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1166章 解封印
    小魂龙在小龙血管内游荡,很多情况被萧邕慢慢发现。

    诅咒以灰线形式存在,但不是布满所有血液,而只是针对那些精血;一个修士的精血只有全身血液的两成,把这些精血锁住,修士就很难进阶。

    在骨髓里,灰线更为密布。骨髓是精血的源泉,这里的精血含量是血管里的百倍,所以看起来更是吓人,整个骨髓都是灰蒙蒙的。

    在识海口,也是灰蒙蒙的一片,阻止着识海魂力与精血的畅快连接。从现在识海侧呈喇叭形的情况看,小龙应该是经常用魂力冲击这段区域,把精血往下压,使得出口处扩大。这样的行为,也造成了一个不良后果,那就是精血不能持续进入脑髓,影响了脑髓的成长。

    “小龙,我找出解决办法了。”检查完毕一盏茶时间后,萧邕睁开眼睛,看着小龙说,“这个诅咒其实是一个阵法,有三个核心点。一个心脏出血口,一个在识海出口,一个在枕骨大孔处。分别是限制血液快速流动,防止魂力大量进入身体,对新生精血进行诅咒。”

    “妈蛋!不知是哪个怂,竟然下如此歹毒手段。难怪本龙现在只能吼出两嗓子,就感觉血气供应不上;和人战斗,最多能坚持一盏茶功夫。老大,该怎么解,一切听你的。如果感觉现在境阶未到,先帮我把心脏那里的给解了,让我能多打一会,过过瘾再说。”

    “你一个武皇,能和谁战斗?”习惯性打击一下小龙后,萧邕呵呵笑道,“要解,肯定得从三个地方同时下手,不然那些灰线又会重新缠绕上去的,等于做无用功。不过,我还不知道在体内分解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所以先试试。”

    已经在外破解了一回,把握还是有的;但体外和体内不一样,谁知道会遇上什么幺蛾子?必须谨慎从事。

    歇息一会后,萧邕引动分解法则进入三个目标地段,准确来讲,应该是专门针对这诅咒阵法的分解规则。

    分解法则如微风拂面,缓缓将三个目标地段的灰线包围,开始进行分解。

    事情发展很顺利,越来越多的灰线被溶化,就地转换为能量,那些被缠绕的精血迅速吸收了那些能量,活力更足。

    灰线不断被溶解,周围的灰线缓慢地朝那里进行补充,但补充的程度远远赶不上被溶化的程度;那些吸收了灰线分解能量的精血也开始了反击,主动对灰线进行吸收;虽然很缓慢,但还是向好的方向进行。

    感觉到有不错的效果,小龙满是高兴,趴在那里发出很舒服的哼哼声。

    虽然是在帮小龙接触诅咒,但萧邕也通过对小龙身体的观察而想起很多。

    小龙竟然因为冲击诅咒,现在可以把魂力入体,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天战的札记里有推测,修为到达一定境阶,只要有一滴精血存在,就可以死而复生。小龙这种情况,估计今后就可以。

    这个应该还不算。死而复生,光有魂力和精血还是不够的,应该有魂魄。魂魄进入每一滴精血,有魂魄有精血,这样才能滴血

    复生。

    而魂魄入体,也是提升精气神的一种必然手段。审判法则的使用,需要有强大的精气神,这样才能震慑对手,让对手闻风丧胆。

    这个应该一试!在帮小龙化解诅咒的同时,他安排二邕开始对这个进行推演,推演如何进行。

    小龙的肌体很强大,虽然是猪样,但还是龙族,一身的横炼。全身上下,所有的窍穴都是两两连通的。这样的好处就是,即使被打断或封印某条或某几条经脉,还可以有一战之力,这也是龙族战力强悍的根本原因。

    萧邕曾经开通的三百多条横向经脉,断断续续耗费了他三年多;后来由于一直在战斗,或者在领悟法则,加上感觉肉身力量越来越强悍,所以后来把这桩事给忘记了。现在看到了小龙的状态,他又捡了起来。

    又分出一份意识,对已经开通的窍穴进行两两连接。两两连接,最艰难的是生成经脉,这过程非常消耗时间,更是非常痛苦。

    包裹小龙精血的灰线在不断变细,精血在逐渐壮大,小龙舒服的哼哼声没停过。

    萧邕却是很痛苦。他在肉身之内制造经脉,把开通的窍穴两两连接。制造经脉不痛苦,痛苦的是把经脉在窍穴间连通,犹如拉着一根根线在皮肉内移动。

    他虽然没有发出叫喊,但脸部不断抽搐的表情就可以说明他在承受的痛苦。

    小龙没有看到,他在舒服得直哼哼。

    在莫约五个时辰后,灰线被溶化了近三成,意外情况忽然出现。

    “孽龙竟想解除封印,大胆!”一道声音出现在萧邕脑海。

    封印?这不是诅咒?

    萧邕还没反应过来,一股莫名力量暴起,灰线发出一阵灰色光芒,迅速将被溶化的部分补全,同时对血脉之力束缚更紧,似乎要将血脉之力破碎;而识海出口那个喇叭口,也马上被封堵结实,没有一丝缝隙。

    这是想杀死小龙的血脉之力,把小龙变成一头完完全全的猪!

    妈蛋!那个布封印的人竟然还留有一丝意识在这里。

    小龙的魂力被瞬间抽掉三成,他发出了一声惨叫,皮肤表面也渗出鲜血,他控制着自己不翻滚,他大吼道,“老大,我的魂力完全不能出来了!”

    这一紧急情况把萧邕吓了一跳,分解法则瞬间被冲散,顿时失去分解作用。面对这种状况,萧邕也是暴怒。

    小龙还在惨叫不已,皮肤上渗出的血越来越多,有的血脉之力已经被破碎,形势万分危急。

    深吸一口气后,萧邕喝道,“小龙,我想你有办法护住那些血脉之力,不要让它们溜走,我再全力帮你溶化。”

    什么叫痛入骨髓?小龙现在就是,他已经痛得浑身抽搐,但还是咬着牙说,“老大,你尽管施为。能溜走的血脉之力不是精华,留住的才是最本质的。”

    “小龙,你还要控制自己的魂力不要被继续被抽走,不然这诅咒很难解;即使解除,你的识海也会空掉。”这是萧邕最担心的问题。

    小龙咬着牙说,“老大,你只管弄,即使本龙死了,也要把这封印给弄灭。不过你放心,它不会再得到这么庞大的魂力了。”

    看着小龙痛苦的样子,萧邕释放出所能释放的魂力,调动所能运转分解法则,严严实实地包裹着三处地段,加速溶化起来。

    中央区核心地一处洞府内,一个看起来是老者的修士睁开眼睛,自语了一声,“谁在试图解封龙族?”他右手三指快速弹动,最后皱着眉头说了一句,“那些龙还被封印在那里,有被逃脱的龙族后代吗?”

    他缓缓抬头看向空中,最后叹了一口气,“既然你想帮它们解封,想来不是简单人物,那就让我们较量一番吧。”

    嘴上说着话,双手手指不停快速弹动,一股股莫名力量急速冲出天际。

    在中圈有一颗巨大的星球,外面是崇山峻岭,巨树冲天,但这里的神气很缺乏,有的是浓郁的兽界修士的暴戾之气。令人奇怪的是,这星球除了植物,就没有一个动物。

    而该星球内部,有一个巨大的空间,也是崇山峻岭,但是光秃秃的一片。也不能说是光秃秃的,因为在那些崇山峻岭上,有着数百万条大大小小的龙在躺着。有的在沉眠,有的有气无力,很是虚弱。从境阶看,都是武皇境;从体型看,都是骨嶙嶙的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如果有人看到这萧索的场景,一定会被惊掉下巴。龙族是从前神龙大陆的最强大种族之一,但已经有数百万年未见龙出入;谁也没想到,竟然变成了这副样子。

    忽然间,无论是沉眠的还是那些没沉眠的,都同时发出痛苦的咆哮声。

    一条被痛楚折腾醒来的老龙怒吼,“狗贼,你有本事就把我龙族灭喽!不然我龙族将与你不死不休!”

    可是,没有人回应,反而,它们所承受的痛苦越来越大,痛得所有龙在地上乱滚,身体乱扭,不断地扫到其余同类;很快有数万条被别的龙拍伤,有的甚至被拍碎。地下世界内,惨叫响彻空间,血肉到处乱飞,好一副凄惨的场景!

    小龙也在忍着剧痛,嘴里发出压抑的嘶吼声。就在再次被溶化三成的时候,那些灰线忽然反弹,一下子恢复到原来的九成,同时那道声音再度响起,“何方人士,竟敢坏本帝好事?”

    听到这话,萧邕心中一惊。

    本帝?什么境阶?还是什么称呼?

    能做到这样的,绝不是武帝,莫非是神帝?还在至神之后?

    不过他没有多想,现在还只是虚神,先进阶真神再说下一步;假如有神帝这个境阶,今后自己也会达到。

    这次,小龙有所预防,在感觉有股莫名力量降临身体的时候,他将魂力变成一条巨龙,使得被抽走的魂力少很多,那些灰线没能恢复到原状。但那股莫名力量进入身体,灰线的作用似乎更加明显。

    萧邕大喝一声,“小鼎,暂时关闭进出口!”

    那股莫名力量进来,给萧邕带来一丝警觉,这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