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1198章 混乱
    连续全力使用空间法则,给萧邕身体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他感觉身体到处胀痛。幸亏在进阶真神的时候把肉身提高了一大截,不然还真的受不了;尽管如此,魂力和神力的消耗速度还是让他很吃惊。只是使用了四次,神力竟然消耗了六成多,魂力也消耗了三成多,比一次大战消耗的还要猛。

    不过,他也很高兴。虽然只出手四次,但对空间法则的运用娴熟多了;最后一次从光明神族队伍中抓取红毛,消耗也比前三次小三成;看来,随着使用的熟练,消耗会越来越低。

    正想给那些光明神族修士一巴掌时,他看到了三个真神,一个高的,一个瘦的,一个胖的;那三人明显是一伙的,在火区的时候,胖真神偷袭过他,被自己断了一臂,不过现在那胳膊已经长出来了。

    那三个真神正在围攻一个真神,但由于这里能见度极低,不敢释放大招,免得引来别人的攻击;所以他们只能勉强将对方围住,却不能将其击杀。

    好死不死的,他们就在光明神族途径的路线旁边,进入了小龙的视线,被萧邕一眼看到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在他眼里,只是时机未到。在这里遇上,只能让他们倒霉了。

    小龙也看到了那三个真神,嚷嚷道,“那些家伙应该是一个暗杀团队。敢对老大进行暗杀,着实该死!”

    玄武驮着萧邕来到距离战圈半里远的地方,萧邕伸手一抓,高个真神就被他无声无息地摄走。轻轻地他走了,没带走一丝雾气。

    高个真神正在移动,准备朝那个被围的真神发动攻击,忽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满怀疑惑地朝四周看去。莫非我误打误撞进入一个神秘空间了?

    但接着,他就恐惧了。

    空间在迅速收缩,朝他快速压挤而来。空间晶格剌剌地包,空间之力肆虐,带给他无尽的恐惧。

    他拿出一把剑,朝四周劈砍,想劈开这个空间。

    然而,并没有用。

    很快,他绝望地看到自己自己的身体被挤爆,只有头颅像是被保护了一样,没有受到空间的挤压。

    只要头颅还在,就有存活的希望。他心中如是想道。

    但接下来的情况令他绝望了。一个飘忽的符文出现在狭小的空间中,径直飞入他的识海,糊上他的魂魄,马上传来浓浓的睡意。

    看到需要又收了一个头颅,小龙问道,“老大,这次消耗了多少?”

    萧邕把被封住的头颅扔进镇鼎,“不到一成魂力,一成二神力,相比刚才第二个,下降了近一半。”

    小龙点点头,“看来还是熟能生巧啊。使用多了,顺手了,消耗就会降下来。有这等手段,对付初阶至神应该是没问题了。”

    萧邕呵呵笑道,“至神可没法讲,人家用的是大道……现在不能想那些,先将那两个弄死再说。”

    小龙嘎嘎大笑,“黑吃黑,嘿嘿嘿!……不行,那帮杂毛虽然已经跑了,但也要给他们上上眼药。小蛟,跟本龙一起去。”

    萧邕没管小龙怎么去上眼药,要玄武接近那胖瘦两真神。

    那两人正奇怪,怎么高个真神一晃就不见,还以为他要接近被围的真神,给对方致命一击;没想到五息都过去了,那个被围的真神快要从那个方向突围而去,高个真神却还是没有出现。

    瘦真神正在朝前方快速走,忽然感觉身后一股杀机出现,连忙往左边跨去。他感到身体猛然一轻,转头看去,接着尖叫起来。

    他的右半边身体正在炸裂,从肩部到胸腔,从上一路往下。

    他惊慌地抬头看一眼上空,没感觉这片空间有什么异常,怎么也想不清这种情况是怎么发生的。

    这时,右侧传来大吼,“光明神族的杂毛,竟敢偷袭本神,你们该死!”

    几乎就在同时,前方也传来大吼,“光明神族的贼子,你们该死啊,竟然偷袭本神!”

    一掌拍下,击杀这个瘦真神应该是十拿九稳的,结果不知道他的警觉为何这么强,竟然被他闪开了。萧邕本来很郁闷的,听到小龙和蛟胜的吼声,心情不由一下好了起来。

    这样的事情,只有小龙这家伙才能干得出来。

    收起抓来的瘦真神的储物戒,接着一把抓去,将其抓得魂飞魄散。

    那胖真神听到瘦真神发出一声惨叫,接着又听到周围有修士大吼光明神族修士在进行偷袭,吓得连忙呆在原地不敢动,大声呼唤瘦真神。

    小龙又变换声音哼道,“竟敢冲撞我光明神族,你该死!”接着发出砰砰的打斗声。

    从玄武释放出来的影像看,小龙正在左爪击右爪,砸得砰砰作响,那声音还怪大的。

    被围的真神听到左侧和前方都有喊叫,吓得也不敢动了,小心翼翼地戒备着周围的情况,生怕受到忽然袭击;当然,重点是关注着前方的浓雾,因为那个胖真神就在那边。

    小龙和蛟胜又走到一起。

    蛟胜大吼,“光明神族贼子,本神与你拼了!”

    小龙不甘示弱,“小贼,敢于我光明神族作对,本神灭你九族!”左爪击右爪没停。

    过几息,小龙又大声吼道,“小贼,受死吧。”

    蛟胜大吼,“光明神族贼子,谁死还不一定呢。”两只爪子也是拍得啪啪作响。

    那些在逃的光明神族修士听到里面传出叫喊,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声音。有人想回去帮忙,但又怕中埋伏;有人则坚决说那声音不是原来熟悉的人,出去再做打算。最终,那些修士还是没有回去帮忙,急速朝前冲去。

    不过,对于爱好面子的光明神族众人,对于被人家这样明目张胆地斥为贼子、趁火打劫的人,心中很是不舒服,这是在给他们添堵啊。这里是中圈,光明神族的影响力有,但不是很大。一旦被围,他们只有逃走的份。

    和小龙、蛟胜汇合后,小龙嘎嘎笑道,“老大,本龙这一招怎么样?没打死他们,也要恶心死他们。”接着把头在手上擦擦,“那个胖子怎么不杀了?”

    萧邕笑道,“杀他干什

    么?储物戒都已经到我手里了。你说,那个被他们三个围攻的那个真神会放过他吗?”

    小龙嘎嘎大笑,“老大,你现在卑鄙了啊。没矛盾,给他们创造矛盾;没仇怨,给他们创造仇怨。总之,把问题交给别人,自己只得实惠。这样的做法,我喜欢!……和本龙的想法越来越靠近了!”

    听到前面的话,萧邕还有些舒坦,可听到最后那几个字,心情一下就不好了。

    在这样近视距的场合中,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胆战心惊,只要遇到有人忽然出现在面前,下意识地都要出手,先发制人。有的闯入者不计较,闪身就走;有的则不然,一定要打回来。

    小龙和蛟胜一通大吼,把原本紧张的局势泼了一层油,战斗更加多起来。一时间,浓郁中打斗声和惨叫声愈加密集。

    萧邕没有继续朝外走,而是再次回到银莲区域。待他回到火区时,那里的情况已经大变。火区区域已经小了很多,只有接近三尺的距离,并且还在缩小;温度越发高,即使把火法则引导护身,还觉得有些烫;至于小龙和蛟胜他们,在距离火膜五十丈的时候已经受不了,进入了镇鼎。

    萧邕没去想这种原因是怎么造成的,而是在找如何破阵,如何把脚下这一滩水收进镇鼎,如何把银莲收进镇鼎。

    经过六个月的巡查,萧邕终于把这一滩水汪的大小以及周边的情况弄清楚了。

    正如小龙调查的一样,这里确实是一个叫长生门的宗门范围,但这个长生门已经破败;从表象看,应该是被人给灭了。因为他在这水汪的周围发现了一些洞府,里面有长生门的一些修炼功法以及札记。

    萧邕把求道宗众人放出来后,独自一人在这这里转悠,寻找破解之道,终于被他想出了对策。

    有了破解方法,把水汪收起来是很简单的。

    这样,镇鼎里又多了一个水火空间,这个水火空间接近八百里方圆,里面只种植着一株银莲。为了防止水元素快速消失,他把那些耸石拔起,一样在水下布置了一个防止水元素逃逸的封锁大阵。在银莲不远处,他还试着插入一截紫葡萄苗,企望今后能结出不一样的紫葡萄来。

    这水汪的重水太多,他又将其一部分补充到水法则空间,使得水法则空间的水法则直线上升到五成,比河源星上的水法则更加浓郁。

    闯入水汪里的众人都无功而返,很多人都不甘心,静静地呆在那峡谷思考破解之策。

    近七个月的某一天,他们忽然发现浓雾尽皆消散,只有空荡荡的峡谷一片,上面寸草没生;惊疑之下,全都蜂拥而入,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没一人最终能找出原因。

    一直走到尽头,他们都没发现任何异常,却听到远方传来激烈的战斗声,还有轰隆隆的响声。急速朝战斗声传来的方向飞去,却看到有众多人族修士正在和魔修进行战斗。

    “哇靠!那是魔神在和魔修战斗,好猛!”

    “我擦呢,怎么有这么多人渡神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