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二卷 过江猛龙无所惧 第161章 通通留下
    李媛的伤没好,在她的石室内闭关修复,萧邕和李静怡不想叫醒她转移地方,只能是摄来海水将崖顶的血冲洗几遍,接着又祭出三张雨符把海水的腥味清洗;洗来洗去,海水腥味和凶兽的血腥味还是充斥洞府内外,怎么都除不完全。

    此次一战,萧邕和李静怡收获七百多万斤武君境凶兽肉,六十万斤武王境,还有二百来万斤武师境凶兽肉。两人清理完崖顶崖底的血腥后,在石室内吃过乱炖,讨论了近三个时辰的修炼问题;也合计过接下来的行动计划,那就是回龙星大陆一趟,接着去金海城等着大家一起汇合。

    一天,萧邕正在炼魂,模模糊糊听到外面有叫喊声,收起功法放出魂力,竟然一下子达到八十里,比上次的四十里翻了一番,不禁兴奋了十几息;待收回魂力时,心中不由大怒,站起就朝洞府外冲去。

    七个武王和四个武君后期正在崖顶,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远处十里外有着三百个武君和七个武王正看向这里,满脸兴奋。

    萧邕飞上崖顶,看向其中一个魁梧的武君后期,冷冷地说道,“你想死吗?”

    那个武君后期哈哈大笑,“萧邕,今天我们就是来灭你的,所以不是你想不想死的问题,而是怎么死的的问题。”

    一个武王淡淡地说道,“萧邕,你已经挑战了我们龙翔大陆武王的底线,今天,我们代表武王联盟前来击杀你!如果不想受罪,你还是自裁为好。”

    萧邕冷冷地说道,“武王联盟,什么东西?你还真是癞蛤蟆打哈气!我问你,你能代表武王联盟?是武王联盟要你来挑衅我的?”

    另一个武王喝道,“冒犯武王尊严者,人人得而诛之!这是我龙翔大陆武王联盟的宗旨!小贼,你受死吧!”

    萧邕冷笑道,“垃圾一样的东西!你有本事怎么不敢去龙坤大陆?在这里叫嚣,能证明你有很大能耐?你们这些垃圾还不够看,再叫多一些来吧。”说完,缓缓朝前走去,走向十一人中那个武君后期,“刚才你叫嚣什么?再叫一句看看!”

    那个武君后期往前跨出一步,哈哈大笑道,“你不就是一个无根无底的野小子吗?我说了你又如何?”

    萧邕缓缓朝前走,冷冷地说道,“你把开始的原话再说一遍!”

    看着萧邕缓缓地一步步走来,十一人神色开始严肃,纷纷拿出兵器,四散朝萧邕包围而来。

    萧邕丝毫没在意他们的包围之势,继续缓步朝那个武君后期走去,一步一个脚印,每个脚印踩进地面三寸,深度全部一样。

    李静怡这时飞上崖顶,看着如此多的武君、武王,正在边上没有吱声,只是看着他一步步朝包围圈里跨去。

    那个武君后期被萧邕直勾勾地盯着,心中有些发毛,抡起铁棍照顶砸来,其余十人有五人同时进攻。

    看也没看砸下来铁棍,萧邕脚下飞毛腿踩出,右手抓住其双手前方铁棍部分,左手掌风印在其丹田上。

    武君双手一松,铁棍到了萧邕手中,反手扫去,将五人攻来的招式全部破解,一个武君被击飞。

    刚刚飞上崖顶的李媛恰好看到这一幕,惊道,“萧师兄怎么用起滚来了?”

    李静怡笑道,“这棍是那个武君的,被他空手夺了。在他手里,随便拿个什么都是兵器,一般的修士都奈不何。”

    武君朝后飞去,却被萧邕伸手抄回来朝后一扔,“接着,等会去灭他家族!”

    一个武王想跃起拦截下来,萧邕冲过去,一掌击在其丹田,顺便将他也打了过去,“第二个!”

    一个武王暴怒,“小贼,你今天死定了!”抡着大刀朝前冲来。

    另一个武王大喝到,“龙翔大陆武王和武君后期听好了!此贼目无龙翔大陆修炼界,杀武王,灭人家族,为十足之魔道中人,望大家齐心协力,共杀此贼!凡击杀此贼者,奖千万元石,地级功法一部;参与击杀此贼者,奖五十万元石,玄级功法一部!如果不来参与者,我们也会记住你们,你们不配为龙翔大陆修士!”

    他的这番话一出,看客们吵吵嚷嚷起来。

    “他自己贪图人家的功法,说得这么名正言顺,还要我们绑架进去。我反正不去,谁爱去谁去。”

    “武王联盟,不过一个松散的组织,他还真当一回事了。自己没本事,拉起虚幻的虎皮当大旗。”

    “他的家族行事乖张,贪婪无比;在他们那里,凡是没武王的势力,都要被他们家刮下几层油来。”

    “武王联盟哪有什么元石和功法?纯粹就是他一人在胡咧咧,许的空头承诺。打赢了,估计也没命拿;打输了,立马就死在那里,或者给家族带去灾难。”

    “杀神早就说过,没有那么多元石,那是要找家族势力麻烦的。人家敢撂出这话,自然就不会害怕有人进行挑战报复。”

    “那个席武王看到打不赢了,在找炮灰呢,不能上那个当。”

    “身为龙翔大陆修士,还是要有修炼界的集体荣誉感。这战,我得上。”

    “上!见识一下杀神的战斗力也是可以的。人一个,叼一条,朝闻道,夕可死。”

    李媛抓过一个武君踩在地上,封了他的穴道,防止他自杀,“李师姐,萧师兄怎么不反击,难道不怕人越来越多吗?”

    李静怡呵呵笑道,“虎入羊群,再多的羊有什么用?”

    李媛,“难不成萧师兄是在钓鱼?”

    李静怡,“你难道嫌元石和功法多?这里多,龙星大陆很缺呢。咦,你进阶后期了,这么快?”

    李媛呵呵笑道,“这次战斗,虽然重伤,但收获很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断断续续走出一个武王,十七个武君后期。

    场中的萧邕在九人的包围圈中游动,同时观察着那些围观者的情况,看到武王人数又回升到七人,武君后期则达到二十人,里三层外三层上三层地把自己紧紧包围起来。

    “杀神危险了,这么多人堆上去,堆也要堆死他。我还是先走了好了,免得那个家伙记恨于我们家族。”

    “看看再说吧。我觉得,蚂蚁再多,还能堆死大象?”

    “放心吧。杀神之所以称为杀神,不是我们和那些人所能想象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阻碍都不是事。”

    那个武王叫嚣道,“小贼,现在你想死都已经很困难了,我们要抽掉你的筋,将你挂在金海城广场上,向龙翔大陆大陆所有修士证明,我龙翔大陆修炼界还是有底线的,不容……”话未说完,猛然看到一道黑影闯来。接着感觉自己身体受到重撞,不由自主飞了出去,没过一息,又被扔向另一个方向,耳边听到,“第三个!”

    萧邕一出击,激烈的战斗又起。在那拥挤的密实的包围圈中,一道身影在不停地快速运动,一具具身体被不停丢出,丢向李静怡两人所在位置,慢慢地前面开始摞起一个人台。如果说先前那些凶兽尸体是无序摆放的话,李媛和李静怡两人可是将他们码得整整齐齐。

    不断有刀光剑影出现,不断有棍砸枪刺;惨叫声,嘿哈声,闷响声,不断传出。

    “哇靠!幸亏没走,不然哪能看到这么高水平的战斗?这杀神真的就是神,刀枪不入啊。”

    “我就怀疑他那步法,神出鬼没的,是不是天级功法。”

    “我听说杀神的拿手兵器是刀,怎么就没看见他拿出来呢?莫非现在他改修拳脚了?”

    “那是对手的水平太差,逼不出人家的兵器。如果他们稍微再厉害些,说不定就逼他拿出刀来。同样是武君后期,我是自认差人家十万八千里。”

    “他一个人战斗,那两个女修士都不慌不忙,说明三人信心很足,人家根本就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那些武王和武君还以什么武王联盟的名义去吓唬人家,真是自不量力。”

    随着两具身体同时被抛出,包围圈忽然后退,中间连续突击的身影停下不再追击。

    看到他们后退,萧邕停了下来,重重地出了几口粗气,拿出一瓶地乳精服下;包围圈还有五个武王和九个武君。一盏茶时间过去,废了两个武王和十一个武君,基本拿下总人数的一半。

    萧邕现在状态看起来并不是很好,除了脸部,胸前背后,皮肤都露了出来,身上道道伤痕清晰可见。

    一个武王喝道,“小贼元力已经不多,不能让他歇息!速战速决!”说完,抡起大刀冲来,包围圈也迅速朝萧邕再次合拢。

    李媛担心地说道,“李师姐,我们还是上前帮一把吧,我看萧师兄的状态很不好呢。”

    李静怡笑道,“李媛师妹,你是关心则乱乱呢。你没看到他现在都没拿出大刀吗?这意味着什么?”

    李媛吸了一口凉气,惊道,“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李静怡笑道,“前几天他把刀法全部习练了一遍,杀了上百武君境海兽,今天应该是在练拳脚和步法,顺便检验他的肉身。”

    李媛惊道,“怎么有那么多武君境凶兽可杀?”

    李静怡把那次的情况简短地说了一遍,听得李媛连连后悔,自己没能赶上那个好时候,乱费了一次很好的练兵机会。

    李静怡顺手把扔来的武王丢在人台上,笑道,“谁要你这么长时间不出来呢?不然就没今天的战斗了,我们早就离开了这里。”

    李媛抄住一个武君往人台上一丢,“伤还没好就开脉,接着把那天的战斗总结了一下,没想到失去了这样一个好机会,亏大了啊。”

    李静怡伸手抓住一个飞来的武君,呵呵笑道,“这叫做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可是连开两脉,进阶武君后期,不能说是亏了。”

    又一个武君飞来,李媛一巴掌将其拍在人台上,笑道,“也是。进阶后期的机会也是很难得的,和凶兽战斗,我的力量还是不足,收获也不会很大。”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把萧邕扔来的修士码在人台上,忽然听到萧邕暴喝一声,“想跑?通通留下!”

    战斗到最后,两个武王和三个武君再也不敢进行下去,趁萧邕击倒一个武王后,竟然转身就跑。

    萧邕哪能让他们如此轻松逃离?跃上空中就追,把娴熟的飞龙在天运转到极限,瞬间追上一个武王,废除其丹田后扔回,接着朝另一个武王追去;李静怡和李媛见事不对,跃起追向两个武君。

    武王的速度在萧邕看来就是自己在离开帝都后和李静怡比赛速度一样,让他先飞一会,很快就将他拿下。将其扔回崖顶时,李静怡已经把那个武君抓回,只有李媛还在对打。萧邕也没管,转身朝那个武君坠去。

    “吾草!不光那个人是杀神,那个女的也是杀神啊,一个照面,就废了那个武君的丹田。”

    “从了解的信息看来,那个女修应该就是李静怡,没想到也成长得这么厉害。”

    “呵呵,要想把功法学全,首先要和师傅睡三年。他们来龙翔大陆已经三年多了吧,还有什么没学会的?”

    “哈哈,兄弟,你这话可别被杀神听见,不然不然有你好受的。”

    “郎才女貌,有什么不能做的?再说,没那门子事,她的进步哪能进步这么快?”

    “吾草!武君跑这么远都被他提回来了,杀神说话还真算数,通通留下,那就是一个都没能跑。惹不起啊,惹不起。”

    “八个武王,二十一个武君后期,三盏茶功夫,没一个人逃离,杀神之名再次坐实。这战力,完全压我龙翔大陆所有修士。”

    “高手的世界,我们不懂;高手的尊严,不容人侵犯,今后行事还是不要太过张扬,免得惹祸上身吧。”

    萧邕将手中的武君后期往人台上一扔,笑道,“你们还别出心裁,把他们垒成一个台子,准备到上面讲两句?”

    李静怡眯眯笑着说,“见过土台、石台还有木台,今天想自己搭建一个人台试试。你也大发雄威,上去给大伙讲两句?”

    萧邕苦笑道,“有什么好讲的?这人台就给他们以压力,应该可以警告那些蠢蠢欲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