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二卷 过江猛龙无所惧 第88章 两败俱伤的战斗
    (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啊哈,这里的元气很充足,应该来到龙翔大陆了!”站在山顶,闵晨辉大叫一声,随后坐在地上呼呼地喘着粗气。

    李静怡拍拍胸脯,也是就势坐下来,“吓死我了!武王呢,它的气势就把我震慑住了。萧邕还真的厉害,竟然敢去牵制它。”

    慕容燕背着颜思怡也跑上来,把她放下,转头看向对面百里远那座高山,有些忧虑地说,“不知道萧邕能不能摆脱那只老虎的追击。”

    闵晨辉笑道,“慕容长老,萧师兄不会有事的。他在武师境就杀了武君境大蛇,武君境时力撼武君境棕熊,这武王境老虎说不定就被他杀了。”

    不一会,路汉平、詹窦成、管轻语和古瀚海四人陆续跑来,也是坐在地上直喘粗气。

    闵晨辉笑道,“抓紧恢复元力吧,这里的元气很丰富,应该是正宗的龙翔大陆区域。”

    路汉平,“就是,抓紧恢复,然后去接应萧师弟。”

    李静怡,“抓紧恢复是对的,去接应他的话,你们就不要想了,不要给他惹事。哎,闵晨辉,我发现你跑得最快啊,上山下山再上山,小二百里吧,竟然跑在我的前面。”

    闵晨辉,“我要探路,不跑在最前面咋行?再说,你要帮颜师姐,这样跑不过你的话,情何以堪?不过,我的速度真的很快,哈哈。”

    一行九人一路逮武师,战武君,摘野果,采药材,紧张不失快乐;但在经过一片寂静的森林时,不小心踏入武王境老虎的地盘,这也是运气太差。幸亏萧邕有着五十丈的魂力,及时报警,要他们八人快速潜逃,自己吊在后面牵制武王,才使得他们逃出虎爪。

    虎王闻到有陌生人进入自己领地的味道,三蹦两蹦跑来,感觉那些陌生的味道正迅速离开。待准备拔腿狂追之时,看到一个人类小家伙站在一棵巨树下,眼睛盯着自己,手里拿着一把刀;嗯,是一把刀,以前被自己吃过的人类就用过这个东西。

    “嗯,这小家伙味道肯定不错。”老虎心中如是想道。

    虎王有虎王的威风,面对那个只有自己七成高的小家伙,一步一步走去,做好了好好玩弄一下的准备。想平常,那些武君境野猪、狮子、豹子、野牛,还不就是被抓住慢慢玩死的?哪一个到后面不是肝胆俱裂而死?

    操着富有韵律的步伐,虎王优雅地走向树下那个小家伙,一付很不在意的样子。尽情卖弄着粗而短、几乎与肩部同宽的脖子,展示着强健的四肢,还有悄无声息的步伐。

    “只有二十丈,小家伙还不动?”

    “只有十丈了,小家伙还不动?不会是假的啊,真的有美好的气味散发出来。”

    虎王有些郁闷,走近两丈后,虎王不耐烦起来,舍弃优雅的步伐,快速跨前一步,纵身飞跃而起。

    树下那个人类小家伙动了,手上的刀往上一挥,一道幽光射出,离刀五丈远。

    虎王看到那道幽光,知道有些名堂,但已来不及调整姿势;只觉得身上传来一阵痛楚,低头看去,自己腹部引以为傲的白色虎毛四散飘落,还被划出一道血痕,还在流血,不由大怒。

    待落地站稳时,发现小家伙已经不见,“嗯,在树后!你以为躲在树后就骗得过本王?”

    虎王悄悄地绕着巨树而行,来到树后却没看到那小家伙,气味从顶上传来,“本王不能上树,难不成就治不了你?”

    虎王后退一步,张嘴就吼,“嗷呜!”树枝朝上弯曲,树叶朝上飘忽,不少树叶离枝而去,天空飘起漫天树叶。

    “嗯,小家伙竟然没有坠落?那些武君境大鸟都能被本王一吼而下,小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没被吓破胆。可惜了,猫师傅在教老祖宗本领的时候留了一手,不把爬树的本事交给我们老虎,不然可以爬上去追他。”

    虎王也不着急,抬头站在那里,看着小家伙在树上转悠,“哼,本王要节约体力,就让你爬,难不成你还能上天?”

    “不对,他还真的上天了!不行,得把他吼下来!”虎王再次发出一声吼,巨大的风朝四无依靠的小家伙冲去。

    漫天树叶再起,小家伙被吹得偏离了方向,“追!小家伙那里没有树可抓,马上就要落在地上。”

    “咦,小家伙能飞?看来本王要将他打下来,不然没有美味可尝。你的飞行速度能还能跑得过本王的奔跑速度?做梦!”

    虎王迈开四腿,快速朝前跑去,不过十息,就跑到飞在空中的小家伙前面,纵身跃起,直往小家伙冲去,“哼,本王要撞晕你!”

    “轰隆”一声巨响,虎王摔回地面,懵懵懂懂爬起,“什么情况?怎么会有打雷的声音?怎么很烫?怎么有麻木的感觉?啊呀呀,气死本王了!”

    虎王把自身状况看了一下,不由得暴跳如雷。三尺长而坚硬的胡须变成了卷卷的,不但影响自身潇洒的形象,还会影响自己今后的出行和寻找美食;背部两条黑色纵纹已经很不明显,橙黄的底色有三成都变成了黑色,完全就是影响自己的美观嘛;还有更为可气的是,尾上十六个黑环,有三个已经连成一块,根本就没有了“美尾虎王”的风采;最为可气的是,眼睛上方的毛发全部烧焦,一碰即掉,哪里还有“吊睛白额虎”之威风?没有前额上的黑纹毛发,哪里还有“王”?

    虎王一生气,后果很严重。它跑在小家伙的身下,不断地跳起,冲击着空中飞行的小家伙。

    森林中不断传来“轰隆” 声,不时传来“嘭”声,还有树枝折断的“咔嚓”声;虎王生气的“嗷呜”吼声不时响起,断枝树叶不时飞起。

    小家伙不时被吼声出来的气吹起,却始终没有上山坡,只是绕着这片树林转悠。

    莫约三盏茶功夫过去,虎王蹲在地上,不跳了,只是愤怒地看着那个小家伙。它有些累了,跳的次数太多,一蹦二十来丈高十多丈远,那可是要耗费不少力气的;还有跳起来后,经常被烫,被麻,被剑刺,背部和两侧的毛发越来越少,可以见皮;开始那些隐藏在毛发下面的伤口也逐渐暴露出来,一道一道的,都在渗血。

    它不敢看了,不敢看自己的身体,怕自己再次暴怒。只是把利爪伸缩几次,把粗壮的牙齿露出,真正的虎视眈眈着飘在空中的那个小家伙。

    小家伙似乎也累了,脸色有些发白,在空中飞行的高度越拉越低,两三次都是堪堪避过窜跳而上的虎王。

    虎王干脆趴卧地上,虎眼看着那个小家伙。小家伙也慢慢下落,站在树顶,拿出元石开始恢复元力。

    虎王忽然站起,作势要往上跳去。小家伙微微一笑,往前飘去,站到另外一棵树的顶端。虎王快速朝前走去,来到小家伙站立的树下;小家伙也不管它,只是拿着元石恢复元力。

    虎王很生气,自己可是这十万大山顶级高手之一,竟然没能抓住这个美味,传出去以后,将会多没面子?可是这小家伙确实滑不溜秋,自己每次下口都没能如愿,“咦,又来了一个小家伙?貌似味道也不错,得试试,不能无功而返。”

    “萧邕,你怎么还不走?”李静怡飞了过来。

    萧邕喊道,“小心!虎王就在这棵树下,它可以跳到树顶以上四五丈!”

    李静怡,“能跳这么高?”话音刚落,一声虎啸传来,把她震得摇晃了几下。

    李静怡脸色有些发白,闪身朝一旁飞去,嘴里大喊,“它的气流那么大,怎么不提醒我?”

    萧邕苦笑,“还没来得及!”

    虎王有些郁闷,开始那个小家伙没被吼下来,这个小家伙也没下来,难不成自己的实力下降了?不行,得抓紧逮住一个补充补充能量才行。

    萧邕大喊,“虎王朝你那里跑过来了,注意躲避!”

    李静怡快速飞过两棵树,站在树尖,低头四顾。

    忽然,虎王从树的间隙内飞出,带着断枝和树叶。

    李静怡“妈呀”一声往旁飘去,虎王冲过树顶,随后又坠落下去,压断一树大好的枝桠。李静怡拍拍胸口,“妈呀,吓死我了,真的能跳这么高。不过它的毛不多哎,成了一只没毛虎王。”

    萧邕,“没毛的凤凰不如鸡,没毛的老虎还是老虎。”

    虎王再次摔落在地,内心充满愤怒。开始那个小家伙逮不住,现在这个小家伙还是逮不住,自己在这里忙碌半天,难道就要无功而返?想不清楚,又不愿离去,虎王又趴在地上盯着两人。

    李静怡,“我们走吧,他们很担心你呢。”

    萧邕,“不敢啊,怕虎王跟踪我们而去,他们几个哪能跑得过虎王?你先走吧,告诉他们我往没事就行。”

    李静怡,“算了,我还是陪你一起吧,也可以牵制一下,帮你节约些元力。你们打斗了多久?我看这里面很多树都是树枝断裂,树叶也是铺满一地。”

    萧邕,“自从你们走后,我们就一直在追逐。不过这样的战斗很无聊,我的刀意到它身上,只能留下一道血痕,根本就切不开皮。速度又没它那么快,一直都是躲避;只是在它跳起的时候,眼疾手快地来一下,给它留些记号。”

    李静怡,“你怕它跟随,它是不是也在怕你继续找它的麻烦?”

    萧邕,“不知道呢。不过他应该不会怕我找它的麻烦,我打不过它啊。它脚步声悄无声息,速度又很快,加上那一声虎啸,不小心就会上它的当。”

    虎王趴了一会,站起身来,看向树顶。

    萧邕喊了一声,“小心,它站起来了!就在那棵树下!”伸手指着李静怡旁边那棵树。

    虎王看了看两人,转身离去。

    萧邕长长地吁了口气,“它朝那边走,应该是要离开了。”

    李静怡也是长吁一口气,“终于不要那么提心吊胆了,我们也走吧。”纵身就朝山坡上飞去。

    萧邕刚刚飞起,忽然大喝,“跑!”喊声言简意赅,没多余字眼。

    李静怡飞速朝前方飘去,萧邕则横飘而走。

    终究还是慢了,虎王出现在萧邕前方不到一丈远的地方。

    电符、火符、剑符,一下子不知道扔了多少出去,扔向虎王的大嘴,扔向虎王的腹部。虎王一声长啸,火符被吹回,剑符被吹散。

    萧邕有些懵,被吹得往后飞,接着“扑棱棱”往下坠落;头发被烧掉大部分,眉毛处也是凉飕飕的;身体不停地撞击着树枝,不时被树枝弹起,“妈蛋,这虎王还是很阴险啊。”

    下坠五六丈后,萧邕终于回过神来,伸手抓住一根被压弯的树枝,弹身站立。

    虎王的下降速度要快一些,它已经站在地上,虎嘴张开,就等着萧邕这个小家伙坠落下来。看到小家伙重新站立,虎王再次纵身跃起,朝小家伙扑去。

    “妈蛋,你还真的是偷袭上瘾啊。”萧邕快速朝树干跑去,转身一刀挥出。

    虎王“嗷呜”一声,将萧邕吹得后退两步,接着往下掉落;它自己也不好受,嘴唇被切开,牙龈被切开,坚固的牙齿溅出火花,“啪啪”作响。

    坠落到下一根树枝,萧邕一把抄住,随即往旁边的树上飞去。

    李静怡大喊,“萧邕,没事吗?”

    萧邕,“没事!”随后往树顶飞去。

    李静怡指着萧邕哈哈大笑,随后觉得张开嘴笑的有些不雅,又捂住嘴笑,弯下腰笑。

    等她直起身来,萧邕说道,“不就是没眉毛少头发吗,值得这么夸张?”

    李静怡好不容易止住笑,“没毛的老虎,没毛的萧邕,你们两个好有一比啊。”接着又弯下腰去。

    萧邕,“小心一点,要防止虎王偷袭。”

    李静怡,“还真没想到虎王会偷袭,如果我稍微慢点,它那一爪子就拍在我的身上。”

    萧邕,“不能这么熬下去,要想办法把虎王打得不敢和我们对峙。”

    李静怡,“只能这样,不然它还真有可能跟着我们走。”

    萧邕,“近战骚扰是不可能的,只能是远攻。”

    李静怡转身就走,留下一句“我去做些木箭之类的来。”

    虎王很郁闷,也很生气,又有点后悔。这一次出击,本来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没想到被那个小家伙发现了先机,使得自己功亏一篑。自己本来的特长是偷袭,是出其不意,没想到那小家伙眼力这么好,每每破坏自己的先天之功。要是自己开始不出来找这个小家伙的麻烦多好?也不在乎一口两口的,现在把自己拖下水了,战还是不战?战,对他们构不成威胁;不战,他们要战怎么办?

    虎王很纠结,不知如何处理下一步行动,所以趴在地上有些目光散乱。

    萧邕站在树顶监视着虎王,手拿元石恢复元力,李静怡飞过五六里,降落到一棵树上劈树枝做木箭。

    虎王还在纠结,忽然上方空气爆裂,树枝树叶哗哗响,抬头看去,两个小家伙正朝自己扔东西,尖尖的,凿在身上应该会痛;嗖地爬起,凭空后退五步,一步近乎八尺。

    李静怡,“武王就是武王,动作是那么的迅捷,三丈方圆的覆盖范围,竟然没一支落在它身上。”

    萧邕指指自己,又指了指左前方,李静怡点点头。一路同行百多万里,并肩战斗无数场,团队的配合已经是天衣无缝。

    悄悄飞过三棵树,站到树顶,转身朝李静怡做出两次比划;李静怡随后飞过一棵树,站在树顶,面向萧邕。

    萧邕往前漂移一棵树,拿出木箭,狠狠地朝树根部扔去。

    虎王还有些懵,正想看看那两个小家伙分开想干嘛,没想到那个小家伙毫不客气,甩手就是三根木箭扔来。

    虎王怒了,虽然没了多少毛,但本王还是王!纵身而起,一声虎啸朝木箭吼去。

    木箭被吼得倒退而回,直指扔出者萧邕;不过他显然已经考虑到了这方面的问题,横向漂移而去,木箭远遁,虎啸未见功。

    虎王感到后面有杀机,待转过头看时,原来是另一个小家伙的木箭直奔自己的后背而来;没有办法,在空中不会闪躲,只能是被动承受,眼睁睁地看着三支木箭插入自己的皮肤;不过还好,皮肤足够强硬,木箭只是插入那么一点点,但随后又有三支接踵而来,这都是会刺破皮的,会产生疼痛的啊。

    虎王哗啦啦往下坠,遇上的大树枝小树枝没几根不断裂。重重地摔在地上后,仰头看向那些继续飞来的木箭,狂吼一声,把木箭全部吹飞,随即转身而走。不跟你们玩了,本王今天吃点小亏就是!下次在遇见这样的小家伙,还是要出其不意,不能这样逞强。不过身上还是很痛啊,这模样估计也得有很长时间不能出门了,不然会遭老狮子、老鹰和那只该死的熊瞎子笑话的。

    李静怡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虎王走了?”

    萧邕,“应该是走了,不像刚才那次遮遮掩掩的。”心中很郁闷,一场战斗下来,收获没有,内脏却又受到损伤,腿骨和上胳膊也出现骨裂,亏大了。

    李静怡,“我们也走吧。他们估计等急了,开始等了你一个时辰,我来这里又耽搁了半个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