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二卷 过江猛龙无所惧 第149章 天级功法的威力
    飞出万里,萧邕停下,看着下方的大片悬崖峭壁,又转头四下望去。

    李媛问道,“到了?他们在下面和两只狮子战斗,我们要不要去帮忙?”

    李静怡皱了皱眉,“四个武王,怎么只有两个在?二十一个武君,也只有十七个完好,还有一个不见。”

    萧邕,“周边二十里,有七只武王境凶兽。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武王境?难道这是甲三险地的最核心?”

    李静怡惊道,“真的!那五只也在朝这边跑,看来这里很凶险。你发现洞府所在的地方没?”

    萧邕,“应该就在那座悬崖底部,在他们的战场旁边。”手指朝崖底拿出有些模糊的地方指去,那片区域有着五十来丈,里面的石块和小树隐约可见。

    下方一个正在和武王境凶兽战斗的武王喊道,“你们三位也一起下来帮忙,我们一起打败狮子,然后一起闯前面那个洞府,如何?”

    萧邕,“大家还是趁早撤离吧,又有五只武王境凶兽跑来,很快就要到了。”说着,朝右侧的悬崖上飞去,站到崖顶,看着呼啸而来的凶兽;一只猫雕,一只老虎,三匹狼。

    萧邕不知道两个武王是来对付自己的,所以给他们进行提醒。

    底下十九人听说还有五只武王境凶兽跑来,两个武君后期抄起躺着的两人迅速飞起,其余人吓得四散飞起,两个武王在后阻击凶兽的攻击,随后也是迅速飞起,却是飞向萧邕三人所在的悬崖。

    看到两人飞来,萧邕皱了皱眉,这时候不是人多力量大,而是人多目标大。人越多,它们集中攻击的可能行性就越大,尤其是它们两个刚才把两只武王境狮子打伤;七只武王境凶兽,不是现在这些人能对付的。

    待他们降落时,萧邕喊着李静怡和李媛飞向旁边的悬崖,远离两人,把凶兽的注意力降低。

    那两人一看情况,脸色有些难看,一个武王问道,“你们为何要走?”

    萧邕头也没回,“人多目标大,这个道理不会不知道吧?这么多悬崖,这里就让给你们了。”

    武王境凶兽跑得很快,三十多里的路程,不到十息就来到刚才的战场,猫雕朝正在飞行的萧邕三人扑来。

    李静怡两人迅速下坠,萧邕则转身拿出大刀,朝猫雕挥去一刀,纯正的《霹雳刀》!

    一道刀芒如雷电般奔去,带着风,周围的空气发出噼噼啪啪的轻响。

    “咕啊!”猫雕一声惨叫,歪歪斜斜朝下方坠落而去。左边翅膀根部鲜血直喷,扇动明显无力,显然已经被重创。

    萧邕看着下坠的猫雕,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天级功法就是天级功法,这威力比以前的地级功法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两者的差异,就犹如开脉境拿木剑和宝剑砍人的差别,完全不可比拟。

    两个刚刚站到崖顶的武王也看到了萧邕挥出的一刀,相互对视一眼,脸上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如果开始他们信心满满的话,现在已经下降一半,这一刀要是落在自己身上,结果肯定不会比那猫雕好到哪里去。

    萧邕按捺着继续去劈了猫雕的心,快速朝李静怡两人飞去。

    “萧师兄,那猫雕是你一刀劈的?”李媛冲过来抓住萧邕的左胳膊笑问。

    李静怡也走上来挽着萧邕,仰头看向他,“这就是你习练的那部天级功法?这么厉害?”

    萧邕呵呵笑道,“这一刀下去,我的元力已经耗去三成。功法是好,就是要元力消耗啊。”

    “咚!”“嘭!”

    一匹狼出现在三人眼前,这狼的速度奇快,竟然从原来的战场一跃跳上山顶,接着朝萧邕三人扑来。

    李静怡两人迅速往后闪去,狼却不再跳跃,不紧不慢地朝萧邕走来。

    萧邕紧盯着它,摆出《霹雳刀》的起手式。每一刀需要三成元力,这个时候也必须得用,不然就是其腹中之物。

    “嗷呜!”

    来到萧邕前五丈,狼站定,抬头一声长啸,随后快速跑动,为跳起造势。

    萧邕往旁闪去两步,再一记《霹雳刀》挥出。

    “嗯呜!”

    狼头侧面出现一条深深的血槽,斜里朝前继续飞去。

    “嘭咚!”

    狼摔倒在地,又迅速爬起,转头看向萧邕,摇摇晃晃朝前走出两步,又摔倒在地。

    萧邕呆了呆,这天级功法的威力确实太强大,只是穴位的配合,不同经脉间元力运转流畅,竟然能达到如此效果。

    顾不得多想,随即拿出一瓶地乳精,快速喝下百滴,转身朝两人跑去。

    李静怡笑道,“如果还有武王境凶兽来的话,要不让我们两个也试一下天级剑法的威力?”

    李媛连忙摇头,“李师姐,别拉上我,我的力量还差一些,如果不能重伤,那我们就危险了。”

    李静怡转头看向她,“怕什么?这里不还有一个后盾吗?他会保我们安全的。地乳精也喝了,两记《霹雳刀》也显示出了威力。此时不练,更待何时?”

    李媛拍拍胸部,深深地吸口气,“练练!我们两个一同攻击。”

    李静怡笑道,“那两个武王真没用!两匹狼跳到山顶,把他们吓得转身就跑。”

    “他们在开始已经和两只武王境修士对战了不知道多久,估计灵力不够,只能是退避三舍。”萧邕笑道。

    李媛惊叫,“来了!两匹!”

    正说话间,山顶的狼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同类,一前一后朝地面扑来。

    “断风!”“平月!”两声娇喝声响起,两道剑芒分别朝两匹狼挥去。

    空气犹如刀划过奶酪,明显出现裂痕,一直朝前延伸。

    “嘭!”“嘭!”

    两匹狼朝外飞去,重重地砸在地上,接着往后滑去五尺的七尺,遇到石块挡住方才停歇。

    “萧师兄,我还没看到它身上的伤痕就被你打飞了。”李媛从惊呆状态醒来,嚷嚷道。

    李静怡笑道,“等你看清的时候,狼爪已经到你头上了。现在不是可以去看吗?都晕倒在地,萧师兄只是用拳,不会干扰你劈出的伤口。”

    李媛真的跑到狼的身边翻来覆去看了剑痕,连蹦带跳地跑回来,“啊哈,我也能使出天级剑法了!真的把武王境狼的头切开了!不过,还是没能划开它的骨头,力量不够。啊!我想起来了,我刚才发出了剑芒!”讲到最后,李媛挽着萧邕和李静怡的胳膊跳了起来。

    李静怡拍拍李媛的头,笑道,“大有进步!不过这天级功法还真是耗元力,不能经常使,只能是必杀一击,不然很难坚持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