍中胸膛,倒飞而去。

    萧邕跟着飞去,嘴里喝道,“老贼,你是非不分,欺善扬恶,该死!”同时一掌拍出。

    倒飞中的嘉道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萧邕拍中他的脸,七窍流血、倒飞而去。

    这时,远方传来大喝声,“萧邕贼子,不要欺人太甚!”

    那是逐日宗三个真神,他们两人拿着兵器,一人赤手空拳,正极速朝这里飞来,隐隐呈扇形包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