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一卷 雏龙蛰伏图翱翔 第43章 我不想当黄雀
    (感谢淡丶蛋和染湿了你的眸两位大大的捧场。继续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从战场一头走向另一头,沿途都是残肢断臂,地上鲜血遍地,血腥味熏天,恍如一个绞肉场。

    萧邕屏住呼吸,快速地走过,兵器拾起,性命解决。

    忽然,一声暴喝传来,“萧邕,你这个小兔崽子,竟然杀了我们的重伤员!该死!”

    萧邕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从左侧一棵大树后走出一行人,就是刚刚返回的青狼帮二帮主一行。七个武士搀扶着三个武士和一个开脉境,另外一个开脉境也搀扶着一个开脉境。

    “青狼帮的?你们这次还是要来杀我?”这里面只有青狼帮和旗山宗的人在,旗山宗的人都是着装统一,这些服装五花八门的就是青狼帮的了。

    “哈哈,杀你?也对!不过这次只是顺手而为罢了。”五帮主哈哈大笑道。

    二帮主也忍住全身疼痛,笑道,“凭你一个开脉境都不是的小崽子,还需要我们这么多武士来?你也太抬举自己了。”

    猴子把搀扶的人轻轻放下,说道,“二帮主,五帮主,我去杀了他吧,不能脏了你们的手。也是因为这小崽子,上次我们损失惨重,这次还是因为,我们的损失也是很不小。”

    二帮主喃喃地说道,“是啊。上次茅庐镇分堂全军覆没,就是因为出来寻找这小崽子,从而引发和旗山宗的直接冲突;这次和旗山宗的冲突,也只是上次的延续。”转而厉声喝道,“猴子,杀了他!”

    猴子高声答了一声,举着刀朝萧邕冲来。

    看着猴子跑来的姿势,萧邕有着非常熟悉的感觉,和自己的动作很类似,都是在和野兽的搏斗中总结出来;看来这猴子也是一个熟谙战斗的人,和野兽的战斗不说有上千场,也不会低于八九百场。这样的姿势是很难锻炼出来的,立如弓,动如风,出手稳准狠。

    仿佛遇到大敌一般,萧邕身体微弓,右手刀平持,眼睛死死地盯住猴子的进攻线路。

    猴子忽然迟疑了,他对萧邕的姿势也是无比熟悉,那就是只要被抓住机会,就会被雷霆一击致死,这是他在无数次与野兽的战斗中总结出来的。

    就在他迟疑的瞬间,萧邕动了!如一阵疾风。

    “叮当”“嚓”两声过后,两人互换了位置,萧邕急速朝后退回,远离青狼帮那些人,手中的刀只剩半截。

    猴子两眼无神地看着萧邕,“你很好!竟然也是打猎出身!”喉咙里咕噜两声,脖子喷出一幕血雾;头一歪,往地面扑去,手中的半截刀也是坠落地面。

    “在同样灵活的步伐面前,绝对的力量占住绝对的优势;搏斗中不能分心,哪怕是短暂的分心都会带来灭顶之灾。”看着扑倒的猴子,萧邕心中忽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猴子的力度把握还是很不错的,短暂分心后,还能瞬间迸发出全力来阻挡萧邕全力发出的一记摆刀,可以说战斗经验极为丰富,战斗时机把握极为老到。可惜的是,萧邕是武士境后期,他只是开脉境后期,在绝对力量面前,他的实力相距甚远。

    在两把刀相交的时候,两人的刀几乎同时断裂,但萧邕是主动进攻,他只是防守;萧邕的断刀折断后极速朝前旋去,将其脖子划开一半还多。

    青狼帮那些人惊呆了,惊讶于萧邕的战斗力,惊讶于猴子在先前的混战中都安然无恙,在这里却被一个被认为简单丹修的萧邕击杀,还是一个小孩子。

    二帮主喉咙里咕噜了一下,然后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小崽子,没想到你竟然隐藏这么深,还是一个战斗高手;不过你也就只能活过这一会了,等会我们要你生不如死。”

    五帮主的声音响了起来,“看来你很不简单,仅凭打猎的技巧就杀了猴子。既然你长于打猎,那我们就来围猎一次,让你尝尝被猎杀的感觉。”

    一个断臂武士说道,“还请二帮主和五帮主稍微歇息一会,待我去杀了那小崽子。”

    战堂堂主点了点头,“也行,你去杀一个丹修小崽子,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你去吧。”

    断臂武士缓缓朝萧邕走来,嘴里笑道,“小崽子,虽然我没有了一臂,但那是我的左臂,我握刀的右臂还在。你能杀得了猴子,那是你的幸运,对上我,你就不会有那样的幸运了;所以,等着我来一刀一刀地卸下你的四肢吧!”

    萧邕冷冷地说道,“你莫非被人斩去一条胳膊后,转而修炼起嘴巴来了?”

    断臂武士暴怒,“既然你想快点死,那我就成全你!看刀!”快速跨前两步,举刀朝萧邕劈来。

    萧邕看到他的动作,严重露出不屑,“这样漏洞百出的攻势,比猴子差远了。”

    没有后退,没有闪避,一记拔刀斩挥出,重重地撞在其刀上,将其刀撞飞;没有停留,右腿踹出,直接踹向其心窝。

    这是萧邕曾经用来对付奔羊的一招,奔羊的进退速度很快,没顶着对手,马上就会转身而逃;所以萧邕就练出了手拨奔羊头,脚踹奔羊身的一招,屡试不爽,鲜有失误。

    断臂武士似乎没想到萧邕的劲道这么大,加之断臂不久,平衡能力还没形成,一击之下,止不住地往后退;正在这时,萧邕的窝心腿踹了过来,竟然直接踹在他心窝,使得他腾空飞了起来,后飞三四尺方才坠落地面。

    青狼帮一干帮众再次惊呆了,武士虽然没了一臂,但其战斗经验还在;即使只有五成功力,那也不是一般的开脉境可以抗衡的。就这样被萧邕击败,被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击败,被一个比他们低了一个多头的小子击败。

    一个健全武士暴起,挥刀朝萧邕跑来,嘴里喝道,“小崽子,我要你死!”

    萧邕拖刀在地,身体微弓,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跑来的武士。

    双方距离还有五尺时,萧邕动了,“摆刀!”

    一股力量从脚尖、胯部、腰部、肩部、腕部一路传递,刀横扫出去,三次震动!

    “我成功了,从一次震动到三次震动,威力不比一刀斩和拔刀斩差,又成为我的一招杀手锏。”

    从美妙的感受中回过神来,看到那武士的一双胳膊连同大刀被劈飞,头颅被切开,红的白的正往外流淌。

    “刚才只顾享受这一刀成功的喜悦,没看到是如何击败他的。”喜悦心中有些懊恼。

    经过短暂的惊愕,两个武士一起朝萧邕扑来,一左一右,都不出刀,只是双手紧握,小步快跑。

    萧邕最不适应的就是这种战斗,现在自己仅会三招,对这种不主动进攻的战斗还真是心里没底。

    “我需要改变!”萧邕低喝一声,快速朝前冲去一步,右脚顺势将那还没倒下的武士一脚踹向右侧那人,转而朝左侧那人一刀劈去,“一刀斩!”

    一刀劈下,一道不是很明显的刀光挥出;正在跑的武士抬刀准备格挡,那道不很明显的刀光已经从其左肩斜贯而下,直至将右臂斩落,大刀坠地。

    没有迟疑,萧邕转身朝右侧冲去,一记拔刀斩挥出;那武士还刚刚避过同伴的尸体,就看到萧邕一刀挥来,慌忙提刀格挡,但萧邕的刀着实太快,刀还没完全抬起,其右臂至左肩已经露出白色的骨头。

    下一瞬,两个武士都尖叫一声,惨嚎起来,慌忙朝后退去;退却没几步,萎顿而倒。失血过多导致元力大泄,加上被一招弄成这副模样,心中已是恐惧铺满心胸,完全丧失了斗志。

    五帮主暴怒了,站起来就想朝萧邕冲来,战堂堂主拉住他,轻声说道,“二帮主,五帮主,我觉得这小崽子很古怪,我们不能冲动。”

    五长老没好气地问道,“有什么古怪的?只是打猎的技巧而已!”

    二帮主也眯着眼睛说道,“是很古怪。出刀的速度那么快,机会把握得那么好,每出刀必伤人,并且是重伤的那种。”

    战堂堂主,“还有一点,他估计就是云剑宗暗中重点培养的对象,不然他不会有储物袋的。”

    五帮主,“储物袋?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战堂堂主,“你没看到他开始和猴子对战后,刀已经是断了的,剩下的那截刀也被他扔了;而在战吴思道的时候,他又有了刀,不是很明显吗?”

    五帮主,“我都被气昏了头,根本就没注意这些细节;现在经你这么一说,还真的就是这样。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不杀他是不行了,否则会为我们青狼帮留下一个巨大的祸害。”

    二帮主,“那我们更应该杀了他,不但灭了云剑宗的希望,也是为我们青狼帮消除一个巨大的祸害。”

    战堂堂主,“战!死而无惧!”

    五帮主,“我们不能像刚才几人一样冒失地往前冲,要搞好配合;我们的元力下降不少不假,他只是这么大一点的人,元力储存会比我们少,更加经不住我们的磨。”

    二帮主,“抓紧服下聚元丹恢复吧,我来去试探一下。”

    五帮主,“不必。我们一起服下丹药,一起去攻击他,这样更为保险。”

    看到四个武士正在快速交流,萧邕也是快速服下一颗九成聚元丹,本来有八成元力,进攻短暂的战斗后,又只有了六成。

    丹药一到嘴里,马上就开始转化为元气,聚元丹随着喉咙下滑,元气不断地释放出来,直往体内乱窜;凉凉的,沁人心脾,但也是暴烈的;立即运转《龙经》,将元气不断地往经脉内引导,只看到经脉内的元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起来。

    也是萧邕的经脉足够强大坚韧,要是同境阶的其他修士,说不定在这海量的元气冲击下,经脉都会被撑破。

    一次性服下两颗八成聚元丹,五长老满意地点点头,“我感觉现在的元气很是充足,全部吸收下去的话,元力至少要增长三成!该出发了,不能让那小兔崽子有歇息的机会。”

    要是萧邕听到他吃两颗八成聚元丹就能增长三成元力的话,一定会哈哈大笑。这样一比较的话,他的元力比他们要强上十万八千里,就是生与死之间的差距。如果要是他知道这样,那他就会改变策略,不断地刺激他们,让他们快速消耗元力。

    但这一切双方都不知道,不然事情就简单多了,该战的战,该逃的逃。

    二帮主喝道,“萧邕你这个小兔崽子,我们今天来杀旗山宗修士,你想趁着我们战力虚弱的时候,把我们也全部杀灭吗?”

    萧邕笑道,“我本来不想当黄雀,可你们自己要把自己当成螳螂,那也就勉为其难一回。”

    五长老哈哈大笑道,“小兔崽子,你以为你是谁?你能伤了他们三人,只是他们连续战斗,元力消耗过大而已。你真的以为你那套打猎的手段能奈我们何?”

    战堂堂主,“说吧,小兔崽子,你究竟获得了什么样的机缘,为什么老是来这浮山山脉?自己说出来的话,我们会给你一个痛快;否则,会让你在绝望中死去。”

    萧邕,“我看你们青狼帮也就这样了,拳脚功夫不练,专门练一张嘴;如果嘴巴能打死人,那岂不成了野猪?”

    战堂堂主怒道,“你找死!”说罢,快速朝萧邕冲来。

    二帮主快速喝道,“干什么?要乱套吗?”

    战堂堂主听言,连忙停了下来,心想差点中了萧邕的计,停下冲动的脚步。四人也是不敢分散来围追堵截,只是并排朝萧邕逼来;那两个武士的教训告诉他们,分开很危险。

    萧邕也是希望他们有人暴怒而失去章法,毕竟自己没有同时战过四个武士;即使在郡府,那些武士之间的距离也是很分散的,所以他才能游刃有余,安全脱身。

    同时,他也是在分析着对手的情况,四个武士,三个完好。二帮主胸前的伤口还在渗血,其战力会下降许多,他就是首选的突破点。只要二帮主一死,会给其余三人造成重大打击;可能会使得他们暴怒,从而找到更多的机会。

    四人缓缓地往前跨步,萧邕缓缓地往后退,双方都在寻找出手的最佳机会。

    忽然,后退着的萧邕被脚下一具尸首拌了一下,微微后倒。

    就在这时,五长老和战堂堂主动了,一个箭步跨了过来,大刀高高扬起。

    就在此时,那具尸首飞向五帮主,一个小小的影子扑上战堂堂主,一触即退,退到原来尸首的后方。

    二帮主和另外那名武士挥刀斩向小影子,他却已经后退,他们的刀根本就没沾着他的边。

    一双手臂紧抓着刀,高高地飞了起来,战堂堂主嘴里先是发出“嗬嗬”声,接着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喊,迸出的鲜血淋了他一头。

    旁边那个武士暴怒了,举着刀朝萧邕飞快地追来,刚把尸首击飞的五帮主看到战堂堂主的情况,也是暴怒地往前冲,二帮主摇了摇头,也是快速地追去。先前的战术安排顷刻间烟消云散,现在就只能靠实力去战胜那小子了。

    在战圈不到半里路的一棵树上,师傅和太上正从树叶的缝隙里看着场内的战斗。

    太上笑道,“你们自比那小子怎样?”

    三长老脸色还有些白,“妈蛋,这小子比我们强了不知道多少。我对上旗山宗的三长老,费了老鼻子劲才灭了他,还挨了两下。”

    柳道夫,“呵呵,我杀那些开脉境都没他那么容易,不知道他是怎么练成的。”

    宗主,“今后,宗门弟子还是要出来搏杀,不然不但没有杀气,更谈不上自信。萧邕现在的表现,我是完全比不了的。”

    太上笑道,“你们开始还一个个地想上前去帮他,在力量差别明显的情况下,殊不知那是帮倒忙。今天你们也见识到了真正的天才,武修天才,同时还是一个丹修天才。”

    柳道夫嘟噜一句,“首先是一个丹修天才,然后才是一个武修天才。”

    宗主,“不知道他今后愿不愿意留在宗门,要不我把宗主位让给他。”

    柳道夫叹了一声,“宗主,这个你就不要考虑了。”

    三长老,“为何?”

    柳道夫,“他本来就不是龙星大陆的人。”接着把萧邕的家庭情况稍微做了介绍。

    看着三人有些失望的表情,太上喝道,“只要你们把今天的体会贯彻下去,就足以让宗门进步一个大台阶;还有,下个月就是飞云宗的新生招生,萧邕肯定稳获资格,可保我宗门至少四年;还有,那小子杀了那么多旗山宗和青狼帮的武士,又使得他们之间隔阂加深,这也使得我们宗门有充足的发展时间。要是这样还不能把宗门强盛起来,你们的能力也是太差了。”

    看到三人没有反应,只是张着嘴巴看向远处,太上急忙转头看去;只看到一个头颅飞向空中,而萧邕的刀正劈向另外一人。

    萧邕砍掉战堂堂主的双手,成功地激发出了他们的怒火,那个武士直愣愣地冲过来,没有防守,只想将萧邕一刀解决,没想到萧邕瞬间停止后退的脚步,又瞬间反击而来;在那武士一刀劈下,力量还没收回之际,一记摆刀过去,直接将其头颅送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