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一卷 雏龙蛰伏图翱翔 第36章 越闹越大
    (5000字章,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

    看两个汹汹恶煞的魁梧汉子走过来,年轻妇女快速低声说道,“恩人,你快点走吧,打不过他们的;权家家大业大,离这里不远,马上还会有更多人来的。”

    萧邕,“你抓紧收摊走人吧,不要管我;等会一乱,你们就遭殃了。”瞬间把原来已经减至八十斤的炼具又调整到一百二十斤。

    两个都是开脉境,虽然身材魁梧,但还是不放在眼里,总不会比开脉境和武士境凶兽更强。

    赵五骂骂咧咧地走来,“小崽子,竟然敢抢我的鞭子,我要废掉的你那只手。”

    王三接上嘴,含糊不清地吼道,“砸了大爷的下巴,我要打烂你的嘴,还要废的另一条胳膊。”

    萧邕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只是看着那年轻妇女快速收拾好东西,抱着小孩快速离去;她们的离开,使得他放心下来,可以专心对付这两个魁梧汉子。

    王三赵五见萧邕看都没看他们,心中更是恼怒。赵五喝道,“小崽子,受死吧!”说着朝萧邕一拳打来。

    旁边一个开脉境的行人叹道,“这小家伙可惜了,这一拳下去,不死也要重伤。”

    忽然,他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那小家伙动了,竟然迎着赵五冲去,接着肘、肩连续重重地撞在赵五身上;赵五朝天喷出一口血,飞快地往来路倒飞而去,而小家伙也是去势未停,接着就侧躺在已经倒地的赵五身上,赵五再次往外喷血,不是一口,而是连续喷出三口。

    萧邕一肘砸在赵五脸上,“妈蛋,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腥腥的,真恶心!”

    王三正甩手甩脚朝前快速跑,忽然看到赵五倒飞而来,凝神看去,那个小家伙竟然贴在赵五身前,一起飞了过来;急忙伸出手去,试图拉住小家伙。但两人的速度太快,王三仓促出手,萧邕的衣服还没触及,就朝后飞了过去。

    “呀!”王三一声大喝,一个急刹,往前滑去两步,终于停下向前的脚步;再转身往回跑时,发现小家伙已经站立在街道上,而赵五还躺在地上不停地吐血。

    “啊,小崽子,你该死!”王三狂吼一声,接着闭上嘴巴,下巴的疼痛由不得他多张嘴。嘴停身不停,腾空而起,一记飞踹朝萧邕袭去。

    旁边看热闹的发出惊呼声,一个武者装扮的人说道,“这是王三的铁踹,那小家伙危险了。”

    一个十八九岁的衣着华丽青年冷笑道,“一个穷鬼,竟然来挑战我们三大家族,不是找死吗?下半辈子在床上躺过去吧,如果一脚过后还有人的话。”

    旁边两个跟班模样的人连忙点头哈腰地说道,“公子说的是,这小子太自不量力,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寻思路罢了。”

    半数的人却是暗自痛心,脸上呈现出不忍心的神色,一个正直的少年就要这样命陨于此,有理都没地方去申诉。

    就在王三过了最高点的时候,萧邕动了,一纵而起,朝着他的身体撞去,“老早就把腿伸直,瞎猫去碰死耗子吗?”

    “嘭!”王三朝侧向飞去,嘴里咳嗽不停,咳得满脸通红。

    “妈蛋,忘记将炼具重量调下来了,没撞中要害。”萧邕一撞后随即落地站定,对刚才一撞很不满意。

    看到王三就要着地,萧邕将炼具调至八十斤,一个飞扑,朝王三冲去,在落地的时候,马上将炼具重量调至一百六十斤。

    “噗!”王三这次是真的喷出血,不再是刚才的干咳。想推开躺在自己身上的小家伙,却是感觉双手无力,根本就不能将其推动。首先是他受了伤,胸骨都被撞断了四根,发不出多少力;其次,胸骨虽然只有百来斤,但身上还有一百六十斤炼具,岂是现在状况下的他能动得了的?

    周围众人惊呆了,没想到竟然出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华丽青年怒喝,“权玫瑰,你们把三大家族的丑都丢完了!两个开脉境后期,竟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穷鬼弄成这副模样。”

    他身后一个随从满脸不屑地说道,“这王三赵五也太逊了,一遇到真刀实干,就菜了。”

    那个魁梧女子显然刚刚从惊讶醒来,怒喝道,“王三赵五,你们两个蠢货还不起来杀了那个穷鬼?!权家白养你们了吗?”

    两人侧翻,试着双手撑地,上身离地,但很快又倒了下去,嘴中鲜血吐不停。

    魁梧女子一脸的肉抖动起来,冲着两人就是两脚,“你们这两头猪!平常人模狗样的,关键时候给老娘丢面子!银花,回去告诉我爹,他闺女被人欺侮了,要他多派几个人来。”

    一个看客喊道,“小兄弟,快走啊!”

    魁梧女子眼露凶光,直逼那个喊话之人,“你找死啊!信不信我灭了你九族?!”

    那个好心人立马闭嘴不言,悄悄往后退去,退出人群后,转身就跑,不能惹来无妄之灾。

    萧邕将炼具重量调至八十斤,咳嗽一声,“也差不多了,本人有事,就不奉陪各位了。”说着朝人群走去,还想去逛逛街,储物戒中的刀都太轻,想利用今天的时间买一把。

    权玫瑰脸上肉一抖,伸手朝萧邕脸上抓来,“穷鬼,你今天使老娘受了惊,又打伤了老娘的下人,怎能让你轻易逃走?”

    萧邕没想到这重量有二百七百十斤的女人速度这么快,比王三赵五差不到哪里去;仔细一看,原来这女人也是一个武修,是开脉境后期。

    “好男不和女斗,我闪!”萧邕闪身往旁避开,使得那一堆肉山扑了个空。

    停下来喝道,“你真的要胡搅蛮缠?”

    权玫瑰,“你撞了我的马车,打伤了我的下人,这是对我的挑衅,你该死!”说到最后,已是声嘶力竭。

    “你竟然这样蛮不讲理?分明是你们没把人家的命当命看,反而倒打一耙,难道就没律法了吗?”在打嘴仗方面,萧邕根本就不在行,只会一些短岔子而已。

    “哼,律法?!在这郡府,对于你这个穷鬼而言,我说的话就是律法。郭英俊,帮我杀了那穷鬼!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权玫瑰粗壮的嗓音传来。

    “哼,如果不是牵扯到三大家族的脸面,我倒是无所谓你一个面子。张海王彪李秋,去杀了那穷鬼!”郭英俊淡淡地说道。身后三人齐声回应,接着拔出武器朝萧邕围了过来。

    有人高喊,“郭家太无耻了!竟然派三个拿武器的大人去欺侮一个小孩子。”

    “谁说不是呢?不过他们两家什么时候不是干无耻的事?都是以多打少,以大欺小。”

    这时,人群外传来跑步声和呵斥声,“让开!让开!”人群让开一条通道,一个大汉领着十个佩刀人走进来,问道, “谁在闹事?”

    萧邕站在五人的包围中朝那里看去,“是郡府的执法队,看来这架是打不起来了。”

    郭英俊笑道,“是宿队长啊,这是权家的家事。”

    权玫瑰连忙说道,“宿队长,一个刁民打了我的下人,我们马上就会处理完。”

    那宿队长看了场中形势一眼,淡淡地说道,“有什么事在家里解决,到这大街上来,成什么了?”

    一个围观群众喊道,“不是这样的,他们欺侮小孩子,要杀他!”

    宿队长眼睛瞪向他,恶狠狠地说道,“是这样的吗?”

    那人看到其眼里的凶光,吓得连连后退,旁边一人低着头轻声说道,“你找死啊,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这少年今天是死定了。”

    那人心有不甘地低声说道,“可是那少年会冤死在这里。”

    旁边那人低声斥道,“你以为真的好人有好报?要是这样的话,那这龙星大陆就不会有坏人了。”

    剑没有人再说话,宿队长喊了一声,“你们两个快点解决问题,不要把街道堵塞太久。所有人,收队!”一行人转身向后,快速离开此地。

    看到宿队长一行离去,权玫瑰脸上的肉又抖了起来,“郭英俊,要的手下快点动手!早解决早利索!”

    张海、王彪、李秋三人武器举起,朝萧邕冲来,萧邕朝后方快速退去,身后传来权玫瑰那粗犷的声音,“想从本小姐这里出去?做梦!”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剑,竟然是一把软剑。挥剑直朝萧邕后背刺来,周围正在后退的围观群众发出一阵惊呼声。

    弯腰下地,抓起赵五的双腿朝权玫瑰扔去,虽然权玫瑰不算一个值得爱怜的人,但她还是一个女人,萧邕心中有种不愿意和她动手的意愿,只能是间接和她斗一斗了。

    “啊”的一声叫唤,萧邕余光看到,赵五的身体撞中权玫瑰,压着她的身体倒地,犹如一座肉山崩倒,周围看客发出一阵大笑声。

    一个看客大声笑道,“这是赵五护主心切。”

    “哈哈,这权家二小姐也太胖了,爬都爬不起来。”

    权玫瑰尖叫一声,用力推着身上的赵五,“赵五,你这个废物,趴在老娘身上干什么,还不滚开?!”

    李秋见萧邕扔出赵五后往自己身前窜来,一刀劈向其后背。

    萧邕的方向正是王三躺着的地方,感受到李秋劈来一刀,身子一弯,刀从背上挥过,刀走空。

    正在李秋收势准备再次蓄势劈出第二刀时,却发现王三那光溜溜的的大脑袋横向朝自己砸来,接着就感到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地往旁踉踉跄跄走去,撞在旁边的张海身上。

    “叮当”,李秋的刀坠落地面,身体侧向倒去,王三压在他身上,张海也是踉踉跄跄地往旁趋去。

    众人眼前一花,萧邕已经手持大刀站在李秋身边,刀尖抵在其脖子上,其皮肉都窝了下去,看着持剑冲来的王彪,萧邕淡淡地说道,“你再不住手,我就杀了他。”

    郭英俊喝道,“他不敢杀的,王彪、张海,速度上去杀了他!”

    这时已经爬起来的权玫瑰喊道,“一个穷鬼,竟然敢利用一个下人来威胁我们,门都没有!你们两个,谁杀了他,我就给谁五十两银子!”

    王彪、张海一听,眼冒精光,分别持剑、举刀朝萧邕扑来。

    见真没人在意李秋的死活,萧邕息战的想法瞬时转变,举刀朝两人跑去。

    周围的人惊呆了,权玫瑰和郭英俊惊呆了;瞬间,脸上又露出巨大的恐慌,死死地看着萧邕的背影。他们没想道萧邕真的出手了,真的敢击伤他们的人,并且就是往死里整的节奏,这是他们从来都没想到过的,也是没见到过的。

    萧邕站在王彪和张海身后三尺远,紧盯着权玫瑰。在他身后,王彪右小腿不见,身体正往地上倒去;张海胸部被切出一条大口子,从右下到左上。

    周围轰地热闹起来,“没想到这小孩这么厉害,我心里舒坦多了。”

    “哈哈,没想到也会有人不畏他们这些大家族,这样的人多一些才好啊。”

    “唉,杀的只是下人,要是把那个权玫瑰杀了才好呢。”

    “废了几个为虎作伥的下人也好,这样的恶徒,杀一个少一个。”

    “喂,小友,你抓紧走吧,他们的援兵马上就会来的。”一个声音压住了其它的杂音,大声地传了出来。

    “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今后多杀一些恶徒,为郡府肃清那些狐假虎威的东西,还郡府一片蓝蓝的天。”

    这时,远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人群纷纷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瞬间往两边退却,有人喊道,“小友快跑!权家的援兵来了!”

    萧邕大声回道,“各位,你们注意自身安全,不要被误伤了。我今天就要看看,权家到底讲不讲理。”

    一队人马冲进空阔地带,人人手持大刀,有着两个武士境和十个开脉境,后面跟着一个脸色潮红的年轻女子,就是那个去叫人的银花。

    权玫瑰尖叫起来,“银花,你这贱婢!叫个人,竟然都花了这么长时间,不到三里路,竟然花了一炷香时间。中午饭就不要吃了,记得回去自己掌嘴五十!”银花脸上的潮红立马消退,变得刷白。

    周围的人听了此言,纷纷叹息道,“这权家二小姐真不是东西,一个侍女,跑三里路回去帮她搬救兵,竟然还要受到她的惩处。”

    “银花不过十六七岁,看样子就从来没吃饱过。三里路,就是一个大老爷们也要走一炷香时间,她这还是一个来回,想来她是多么的拼命了。”

    “这二小姐真是一个恶妇,可惜那小友没杀了她。”

    “小友危险了,十二个人呢,都是带刀的大人。”

    “这小子也是该死,惹他们干什么?大家族是他能惹得起的吗?”

    “照你这么说,我们这些人就只能任凭他们欺侮了?自己没种,还不希望人家有种。”旁边马上有人不愿意了。

    “你有种,那你上去帮忙啊?没种的话,就不要在下面讲这些屁话。”

    “你!”

    “你什么你?!”

    旁边一人说道,“你们两个吵什么呢?有人出来伸张正义,难道我们在嘴上支持一下都不行?如果大家都看不惯伸张正义的人,那我们大家今后的日子就会更难过。”

    权玫瑰那粗壮的声音再次传开,“你们还在等什么呢?不上前杀了这小畜生?!难道是来看热闹的吗?”

    萧邕将刀斜指地面,喝道,“我与你无冤无仇,如果不是你逼人太盛,事情是走不到这一步的。如果再逼我,这事情就会越闹越大,不可收拾!”

    权玫瑰哈哈大笑道,“越闹越大?好啊!我就是要越闹越大,让你们这些穷鬼知道,不要来招惹我们。小畜生,你心虚了?你害怕了?跪下来求本小姐不要杀你!”

    郭英俊在旁笑道,“穷鬼就是穷鬼,遇到这种情况就只有靠杀来解决,不然他们就会翻天。”

    萧邕冷冷地说道,“愚蠢,无知!”

    权玫瑰歇斯底里地喊道,“柳泉、钟虎,杀了他,杀了他!”

    一个武士境喊道,“前面四个,过去杀了他!”四个开脉境举刀朝萧邕冲来,周围的人纷纷四散而逃。

    看到四个下人举刀冲杀而去,权玫瑰那雄壮的身躯兴奋得发抖,嘴里喊道,“小畜生,叫你冲撞本小姐的马车,让你碎尸万段。”接着提高升调喊道,“你们四个,别把他一下子杀死了,本小姐还要留着慢慢地炮制他,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感觉!”

    对于权玫瑰嚣张的话语,萧邕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朝周围一瞥,余光中,看到郡府执法队宿队长一行人正在对面的酒楼二楼看热闹,心下一哼,“你们想闹大,那就闹吧!”拖着刀,迎着四人冲去。

    刚听到四声痛呼,萧邕却又回到出发点。周围的人只看到那小孩转个弯又回到了原地,整个过程只挥出两刀。

    原来站在左侧的两人一如王彪、张海一般,一个缺小腿,一个胸腔被划开;另外两人则是背部被切开,等萧邕回到原地后,血幕才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