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一卷 雏龙蛰伏图翱翔 第72章 封存的记忆(2)
    (感谢淡丶蛋大大的捧场。继续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男人眼睛红红地走回来,嘴角的血迹清晰可见。附身抱起男孩,把他往背上一搁,说道,“邕儿,抱着爹的脖子不要松手。”随后拿出一根布条,把他困在身上,接着又附身抱起地上的襁褓,转头看了一眼正在战斗的漂亮女人和三个男人,转身朝峡谷的坡上飞快跑去。

    男孩哭着大喊,“娘,我要娘!”

    男人转头暴喝一声,“闭嘴!”男孩被吓住了,这个男人在家里从来都没这么大声说过话,但也没再出声,只是捂住嘴巴呜呜哭泣,泪水不停地流,流湿了自己的前襟流湿了男人的后背。

    男人一直飞快地跑,没有回头。不知翻了多少山,过了多少河,杀了多少拦路的野兽,在杀一只很大的老虎时,男人差点把抱着的妹妹摔了下去。男人把襁褓往后一递,“邕儿,抱着妹妹,抱紧了。”

    男孩把襁褓放在自己和男人的背中间,紧紧地抱着襁褓,没想到襁褓中妹妹竟然对他笑了,男孩把脸贴在妹妹脸上,任由男人怎么跳都没把妹妹松开。

    男人胡乱挥剑,把那只大老虎杀了,收起老虎后,找到一面悬崖,在上面开了一个石洞。男孩在背上看到男人的剑挥得很慢,拔出石头的石头也很慢。

    在挖出一个洞以后,男人把襁褓接过去放在地上,把捆绑男孩的绳子松了,拿出一些干肉放在男孩面前,说道,“邕儿,好生看着妹妹,爹出去一趟就回来。”说完,转身出了石洞。

    男孩看着男人的脸很白,和娘很累的时候一样,喊了一声,“爹,把娘接回来,我和妹妹在这里等你们,不乱跑。”男人停了一下,没有回头地跑了出去。

    男孩很饿了,抓起一块干肉就往嘴里塞,妹妹哭起来,男孩撕下一根肉丝,接着又撕断,喂进妹妹的嘴;妹妹有时噎着了,男孩抱起襁褓轻轻地拍拍她的后背。妹妹吃饱后睡着了,男孩继续大口地吃起肉干。

    石洞外面黑了又亮,亮了又黑。男孩觉得嘴唇越来越发干,舌头发干,嘴巴都粘得张不开,好想喝水;爬到石洞口,却发现下方看不见底,风呜呜地叫;襁褓中的妹妹不停地哭,开始男孩生怕是妹妹饿着了,老是拿肉干给她吃,可她后来不吃肉干,只是哭,哭累了睡,醒了又哭;男孩后来想到妹妹应该也是口渴了,就把自己的嘴对上妹妹的嘴,妹妹不停地吮吸,开始时男孩的嘴里还能分泌出液体,到后来,再也分泌不出来,妹妹又开始哭起来,水灵灵的小嘴唇干得开了裂。男孩急了,也不停地哭,但不敢大声的哭,怕吓着了妹妹。

    妹妹的嗓子哭哑了,最后有些哭不出声;男孩很害怕,也是捂住嘴巴抱着妹妹不停地哭,泪水滴落在妹妹脸上,流进她的嘴里,妹妹不停吸了起来;男孩看到这里,笑了,没有了泪水,妹妹又开始哭起来。

    男人回来了,脸色更白,胡子更长更乱,他进了石洞就坐在洞口。男孩已经恍恍惚惚,好像用尽最后力气喊了一声,“爹,妹妹很想喝水。”

    男子跳起,快步走到男孩身前,看了看男孩,又拔开襁褓看了看,使劲地用拳锤了自己的头,转身飞跑出石洞。

    不一会,男人回来,塞给男孩一个很小的红色果子,说道,“邕儿,分三口吃,不要吃得太快,细嚼慢咽。”男孩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红果,小心地咬了一口,酸酸的,有些甜,很多水分,忍住没一口把它咽下去。

    男人将一个红色果子挤开,让果汁一滴一滴地滴进妹妹的嘴里,妹妹的小嘴不停地吮吸起来;到后来,男人把果子放在妹妹嘴边,任她自己吮吸。

    看到男孩吃完果子,男人拿出一个葫芦,“邕儿,小口喝,咽到肚子里后再喝第二口,别呛着了。”

    男孩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水,看着妹妹不停地吮吸着果子,看着男人眼里的眼泪始终没流出眼眶。男孩说道,“爹,妹妹是渴了,喝了水就会好的。”

    男人在洞口坐了三天三夜,不是望着外面就是抬头看向洞顶,也时不时把头埋在胳膊里,肩膀一耸一耸的。

    第四天开始,男人背着男孩,抱着妹妹,在山里和树林中飞了走,走了飞;给兄妹二人摘野果,各种各样的野果;当然,妹妹还不会吃,都是男孩喂给她吃的。

    男孩感觉男人胡子越来越长,背也有佝偻了,话愈加少了。

    出了大山和树林,男人时不时走进小镇,给男孩买些吃的,给女孩买些肉粥,那是他要别人专门做的,他自己买一壶酒,慢慢地喝,眼睛没开始那么亮了。

    男人不再背着男孩,让他自己行走,慢了也不说,走到哪算到哪。男孩很高兴,老是在前面跑,偶尔转身看向抱着妹妹的男人。

    有几次,有些人拦住男人,要他交出身上的银子,被他不是打杀就是废了胳膊或腿,他们身上的银子全部到了男人的储物戒里。

    男人不时地咳嗽,脸色愈加发白。男孩很担心,有时问男人,“爹,你是不是很累?要不我们歇息一会再走?”男人只是拍拍他的头,没有说话。

    一天,妹妹可以走路了,男人停下了脚步,看向远方道,轻声说道,“就到这里了,这里是龙星大陆最南边,最贫瘠之地。”

    男人在一个叫茅庐镇的地方买了一栋小房子,开始教男孩和妹妹识字,说能识字就可以走得更远。

    男孩有时问起娘,寡言少语的男人总是不予回应;慢慢地,男孩把对娘的思念压在心底,不再问男人。

    慢慢地,男人的脸色越来越白,男孩经常问男人是不是累了,男人总是用手轻轻地摸摸他的头,也不回话。

    初住下不久,有人几次找上门来,说是要叫银子,男人总是吼一声“滚!”那些人总是一脸惊惧,马上离开。

    一天晚上,男孩迷迷糊糊中听到外面“嘭嘭”响,好像什么东西摔倒在地,想爬起来看看,男人却是推开门进来。

    妹妹越来越淘气,想走不会走的时候,把男孩累得够呛,生怕她摔倒碰着,老是跟在她身边保护她;会走不想走的时候,也把他累得够呛,她天天要男孩背着,还在背上大喊,“哥,你快些走!”

    男人胡子越来越长,坐在家里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那时候的眼睛空洞无神,男孩遇到这种情况,心里就很慌。慢慢地,男人喝起了酒,不再教男孩认字,任由男孩带着妹妹在外面玩。

    妹妹有些怕那个整天没说一两句话的男人,不跟他亲近,只是缠着男孩;男人平常好像视男孩和他的妹妹如无物,只是拿一些银子给男孩,自己买米买菜,让他自己做饭。

    慢慢地,男人经常出去,回家也没规律;回来后,也不说话,只是拿出一坛酒,自顾自地开始喝,也不管兄妹吃过了没有。男孩和妹妹经常是在男人开酒坛的时候上床,醒来时却没看到那男人。

    时不时的,男人会弄回一些肉食,全部是去毛除杂处理好了的,男孩直接切来煮就是,兄妹二人的肉食从来都没断过,导致妹妹的嘴很刁,不好吃的肉就不吃。

    一年多过去,一天晚上,一嘴乱蓬蓬胡须的男人把睡着了的男孩叫醒,待男孩完全清醒过来后,男人说道,“邕儿,爹要去找你娘了,你们兄妹今后就留在这里。”

    男孩想哭,用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妹妹还睡在旁边,怕吵醒了她。

    男人接着说道,“邕儿,爹对不起你们,尤其是对不起你。从明天开始,你要一个人带着妹妹生活。你已经六岁,是个小大人了;英子还只有两岁,是个小孩,今后要多多照顾她,你能做到吗?”

    男孩捂着嘴点了点头,眼里成线地往下淌。

    男人继续说道,“假如找到了你娘,我们今后就来找你们,把亏欠你们的都补回来。”

    男孩捂着嘴摇头。

    男人说,“爹给你们留了一些银子,今后计划着花销。还有,你八岁以后,我托付了一个人教你炼丹,如果是块炼丹的料,在这样的地方,你们今后不愁生活,甚至可以开枝散叶,如果今后有能力,我会把你们接回去。”

    抬头看了看屋顶,男人说,“我不希望你们修武,所以后来不教你们识字,也不教你们功法。不修武,可以平平淡淡地过一生;修得上不上,下不下的,不小心会坏了自家性命。”

    男孩不懂是什么意思,没点头也没摇头。

    男人叹了口气,说道,“邕儿,不是爹狠心,我还不知道你娘的死活呢。你们有本事,今后就去龙坤大陆扈洲萧家找你爹萧乾,离洲叶家找你娘叶鸢,希望我们那时候还在。如果没能力,那就不要去送死,家里可是有武皇老古董的。如果现在你娘没死,那今后也不会有事,你爹我也一样;当然,找到你娘后,我们也会来找你们,陪你们渡过这一生。恨也罢,爱也罢,从明天开始就忘记吧,从茅庐镇的一个无爹无娘却要带妹妹的孩子做起。”

    男孩只是泪眼婆娑,捂着嘴不说话,不停地抽泣。

    男人继续说道,“我会传一部功法给你,如果你的魂力能达到三级或十八岁以前能进阶武师,那你今后就可以修炼,也可以来找我们;要是不能,那一切就成为过去,一切都是虚无。”

    停了一会,男人叹道,“天各一方,家不成家。子女不是子女,爹娘不是爹娘,萧乾和叶鸢的悲哀,萧邕和萧英的悲哀。算计小成,强者为尊,可惜我不够强,不能一拳打碎那些算计,不然一家何来如此悲凉?”男人裂开嘴呜咽起来。

    接下来,男人反反复复、唠唠叨叨说了很久,把带着小兄妹逃走以后攒积起来的话全部说了出来;可惜男人讲的话男孩绝大部分听不清楚,只偶尔听出“要来接你们”“要去找我们”“对不起”,这些话还讲了不知多少遍。

    看着男人不停淌眼泪,不停地叨叨,男孩也使劲地抽泣,声音越来越大,忽然被男人突如其来的拍了一下,昏了过去。

    不知多久,那个男人轻轻拍醒男孩,轻声说道,“邕儿,你叫萧邕,床上睡着的叫萧英,是你的妹妹,你把很多事情都忘记了;一定要记住,她是你的妹妹,你今后要好好照顾她。邕儿,你把爹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男孩说道,“我叫萧邕,她叫萧英,她是我妹妹,今后我要好好照顾她。”

    那个男人眼睛红了,点点头说道,“邕儿说的很对。爹现在要告诉你,爹要到很远的地方去一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要多想过去,想好今后怎么过日子。记住,八岁后,云剑宗有个叫柳道夫的炼丹师会来找你,你跟他好好学炼丹吧。”

    男孩好像把过去的东西都忘记了,对那个男人有种很陌生又很熟悉的感觉。想问那个男人怎么回事,那个男人却是摇摇头,打开房门出去,又顺手带上门;待男孩下床拉开房门时,院子里已经是空一无人,只有院墙的倒影。

    男孩蹲在院子里,捂着嘴呜呜地哭起来。

    从此后,男孩带着妹妹在屋里两天没出门,有时候饭做糊了,有时候肉烧焦了,妹妹老是吃进去马上就吐了出来。带妹妹出门玩,感觉周边的老爷爷老奶奶很熟悉,小朋友很亲切,但就是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弄得人家老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但这种情况十来天就得以改变,饭菜重归香喷喷,左邻右舍全部叫得清清楚楚。

    “大师兄,大师兄?”模模糊糊耳边有人喊话,眼前有手在晃,萧邕惊了一下,松开还紧紧捂住嘴巴的手,把眼睛聚焦,发现衣服前面已经湿了一大片。

    “萧邕,你怎么了?”南宫问道。

    萧邕擦了一下眼睛,“没事,想我妹妹了。”

    祁山青有些奇怪地说道,“怎么好端端就发呆,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还呜呜的哭。大师兄,你是很久没看到妹妹了?”

    “一年了,她才九岁。”萧邕看向对面,却没发现对面的那一老一少,有些疑惑的问道,“我们坐在这里很久了吗?”

    祁山青,“不久,不过二十息。”

    萧邕惊了,站起来朝厅内扫视而去,确实没有发现那一老一少;想起自己进来时,那少年碗中还有半碗饭,老者杯中还有半杯酒,怎么能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平静一下心情,萧邕问道,“哎,对面这桌换人了?”

    南宫转头看了一眼,“没换啊。”

    萧邕,“我看那个小孩很有意思,像女扮男装。”知道有些不对,只能把话题继续。心里却是掀起滔天巨浪,怎么是夫妻俩带着一个女孩,不是一老一少吗?是我眼睛出问题了,还是他们眼睛出问题了?

    祁山青惊道,“大师兄,你说什么?人家就是一个女孩,怎么是女扮男装?没听到那夫妻俩叫她闺女吗?”

    萧邕笑道,“可能是我的距离有些远,看得不真切。”

    南宫说道,“吃饭!你们也累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下午歇息,明天再去转。”

    萧邕,“师傅,我没事。不过把客栈找好也行,不用牵着马到处跑。”

    南宫,“你真的没事?”

    萧邕,“没事!只是突然的伤感。”

    街上,一老一少并排走着,少者时不时蹦蹦跳跳。忽然,少者跑到老者前边,转身朝后退,问道,“师傅老头,你怎么开启了那少年脑海的封印?”

    老者,“本来就要破了,谈不上开不开。我只是好奇那少年,觉得他有些不寻常。”

    少者笑道,“师傅,你是不是又发现一个可造之才?我看他比你以前发现的那几个更好。”

    老者,“可造之才多了,不走出那十万大山,就谈不上才。”

    少者嘟了嘟嘴,“哼,我还没看见你这么上心过一个人。从进来就开始注意,还把人家的根骨检查了个透彻。说吧,他到底怎么样。”

    “根骨不错,可少年心性,不知今后如何啊。”

    “师傅,那你想不想收他做徒弟?”

    “有时候要圈养,有时候要野生,因人而异。”

    “师傅,那弟子是圈养还是野生?你不要急着回答,让我想想。嗯,本人应该是半野生半圈养。”

    “为何?”

    “跟着你都走了几块大陆,都只是走走看看,属于野生;练着不知等级的功法,没和人交过手,属于圈养。”

    “傻孩子,你这是打基础。行亿里路,看世间红尘,悟自身大道;一点一滴,一花一草,一人一物,都是见识,都是今后修炼的根本。修炼之法有很多,由微入巨是修炼,由巨入微也是修炼;这世上,绝大多数都是由微入巨,我们修炼的是由巨入微。再者,为师修炼的不是用于与人对战,而是观天下之大运。”

    “这样的修炼一点都不好玩,我喜欢和人打架;师傅,你教我一些很厉害的功法,让弟子成为真神。”

    “傻丫头,修炼是要看根骨的。你压根就不适合修炼那样的,只适合于修炼本门功法,难不成你要扬短避长?你一直修炼下去,怎么只能是真神?”

    “哼,又这么叫,人家很没面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