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一卷 雏龙蛰伏图翱翔 第74章 跑啊跑
    (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初上陆地,一条黑线蛇就昂头冲萧邕冲来,“妈蛋,武士境的小蛇,也敢来骚扰我,吃了!”一记拔刀斩将其头部划开,使其偏向,接着一刀从其划开颈部划到腹部,黑线蛇解决。

    卷起裤腿看了看被鳄鱼尾巴扫中的地方,揉了揉,皮肤有些痛,摁了摁,肌肉还好,“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一株万年以上木元力丰富的药材,不然皮肤跟不上肌肉,不能协调发展。金棘草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骨头也还没淬炼啊。”萧邕心中也是充满无奈。

    腿上没事,拖着黑线蛇走了二十来丈,来到这小树林的正中央,捡来干枯枝生起火,把湿衣服换了,想了几十息,又把换下来扔在一旁的衣服晾在火边,烤干后还可以穿。不知道要进去多久,不知道要坏多少身衣服,留着备用也是很好的。

    拿出大铁锅架在火上,加入清水,将蛇皮剥了,把蛇砍下四段莫约三十斤扔进铁锅,随后拿出元石开始恢复元力;闭上眼睛,恢复因一直被极力运转目力而有些刺痛的眼睛。

    半个时辰后,锅中肉香飘逸出来,萧邕睁开眼睛,站起扒拉了一下柴火,捅了捅锅中蛇肉。转头看向沼泽,有四个人还差十来里就要来到这里。他们不是从他走过的最后路线来的,而是绕了不近的地方;看他们的速度,也是很快,应该也是一些老手。

    不到一炷香,一个率先上来的干瘦矮个老者大声说道,“哇,好香!小友,我们能否用什么换一些你炖的肉?”

    萧邕,“那里还有不少,你们拿去自己炖就是。这点仅够我自己吃,对不住。”看着陆续踏上实地的四人,萧邕心里有些想笑。这四人也太有特色了,高矮胖瘦,他们组合了遍;瘦矮老者,瘦高青年,矮胖中年,高胖中年,着实很有趣;而在境阶上,瘦的都是武师中期,胖的都是武师后期。

    四人上来后,干瘦老者真的把剩下的蛇肉全部拿走,也在距离萧邕五丈远的地方架锅开始炖起蛇肉来。看来他们也是经常出门的人,铁锅和清水都随身携带,不要别人说什么,拾柴火的拾柴火,加水的加水,配合很默契。

    萧邕对他们距离自己这么近有点不爽,不过出门在外,也没有说什么,自己也不是一个多事的人。

    天色开始朦胧,萧邕向锅中撒入各种调料,接着拿出一坛酒,掀开酒封,慢慢喝了几口。不知怎的,自己还是在来飞云宗参加新生考核以后才开始喝酒,现在却有些喜欢上这东西了;在宗门里有时要喝一点,出门在外喜欢喝一点。虽然有些辣辣的,在喉咙里并不是很舒服,但在嘴里和胃里的感觉不错,嘴里是满齿留香;在胃里轰然发散,全身暖洋洋,“这首先酿出酒来的人很不错,是一个妖孽。”

    那高矮胖瘦四人也是恢复元力后开始吃喝,还邀请萧邕过去尝尝他们炖肉的味道,被直接拒绝;和他们不熟,还没有和全是陌生人坐在一起喝酒吃肉的习惯。

    盘坐在火堆旁,萧邕再次进入闭目恢复状态。要是在宗门,这个时候正在山顶修炼,习练拳脚和大刀;现在条件不允许,只能是闭目打坐了。

    慢慢地,四人喝酒吃肉的声音低了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萧邕听见了前方快速轻盈的脚步声;忽然,萧邕站起睁眼往后快速退去,干瘦矮老者和矮胖中年正朝他快速冲来,两把飞刀直冲面部而来。

    萧邕一声大喝,轻刀立即出现在手中,挽出一个刀花,“叮”“叮”两响,两把飞刀被击飞。

    看到萧邕快速后退的同时击飞飞刀,矮胖老者笑道,“年轻人,不错,竟然能这么快反应过来,不过这救不了你自己。”

    原本想从两边包抄的瘦高青年和高胖中年拔的拔刀,抽的抽剑,不再躲躲藏藏,也是快速朝前冲。

    萧邕淡淡地问道,“你们是为了专门来劫我,还是准备去里面,顺便抢一把?”

    干瘦老者笑道,“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怨只怨你自己一人,太过胆大。”

    矮胖老者又摸出两把飞刀在手,说道,“青年,你把你的储物袋留下,本人今天做主不杀你。”

    萧邕笑道,“是吗?看来你很大度了。”

    高胖中年喝道,“废那么多话干什么?早办完早睡觉!”说着持剑就冲过来,高瘦青年举刀冲来,干瘦老者也拿出一把弯刀,矮胖老者扔出两把飞刀。

    一道刀光挥去,还站在原地的矮胖老者大喝一声“小心”,却还是没来得及,高瘦青年腹部已经被切开一般,只有高胖老者和干瘦老者反应及时,快速退开,躲开了那道光。

    一记拔刀后,萧邕跑向他们,同时一记摆刀挥去。在藏书楼待了那么长时间后,萧邕感觉现在出招很随意,出去就刀意离刀八尺远。

    高胖中年一声惨叫,断手连同剑一起飞向空中;因为他首当其冲,干瘦老者却是安然无恙,退回至矮胖老者身旁。

    兀然,萧邕感觉背后传来危机,横移三步转身朝后面劈去一刀,应该是那个被劈倒的瘦高青年在后面偷袭。

    前方三人动了高胖中年左手又拿出一把剑,剑指萧邕;干瘦老者扔出一把长刀,手中接着又抓着一把刺来;矮胖中年两把飞刀飞出,一左一右封住萧邕,接着另两把一上一下飞向头部和腹部。

    “毛毛雨!”萧邕嘟噜一句,左手挥手扔出一张电符,顺手用前臂砸开飞来的飞刀,任由那把飞向腹部的飞刀飞向腹部,右手抡刀就往前冲去。

    “当”的一声,飞刀坠地。

    “噗”的一声,高胖中年头颅飞出。

    “嚓”的一声,矮胖中年半边身子被切开。

    再挥刀时,发现干瘦老者竟然转身跑出了一丈多,照直朝来路跑去,越跑越快。

    萧邕还感觉身体有些麻木,不过不会放过他,拖着刀就追了过去;干瘦老者的速度比萧邕差远了,跑出十来丈的时候,萧邕一刀递出,刺中他的背。

    “咦?他有护甲?”萧邕一刀没刺进多少,反而推得干瘦老者快速往前跑去。

    被这么一刺,干瘦老者应该是再次激发出潜力,速度又加快了几分;而萧邕则迟滞了一下,待他再度发动起来的时候,那干瘦老者又跑到两丈开外。

    “妈蛋,你嗑药了?”萧邕快追到水边才追上他,把刀朝他的后脑推去,嘴里轻声一句。

    干瘦老者脑袋炸裂,轰然倒伏在水中。萧邕上前把他拉了上来,伸手摘下他的储物袋,没发现有储物戒之类的;掀开他的衣服,里面确实有护甲,也剥了下来,自己不用,可以送人的。随后将其踢进水里,无论是做肥料还是做凶兽的食物,也算是物尽其用。

    回到第一战场,将他们的储物袋全部取了,离开自己的火堆,走到他们的火堆旁,开始检查起各个储物袋。

    “吾草,四个储物袋,加起来都没十万两现银,毛毛雨,也是穷鬼。六本黄级功法两本玄级功法,要拍卖的话可以弄百多万两银子。不过药材倒是不少,只是年份不足。等等,这不是玉笋吗?”把所有药材弄出来后,萧邕发现了他这次来的目标物。

    翻来覆去看过很多遍,总想把它的年份算长一些,但怎么也只能看去一百二十七年。

    玉笋,不是玉,也不是如竹笋一般的植物,富含木元力。而是长在万年枯树内的一种菌类,它的生长条件是气候温润,周边木气充足,也就是说只能生长在温暖大森林里的枯树内,而符合这样条件的不是很多,也只有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才能有。它颜色晶莹剔透,外形如笋,每一片叶子就代表一年。

    按《炼体》上讲,炼皮要进阶二级需要五百年玉笋,三级要八百年,四级要一千年的。这棵玉笋一百二十多年,木元力也相当丰富,倒是可以炼制出纯度很好的疗伤丹和聚元丹。

    此行目标很明确,就是寻找像玉笋一般木元力相当丰富的药材,还有看能不能找到金元力丰富的药材,不过对于同时找到两种,却是不抱多大希望,毕竟两者生长的条件不同,所需的环境不同。

    再度出发,萧邕还是笔直朝前走,因为他看到远方似乎有森林。由此往里,在一百到二百里沼泽后,总是有一处大小不一的陆地供人歇脚。

    进入二百里后,武师境的凶兽逐渐多起来,有单独袭击的,也有群攻的,使得萧邕丝毫不敢大意,只要不采摘药材,他总是一手拿刀,一手拿元石。

    看着一棵粗壮的水芙蓉,萧邕踩着草丛飞快地跑过去,这可是富含水元力和木元力的好药材;拔起看去,应该在一千二百年,“哇靠,发达了,不但可以用来炼丹,就是现在炼体也可以用,效果不很大,但还是会有。”

    忽然,萧邕毛发倒竖起来,四周的草都在动,是大家伙还是群凶?自己还站在这中间!

    “必须得跑!”毫不迟疑往前跑去。

    “哗啦”一声,一个八九尺大的头颅从右侧窜出水面,血盆大口中露出两个白厉厉的长牙,“吾草,这里怎么会有武君级的蛇?进来还不到五百里啊!”心中念头流转,脚下却是没有丝毫停滞。

    “哗”,前方竖起一根大木柱,是巨蛇的尾巴。巨蛇一直就盘在那里,盘在水芙蓉的四周,萧邕不知不觉中进入它的伏击范围内。

    萧邕稍微一偏方向,避开直接撞上去,趁它没砸下来之际从其旁边跑了过去。

    武君级的凶兽,没有翅膀的不能飞,不像人族武君。但武君级凶兽的力量、速度相对武师境有极大的进步,萧邕虽然早出发了那么三四息,但在绕开尾巴的时候浪费了半息。

    巨蛇前部忽地窜起,大嘴朝萧邕咬来,犹如一个黑洞,想要把他装进去;半瞬都不敢停留,萧邕发挥出全身力量朝前跑。

    听到后面“嘭啪”一声响,知道巨蛇的头落在沼泽里,但萧邕不敢回头,甚至把刀收了起来;在对付这么大的家伙,经受过梁正间接一击的他知道,拿刀根本就不管用,只能靠跑,看能不能跑过它,跑上陆地,依靠树木去对付它。

    余光中,身后草丛和水波动得越来越大,距离越来越近。

    “要是早吧炼具卸下来就好,至少可以轻八十斤。可是炼具在身上,不但可以炼体,还可以挡住突然袭击。”跑着跑着,萧邕竟然开起了小差。

    猛然间,背后寒风袭来,有种冷嗦嗦的感觉,余光看去,一个黑洞朝自己袭来;没有迟疑,一张雷符和一张电符朝后甩去;一声巨响传来,接着巨大的“啪嗒”声响起,巨蛇应该再次坠落水面。不敢有半息停留,不敢有一丝松懈,只是奋力的往前跑。

    不过二十息,后面清晰的“嘶嘶”声传来,水波和草动又是越来越近。武修都有自己的尊严,凶兽也是,一条武君级的蛇被一个小小的人类在自己的地盘上弄了一下子,它必然要找回场子。

    巨蛇显然是怒了,游的速度比开始更快,本来得有五六丈的距离,不过二十来息,萧邕又听到了后面的“嘶嘶”声,身后水波很大,远处草丛浮起很高。

    有了第一次经验,萧邕没那么紧张,余光发现蛇头再次朝自己冲来时,雷符、电符、火符、剑符四张符一把就甩了出去,直接扔进黑洞里。

    感受到自己受到剧烈的撞击,只知道自己不由自主地飞了起来,连续两口血喷在空中,飞得自己身前都是血。

    直直的不知道飞了十几丈,接着掉进水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爬起来继续往前飞跑;跑了十几里,感觉体内火辣辣的痛,人也提不起劲来,这才想起掏出疗伤丹和止血丹服下。检查元力还有七成后,没有服用聚元丹,只是调动全身元力快速运转,身体则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不知道跑得多快,不知道跑了多远,只是往前猛跑,每一步都踏在草丛上;慢慢地,觉得跑起来越来越轻盈,在踏上草丛时,草丛都没往下沉。

    也许是剧社的地盘,没有其它凶兽出没;也许是其它凶兽预知了危险,早就离开。萧邕一路前跑,竟然没遇上一次袭击,使得他能专心跑路,保持固有的速度。

    一小块陆地又出现在眼底,距离还有三十来里,面积比刚出来的那块要小,不过也不下二十亩。

    转头看一眼,巨蛇跟在一里后,蛇背比草还高。头扬起,嘴未张,长长的身躯不停地扭动。水面上的草丛被不断的分开,露出一条两丈宽的水带,周边五六丈的草都在此起彼伏,犹如风朝两边刮的样子。

    巨蛇不紧不慢地在后面游,萧邕却是不敢停,保持着原有节奏继续前跑。只要蛇还跟着,危险就没有离开,谁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再来一次忽然袭击?

    距离陆地还有不到一里时,沼泽里窜出一条蛇,也是张开大口朝他咬来;萧邕稍稍一闪,一张电符扔过去,接着一刀挥过,武士境的蛇头飞起,迟滞的时间没超过半息。

    跑上陆地,萧邕回头看了一眼巨蛇,它还跟在后面,距离不到一里,还是昂着头,“妈蛋,你还想威慑我?”飞快将两侧的情况打量一下,接着继续朝前跑,直到陆地边沿,看了看前方的沼泽,“不能再往前跑了,该解决的就在这里解决,不然会被它拖死。”

    巨蛇已经上岸,缓缓朝前游来;说实话,仅凭体粗就比自己身体还高的巨蛇,心里不紧张是假的,心里不断默念,“不怕,它奈不何我,今天一定能撂倒它。吃过武师境凶兽,还没吃过武君境凶兽,今天一定要抓住机会。它的血是炼体的好材料,筋膜会得到更进一步的提升。对,要杀了它,要拿它的血来炼体!”

    不停地在林间走,巨蛇也跟在后面游走,距离缩短到三丈;萧邕喝道,“你再跟着我,那我就杀了你!”想试试巨蛇能不能听懂人话,可它还真的听不懂,只是跟在后面游。

    不知是出于玩弄的心理,还是出于威慑的因素,也许还有着对萧邕忌惮的原因,它没主动攻击,只是跟在后面,距离慢慢缩短。

    萧邕不停地在林间穿梭,心里不停地念叨。还别说,开始的那一些小紧张慢慢地消失不见,这恐怕就是心理暗示的一种吧。小鼎曾说过,经常性的心理暗示会促使开发更多能力,内视是一种,魂力增强是一种,越来越聪明也是一种,记忆力增强也是一种,据说还可以使得有自己坚持目标、不达目标誓不罢休;不过,心理暗示不能不切实际,否则会走火入魔,就成了疯子。

    萧邕也不知道心理暗示的说法对不对,只知道自己在云剑宗有几次对战中不知不觉进入一种恍惚状态,那时候对周围环境更敏锐,对对手的招式弱点看得更清楚;在飞云宗山顶习练时,有时舞着舞着也会进入那种状态,自己的动作会更流畅。

    看着跟在后面且越来越近的巨蛇,看着其身后被压出的凹槽,长吁一口气,“跑了这么久,该灭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