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一卷 雏龙蛰伏图翱翔 第19章 且战且总结
    第二天卯时过半,天开始亮起来,萧邕从盘坐中醒来,弹弹身上的露珠,站了起来,伸伸懒腰,把周边扫视一遍。

    看着背篓里的被子,心中苦笑。自从开通四脉,自己就不需要盖被子御寒,但为了掩人耳目,还不得不拿着被子装样子。

    把背篓放进储物戒里,快速下树,在山坡上开始继续寻找药材。

    卯时末,又找到一种聚元丹的药材,清点了储物戒和背篓里药材后,走上山顶,找到一块凸起的石头,取出卤牛肉和干饼,开始吃将起来。

    得知要出来寻找药材,萧邕连续三天做准备,买了大量的卤牛肉和干饼;遵循镇鼎的意思,前期最好不要使用元石进阶,尽量通过吃来解决元气的问题。

    自那天击杀袭击者、青狼帮分堂、刘家修武者后,萧邕就很是听镇鼎的意见,一直没有使用元石进行开脉,只是不断地冲刷经脉,将经脉拓宽了近五成,原先很多地方比较狭窄的,也被冲刷得和其它地方一样。如果刚刚开脉的时候只是小指粗的话,那么现在就变成了大拇指粗。

    经脉变粗的好处在昨天就体现出来,一块元石的元气在四条经脉经脉内竟然增加不到两成;而那天两块元石就把四道脉充满,经脉都有胀痛的感觉。

    大的道理不懂,从这两次的对比还是可以看出的,经脉拓宽意味着储存元气的能力更强,就会意味着耐力的提高。

    吃完早餐份额,又迎着阳光将四脉内元气运转一百周天,同时继续冲击第五脉;第五脉已经有轻微的刺痛感贯通,说明距离开通的时日已经很短。

    站起身后,朝远处看去,发现前方四十里处有绝壁,那里就是本次采摘任务的最后一味主药——崖菇的最佳生长地。

    直线距离看似只有四十里,但还要翻越两座山,估计六七十里是少不了。

    没有迟疑,往前下山坡,看到有药材还是要进行采摘;现在只有自己一人,背篓就装在储物戒里,采摘的药材也直接放进储物戒里。

    刚下到一半,一只老虎就从右侧朝他冲来,萧邕没有避战,而是快速朝其冲去。

    这虎不大,不到六尺长、四尺高,萧邕觉得不会是武士级别的,想试试自己的肉身。

    “嘭”,老虎撞在萧邕身上,而他的拳头也直接轰打在虎的双眼中间。

    “吼”的一声,老虎后飞三尺,坠落在地。

    萧邕也是踉踉跄跄后退四五步,巨大的疼痛感从右手传来,不禁不停地甩起手来。

    “妈蛋,你的骨头还怪硬的。”萧邕嘟噜了一句,继续往前冲去,他感觉自己完全可以用肉身战胜此虎。

    老虎张开大嘴,“吼”叫一声,纵身跃起,也是朝萧邕扑来。想它一个霸占一地的王,竟然被一个小小的人类击败,很是不爽。

    又是一声响,老虎侧向飞去,叽里咕噜往坡下滚去;而萧邕则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原来在一人一虎就要再次硬撞的时候,萧邕侧身一让,一拳击打在虎颈部;老虎往下飞,萧邕往山顶退。

    “打架还是要动脑筋,这一下手痛的感觉就轻了很多。”萧邕有些洋洋得意地想道。

    老虎看到自己两次都吃了亏,站起来看了萧邕两眼,轻吼一声快速离去。看来不管是人和兽,对避祸的感受还是一样的,打不赢就跑,不能吃眼前亏。

    刚走到峡谷盆地,萧邕就遇上一头棕熊,五六百斤的大家伙;看着它奔跑过来,地面都有轻微的震动,萧邕心里有些紧张,以前遇到这样的情况,可是远远的就已经跑开。

    强制自己静下心来,取出大刀,侧身一拉,棕熊腹前出现一道血痕,鲜血喷出。

    棕熊厉叫一声,转身又朝萧邕冲来,距离还有三四尺的时候,前身立起,犹如人一般扑来。

    萧邕往前捅了一刀,接着就感觉自己受到重重的一击,一阵窒息感传来,身体飞了起来,周围的树木快速从身边闪过;还没想清楚怎么回事,只感觉自己重重地摔在地上,头昏眼花。

    脑袋里没有忘记自己刚刚是在和棕熊战斗,抬起头朝飞来的方向看去,棕熊没过来,这才双肘撑地,慢慢坐起来。

    远处的棕熊已经倒在地上,脖子处鲜血直往外冒,鼻孔和嘴巴里也在往外淌血,浑身抽搐;萧邕知道,这熊已完蛋。

    呆呆地看着垂死的棕熊,脑袋里极力回想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自己本来想一记《一刀斩》劈向熊顶的,没想到它忽然站立,一刀劈空;棕熊站起来比自己要高出不少,只能是从上往下双前腿击打,而自己则再次提起四尺八寸的大刀,朝其下巴刺去,没计算精确,只是刺在其脖子上;在刺中棕熊的同时,它的下击也击打在自己的肩膀上。

    低头看向自己的右肩,衣衫破裂,露出里面的炼具;活动一下右手,没事;咳嗽一声,咳出一口痰,没带血丝。萧邕放心了,自己没收伤,受到的撞击被炼具化解了。

    “妈蛋,幸好没砸中脑袋,要不然脑袋被砸进肚子里去了。这炼具是个好东西,受到棕熊一击都没有受伤,看来今后不能脱,虽然稍微影响灵活性,但偶尔的意外情况还是可以弥补的。反应还是不够快,差点就送了命,看来今后还需要多实战才行,虽然能看清它的进攻缺点,但对其变化反应不够快;难怪破鼎要我多进行战斗,这就和炼丹一样,熟能生巧。”

    “能看清对手的进攻初发攻势,不知道是不是意念力强大的原因,要真是这样的话,今后这无名口诀也得多加习练才行。”

    “唉,今后要练的东西多了,不过我喜欢,只有这样才能自身强大。借助强大的别人,不如强大自身!”

    坐在那里,萧邕马上想到了自己刚才对战中出现的问题,不能不说他愿意动脑,而且思路正确。初次经历这么强大的一击,精神没有崩溃,已经是心智坚定无比。

    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隐隐不适的身体,伸伸胳膊伸伸腿,觉得确实没有问题,萧邕站了起来,朝棕熊走去。熊掌是好东西,熊胆也是好药,既然杀了,不取就浪费了。

    运转一下四脉,元气还有一半多,正准备迈腿前行时,萧邕嘿嘿笑起来,“没想到第五脉马上就可以开了,不过现在不急,晚上再说。”随后快速朝前跑去。

    萧邕在不断地且战且行,三长老这时却是急火上升,带着金长老走到昨天采药的峡谷,不断前行,不断呼唤萧邕。

    在走完整条峡谷后,三长老脸色惨白,两眼无神地说道,“莫非他被野兽叼走了?”

    金长老,“是不是去了隔壁那峡谷?”

    三长老眼睛一亮,“对,我们还应该往那边继续找,那小子经常带队采药的,应该不至于这么容易被野兽叼走。”

    翻过顶,两人继续呼喊,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在走过盆地后,三长老一屁股坐到地上,嘴里碎碎念,“那小子不会有事的,不然我就是云剑宗的罪人。”一脸的忧虑。

    金长老也是不大好受,“三长老,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他不会有事。不是后天集合回宗门吗?到时候再说吧。”

    三长老哀叹一声,“只能这样了。这里这么多山,这么多峡谷,这么大的地方,只要稍微远一些,我们就找不到。”

    金长老,“估计他没来过这边,这地上到处都是聚元丹的药材;他是一个炼丹室,断不能放弃这么多药材的。”

    三长老略显萧瑟地说,“回去吧,别把那些弟子又损失了。”

    就在三长老两人转身离去的时候,萧邕杀了一条蛇取下蛇胆;和他们的直线距离有二十来里,但中间隔了一座山;加之他把主要精力都用于和野兽战斗,沿途也只采掘五年以上的药材,并且不扩散寻找,所以才造成金长老说他没来过那峡谷的说法。

    感觉自己元力不到一半后,萧邕没有犹豫,拿出两块元石开始吸收起来;在这个时候,不能墨守成规,保持充分的战斗力就是保命。

    半个时辰后,两块元石被完全吸收,元力又恢复到最佳状态的九成,第五道经脉也开始有气流窜动的迹象,凉凉的,很舒服。

    但萧邕没有立即冲通,而是战起来朝悬崖下方走去,寻找可能存在崖菇的地方。

    崖菇富含水、土、木元力,只能生长在石缝里的枯木上,所以需要找岩石上的缝,同时也要里面有枯木,还有关键的一点,那就是要有石乳,只有有石乳,崖菇才能形成;颜色越白,品质越高,崖菇越药效越强;颜色越灰,品质越差,同理,药效越差。因此,崖菇是聚元丹里最难得到的药材。

    十多里长、最高处有六十丈的悬崖,有着上百条石缝,还有两个大的洞口。萧邕没有急于攀爬石缝,而是转身朝树林里走去,不断拾起地上的枯木,砍下树上的枯枝,砍到枯树,将其砍成小截后收入空的储物戒中,感觉差不多了,这才往悬崖下走去。

    脱掉外衣,才发现外衣已经不成样子,不但右肩处破裂,背后也碎成了条条块块,估计就是棕熊那一击造成的,只是自己开始没有感觉而已。

    把炼具五件套全部取下来后,换上一身新衣服,将炼具收进储物戒里;悬崖峭壁,能轻一两是一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