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二卷 过江猛龙无所惧 第89章 送元石的来了!
    (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一个半时辰的战斗,准确来讲,没有多少战斗,有的只是躲避、偷袭,但萧邕的元力还是耗费了近三成,还受了轻伤。相比武师境,这三成元力可以说是相当于全部的元力,这么多元力就在躲避中耗去,不说虎王郁闷,萧邕却是更加郁闷。

    在和李静怡飞往山顶时,萧邕抛给李静怡四块元石,自己也拿出四块开始恢复;令萧邕有些意外的是,李静怡把元石收了起来,笑眯眯地说“现在没必要浪费,等有需要的时候再说”。

    就在要飞上山顶时,萧邕忽然喊了一声“落”,随即就往地面坠去。

    李静怡不知就里,但也跟着往下坠落,莫名问道,“怎么啦?”

    萧邕笑道,“送元石的来了!”

    看到李静怡衣服莫名其妙的样子,萧邕笑道,“有人在攻击慕容长老他们。你飞过去,我从地面跑过去,要把他们全部留下。”

    李静怡,“你知道人家有多少人?”

    萧邕,“两个武君,武师再多也没用,不是还有本人收尾吗?不过挡不住的话要喊一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李静怡点点头,飞向空中,朝原来的山顶飞去,嘴里大喊,“师尊,我来了!”

    萧邕在树林间飞奔,只听到一声哈哈大笑,“又来了一个小娘们!看来他们的运气不错,能穿过这十万大山;不过我们的运气更不错,遇上了这么些小娘们!”随后一阵哄然大笑响起。

    萧邕边跑边想,“用得着这么大声笑吗?大笑也是需要元力支撑的!不要浪费了元石,那都是我们的。”

    萧邕对自己的队伍战斗力有着充分的信心,要速度有速度,要灵巧有灵巧,要力量有力量,一般战斗力的人还是很有些看不上眼。

    即使跑步,二百来里也不过盏茶功夫。躲在一棵树后看去,李静怡已经把一个武君打翻在地,真的是在用脚踹。闵晨辉那家伙真是残暴,前面躺着两个血肉模糊的武师后期,那根铁棍耍得呼呼的,时不时砸中那个正在和他对战的武师后期,砸得那家伙不时扑倒在地;管轻语的对手是一个武师后期,她的动作很是轻盈,有一点像在跳舞,很有点赏心悦目的味道;古瀚海则和闵晨辉的战斗风格类似,都是打得“嘿”“哈”有声,身前也躺着一个武师后期。

    满眼看去,也就慕容长老身边没躺着人,她估计开始就对上了两个武君;还有颜思怡,她老老实实地躲在一棵树后,脸色也不那么紧张,仿佛对这场战斗已经有了大局已定的想法。

    和慕容燕战斗的武君忽然长啸一声,啸声传出几百里,远山都有回响,该中年汉子哈哈大笑道,“你们几个很好,很厉害,等会就会知道我们龙翔大陆不是那么好混的。”

    李静怡嗖地出现在他身后,一剑挥出;这一剑出手的时机很好,那武君已经全力攻往慕容燕,回身抵挡、闪身移开已经不可能,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左膀子离体而去;踉跄一下准备飞走时,慕容燕的一剑将其刺穿,“嘭咚”摔倒在地。

    剩下的六个武师后期一见形势不妙,欲脱离战斗转身就逃,李静怡可没那么好说话,飞起来给跑得最快的两人一人一剑,后面四个被路汉平几人追上捅倒。

    李静怡笑嘻嘻地走到一个个武君和武师身边,把他们的储物袋全部摘下,嘴里欢快地笑着,“来元石了,啦啦啦。”

    走到颜思怡站立的树下,李静怡喊道,“萧邕,你还不出来?看看今天收获的元石会有多少。不要怕丑啦!”

    萧邕从树后转出,笑道,“你啊,还真是一个穷人。”

    其他人看到萧邕那副样子,也都捂着嘴笑,只有闵晨辉是夸张的哈哈大笑。

    李静怡眼睛一瞪,“怎么了?有元石收获不值得高兴啊?”

    萧邕,“你们去把他们手指上的戒指全部取下来!”

    李静怡有些不明就里,但还是马上就跑到一个武君的身边,“咦,还真有戒指啊。”拔下以后,又朝另外一个武师身边走去。

    慕容燕也走向那个被自己一剑洞穿的武君身旁,竟然发现了两个戒指。

    八人都拿着戒指走回来,慕容燕笑道,“萧邕,这就是储物戒?我以前还只是听说过,却是没见过呢。”路汉平和管轻语等人也纷纷点头称是。

    李静怡郁闷道,“师尊,你听说过,怎么也没见你告诉我一声。”

    慕容燕,“你这丫头,谁想起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詹窦成看向远方,“好像又有人来了!”

    萧邕,“还是两个武君,不过武师少,只有七个。怎么样?你们能拿下吗?”

    李静怡吸了一下鼻子,“没问题!你负责阻止他们逃跑就是。”

    萧邕再次隐入树林,把颜思怡也拉了过去。

    颜思怡很懊恼,“萧师弟,我很没用,一点忙都帮不上,反而要大家照顾。”

    萧邕笑道,“颜师姐,话可是不能这么说的。你是我们的师姐或师妹或弟子,大家都是一个团体,有着共同的目标,也战斗了那么长的路途。现在你不要想多了,你要利用这次机会,把经脉扩初,把丹田拓大,今后前途会更加远大,说不定今后我们都会需要你的保护呢。”

    颜思怡笑道,“萧师弟,就你会说话。不过你那养脉丹还真的不错,丹田还在缓慢恢复,即使这样下去,一两年内也完全可以复原,并且比原先还要牢固。”

    萧邕,“那才是最好。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倒是不妨把功法、经脉重新塑造一遍,说不定今后的修炼前途更加远大。”

    颜思怡,“可是看到你们这样战斗,我却不但不能出力,还需要你们照顾,心里很难受。”

    萧邕,“没必要。我不是也在旁观吗?”

    颜思怡,“那不一样,你是我们的主心骨,是定海神针;他们这是在历练,在适应高强度的战斗。”

    萧邕呵呵笑道,“你说的也忒夸张了一些。”

    一老一少两个武君快速飞来,看到先前那两个武君和十三个武师已经全部倒地,还在喘气的只有四人,年轻武君怒道,“你们竟然如此丧心病狂,杀害这么多人!”

    闵晨辉大骂,“放你娘-的臭屁!我们在歇息,他们上来就要砍我们,难不成我们就求他们不要砍,把身上的东西交给他们,求他们放过我们?”

    年轻武君吼道,“谁能作证是他们先出手的?”

    李静怡,“那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们砍的他们?我好像看到他们早就在这里躺着了,应该是抢劫不成,被人家撂倒的,自寻死路!”

    老年武君说道,“算了。我们也不必争论这些,这些人是我们一起出来探险的,我们就把他们带走了,无论谁对谁错,追究下去也没任何意义。诸位,你们认为怎样?”

    慕容燕说道,“你们带走吧。”

    两个武君把死尸装进储物袋,一手抓起一个就朝远处飞去,落地后交给四个武师背着,九人朝远方走去。

    慕容燕他们走到萧邕他们身边,把储物戒和储物袋全部拿出来,李静怡拿着储物戒问道,“萧邕,这个要怎么用?”

    萧邕给他们示范一下后,一个个的抹去原来的印记,接着一个个惊叫起来,里面有元石,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数目。

    闵晨辉大笑,“萧师兄,你开始说有三千多元石,把我震惊得不要不要的;现在这个储物戒里五千三百块,巨款呐!”

    李静怡呵呵笑道,“海量,海量,没想到还没出十万大山就得到海量的元石,十一万块。哈哈,我要疯一会!”说着飞起,在空中一阵乱窜,哇哇乱叫。

    最后汇总,竟然二十一万六千三百多块元石,还有数量不菲的聚灵丹、疗伤丹、疗骨丹和疗毒丹,都是九成以上丹。

    萧邕把几种丹药给他们进行一一介绍。其它的还好说,听说聚灵丹后,他们就有些诧异了,都只服过聚元丹,现在又来了个聚灵丹。听完萧邕的解释后,大家的心又平静了下来。进阶武君,元气已经不足以提供自身需要,需要慢慢转换为灵气,元力转换一半为灵力以后才能成为真正的武王。

    闵晨辉哀叹,“那我们不就是又进入龙星大陆与龙翔大陆的境地?为了追求高境阶,必须继续往更高级的大陆前进?”

    李静怡点点头,“看来就是这样的。不过又怎样呢?萧邕不是要去龙坤大陆吗?我们一起就是,旅途不孤独,呵呵。”

    几人着手分配,说要给萧邕一半元石,这一路来就是因为有他,才使得大家无论功力还是战力都得到突飞猛进。萧邕最后没要那么多,不过还是拿了三成,自己能接受,他们也认可。

    储物戒,萧邕一个个看去,没有一个比自己现有两个更大的,最大的那一个也只有英子她师傅给的那个那么大,便不再掺和他们的分配。除了颜思怡只得一个,其他人都有两个。在萧邕告诉他们进行滴血认主后,都将储物戒内的物品拿出来送回去,比萧邕第一次拿到储物戒更为兴奋。

    矿石方面,他们都不要,都给萧邕,说是他会炼制傀儡,今后每人给一个傀儡就行。既然他们这么说,萧邕也毫不客气,全盘接受;原本他也看中几块,其实是小鼎提出来的,说是对他有用。

    丹药全部进行平均分配,萧邕这回没谦让,拿了自己的那一份,并且把空的玉瓶全部收集;老早就想用玉瓶代替丹药袋,一直没能实现。

    功法十一部,九部玄级的,两步地级的,都不分配,大家轮流研习。

    所有的赃物分配完毕,大家一起哈哈大笑,随后不约而同地伸出手,指着萧邕。

    萧邕嘿嘿一笑,拿出刀,伸手一刀,将头发从脖子后割断,变成齐肩短发。

    闵晨辉又是夸张大叫,“萧师兄,你确实太有才了!竟然可以这样,不过你没眉毛,着实也太丑了一些。”

    慕容燕长老挥了一下手,“去去去,炖肉!今天高兴,吃什么补什么,就在这里歇息几天,该进阶的进阶。”

    路汉平,“我也有进阶的感觉了,得好好冲击一下才是。”

    闵晨辉立马就蔫了,哭丧着脸说,“我还没一点感觉啊!萧师兄,李师姐,同为新生三甲,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古瀚海,“能比吗?我现在也没感觉呢。我比你们早进宗门四年,那我怎么办?”

    管轻语,“那些人走了,不知道会不会找帮手来。我们不能呆在这里,需要另找地方才是。”

    闵晨辉,“萧师兄,你那些符给我们一些呗,也好增强一些战斗力。”

    李静怡接口说,“别别别,他那副尊容就是使符弄的,本人可不愿变成那副样子。”

    萧邕,“其余的符不要,剑符倒是可以给你们一些,不会伤害到自己的。”说完,每人给了三张剑符,告诉他们怎么使。

    九人吃饱喝足后继续前行,找到一片悬崖上三个空置的石洞住进去。路汉平和管轻语一人占住一个开始冲击武君,其他人则聚集在一个最大的石洞里恢复元力,研习获得的功法。

    第二天,坐在洞口的萧邕发现有四个武君朝悬崖这边飞来,有两个就是昨日撤退之人,马上朝他们飞去;正想告诉他们此地已经有主,没想到其中一人伸手就是一拳击来,嘴里喊着,“以为你们真的能逃脱?”旁边一人也挥剑斩下,另外两人从两侧包抄而来。

    萧邕欺身而进,伸出右掌挡住那拳,随后翻手一抓一拉,两人马上换了一个方向,左拳直接砸在他的脸上,将他朝使剑之人砸去。

    使剑使人剑刚劈下一半,见同伴撞来,伸手抓住此人,往旁漂移,想卸去此人带来的冲击,没想到浑身一麻,动作出现迟滞,只见一个拳头朝他脸上快速砸来,根本没给他以反应的时间,就感觉自己头昏眼花,不由自主往后飘去。

    慕容燕和李静怡联袂飞出,攻向那后退的两人。

    萧邕转身就走,后面两人已是攻击而来,一人长枪刺来,一人大刀劈来。

    “吾草,这家伙也有刀意!那就比划比划!”萧邕拿出大刀,一刀劈向那使刀之人,一道离刀五丈长的刀光斜切过去;切开他的刀光,切向他的身躯。

    那武君的刀刚刚劈完,还没来得及收刀,他没想到萧邕的反应速度这么快,更没想到萧邕的刀意比他的要强上这么多。眼睁睁地看着那道刀光劈开自己的刀光,切过了自己的左上胳膊,切过胸部,最后从右小胳膊出来,零部件纷纷朝悬崖下方坠落。

    他估计至死都不知道,使刀不是这么使的。刀法追求势大力沉不假,可是力不能使尽,不然遇上高手就是送死。一刀出去,要想收回,需要动作快,或者就是有接下来的连续招式,不能砍一刀就是一刀,不管以后。萧邕原来的拔刀斩、一刀斩、摆刀都是可以连贯起来的,加上他在云剑宗、飞云宗看过上千种刀法,参考了上万种其它兵器的功法,无论出招还是收招,都已经是应用自如,如臂使指。

    长枪极速抵近,萧邕大刀去势没停,接着劈在长枪上,两人转向后退。

    慕容燕和李静怡已经解决掉那两人,分别站在他的后方,与萧邕一起将持枪武君包围。

    持枪武君脸色很难看,说道,“误会,实在误会!本人对不住,就此离去。”

    李静怡哼了一声,“是怕死了吧!你们以为我们仅两个武君,所以来四个武君截杀。”看了一眼萧邕,接着说,“让我来练练手吧,你和师尊防止他跑路即可。”

    慕容燕笑道,“没有绝对优势,你以为能击杀一个同境阶对手?”

    闵晨辉站在洞口大叫一声,“你们打着,我下去拾储物戒,既然送元石来,我们得收着。但这真的是苦差事啊,六十多丈高呢。”

    詹窦成和古瀚海哈哈笑道,“我陪你去!”

    那武君是一个中期,枪使得很娴熟,武君中期本身的力量也不错,李静怡在他的攻击下虽然没受伤,但只能是步步后退,这种情况直到慕容燕持剑攻入方才遏制。

    连续战两盏茶后,那武君有些气喘吁吁,李静怡和慕容燕也是,三人骤然分开,持枪武君还是处在包围圈中。他现在是万不敢朝萧邕方向突围的,自己变成陪练,就是拜他所赐。

    忽然,萧邕挥刀朝下面劈去一刀,嘴里快速大喝,“闵晨辉,詹窦成,古瀚海,小心!”一杆突然而下的长枪被劈歪方向,力道被刀光卸去一半还多,旋转着朝下方落去。

    那持枪之人竟然将手中枪朝正在崖底寻找储物戒的闵晨辉三人扔去,接着朝萧邕方向跑来,他认为萧邕应该前去阻挡长枪,会离开站立的方位。

    持枪之人第二把枪出现在手中,不过没能突破萧邕。他下劈一刀后,接着就是一刀上撩,刚刚拿住新长枪的武君左掌离体,一道裂纹从左下肋斜跨至右肩。随后一道剑光闪过,持枪人前扑倒下,在空中慢慢地翻着坠落崖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