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一卷 雏龙蛰伏图翱翔 第15章 新决定
    出得炼丹室,已经是戌时,刘博凡和吕发财两人正在休息室里等候。

    看到萧邕出来,两人站了起来,吕发财问道,“萧师兄,今天什么情况,竟然没有考核?”

    萧邕笑道,“出了一些临时状况,今后再进行。”

    刘博凡愤愤不平道,“这明显就是那帮人在捣鬼,那么简单的错误,即使换我去都不会出,纯粹就是想扰乱你的心境,让你炼丹失败。”

    萧邕笑道,“炼丹人的心,哪有这么容易扰乱的。你们吃过了没有?”

    吕发财,“没。开始本来想为你庆祝一下的,现在就只能是来蹭你一顿了。”

    刘博凡笑道,“自从萧师兄住进宗门,我们的生活开始丰富多彩起来,哈哈。”

    吕发财,“主要是萧师兄有银子,又大方,哈哈。”

    萧邕笑道,“如果你们能炼出六成丹,今后也会有银子的,我期待跟着你们混。”

    吕发财,“现在我们只能跟着你混了,我去叫他们几个。”说着快速离开。

    刘博凡走近萧邕,低声道,“萧师兄,上次我怀疑就是刘家兄弟搞的鬼,这次也是。”

    萧邕,“无所谓,我现在好好的,丹术水平也有提升。歪门邪道始终只是歪门邪道,能奈我何?”

    刘博凡,“但我很不服气,不就是大长老和苟长老吗,难道宗门就任由他们这么胡来?宗门严禁内部杀戮,他们那种行为也是内部杀戮。”

    萧邕叹口气,“没有证据,怎么能说明是人家干的?不要想这些无谓的事情,把丹炼好才是正道。”

    和刘博凡五人吃完烤狸猫后,萧邕回到自己院子又开始习练《一刀斩》。现在没有别的功法可以习练,加上感觉这《一刀斩》好像还很不顺畅,故而规定自己每天凌晨和晚上雷打不动要练习,时间不短于两个时辰。

    练得自己全身无力后,洗澡上床,开始搬运经脉元气。时而慢速,时而快速,时而急速,按鼎灵的说法,这对拓宽经脉有好处,而经脉的宽窄,决定这今后武道能走多远。

    在急速搬运元气冲刷经脉狭小处时,阵阵撕裂的痛楚传来,冷汗直流,但萧邕还是咬牙坚持;待感觉快失去知觉的时候,方才停止冲刷,改为慢速运行,将该处进行温养。

    第五天,师傅着三师兄来炼丹室叫萧邕去长老院,叫萧邕关上门后,师傅说道,“上次捣鬼的陈舒怀和张聪明两人被废除经脉,逐出宗门。不过他们把所有的责任都扛上了,没有说出别的人,那事也只能到此为止。”

    萧邕没有吱声,师傅接着说道,“现在考核又出现了新的变化。聚元丹的材料只能是自己采集,你将和高级弟子一起去浮山山脉采集药材,时间定期五天。你的聚元丹药材要求你自己采回。”

    萧邕有些疑惑,“师傅,那里面有很多武士境阶的凶兽,还有武师境阶的;以前都是修炼之人前去采摘,难道这是让我们去送死吗?”

    师傅,“这是一次宗门组织的试炼,所有高级弟子都要参加;有丹士,也有武士,武士要负责保护丹士的安全。你因为要在炼丹大比前完成考核,所以把你也塞了进去。”

    萧邕,“我可以自己买药材来炼丹,为何非要去采摘药材呢?”

    其实从内心讲,自己是愿意去试试的,自己已经开了四脉,元力比较充沛,可以击杀武士,现在就想和武士级修士练练,看看自己的肉身力量如何。

    师傅脸色稍微变了变,“这是苟长老提出的,宗主也同意了。至于你买药材,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五天后,出来就是考核的开始,你怎么能买药材?不但你要考核,那些高级弟子也会一同考核。”

    萧邕一听,心中乐了。看来他们还真是重视自己,临时组织一个这样的活动,大家都要炼丹,大家都需要药材,最多能调剂余缺,断不能得到人家也缺少的药材。

    师傅看到萧邕有些出神,叹息道,“如果你觉得没把握,那就不参加也罢,以你的炼丹水平,即使不在宗门,也能很好地生活下去。”

    萧邕听言,回道,“师傅,弟子肯定是要参加的,只是想到浮山山脉里并不能完全采集十八种药材,那如何是好?”

    师傅听了此言,心中舒坦多了,“只需要采集里面有的八种就行,其余十种由宗门提供。到里面,你要和你大师兄他们配合,互通有无,争取把八种药材采集三份。”

    第三天卯时末,萧邕背着背篓走向宗门大门口处的广场,等待和宗门高级弟子汇合,一同进山。

    “哟,这不是萧天才吗?”一声刺耳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萧邕转头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十八九岁的弟子,也背着背篓,正以一副俯视的模样看着自己,向着自己走来。

    萧邕以前和高级弟子打叫道不多,除了四位师兄,认识的不超十人。没有回应,转过头朝门外看去。

    那人见萧邕不回应他,有些恼羞成怒地快速走来,走到身边时低声说道,“不要以为能炼出七成丹就了不起,希望你这次能回来。”

    萧邕眉头一皱,淡淡地说道,“不劳这位高级弟子挂心,也希望你能采集全三份药材,回来炼出七成丹。”对这种只会羡慕嫉妒恨的人,萧邕话都不想和他多说一句,但又想刺激他一下。

    来到广场,萧邕站到广场边,等着其余人的到来;而那个高级弟子则站在广场中央,转身看向宗门内。

    四位师兄也很快来到广场,萧邕和他们打招呼后,大师兄背着篓子走向高级弟子所在,和他们进行交谈。而二师兄、三师兄和四师兄则与萧邕在一起,谈论着那天考核发生事情的一些情况。

    师傅在巳时亲自交代陈舒怀提前一个时辰开门,可他却说因为急事去了郡府,说是忘记了这桩事情,愿意接受宗门的任何处罚。

    张聪明说那个废丹炉不是故意拿出来的,丹炉室里丹炉太多,只是自己没有检查而已;至于存在错药材,自己却是不知道,因为他没有经手。

    执法殿调查,也没有调查出一个所以然,第二天就草草了事,向宗主汇报了有关情况。

    师傅得知那调查结果,哭笑不得,跑去质问执法殿,还和执法殿执法长老吵了一架;最终宗主决定废除两人经脉,逐出云剑宗,这才平息了师傅的怒火。

    三位师兄对此事都是愤愤不平,说不可能就是这两人捣鬼,肯定还有人参与,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萧邕对此倒是无所谓,以前是没有能力,所以采取的是息事宁人的态度。现在已经是武士,见过了英子她师傅给的东西,听了鼎灵介绍外面的世界,心态也有很大转变,对这种上不得台面小动作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视野宽了,能力提升了,格局随之扩大。对他们制造的这种障碍,萧邕觉得就是幼稚得很,愚蠢得很。不过一旦这种事情直接落在自己手中,那定然会让他们难过一阵子。

    正在四人交流时,萧邕感到一股杀气从后面传来,转头看去,却是刘继华和另外两人一同走向广场,眼睛狠狠地盯着自己;如果目光能杀人,萧邕已经不知道被杀过几遍。

    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萧邕随即转头,再次听三位师兄讲述相关事情,也听他们介绍一些比较优秀的高级弟子。

    对于他们赞不绝口的那些人,萧邕现在是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都已经二十来岁的年龄,丹炼不成七成丹,武没有武士中期,相对于自己现在的水平,只能是说他们弱爆了。

    辰时刚到,宗主和三长老带着两个二级长老走到广场前咳嗽一声,所有弟子全部站到广场里排好队,萧邕和三位师兄也走上前去,站在嘴边上队伍的后面。

    宗主,“这次的任务,大家应该很清楚。所有高级弟子全部出去试炼,武士负责驱赶凶兽,杀凶兽,丹士负责采药。开脉境和武士弟子以击杀多少凶兽定输赢;而丹士则是采集三份聚元丹药材,回来以炼制的聚元丹等级诀胜负。三长老和两位执事将全程监督,任何人不得舞弊,否则将被逐出宗门。同时,这次出去二百零八人,我希望回来还是二百零八人。”

    三长老接着讲了一些注意事项,把邹长老和金长老两个二级长老介绍给大家,随后宗主宣布试炼开始,三长老随即快步走向大门;邹长老和金长老小跑着追了过去,跟在三长老后面。

    萧邕等人本来排在队伍后面,这么一转换,后队变前队,倒是走在了队伍的前方。

    身着一百二十斤炼具,萧邕没有和别人说话,只是不断地引导着元力在四条经脉中运转。弟子队伍也只有轻声交谈,其声音盖不住大家沙沙的脚步声。

    三长老似乎想试试大家的脚力,快速在前行走,邹长老和金长老也紧跟而上。

    看到如此情况,萧邕慢慢地降低速度,只是走在背背篓的十七人前,看着一百九十一人逐渐远去。一众丹士有些羡慕地看着越来越远的修士,不再交谈,只是埋头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