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二卷 过江猛龙无所惧 第166章 上门收债(5)
    站在城墙外面,看向城门上面金元宗三个金钩铁伐的大字,萧邕拿出大刀,飞起削去,金字被全部削掉,元字被削去八成,只有宗字还完好无损地呈现在那里。

    萧邕没有出第二刀,飞身下地,和两女慢慢地朝前走去,走向中洲方向。

    金元宗被灭的消息迅速在龙翔大陆传播,听说萧邕祭出丹火瞬间破阵,一举击杀三个武王,把龙翔大陆修士全部给镇住,很多原有暗中对付萧邕心思的人立马把那种火苗熄灭;但也有一些人,他们想要给他找麻烦的心思越发浓郁。

    三人要么步行,要么买马代步,来到华玉宗大门前,已经是六个月以后。

    看着巍峨大山脚下楼房鳞次栉比的华玉宗,萧邕坐在马上,面朝大门喊道,“萧邕来了,主事的出来一见!”

    不到三息,两个武王带着五个武君后期快速飞出大门,为首的竟然是那个和自己战斗过的张王,张王抱拳说道,“不知萧道友驾到,还请进宗门一叙。”

    萧邕淡淡地说道,“门就不进了,你们宗门组织去击杀我,我今天来讨个说法。那个姓庄的呢?”

    张王连忙上前一步,抛给萧邕一个储物戒,说道,“萧道友,真对不住,这是我们宗门给的赔偿。庄王在六个月前就被我宗门驱逐,他们家族也被驱走,就是因为他坚持要对付萧道友。”

    李静怡问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张王迟疑了一下,“我们也不清楚。驱逐他的时候,我们只是发布了一则消息,因为他本人当时不在宗门;至于他的家族,是由他儿子组织带走的,据说已经不在中洲。”

    萧邕看向储物戒,里面有着五亿元石和五百万灵石,看来他们已经知道自己的规矩,早就想到他会来的,于是说道,“那我就不打扰各位了,告辞!”掉转马头就离开。

    看着萧邕三人远去,张王叹了一口气,带着六人就往宗门内走去。

    一个武君后期问道,“太上,我们不把那个消息告诉他们,不会回来找我们的麻烦吗?”

    张王看了那人一眼,“我们又没参与,我们知道那个消息吗?”其余几人沉思一会,没人吱声。

    走出六十来里,李静怡转头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萧邕,“要不回一趟龙星大陆大陆,把功法等东西送一些给他们?”

    李媛高兴地叫道,“好啊,我也想回去看看云剑宗怎么样了。”

    李静怡笑道,“你是想回去显摆一下吧,原先的开脉境弟子,现在已经是武君后期,刺激更多的修士来龙翔大陆闯荡。”

    三人都带上面具,进城找一家酒楼坐上吃饭,正吃之间,忽听一个武君后期笑道,“我龙翔大陆有些武王,也真是没底线,打不过杀神,竟然抓他的同伴,这是什么事嘛。”

    他的同桌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我前天经过乌斯城,那里已经传开了,说他们抓了杀神的两个同伴,一个叫路汉平,一个叫詹窦成,准备引他上钩呢。”

    萧邕一听,连忙问道,“把他两个同伴抓到那里去了?”

    武君回应道,“具体地方不知道,只知道抓住的时间不长。那两个同伴很厉害,都只是武君中期,但据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到。既然想引杀神前去,应该会把地点说出来的,不然人家怎么去找?”

    另外一个武君后期说道,“据说是薄家牵的头,出动了三个武王和十一个武君,还被人家弄死两个武君,伤了三四个。”

    萧邕问道,“薄家怎么会做这种事,难道就不怕人家报复?”

    一个武君后期呵呵笑道,“薄家势力强大,据说有七个武王,在龙翔大陆属于第一大势力。乌斯城为什么叫乌斯?就是他们老祖建立起来的。经过数万年发展,现在当之无愧的是龙翔大陆的最大城池,比什么包罗城和香阁城加起来还要大。”

    “他们这也是维护龙翔大陆的尊严,杀神也是太狂妄,动不动就灭人家满门。”一个武君初期说道。

    一个武师很小心地说,“可是我听说杀神根本就没杀无关之人,只杀那些要杀他之人。”

    武君初期哼了一声,“不杀人,怎么能称之为杀神?现在他的名字都可以至小儿夜啼,可见其杀气有多重。”

    萧邕问道,“薄家这么做,欢不欢迎别人去看热闹?”

    那个武君后期呵呵笑道,“远远地看,谁能阻止呢?说实在话,要是没有事必须回来一趟,我都想在那里住一段时间,看看杀神会敢不敢去。”

    李静怡看了萧邕一眼,笑道,“杀神就是杀神,哪有他不敢去的地方?快点吃完,我们抓紧过去找个好位置,可不能错过了这样的好事。”

    走出酒楼,出了城池,三人骑着马朝乌斯城奔去。

    李媛咯咯笑道,“上门收债的任务本来已经完成,没想到还有最大的一笔等着我们去收。七个武王哎,数万年的积累,龙翔大陆第一城,不知道会有多少好东西。”

    萧邕苦笑,“你就不想想我们能不能打得过人家,就不想想路师兄和詹师兄现在的状况如何?怎么会记挂着这些身外之物?”

    李静怡脸色有些凝重,“香阁城只是第三大城池,里面的武君就有四五百,薄家经过数万年发展,估计他家的武君就会有那么多。还真是一个大敌,我们需要谨慎从事才行。”

    萧邕笑道,“他们是一个大家族,既然行事没底线,那我们也可以行事没底线。他们抓两位师兄,我们就不能暗杀他们家族的人?不过现在多想也没用,到时候视情而定。不过不管怎么样,薄家今后不会存在!”说到最后,萧邕的声音已经是冷冰冰的。

    在路上,三人不断地讨论着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不断看到有武君甚至武王从空中飞过,超越三人,去往乌斯城。三人都知道,没等到萧邕到来,薄家是不会对两人怎么样的。

    第二天中午,三人骑着马进入乌斯城,城内已经是人满为患,三人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小客栈,把马寄存;顾不上歇息,朝薄家慢慢走去。

    一路走来,到处都在谈论薄家和杀神的事情,也使得三人很容易就找到去薄家路。

    萧邕越走越愤怒,越走越快,他已经通过放出魂力看到,路汉平和詹窦成被钉在城池的中心广场上,状态垂死。

    到后面十几里,萧邕基本上就是脚步着地飞了起来,不过是没有飞上空中而已;看到萧邕如此模样,李静怡和李媛也是飞了起来,紧跟他的步伐。

    忽然,萧邕对两人说道,“薄家有十七个武王在,等会我全力击杀武王,你们先把人放下来再说。”

    李静怡凝重地问道,“你有多少把握?要不要我也出手?”

    萧邕,“你们保护好两人,我尽量不让武王前来攻击你们,今天我要屠了薄家!”冰冷的语气,使得周围的空气差点要结霜。

    李媛凝声说,“萧师兄,我们既要救人,也要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才能算是成功。你现在不能表现得很急躁,不然会被人家看出问题的,这样会导致救人更难。”

    萧邕,“放心!这点武王还算不了什么。”

    来到长宽近两里的中心广场,中间立着两个巨大的十字架,两个十字架中间连着一块巨大的木板,上面写着五个血淋淋的大字,“萧邕来受死”。

    路汉平和詹窦成四肢分开,被死死地钉在十字架上,脑袋低垂,呼吸微弱,四肢均被打断,丹田轻微破损,而且被封了起来。

    八个武君后期和四个武王站在两个十字架中间,一半朝南,一半朝北;还有八十个武君后期密密站在人群前,维护着人群和十字架二十丈的距离。

    萧邕三人拔开拥挤的人群,快速朝前挤去,引发嗡嗡的不满声。那些在最里面维持秩序的武君后期朝噪声来源地看了看,没有吱声,只是拿着兵器站在原地,扫视着身前的人群。

    挤到最前面,距离两个十字架只有二十丈距离,萧邕仔细检查一下两人的情况,发现两人的颈椎也都被击碎,眼睛立马发红,将面具往下一扯,低喝一声, “薄家,找死!”快速朝前冲去。

    那些刚刚被萧邕三人挤开的修士还在低声抱怨,忽然看到三人朝十字架冲去;接着就听到一声暴喝,马上就张开大嘴看了起来。

    “滋!”“滋!”“滋!”白色微光闪起,十字架下十二人头发竖起。

    “唰!”“唰!”“唰!”一条条胳膊在飞,一条条腿在倒。

    看客们纷纷发出巨大的尖叫朝后退却,顿时地上人仰马翻;守在内圈的八十名武君后期全部掉转身体,如梦初醒般朝三人冲来。

    人群忽然传出一声暴喝,“萧师兄,我们来了!”

    接着又传来一声斥喝,“萧师弟,我们来了!”

    闵晨辉、古瀚海、慕容燕、管轻语、颜思怡竟然已经埋伏在人群中,看到萧邕出击,他们也纷纷拿出兵器,杀向那八十个武君后期。