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一卷 雏龙蛰伏图翱翔 第66章 蛟血炼筋
    (感谢大村长副版主和张伊墨两位大大的捧场。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到第二十九件拍品后,没有了低潮,每件都是底价三十万两的物什。第三十件是三百块元石,虽然平常真实价值可能也仅值三十万两,但元石可是有价无市,没地买,最终被炒上六十二万两银子。第三十一件是一部玄级剑法名《穿山》,被人以八十一万收走。

    第三十二件为一把大刀,重三百九十八斤,为龙星大陆炼器名家齐福子所铸,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萧邕对此敢兴趣了几息,随即便静下心来,坐看场内热血沸腾。

    第三十三件又是一部玄级功法,唤作《浪淘沙》,是一部掌法,起拍价还是三十万。

    萧邕有些疑惑地问老钱,“为何今天有这多玄级功法出现?平常都这样?”

    老钱不解地问道,“你不知道?你这是第几次来?”

    萧邕有些懵懂,摇了摇头,然后竖起右手食指。

    老钱笑道,“难怪咯。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最大拍卖会,平常每七天的,参加上十几场都不一定会有这样的好东西。”

    萧邕笑道,“看来我误打误撞来对了。”

    老钱,“平常的拍卖会我们也经常参加,偶尔也买一件两件;今天纯粹就是来凑热闹、涨见识的,回去增加一些扯淡的资本,呵呵。”

    随着三十四件拍卖尘埃落定,程载道说道,“功法卖了,丹药卖了,兵器也卖了,那么第三十五件就来一个不一样的东西。大家也曾听说过,云耳沼泽是我龙星大陆的三大险地,那里有着无数的凶兽,也有着无数的好药材。”

    一个声音喊道,“程老头,别卖关子了,是什么东西,拿出来见识见识。”

    程载道呵呵笑道,“西门老弟已经等不及,那本人就不多说了。”接过旁边侍卫递过来的储物袋,伸手一挥,一具凶兽尸首就出现在台上。长八丈,粗五尺,如同巨蟒一般,不过有短短的四肢,黑鳞幽幽,样子着实有些骇人。

    “蟒蛟?!武师境蟒蛟!”台下众人顿时坐不住了,纷纷站了起来。

    听闻是蟒蛟,萧邕也是站了起来,眼睛放光,“来对了,真的来对了!蟒蛟精血是炼体的好材料,没想到在这里出息了。”

    老钱目光呆滞,嘴里喃喃道,“蟒蛟,终于见到了蟒蛟。”

    第一排一个三四百斤的武师喊道,“各位给我一个面子,让我饕餮楼多一盘大菜。”

    一个精瘦的中年武师不屑地说道,“饕餮,你也就这点出息了。那么多炼器材料,怎能让它明珠暗投?还是本人买来炼器更为合适;不和我争的话,说不定本人让你一些蛟肉。”

    胖子笑道,“炼器的,如果不和我争的话,我匀你一半蛟骨给你炼器;其它部分可都是很好的食材。”

    程载道笑眯眯地看着场内众人,过了百息后,将蟒蛟收起,笑道,“各位,大家也看过了。这是一条武师境的蟒蛟,七天前从云耳沼泽猎杀,昨天才来到这里,一滴血一丝肉都是原样,分毫未少。蟒蛟的用途用不着小老儿多说,皮、骨、鳞、筋是炼器的好材料,其血肉是上等美味。下面开始拍卖,起拍价八十万两,每次加价五万两。”

    话音未落,场内喊价声一片,牌子林立,老赵和老单也又叫又跳地不停举牌。

    看到萧邕无动于衷,老钱喊道,“你怎么不喊价,牌子也不举?”

    萧邕笑着摇摇头。

    老钱,“这东西可要瞎掺和一下,明知买不着,重在参与嘛,表示我来过。”

    听到老钱的话,萧邕有些想笑,又想离他远些,表示不认识他。

    热闹终归只是热闹,白银终究是白银,八十息后,价位已经达到一百六十万两,掺和的人慢慢地退出,真正的较量开始。

    场内还有四人在竞价,饕餮楼的胖子、炼器的中年、一个阴鸷的中年和一个憨厚的中年,四人都是武师中期。

    老钱百事通般介绍道,“那胖子是郡府两大酒楼之一的饕餮楼老板,名庞达厨;精瘦中年是暴龙郡首出一指的炼器大家,名司空卫岚;那阴鸷中年是刘家家主,名为刘启达;憨厚中年为脩家家主,名为脩震声,都是暴龙郡赫赫有名的人物。”

    萧邕,“开始那具傀儡之争,两人都没有参与,而是由家族人员出面,看来是看不上了。”

    老单,“看是看得上的,不过那玩意花钱少,不值得他们出面。大人物做大事,小人物做小事。”

    萧邕呵呵笑道,“刘嘉意麻烦了,傀儡被脩家买了去,难怪他后来的脸色很不好。”

    蟒蛟被叫到二百三十万两后,庞达厨退出竞争,不知是卖不出那么多菜钱还是不敢继续和三人叫价。

    叫道二百六十万两后,司空卫岚退出,留下刘启达和脩震声继续叫板。

    两大家族的仇怨在此时暴露无疑,两人是你一句我一句的来,银子是五万五万地往上涨;萧邕听他们每叫一次,心里就抽一下,两人也是太凶狠了,这得浪费他多少银子啊。

    刘启达叫上三百万以后,脩震声没再出声,只是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笑眯眯地两眼看向程载道。

    程载道喊道,“三百万两第一次!”

    “三百零五万!”会场后面那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会场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后面,找到高高举起的五百三十八号牌子,看清举牌的人,轰的一声,会场喝彩声四起。

    看到所有人看过来,萧邕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手中的牌子没放下,还是那么高,还是那么稳。老钱好像不认识他一般,悄悄的缩下身子,顺着前排靠背往旁边溜去;老单却是转头看来,一脸的震惊。

    刘嘉意叫道,“萧邕,你真不知死活!”

    萧邕严肃地问道,“程前辈,不允许有人竞价吗?这拍卖场不是用银子说话?”

    程载道冷脸说道,“这里是郡主府的地盘,何时你刘家可以来郡主府威胁我们的客人了?刘家主,请你约束你刘家人。”

    脩家武士笑道,“现在刘家连郡主府都不放在眼里了,看来实力大涨啊。”很多人也附和起来,纷纷阴三阳四地挖苦刘嘉意和刘家。

    刘启达脸色铁青,朝着刘嘉意低吼一声,“滚回去!”刘嘉意本来铁青的脸变得更加难看,快速走出座位,快速向外面走去;在经过后面几排时,眼神一直阴狠地盯着萧邕,萧邕却是盯着程载道,无视旁人。

    待刘嘉意走出拍卖场后,程载道喊道,“五百三十八号三百零五万,还有谁加没有?”

    出乎意料,刘启达竟然不加价,蟒蛟顺利落入萧邕囊中,看来就是他们两家斗气。

    萧邕愤愤地想,“妈蛋,不知道害得老子多损失了多少银子。”其余人看萧邕的表情,以为他就是想恶心一下刘家,随便加五万,使得刘家多花银子。

    “这小家伙能有那么多银子吗?要是没有,他就惨了。”

    “说不定就是和脩家一起的,遥相呼应,害刘家花冤枉钱。没想到刘家不上当,干脆不加,把东西砸在他们手里,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也不一定。刘嘉意认识那少年,却没点明他和脩家是一起的,脩家也只是讽刺了刘家几句而已。要真是这样,那少年必须得有大背景,不然拿不出那多银子。”

    “他明显就和刘嘉意不对付,应该以前就是认识的。暴龙郡没听见有其余什么大的家族,莫不是过江龙?在这里和刘嘉意起过冲突?”

    一个侍卫走到萧邕旁边,做出一个请的姿势。不像开始,卖完拍品后,拍卖会将拍品送到买主身边,银子和拍品当面两讫。

    萧邕一脸镇定,从容地跟着侍卫,在场内众人的注视下走进台旁侧门,来到一间敞亮的大屋子里。

    屋子里坐着三个武师后期,看萧邕进来,都目不转瞬地注视着他。

    萧邕笑道,“怎么?都这样看着我?怕我拿不出银子还是怕抢了就跑?三百万两银子就紧张成这样,格局有点低。”

    那个领路的武士侍卫说道,“这位客官,这蟒蛟是转移到你的储物袋还是就用这个?”

    萧邕,“你把蟒蛟弄出来我看看,你这个储物袋准备送给我?”

    侍者把蟒蛟抖落出来,说道,“这储物袋很大的,你要的话,需要付八千两银子。”

    萧邕边绕着蟒蛟转悠边说道,“我三百多万两银子都花在你们这里,送个八千两银子旳储物袋又何妨?”

    一个武师说道,“成,储物袋就送给你了。”

    萧邕问那武师道,“这蟒蛟是你们亲自去猎回来的?”

    武师,“是。”

    萧邕边往外数银票边继续问,“云耳沼泽到底有多大?”

    武师,“不知道有多大,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走到过最深处,据说进深有百万里。听说能走到最深处的人,横跨十万大山进入龙翔大陆就会一点问题都没有。”

    萧邕眼睛一亮,“有这种说法?里面有没有千年以上的药材?”

    武师,“那灵芝就是我们从一处陆地上采摘的。”

    萧邕,“那朵灵芝只有八百来年。”

    侍卫接过萧邕递过的三百零五万两银票,数了数,抽出几张,余下的交给那个武师,武师接过,又数了一遍。萧邕这才明白,这武师就是前来委托拍卖之人,不由得兴趣大起。

    双方交割完毕后,侍卫说道,“客官,你是继续参加竞拍还是离去?”

    萧邕,“最后一件是什么?还没开始吗?”

    侍卫,“一步玄级剑法。等我出去就开始了。”

    萧邕瞬间明白,呵呵笑道,“还真怕我掏不出银子。不去了。”

    坐在进门旁的一个武师说道,“你们可以原路返回,也可以走这门出去,直接去往主街。”

    萧邕试着对那武师说道,“前辈,我对云耳沼泽有些兴趣,能否和我找个地方说说?”

    武师收起银票,看了萧邕两眼,爽快地答应道,“行,我给你说说。”

    两人从小门直接来到大街,已是戌时中,找到中午吃饭的地方,要上六个特色菜,每人一坛酒,萧邕开始听那武师慢慢讲来。

    子时初,两人离开酒楼,各奔南北。

    回到住处,萧邕没有登山练习基本功,而是把炼筋的药材熬好,把蟒蛟精血放出,然后放进镇鼎,开始练起筋来。蟒蛟五行俱全,水元力却是最佳,在同境阶凶兽血液中,炼筋的效果最好。

    此次炼体,滋味比第一次要好受很多,有心理上的原因,也有汤汁没那么怪异的原因,更重要的应该是后者。

    看着肉筋骨筋不断变得更加致密,骨、皮、膜、内脏也在相应变化,不过没筋的变化明显,还感受到浑身元力暴涨,“这次下手狠了一些,药材都是百年以上的,熬得很稠,没把蛟血稀释多少。变化比第一次要明显多了。”

    小鼎,“主人,最好的办法是不加水熬药,直接把药物精华萃取出来放入蛟血中。”

    萧邕叹了一声,“可惜我的魂力还是不够啊,不知道要到什么程度才能用魂力提取药材精华;如果能做到那一点,我也就可以冷炼了,到时候都是十成丹,那我就不需要很担心元石。”

    第二天,萧邕向南宫长老说了拍卖会有傀儡出售的事情,也说了刘家的一些消息。

    南宫长老笑言,“那傀儡就是宗门拿出去卖的,可以收回部分银子,不然光有投入没有回报,宗门内人言可畏。”

    萧邕,“那我们为何不大量制作?让他们每家每户买上十几二十个,他们安心,我们赚银子,还有赚名声。”

    南宫长老,“既然你有这个想法,那我们就再招几个人,把傀儡一行做大做强;有了银子,我们才能买更好的矿石、更好的符、更好的技艺,这样才能把宗门的傀儡水平更快提高。”

    两人没有停留,开始再次制作起傀儡来。两人都掌握了全程,一炼就是准备十二个,空闲时候吃烤肉,喝美酒。五天后,看着十二个武师境傀儡立成一排,一个个完全成功,南宫长老哈哈大笑。

    接下来南宫长老说歇息几天,萧邕自由安排,他则去外院招收弟子。

    萧邕花一个晚上把蟒蛟的肉、骨、鳞、筋分离,接着又回到原来的作息规律。白天不在院子或山顶待,而是拿着金色令牌开始到藏书楼逐本书的看;酉时末去山顶练习基本功,每五天炼一次筋。

    第十二天,南宫长老找到萧邕,说院长不建议大量招人,只给了三个人的名额;出售傀儡可以,但不能大量出售,不然增大了对自己的威胁。要求多走出去,提高傀儡制作水平,今后把制作武君傀儡成为常态。

    三个新人恭恭敬敬地叫了萧邕大师兄,弄得他很不好意思,现在他自己都没喊过南宫长老师傅,有些难于启齿,心想还是要找个机会名正言顺地喊他师傅才行,毕竟是他教自己如何制作傀儡。

    对于傀儡楼而言是新人,但他们三个的年纪都比萧邕大了不少,都至少大十岁,境阶也都是武师初期。南宫长老笑称萧邕是他们的小大师兄,今后要多向这个小大师兄学习,他可是不到两个月就可以自己炼制武师境傀儡,弄得三人对萧邕很是崇拜。

    中午,萧邕拿出仅剩不多的熊肉,还有在郡府购买的酒,五人一起烤肉喝酒,就算是欢迎新人加入。

    南宫长老在酒过五旬后,要大家在这一段时间内注意,轻易不要出宗门;即使要出宗门也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外面有风吹草动。

    萧邕联想起在郡府的所见所闻,相必就是刘家有所图谋,不过自己的炼体尚未完成,还不打算出门;如果宗门安排出门,应该会有所保护;如果没保护,自己也不怕一般的武师,打不赢,跑还是可以的。

    第三十天,如同炼肉一样,炼筋完成。第一次的效果很好,很明显,越往后越不明显,到第七次,只有元力增加,基本上看不出筋有变化。

    浸泡七次,不但筋骨皮膜和内脏有了大的改变,第十脉也于第四次浸泡时开通,穴位也连续开窍了五个。炼具的重量调节至一千七百六十斤,比从郡府回来增加了四百八十斤。

    药材好,蛟血充足,这才让萧邕境阶增长快,炼体效果强。萧邕不时感叹,修炼还是需要起点高一些。如果第一次炼体使用的药材也是百年级的,那这次说不定成效更好,不知道第一次会不会影响今后。问了小鼎,他也是不知道,以前没见过炼体。

    三十天,把藏书楼一到四层的书籍全部看完。对游记、杂记等增长见识的,萧邕看得很仔细,使得他对出云帝国、龙星大陆很快有较深的了解,包括那个云耳沼泽;如果早看了那些书,他根本就没必要问那个武师,藏书楼里的数讲得更全面,还有不同方位的地图。

    对于那些黄级功法和凡级功法,萧邕也是没放过一本,无论是刀、枪、剑,还是棍等;不过没有仔细去学,而是只看了招式,看了其每一招的元力运转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