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一卷 雏龙蛰伏图翱翔 第53章 被挑衅
    (感谢太平王1的捧场。5000字,继续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进入飞云宗外门,有引导人员把云剑宗一行带至一处楼房前,淡淡地说道,“这是你们宗的临时驻地。这里的规矩你们应该知道,不准打架斗殴,否则将被宗门严惩。”说罢,转身离开。

    太上大声说道,“将马都栓到马厩里去,每人自己找房间歇息。后天就是参试的日子,你们要好好利用这两天,把自己的功力保持在最好水平。”

    “哟呵,这不是零零陈吗?你今年又带弟子前来,不怕变成零零零陈?临阵磨枪?没什么用的!”一声大笑从右侧的小树林里传来。

    萧邕等人转头看去,却是一个武师后期带着一个武师初期和两个武士后期朝这里走来。

    太上脸色一滞,随即哈哈笑道,“苟武师,可不要小看这两天,说不定我云剑宗这些弟子磨两天枪,比你们的弟子要强很多哦;别到时候把你们的弟子全部淘汰,使你也变成零苟。”

    那苟武师哈哈笑道,“你们厉害,要是这两天能把你们这些个弟子提升一些能力,那我们平常就不用修炼,只需临阵磨枪即可。一个武士后期,五个武士中期,五个武士初期,还有一个竟然开脉都不是,你就等着再加一个零吧,哈哈。”

    太上,“如果不是零,那你准备怎么办?”

    苟武师,“还用得着怎么办?那你就甩掉零零的帽子呗。你的意思是想和我打个赌?可惜我不喜欢打赌,哈哈。”

    太上,“那你就别在这里瞎嚷嚷,趁早滚蛋!”

    苟武师哈哈大笑,“这里是飞云宗的地盘,你们住的这一栋房子也是距离宗门最近的一栋,你还不明白飞云宗的意思?就是要让所有的宗门来看看你们云剑宗。也是拿你们来激励我们这些宗门,如果不提升实力,那就只有被观赏的份。好好磨枪吧,这屋子的住宿费很贵的,一天一万两银子呢。哈哈!”说罢,带着四人朝宗门大门方向走去。

    萧邕开始还没注意到这一点,这栋屋子就处于所有屋子的最外面,房屋也比其它的要小;在屋前立着一块木板,上面书写着“云剑宗”三个大字。

    一些弟子听苟武师那么说话,脸上露出愤愤之色,明显表露出对飞云宗安排的不满。

    太上喝道,“不要被这些话语打扰了自己内心的平静!你们在宗门没有什么感觉,到这里就应该有所体会。强者为尊,是以实力为尊,没有实力,什么都不是!因此,你们要想成为强者,那你们就要有强大的实力;如果有了实力,那些欺我、笑我者,你们就可以用实际行动扇他们的脸,而不只是自己生自己的气!”

    萧邕对飞云宗的这种安排,没觉得有什么不适。他们这个安排,也不只是专门针对云剑宗的,谁落在最后,谁就会住进这栋房子。

    云剑宗以前的表现确实不怎么样,这次遇到别人的嘲讽,不能激发虚荣心,不能怨天尤人;需要的是激起斗志,提升实力,取得好的成绩,为下一次新生招考获得一栋好的房屋。

    当天和第二天,云剑宗的弟子没人出去转悠,都在屋内进行修炼,他们每人心里都憋着一股气。

    第三天早餐后,太上领着萧邕等十二人来到一个大的广场。广场大小约四万平方尺,在正前方有一排共九张靠椅,其前有四块巨大的石头一样的东西,是测力石,用来测量各参考人员的力量。

    广场上已经有了八个小团体站在那里,有的是内部相互交谈,有的是和其它团队交流。

    太上带领众人走到最边上一个方框框里,说道,“这就是飞云宗划分给我们的位置,最偏远的地方。这次考核,我希望你们能拿出自己的最佳水平,扭转我云剑宗的形象,下次来后,我们也可以往里排排。”

    虽然高层已经决定埋头发展,但对这次能飞取得好的成绩,宗门还是很在意的。这次不仅出现了萧邕这个妖孽一般的弟子,就连其他那些弟子,总体也比往年的要强出很多,所以太上才敢和那些人打赌,做起扮猪吃虎的事情来。

    慢慢地,来的团队越来越多,一个个方框框被逐渐填满。拜日宗排在第一排第三个,看来其上次的成绩很不错。武道宗在云剑宗的左侧,中间隔了一个清流宗;清流宗此次有十六个弟子参加考核,其领队裘武师和太上两人低声交谈,脸上全是郁闷的表情。

    前天那个苟武师代表的是离火宗,从站立的位置看,上次应该排在拜日宗前面;那天只看到一个武师初期,场上却是有着三个武师初期,比拜日宗还要多上两人。

    看着目视可及范围内团队的实力,萧邕叹了口气,云剑宗的底蕴还是要比其它宗门差去太多,要不是来前周浩进阶武士后期,除去自己不算,云剑宗此次来的弟子最高境阶都是武士中期,比清流宗都要差上一些。

    正在萧邕观察场中情况时,隐约感觉右后方有人快速走来,转头看去,是一个武师初期带着三个武士后期和两个武士中期朝这边走来。

    见萧邕转头看向他们,那个武师问道,“你们是云剑宗的?”

    萧邕点了点头。

    那人问道,“谁是萧邕?”

    萧邕有些奇怪,回应道,“我就是。你们是谁?”

    那个武师看了看萧邕,眼露凶光,低声吼道,“小子,实话告诉你,我是权家人。你们云剑宗的弟子最好不要通过筛选,不然会有你们好受的!”

    萧邕哂笑道,“权家的人又怎么了?难不成你们权家还能指挥得了飞云宗?我记得你们权家老祖宗都向我云剑宗赔礼道歉了,你们几个还能翻天?你们想报复我们,难道权家准备从吉昌郡迁走?”

    武师讥笑道,“你们还没那个能力,我们报复你们干什么?今后只是来找你们比试比试而已。”

    萧邕笑道,“我等着!”

    那个武师笑了一声,“没见你有多厉害啊,开脉境都不是。小子,你记住,我叫权当道,听说你很厉害,我希望你能通过考核;到时候我会亲自调教你,让你尝尝什么叫做拳如风,什么叫做真正的高手。”

    萧邕笑道,“你难道比你家那个武师还要厉害?我记得他当时是落荒而逃,后来老老实实派人来宗门赔礼道歉。权当道,我要告诉你的一点就是:今后有本事就冲我来,如果敢对我云剑宗其他人不利,你们在龙星大陆会无处藏身,包括你权家。”

    这时,又有五人走过来,一个武师和四个武士。权当道指着萧邕对武师说道,“郭教真,这小子就是萧邕。如果他能通过考核,我们就有得玩了。”

    郭教真只是看了萧邕一眼,淡淡地说道,“我只是来认识一下,让我郭家颜面尽损的是何方神圣。”

    萧邕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什么异常之处,可惜没有,故而也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是何想法。

    郭教真看了萧邕一会,随即转身离去,没多讲一个字,其余四人也没有讲任何话语。

    权当道笑道,“小子,你最好不要通过这次考核,不然今后有你好受的。我跟你讲,不只是我们两家,还有旗山宗来的。你看到了没?那里还有十多人在等着你,他们可是有三个武师,一个还是三长老的弟子,哈哈。”

    另一个权家子弟也笑着说,“你们云剑宗的弟子,最好不要通过考核,回到云剑宗继续修炼,不然怎么死都不会知道,呵呵。”

    “就是。小小的云剑宗,竟然敢杀我权家族人;更不知死活的是,还杀了智多星家族的人,你们距离毁灭不久矣!”

    “哈哈,你们还是趁早离开吧,不要在这里等死了。不管是考核过程中,还是你们通过考核后,你们都会遇上各种死法。”

    权当道呵呵笑道,“萧邕,不要把这里当成吉昌郡,在这里,每天都有人死亡,很多人都是死得不明不白的。特别是晚上,不要轻易出门,小心遇到鬼。”

    萧邕淡淡地说道,“我在吉昌郡郡府就打过鬼,在云剑宗也杀过鬼,我只能和你说,在和鬼的战斗中,我还没输过。我想,老鬼都不行,小鬼就更加不可怕了。”

    权当道顿时收紧脸皮,一副穷凶极恶的样子显露出来,低声吼道,“萧邕,你好好等着便是,我会让你在这里活得欲生欲死的。我们走!”

    看着权当道等六人离开,周浩叹口气说道,“我们在飞云宗的前途未卜啊。”

    太上,“飞云宗也不是一个可以让他们胡作非为的地方,不必担心;再者,你们现在就怕他们这种威胁的话,等于就是失去了武者进取之心。你们都要向萧长老学习,无论是心态上,还是修炼上。正式进入飞云宗后,要好好了解飞云宗的律例,揣摩清楚飞云宗的行为准则,最大限度地用这些东西来保护自己。”

    从内心讲,萧邕就没有怕过这些人;如果不是想着到飞云宗看看书,增长一番见识,再把二级炼体完成,根本就不会来这里。炼体药材好弄,四处求¥购便是;书籍就没那么好弄了,只有这样的大宗门才比较齐全,门类覆盖范围广。

    权当道等人对飞云宗的习惯掌握得很好,刚刚离开云剑宗队伍不到二十息,一队武师就从后面走出,来到广场那九把靠椅前。

    站在居中那把靠椅前的那个胖胖老头声音很是嘹亮,“很荣幸,今年由鄙人我来负责新生选拔。”接着就开始了一些台上人员、参考人员情况、考核项目介绍。

    这胖老头是飞云宗外院院长,名吴道堂;其余八人,有内院执事,也有外院长老等。

    本次来参与考核的宗门有三十二个,人数九百七十七人。其中武师初期四十八人,武士后期二百六十三人,武士中期和初期分别为五百二十七人和一百三十九人。云剑宗把萧邕也按武师初期给报了上去,虽然在战斗的时候看不出境阶,但一身战力却是只高不低。

    本次考核分武修、丹修和阵修,后两者还需要另增加项目。听吴道堂这么一说,萧邕还是小小的惊了一下,没想到在龙星大陆的一个一流宗门,就明确地分出了三个方向,而且也要进行武修测试,看来以前对修炼的认知很有偏颇。

    武修考核项目有三个。第一项是测个人力量,也就是在前面的测力石处检测肉身力量;第二项冲铜人巷,检验抗打击能力和反应能力。两项考核前五百名被录为外院弟子,再通过擂台比试,决出前五十名进行奖励;最后,前十名直接进入内院,成为内院弟子,且有重奖。

    考核开始,武师和武士分开进行。

    萧邕被第一个叫到名字去进行力量测试,周浩也是武士后期第一个,另外刘振和赵毅是武士中期和初期的第一个,看来是倒数第一宗门最先上。

    看着萧邕面无表情地走到测力石旁,很多人都叫了起来,“这家伙脸开脉境都不是,怎么能排在武师初期弟子里?”

    “这家伙,云剑宗再次出名了,安排一个开脉境都不是的弟子来冒充武师初期,不出名也难啊。他们就不怕得罪了飞云宗,今后禁止云剑宗弟子再来参与选拔吗?”

    “云剑宗应该不至于那么蠢,估计此子有古怪,我们看着就是。”

    萧邕来到测力石前,两个飞云宗弟子古怪地看着他,坐在测力石旁的一个中年汉子看了他几眼,又往前面九个座位看了几眼,没人说话,说道,“你可知测试规则?”

    萧邕点点头,“击打三次,以最高数为最终成绩。”

    中年汉子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萧邕走到测力石前,抬头看了看测力石的高度,把炼具从七百二十斤调整为八十斤;左腿迈出半步,身体微弓,右手缓缓伸出,虚冲一拳,测试距离,刚好。

    收起拳头,右脚一掂,右胯扭起,右肩前倾,右胳膊甩出,右拳顺势击出,元力充满整条胳膊,直达拳头。

    “嘭”,测力石颜色开始变换,从最初的灰色迅速变成满满的红色,接着变成橙色、黄色、青色、蓝色、紫色,最后是满满的紫色;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

    那中年汉子面无表情地喊道,“顶格,两千斤!”忽然,他觉得有些不可能似的,站起来围着测力石转了一圈,走到萧邕面前,眼睛直直地看着他,“还打吗?”

    萧邕笑道,“这就是顶格了,再打下去,最多也中年这样。”

    中年汉子点点头,“是,确实。”

    “嗡”地一下,广场上议论声响起,“不可能啊,顶格,怎么可能?他连开脉境都不是!”

    “说不定他就是有天生蛮力,这样的话,他也算是一个天才。”

    “没想到云剑宗连续两次没人能进入飞云宗,这次竟然找到这样一个怪才,合该他们翻身把歌唱。”

    “不要那么着急,后面还有两项呢,光有力量是不够的。”

    人群中武道宗戴武师和拜日宗蒋武师一脸不爽,皱着眉头左看右看,如果萧邕一路这样表演下去,他们两人就输了赌注,也是一笔不少的银子,尤其是蒋武师。

    九把靠椅上的人看着萧邕走回云剑宗的位置,或是面无表情,或是露出沉思状,或是兴致盎然。

    太上拍拍萧邕的肩膀,哈哈大笑道,“萧邕,没想到你竟然打出一个满格。你可知道,这在飞云宗历史上也是为数不多的。”

    萧邕笑了一下,“我没把握好力度,不然打个一千八百斤左右就行。”

    太上,“呃,不能这么想。第一名可是有重奖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想必对你的修炼会有好处。修炼还在于争,不争就不会有资源,没资源就不会进阶,或者是进阶慢。”

    裘武师走过来,看着萧邕笑道,“没想到云剑宗出了你这么一个妖孽人物,一下子就把测力石打出满格。陈武师,你们云剑宗这次可是彻底翻身了。”

    太上呵呵笑道,“我们也是误打误撞得到这么一个妖孽弟子,靠他为我们云剑宗长脸。”

    戴武师走过来,脸色不愉地朝太上说道,“没想到你竟然扮猪吃虎,好得很!”

    太上笑道,“我没扮猪,你也不是虎。如果不是你挑衅于我云剑宗,何来我们之间的赌约?哈哈。不过,我说戴武师,你们也太张扬了。一个排名末流的宗门,派这么多人来干什么?人家前两排的,派来的人都没你们多。”

    拜日宗蒋武师走过来,看了看萧邕,转头对太上说道,“原来你把他当成了秘密武器,难怪敢和我赌;要记住,这还是第一项,后面两项就没这么容易了。”随后对萧邕低声说道,“即使你还能在第二项取得好成绩,在第三项也会遭遇强大的阻击,别被废了回去。”

    萧邕淡淡地说道,“你有这个想法,很好!希望你背得起这么多人;或者是拿出百万两银子后,还能拿出更多的银子雇人把你们的弟子运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